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张脉语使坏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2009 2019.07.07 23:55

  “你先回府吧。”南妩回头对马夫说了一句,急忙追了上去,喊道,“沈寄!你干什么去?等等我!”

  沈寄不理她。

  南妩叉腰挡在他面前,见他脸色臭臭的,不由得问:“沈寄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有。”沈寄冷冷的说了一声,沉着脸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南妩紧追不舍,“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沈寄脚下一滞,反驳道:“没有。”

  南妩扯住他的袖子以免自己跟不上,“你就嘴硬吧,我看你就是吃醋了,你放心,我只喜欢你一个人的!”

  此话一出,沈寄只觉脸色一片烧灼,“你不要这样讲话……”

  南妩见他脸色终于有所缓和,故意道:“沈寄我跟你说,太子哥哥他不仅生得好看,他这个人也特别好。”

  果然,随她说着,沈寄的脸又一点一点的黑了下来。

  南妩继续笑道:“太子哥哥他跟那些张家人不一样,他以前……”

  南妩说到这里突然不说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也黯淡下来。

  沈寄低头一看,他没有看错,南妩的表情就像是想起了难过回忆,怅然若失的样子。

  南妩突然又笑了,跳起来拍了一下沈寄的肩膀,雀跃道:“先不说这些了,沈寄我好饿呀,昨天我请你吃饭,今天该你请我啦!”

  沈寄怔了怔,答道:“好。”

  说完继续向前走。

  南妩继续在沈寄四周跳来跳去道:“待会儿用完午膳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玩好不好?”

  “下午有课。”沈寄道,他绷着一张脸,心不在焉的模样,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什么课?”南妩凑近问。

  “骑射。”他道。

  太学院后面专门设有一个小型校场。

  南妩拉了拉沈寄的胳膊,“那个校场我去过,太小了,根本施展不开,上课也都是玩玩闹闹学不到什么。我带去你城外的皇家围场狩猎怎么样?我可以教你骑射,我爹爹可是大将军,我的骑射就是他教的,虽然到不了百步穿杨的程度,但肯定比致远堂的那些师傅认真。”

  沈寄沉默。

  南妩瘪瘪嘴继续,“不过上次我看你马骑得挺好的,谁教的你啊?听留香茶馆儿里的说书先生说,一般进京赶考的书生都是骑毛驴,没想到你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居然会骑马。”

  沈寄:“……”

  “沈寄你到底去不去啊?我是诚心邀请你的,皇家围场可不是那么好进的,说着就要入冬了,京城可不比临安暖和,刚好打几条兽皮做衣服怎么样?你不去的话我就找别人陪我去喽?”南妩拉着沈寄的衣角撒娇道。

  沈寄抿了抿嘴,终究是抵不过她的死缠烂打,只好答道:“好。”

  南妩顿时像吃到糖的小孩子,又蹦又跳,笑得可开心了。

  “到了。”

  沈寄话音刚落,南妩便抬头看去,是一家饺子馆。她记事以来就有了,只是她从未来过。

  “请我吃饺子啊?”

  沈寄点点头,率先进去。

  他之前来过一次,店面虽小,但很干净,味道也好。

  城外皇家围场,一群张家子弟在此狩猎。

  为首之人是张子谐,他命侍从把一只奄奄一息的兔子钉在靶子上,自己站在两丈远的距离,左手持弓,右手拉弦,姿态看上去很是标准。可是没多久,他的双手就开始颤抖。

  只听“嗖”的一声,果然如围观的人所料,不仅没有射中,箭在半道儿上就掉落在地。

  “哼!”一旁的张脉语毫不留情面的嘲笑出声。

  张脉语的性子是古怪了些,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骑射也是绝佳,再加上她孤傲的性子,难免会看不起这个草包堂兄。

  张子谐本就脸上不光彩,被这么一嘲笑更是挂不住面子,他狠狠瞪着张脉语,心中却不敢发作。

  他想想觉得还是算了吧,他爷爷张执对张脉语甚是溺爱,起了争执,吃亏的还是他。

  “姑娘!”

  只听一声喊,众人齐齐回头看去,是张脉语的贴身侍女双儿,正小跑着往这边来。

  张脉语脸色一变,快步朝她那边走去。两人会面之后,又朝远处走了些距离,似乎是故意避着旁人。

  张子谐冷笑一声,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张脉语心眼儿也坏着呢,这么偷偷摸摸,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

  “如何?”

  双儿怯怯的看了张脉语一眼,道:“回姑娘……没……没成……”

  “一群废物!”张脉语呵斥出声,“废物就不该存活于世,不是么?”

  双儿一听,吓得腿都软了,忙求情道:“姑娘,这次不能怪他们……他们回禀说是碰到了太子殿下,是太子殿下的轿子挡了过去,我们的车才没有撞上去……”

  张脉语脸色又变了,阴鸷道:“太子表哥……哼!又是那个贱婢,若不是因为那个贱婢,太子表哥怎么可能会去舍身救南妩!若不是因为那个贱婢,太子表哥又怎会跟皇后姑姑和我们张家闹得这么僵!”

  双儿自然知道她口中的“贱婢”是何人,当年闹得满城风雨,太子也因此性情大变,至今那人在太子面前还是个忌讳。

  “姑娘,那人已经死了好几年了,至今不再有人提起,姑娘还是谨言慎行……”双儿提醒道。

  张脉语阴冷出声,“什么时候我的一言一行轮到你来管教了!”

  须臾她又命道:“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若是做不到,让他们自我了断。”

  话音一落她便转身往回走。

  “姑娘!”双儿又喊了一声,轻轻跺着脚万分纠结道,“姑娘,如今不同于上次,南七小娘子已经回到了锦阳长公主府,如果我们再做出什么来,必不像上次那般容易了事。而且太子殿下现在也有所察觉,奴婢只怕……只怕……奴婢真的没有管教姑娘的意思,只是为了姑娘好……南七小娘子也没有到那种非杀不可的地步……”

  张脉语脚下一滞,深思熟虑起来。她如今这般做何等凶险她自然清楚,可南妩不死如何叫她甘心!中秋那晚她向四皇子示爱,四皇子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