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她是谁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2031 2019.05.22 20:47

  清脆的声音传进沈寄耳朵的同时,他的脑海也跟着浮现出少女言笑晏晏的模样。他以为又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晃了晃头又继续看书。

  致远堂内还有一多半儿的学员都还没有离开,一见南妩出现在窗户外面,纷纷朝这边看来,一个个目光灼灼,像是打算把南妩看穿一般。

  以往都是男子追在南妩身后对她献殷勤,她又何时像现在这般主动找陌生男子说过话?可是现在她不仅巴巴的跑上前说了,对方居然还对她视而不见!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面子上过不去,心里也赌气得慌,难道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还比不过他手里的一本书?

  到底是是什么书让他看得这般痴迷?

  南妩想着探着脑袋看去,没有看到书名,倒是看到了人名。

  “原来你就是那个临安大才子沈寄啊。”

  沈寄身子一震,猛地抬头看去。

  少女双手撑在窗台上,歪着头似笑非笑,上翘的眼尾有些挑逗的意味,抹平的嘴角又显几分傲娇。这样衣着华丽的她,明艳动人,高贵尽显。

  于沈寄而言,这样的南妩很陌生。他看着她,感觉陌生,她看他的眼神,也是陌生的。

  “你……”

  沈寄刚准备说什么,就见南妩突然转过去身去。

  李款款拍了一下南妩的肩膀,侧头看到窗户那边的人是楚聊,马上露出一个不耐烦的表情,拉着南妩就要走,“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跟他有什么好说的啊?快走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南妩又回头看了沈寄一眼,就这样被李款款拉着出去了。

  “长故兄,你与小妩儿相识?”楚聊端坐着,一脸认真,不过紧握的拳头暴露了他的紧张。

  沈寄的目光停留在楚聊放在他桌上的胳膊上,然后沉沉道:“她是……”

  此话一出,不光是楚聊,致远堂内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今天的南妩太反常了,真是让他们提心吊胆,若是南妩这朵娇艳欲滴的花朵被人摘走了,恐怕大半个京城的儿郎都会伤心透顶。

  随后楚聊才得意的对沈寄介绍道:“她就是我们京城第一美人南妩!”

  话音刚落,立马就有人大声反驳,“你胡说八道!明明我们画里才是京城第一美人!”

  “啪”的一声,楚聊怒拍桌子,挽着袖子就上前与那人对峙,“什么画里,小爷还画外呐!我们小妩儿美艳逼人、绝代风华!她才是名副其实的京城第一美人!”

  “我们画里冷艳高贵、出尘脱俗!她才是名副其实的京城第一美人!”

  “是南妩!

  “是洛画里!”

  他们两人争得面红耳赤,时不时还有旁人插上几嘴。

  沈寄默默的收起自己的书,向外走去。

  刚走到太学院大门处时,只见外面停着两辆马车,南妩和李款款,还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俊逸男子,他们站在两马车之间在说话。

  沈寄不知不觉就停下来脚步驻足观望,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不一会儿,李款款就独自一人上了一辆马车走了,南妩被那个男子扶着上了另一辆马车,向相反的方向驶去。

  “长故兄!你怎么走了?我还没跟你讲完呢!”楚聊喊着追出来。

  见沈寄没有说话,随着他的目光看去,那辆银灰色的马车已经驶远,“嗳?那不是南家的马车么,长故兄,小妩儿她是不是上了那一辆马车?”

  沈寄收回视线看向楚聊,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和一个年轻男子一起。”

  “年轻男子?”楚聊想了想道,“那应该是小妩儿的大哥南简。”

  沈寄听了抿起唇来。

  楚聊上前勾住沈寄的肩膀,热情道:“长故兄你是第一次来京城吧?想必对很多地方还不熟悉,你现在有空吗?我带你去个好去处!我这人就热心肠!”

  沈寄下意识的躲开了,他拒绝道:“不敢劳烦楚小公爷。”

  “嗳,不劳烦的!”楚聊摆手,又可怜巴巴的乞求道,“其实我就是想把刚刚的话同你讲完,我这人有个毛病,有话说不完心里就难受,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所以长故兄,不是你劳烦我,而是我劳烦你,劳烦你听我把话说完。”

  沈寄:“……”

  此时在去往南家的马车上,南妩和南简相对无言。

  南家一共有三个儿子,唯一有出息的便是南妩的父亲南天远。南天远是南家三郎,十三岁就开始随军打仗,因为人机灵,也有几分才干,便被重用,屡立军功。

  二十多年前在西北与突厥大战时立下大功,被赐婚娶了锦阳长公主李若虚,现在在宁夏做节度使,还有个大将军的头衔。

  而南家大郎是户部仓部的一个主事,庶出的二郎是大理寺一个六品的司直,官位与南天远相比之下,差距太大。

  “小七,奶奶她一直念叨着你,所以今日让我特意来接你过去,不会太唐突吧?”南简缓解气氛道。

  南简是南家大房所嫡出的大公子,文绉绉的模样,二十三岁已娶妻,孩子都两岁了。如今是个贡士,因为上一次春闱落榜,如今一直在家寒窗苦读,只等明年的春闱再考一次。

  “不会。”南妩勉强挤出个笑容来。

  她实在是不知道该与这位大哥如何相处,说是念叨她,可她在家休养的这半个月里,南家却没人来探望过她,连派人传句话都没有,未免太惹人心寒。

  本朝制度规定,宗室女下嫁需入住夫家,不得另建府邸。可因为前些年边关战乱不断,南天远一直驻守西北,一年也不回来几次,庆元帝心疼李若虚这个唯一的嫡亲妹妹,怕她在南家受委屈,故破例为她建造了公主府。

  南妩出生以来就住在锦阳长公主府,过着贵女的生活,再加上南老夫人与李若虚婆媳关系并不和善,南妩从小到大很少回南家去,也与南家的人不亲厚。

  南简看着面前这个与他疏远的七妹妹,心中五味杂全,不过更多的还是羡慕。同样是南家子女,七妹妹可以到太学院读书,而他却只能在族中所办的学堂上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