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风寒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1772 2019.06.09 23:48

  “他们是谁啊?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不知道……”

  “看着年纪不大,穿得也挺好,应该是背着长辈偷跑出来的吧?”

  “那就是私奔喽?哪家的?你们有谁认识不?”

  “不认识不认识……”

  耳边吵吵嚷嚷的声音不断,沈寄悠悠转醒,他刚准备睁眼便被刺眼的阳光晃到了,缓了许久,才勉强眯开一个小缝,逐渐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好多人,把他们围着中间,一个个伸着脑袋,像是在打量怪物一样看着他们。

  “小郎君,你们千万不要想不开,家里头就算是不同意那也不应该私奔啊,这可是大不孝!”

  “就是就是,你个男儿也就算了,你这么忍心让人家一个瘦弱的姑娘家跟你过着风不遮雨不避的日子啊?”

  “快回去吧,再回去跟长辈好好谈谈,只要肯下功夫,这世上就没有谈不拢的事儿!”

  沈寄:“……”

  他猛地坐起身子,与那些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感觉到搭在自己腰间的手抓了一把他的衣服,他下意识的要去伸手,触到的却是一片冰冷。

  他低去头看南妩,她正睡得不省人事,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嘴唇发白起着干皮。应该是鼻子不通顺而半张着嘴呼吸,嗓子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沈寄心里“咯噔”了一声,急忙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滚烫得厉害!

  “醒醒!天已经亮了!城门也开了!南妩……”

  南妩动了动,但没有醒来,反而往沈寄的怀里缩了缩,声音沙哑道,“好冷……”

  沈寄看她蜷缩在自己怀里极其虚弱的样子,着急起来。周围的人围着不散,指指点点的,让他心里也窝火。

  他把南妩打横抱起,一起上了马,径直往城内锦阳长公主府跑去。

  锦阳长公主府的人也是找了南妩整整一个晚上,李若虚心急如焚一宿未睡,一直在前厅中等消息。听说沈寄把南妩带回来了,直接冲了出去。

  “小七这是怎么了?”李若虚看到被沈寄抱在怀里昏睡着的南妩顿时吓白了脸,就像上次楚聊把昏迷的南妩带回来时一样。

  “她染了风寒,如今发热,烫得厉害。”沈寄道。

  李若虚也顾不上多问,连忙让人去找大夫,自己招呼着沈寄先把南妩抱到了偏厅。

  她拿着湿毛巾给南妩擦拭着额头,又在侍女的帮助下给南妩喂水喝。

  沈寄站在一旁紧蹙着眉头,静静的看着。

  大夫很快就到了,看过之后就是普通的风寒发热,只是发热时间久了不太好治,药量可能要加重一些。

  沈寄听后松了一口气,见这里的人都忙里忙外的,便没有打招呼,默默走了。

  他回到自己住所的时候,李亦忱等在那里。

  “长故你终于回来啦!小妩儿呢?她可有跟你在一起?她人呢?”李亦忱一见沈寄里面迎上去问道。

  “南七小娘子已经回锦阳长公主府了。”沈寄答道。

  “那就好……”李亦忱舒了一口气,又焦急的问道,“那昨晚你们到底去了哪里?我刚刚听暮烟说过了,昨晚你带小妩儿回来过,后来说是要送她回去,可是你们都整宿未归。”

  “这个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沈寄颔首道,“昨天送南七小娘子回去的时候我们见到了白莲儿……”

  “白莲儿!”李亦忱惊骇,不过他很快就收起来表情,笑道,“长故你说得这个白莲儿是人还是鬼?”

  “是人,白莲儿她并没有死。”沈寄道。

  李亦忱见沈寄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他这个有点木讷的表弟本就是那种不会开玩笑的人。

  沈寄见李亦忱的表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继续道:“我们跟了上去,看到她去了海棠巷一家宅院里,就在楚国公府后面。她见了一个穿着披风的人,还从那人手中得了一幅卷轴,南七小娘子说,看那人身形像是张扬。”

  “然后呢?”李亦忱听得入神,一脸复杂。

  “后来她便出城去了,我们跟了一段时间,没有发现什么,回来时城门已经下钥了,便在城外过了一夜。”沈寄道。

  “竟是如此……”李亦忱低着头喃喃道,他思索半天才抬起头来,“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传信派人拦截白莲儿,再查一下那宅院是不是张扬的。这件事先不要说出去,未免打草惊蛇。”

  沈寄点了点头,没听说过。

  “那既然你回来了,我就先走了,好好休息。”李亦忱拍拍沈寄的肩膀便要转身走。

  沈寄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又喊道,“四皇子!”

  “怎么了?长故你还有事?”李亦忱回头问道。

  沈寄道:“四皇子把暮烟姑娘带走吧。”

  “为何?”李亦忱不解,“暮烟向来妥帖,是她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

  “不是,是因为……”

  李亦忱见沈寄为难的模样,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若是长故你对暮烟不满,我再重新换个人来伺候。”

  “不必,我对暮烟姑娘并非不满,只是我喜好清净,不喜有人在跟前伺候,多谢四皇子好意。”沈寄说着作揖。

  李亦忱还有急事,来不及多说,现在也只能妥协,“那好吧,随后你给暮烟说,让她自行回宫就是。”

  ……

  正是换季的时候,天气忽冷忽热,因为中秋节那晚突然的暴雨寒风而受寒的人不在少数。南妩便是受害者之一,她身体向来不错,可这次足足卧床修养有半个月才算是完全痊愈。

  期间李若虚也问过她那晚她和沈寄到底去了哪里,她也就是糊弄过去。说是跟沈寄出城玩,被雨困住,准备回来时城门已经下钥了,然后在城外过了一夜。

  其它的一概没提,就比如他们遇到白莲儿的事。没别的意思,她就是怕娘亲担心,反正她现在已经是平安回来了,没必要让娘亲再去操心别的事。

  南妩从小到大最恐惧的便是生病,除了要喝那难以下嘴惹人呕吐的苦药,还要闷在屋子里不能出门。

  现在病终于好了,她今天起得很早,天还雾蒙蒙的。她沐浴过后又弹了一会儿琴,待晨雾才消散,用过早膳后便向太学院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