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天公不作美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1586 2019.06.04 22:29

  此时,南妩拉着沈寄的胳膊在灯火人流中穿梭,她要去的方向是朱雀楼,待会儿会有烟花,而朱雀楼是看烟花的最佳地方。

  “今晚人好多啊,刚才一不小心就被人流给冲散了,上不了画舫真是好可惜啊!”

  沈寄:“……”

  刚刚明明就是她把他给拽走的……

  南妩侧头看他,街上人声鼎沸,她也毫无顾忌高声道:“沈寄!好久不见啊!”

  沈寄被南妩这直呼其名搞得心尖乱颤,他正了正色,低眉垂眼道,“不久,半月而已。”

  “半月?可我都感觉过了半辈子呢!”南妩突然靠近。

  沈寄看着近在咫尺的玉面,感觉自己心跳似乎漏了半拍。

  南妩看着他通红的脸娇笑起来,口型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沈寄羞赧,脸都快要埋进了胸膛里。

  “秋闱可顺利?”

  “嗯。”

  “沈寄,我想吃这个。”南妩垂涎的盯着沈寄手里的冰糖葫芦。

  沈寄给了南妩,这是楚聊把人家卖冰糖葫芦的老爷子给撞了,被人家逼着全都买下来,一路过来已经送了不少人。

  “这个好吃吗?我从来没有吃过呢!”南妩接过来问道。

  沈寄有些惊讶,他虽然来京城不久,但这冰糖葫芦在京城可是随处可见的小吃。而且,她在跟他一起来京城的路上,她是跟一个小孩子抢过的。

  南妩没有说谎,她确实没有吃过,长这么大,她的零嘴全都是府上做的、宫里赏的、一品居买的。

  “你尝尝。”沈寄道。

  南妩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大口,咀嚼后露出满足的笑容,“好吃!”

  他们已经来到朱雀楼前,时辰也差不多了,再不上去可能就赶不上烟花了。

  一边上楼南妩一边问道,“沈寄,你们临安中秋都会做什么啊?”

  沈寄想了想道:“放河灯,观潮……”

  南妩有些向往,“临安多水可以放河灯,而京城只有一条护城河只能放天灯,我一直都想去临安的。”

  沈寄默然。

  过了片刻才道:“会有机会的。”

  他们就已经来到了朱雀楼的最顶层。

  万家灯火天无夜,十里绮罗风自香。这般盛世之景,即使没有烟火的点缀,也足以震撼人心。

  “好美啊!”南妩不由得感叹出声,发出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沈寄看着南妩不由得想到:照人明艳,肌雪消繁燠。娇云慢垂柔领,绀发浓于沐。微晕红潮一线,拂拂桃腮熟。群芳难逐。天香国艳,试比春兰共秋菊。

  想着想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有雨滴进了他的脖子里。

  只听南妩道:“这是什么鬼天啊?怎么又下雨了?”

  沈寄抬头看天,刚刚还月朗晴空,现在却乌云密布,雨滴渐渐急促……

  天公不作美,今晚这雨来得毫无征兆,很是急促,不似前几日那般毛毛细雨,而是大雨滂沱、寒风习习。

  南妩和沈寄站在檐下看着朱雀楼下慌乱无措的人,收摊的收摊,摘灯的摘灯,谁又能料到今晚会突下大雨,毕竟前一秒还在赏月。

  街上的人本就多,现在更是乱成了一锅粥。屋檐下挤得满满当当的,挤不进去的只能在街上冒雨狂奔。

  “看来今晚是看不成烟花了……”南妩耷拉着脑袋失落道。

  话音刚落,狂风扑面而来,让人一时间喘息不过来,硕大的雨点凶猛的斜打在了他们身上,冰凉刺骨,一瞬间他们的发梢衣襟湿了个透。

  “啊啊啊啊快走快走!”南妩拉着沈寄就往楼下跑。

  朱雀楼内点着几个蜡烛,光线昏暗,里面避雨的人不少,大多都是一对儿男女在一处,外面风雨交加,里面男男女女耳鬓厮磨。

  沈寄顿时觉得没有落脚的地方,他们在这里也太尴尬了……南妩倒是很坦然自若,时不时还好奇的看过去。

  “阿嚏!阿嚏!阿嚏!”南妩一连打了三个喷嚏,吸了吸鼻子感觉头昏脑涨的,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凉凉的,一有风吹进来,冻得她是瑟瑟发抖。

  沈寄低头看向南妩红红的鼻尖,刚准备说什么,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好巧啊!”

  南妩闻声看去,一对儿男女向他们这边走来,二十出头的模样,挽着胳膊很是亲昵的样子,应该是一对儿年轻夫妇。

  只是……这是在跟他们说话?好巧?她似乎并不认识他们啊?

  只见沈寄向他们作揖,原来是认识他啊,可看他的样子很是疏离,应该也仅仅是“认识”吧。

  “这位姑娘的失忆症可治好了?”

  “嗯哼?”南妩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男子,再三确定她确实不认识,惊诧道,“我们认识……吗?你如何得知我失忆的?”

  宁钦一愣,突然笑了,“看来姑娘不但失忆了,连着记性都不大好了。”

  南妩一脸茫然,“你这话是何意?”

  宁钦道:“看来姑娘是真的忘了,之前我们……”

  “宁兄!”沈寄突然打断了宁钦的话,语气冷冷的,不过脸上很是不自然。

  南妩和宁钦纷纷不解的看向他。

  沈寄面露尴尬,他清咳一声看向宁钦旁边的女子,问道:“宁兄这位是?”

  宁钦颔首一笑,牵着女子的手介绍道:“这是爱妻。”

  南妩的视线这才转移到女子身上,看着她那种脸,她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

  正是疑惑之时,沈寄道:“宁兄,我们还有急事,就先行一步了。”

  说完拉上南妩的胳膊就大步往外走。

  “嗳!沈寄,他们是谁啊?为什么我觉得有点眼熟,不会是我在失忆前见过他们吧?你让我去问清楚……”

  南妩扯着身子不肯往前走,被沈寄一拽,一脚上去踩掉了沈寄的后鞋跟。

  而沈寄那只脚刚好迈向前,因为走得急腿力过大,鞋子从他脚上脱落,抛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弧度,最终掉进了街道上的水坑里。

  南妩:“……”

  沈寄:“……”

  “那个……抱歉……我……我不是有意的……”南妩故作镇定,强忍着没有笑出来。

  沈寄脸色难看的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我记得旁边有一家裁缝铺,那里应该是有卖鞋子的,我这就去给你买一双!”

  沈寄一听,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却只抓到一片光滑的布料,抬头时,人已经冒着倾盆大雨跑到了大街上。

  “沈寄!你等我回来!千万别丢下我自己走掉啊!”南妩又回头喊了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