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李亦恂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1018 2019.07.02 00:00

  “你怎么知道我去了礼部尚书府?你不会跟踪我吧?嗯?”南妩挪挪位置,凑到沈寄跟前。

  沈寄看着突然近在咫尺的南妩被吓到了,他直起身子,后背紧贴在车厢,微微偏头才道:“恰巧路过看到。”

  “恰巧路过?”南妩瞬间笑得快直不起腰了。

  沈寄看她笑得前仰后合,抬起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很轻,一脸窘迫道:“你……你不要笑了……”

  南妩捂着胸口勉强停了下来,“沈寄你真是不会撒谎,是把我当做三岁小孩儿骗吗?从太学院到你的住处,隔着十条街呢,怎么可能会恰巧路过呀?在我面前你就不要嘴硬了,我不会笑话你的。”

  她说完还故意掏出手帕捂着嘴笑,假装羞怯的模样。

  但在沈寄眼里,装得实在不想,他长这么大,见过脸皮最厚的人就是她……

  “……”沈寄抿了抿嘴解释道,“昨天我去见了四皇子,回来时路过的。”

  南妩笑声一顿,不满的鼓了鼓腮帮子,闷闷不乐道:“原来是这样啊,你干嘛要解释啊?让我开心一下不好吗?”

  沈寄低下头没有说话。

  南妩自己赌气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问道:“你去见亦忱哥哥是因为白莲儿的事吗?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沈寄抬眼看她,还是抿着嘴没有说话,须臾才移开视线,“你不要好奇了,这种事不要参与进来。”

  南妩听着一叉腰,觉着坐在没气势又挺了挺胸脯子,“为什么不让我参与?怎么说我也是知情者,只让人知道事情开始却不知结尾,简直就是在折磨人,我就是好奇。这件事是皇帝舅舅交给亦忱哥哥查办的,凭什么你可以知道我却不能啊?”

  “你……”沈寄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才慢悠悠道,“已经确定,中秋那晚张扬确实没有出过府门,而白莲儿一路向西南逃去,并且一路上都有人接应她,那些人为了保护一个白莲儿死伤无数,对方各种计策都使出来了,在益州的时候失去了白莲儿的踪迹。”

  “益州?她为什么会跑到益州?”南妩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沈寄摇头道:“不知。”

  南妩已经思索开来:先不管什么白莲儿,那晚那个男人又是谁?能在海棠巷有私宅,必然是什么达官显赫,而她认识的人中,除了张扬,那般身材的好像真没有人了。既然是益州,洛文格早些年在西南应该还留有人脉,可以让他去找。洛文格是亦忱哥哥的人,他应该早想到了。

  南妩正想得入神,这时车外传来一声马的嘶吼,车厢一顿乱晃,南妩只觉身体不稳,不过这等危机时刻她也没有忘记调戏沈寄,故意扑进了沈寄怀里。

  马车晃了几下便不再动,显然是已经被控制住了,可南妩还是扑在沈寄怀里不肯起身,双手紧拽着他的衣襟,“哎呀呀,人家好怕呀,发生了什么?不要松开人家,人家被吓到了,好怕……”

  “……”这一看就是装的……

  “姑娘恕罪,奴才不小心冲撞了太子殿下的轿子……”

  “太子哥哥?”南妩一听从沈寄怀里抬起了头。

  南妩掀开车帘探头看去,只见马车正前面一顶轿子侧翻在地,李亦恂就站在一旁,刚好抬头与她对视。

  “太子哥哥你没有受伤吧?”南妩内心大叫不好,急忙跳下马车小跑着上前去。

  沈寄也跟着下车,他四下看了看情况。说来也是奇怪,这道路宽敞,就算三辆马车并排行驶也绰绰有余,而且马车的速度也不快,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撞上?

  南妩走近才发现,李亦恂脸上有明显的擦伤,嘴角还有未拭掉的血迹,不过已经干了,但不像是刚摔成这样的。

  冲撞太子可是死罪,出了这档子事,那马夫已经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南妩面露纠结,咬了咬唇,偷偷看了一眼李亦恂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道歉道:“太子哥哥,真是对不住,这个奴才我会带回去好生惩罚,我……”

  “你在怕我?”李亦恂突然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脸色阴沉。

  南妩一滞,默默的倒吸了一口气,脸上透露出不明的情绪,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亦恂盯着她看,目光灼灼,南妩却垂着头眼都不敢抬一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

  许久李亦恂才慢吞吞的移开视线,看向后面的沈寄,目光并不和善。

  沈寄行礼,心中也浮现许多猜测。他记得锦阳长公主说过,她原本是皇帝内定的太子妃,却因为朝臣的反对没有成。锦阳长公主当时讲出来的时候,很遗憾的样子……

  南妩也注意到了李亦恂的视线,连忙接话道:“太子哥哥,我没有……今日之事是我的不是……”

  李亦恂又慢悠悠的从沈寄身上收回视线,冷淡道:“不关你的事。”

  话说完,南妩才注意到李亦恂衣摆处有一个脚印。除了当今皇上,谁还敢这么对待太子……

  “皇帝舅舅又……”

  李亦恂再一次打断南妩的话,“你去何处?”

  “啊?”南妩一怔,急忙答道,“我去寻楚聊和款款。”

  李亦恂背着手转过身,“不必去了。”

  南妩忙问:“太子哥哥为何这样说?”

  “昨天中午长安街头,楚聊和款款两人打架,刚好被微服出宫的……父皇碰到,如今款款在皇宫受调教,楚聊在府养伤。”李亦忱道。

  南妩一摸脑门,她竟没有听说。不过楚聊和款款也时常打架,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只听李亦恂又道:“楚聊被款款打掉一颗门牙,你不必去探他,他如今定不想见你。”

  南妩:“……”

  到底因为什么?竟打成了这副样子?

  “回府去,以后出门多带些人……安全。”李亦恂不再停留,向被扶起的轿子走去。

  南妩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只见轿子已经被抬起,绕过他们的马车向前走去。

  为什么要多带些人?她平时出门会带九畹和朝颜,但去太学院却不带。

  想着,沈寄已经从她身侧走过,头也不回的的大步朝前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