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是他老子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1025 2019.06.14 23:54

  南妩站起身,默默地从楚聊手里抽出了手,她已经懒得去解释了。

  她看向那个与沈寄争吵的中年男子,拿出来浑身的气势,冷冷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在太学院前寻衅滋事?”

  太学院围观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不可置信南妩会有这种的举动。他们虽然知道南妩并不是什么冷漠之人,但对与自己无关的人还是有一点点冷漠的,向来不会多管闲事……

  所以,她对沈寄……

  “你们傻啊!那沈寄刚刚救了南七小娘子,南七小娘子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自然会为他出头!”

  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不过爱慕南妩的男学员们纷纷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他们想得那样就行……报恩可以,只要不以身相许去报恩就行!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南妩一番,然后指着沈寄道:“我是他老子!”

  此话一出,全场安静了下来,左看看中年男子,右看看沈寄,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南妩眨了眨眼睛,忽然笑出了声,她摊了摊手道:“罢了,直接送去京兆府衙吧。”

  那中年男子好笑道:“我真是他老子!难道京城贵族的女伢子都这般不讲道理?”

  “阿爹!”沈寄喊了一声,挡到了中年男子和南妩中间。

  南妩一听,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她立马收敛了一下神色,有些怯怯的问沈寄道:“他他他……他真是你爹爹啊?”

  说着打量着中年男子,这么仔细一看,五官倒还真有点相像,特别是嘴巴和鼻子,不难看出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翩翩公子。唯一不像的地方就是肤色,沈寄的皮肤白里透红,而他的,一看就是常年风吹日晒的。

  她记得沈寄他爹爹好像是绸缎商,肯定四处奔波导致风吹日晒的,他眼睛里透着商人应有的精光,跟沈寄的呆纯不一样。

  沈范道:“我自然是他阿爹,你又是谁?我们家里的私事无需旁人来管!”

  “我的事也不用你来管!”沈寄又呵斥了一声,脸上怒气明显。

  南妩听李款款说过,沈寄与他爹的关系并不和谐,但却没想到如此这般不和谐,没想到沈寄也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

  她的话也没有客气,“我是他表哥的表妹,也算是沾亲带故吧?我偏要管你又待如何?”

  沈范看着南妩蛮横的样子,现在是在京城,面前的人又一定出自宗室贵族,他也不敢再说什么无礼的话。

  他变得有些着急,又把矛头对向沈寄,“你跟我回去!我是你阿爹你就得听我的!家丑不可外扬,我们回去再算账!”

  “原来你也知道我们有家丑,你也不过是占着一个名头罢了。”沈寄冷声道。

  南妩看着沈寄突然间满身戾气的样子,心一下子就紧了起来,她担心的看着沈寄,又对沈范道:“你怕是带不走他,沈寄是皇帝舅舅钦点他到太学院上课的,马上就要上课了,所以你是想抗旨吗?”

  “咚——咚——”是太学院的钟声。

  外面的学员们一听,纷纷扭头往回走,只有李款款和楚聊站在原地没动,他们在等南妩。

  南妩和沈范还在僵持中,沈寄站在他们中间蹙着眉头,突然他脚步一转,抬手攥住南妩的手腕,往太学院里面走。

  因为南妩刚刚的话,沈范也有些忌惮,他没敢追上来。

  “不必理会他。”沈寄面无表情道,他目不转睛的径直走着。

  “哦……”南妩应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李款款和楚聊紧跟在他们身后,楚聊盯着一处一张脸扭在了一起,显得有些滑稽,他喊道:“长故兄你有话好好说,能不能先松开手啊!常言道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攥着小妩儿的手腕我可要生气了,不松的话别怪我翻脸不认你这个兄弟!”

  沈寄和南妩还没有做出反应,李款款的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肩膀上,“就你话多!小妩儿还没有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生气啊!我们小妩儿压根就相不中你,你要是再继续纠缠不休,我就告诉别人中秋那晚你对我做了什么!”

  南妩一听,猛地停下的脚步,沈寄的手从她手腕上脱落,她转过身来双眼冒着精光,好奇的问道:“什么款款?楚聊他对你做了什么?”

  “不许说!”楚聊跺着脚冲李款款喊道,“后来我都向你道歉了你还想怎样!那晚我只是喝多啦!那都是意外!”

  “意外?我还不知道你的酒量?你那晚也才喝了两杯而已,根本不可能醉,你明明就是想对我图谋不轨。”李款款盘着胳膊,一脸无赖的笑。

  楚聊脸憋了一个通红,他跳道:“李款款你好厚的脸皮!若是别的姑娘遇到这种事,肯定羞得不敢出门了,你居然还想说出来!你你你……我不管!你敢说出来我就敢去死!”

  他说完面红耳赤的向致远堂拔腿跑去。

  南妩听着他们二人的对话,再看着他们的反应,她似乎是明白了点什么,他们不会是……

  趁着酒意浓,做些平日里不敢做的事……她怎么就没想到呢!她的酒量好,那晚就应该把沈寄给灌醉!然后……

  想着,她向沈寄看去。

  沈寄被她灼热的目光打量得发怵,他怔了怔,呆滞的转过身向致远堂走去。

  南妩勾着唇角收回视线,她又看向李款款,坏笑着问道:“你们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听细节。”

  李款款捂嘴笑着,没有了刚刚的理直气壮的模样,现在倒是娇羞的厉害,她嗔道:“不说了不说了,你看楚聊这寻死腻活的样子,我怕我说了他真的想不开。”

  她摆着手从南妩身侧走过。

  南妩呆呆的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许久才转过身,小跑了两步追上了李款款,附到她耳边有些担心道:“不说就不说吧,可是你们这样真的行吗?楚聊他应该对你负责,你还是早日过门吧,万一怀孕……”

  李款款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出去,她好不容易站稳,捂着胸口缓了许久,努力把嗓子眼儿的血吞了回去,才看向南妩欲哭无泪道,“小妩儿你想什么呢!我们才没有!”

  嗯?没有吗?看他们一个个难为情的样子,难道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