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又见白莲儿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1315 2019.06.06 23:54

  南妩趴在桌上,迷迷糊糊,感觉快要睡着……

  “嗒嗒嗒!”外面又传来敲门声,只听外面暮烟道,“小郎君,姜茶煮好了。”

  沈寄向门那边看了一眼,又低头看南妩半眯着眼睛坐起来身子,他把毛巾丢在桌子上,去开门。

  暮烟看门开了,第一反应就是探头往里面看。房门紧闭,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还是在晚上,这样总是不太好的……

  沈寄一个侧身挡住了她的视线,从她手里接过放着姜茶的托盘,道:“多谢暮烟姑娘的姜茶,姑娘可还有其它事情?”

  “没……没有了……”

  暮烟话音刚落,房门又被沈寄给关上了。

  他把托盘放到了桌上,给南妩倒了一杯放到她面前,“喝。”

  南妩看着沈寄严肃的模样,怯生生的端来起来,低头便往嘴里灌,唇瓣刚挨到便被烫得一个激灵,杯子都差点扔了出去。

  “烫……”她眼睛都被烫红了,再加上鼻子塞声音也变得绵绵的,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怜惜。

  沈寄错开视线,悉心道:“慢点喝,趁热才管用。”

  “那你也喝,你刚刚也淋了雨。”南妩说着站起身也给他倒了一杯。

  沈寄看了一眼,慢悠悠的坐在桌前,拿起了杯子。

  南妩把姜茶捧在手心里,对着呼了一口气,又看向沈寄道:“你看我是不是很体贴?有没有贤妻良母的风范?”

  “咳咳咳!咳咳咳!”沈寄被刚喝进嘴里的姜茶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反应要不要这么强烈啊……”南妩嘟着嘴道,她低下头很认真的“呼哧呼哧”的喝起了姜茶。

  一杯下肚,胃里暖洋洋的,脸上也冒出一层细汗,头也不晕了,鼻子也通畅了,没想到这小小的一杯姜茶居然会这么管用。

  “外面雨停了,我送你回去。”沈寄道。

  南妩洗耳一听,只有缓慢而沉重的“滴答滴答”声,雨确实停了,她竟都没有注意到。

  天色也不早了,她本来就是半途中拉着沈寄偷偷跑走的,现在再不回去的话,娘亲是该担心了。

  “好。”南妩点点头,不过表情有些郁闷。

  从这里到锦阳长公主府足足有大半个京城的距离,徒步走的话那就要过子时了。现在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更别说找来一辆马车了。

  沈寄无奈,只好把那匹载着他们从临安到京城的马给牵了出来。

  “这马有点眼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不过除了自己的马,看别人的都一个样子……”南妩自己嘀咕道,又看向沈寄,“是要骑马送我回去吗?”

  “是。”沈寄道。

  “可是人家不会骑马~哎呀好高吖~人家好害怕吖~你抱我上去好不好?”南妩扯着沈寄的衣角娇嗲嗲道。

  沈寄:“……”

  他自己先翻身上马,对南妩伸出手去。

  南妩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拥抱,但是能靠在沈寄的怀里,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街上依旧是凉风习习,南妩蜷缩在沈寄怀里,探着脑袋看着街道上。现在月亮又出来了,地上像是撒了一层银光,不过现在人真的很少。

  到底是何时雨停的?明明之前躲雨的人还那么多,怎么一下子就都走光了?

  正想着,前面驶来一辆马车,因为地上都是积水,沈寄便驾着马停在路边躲闪。

  有风吹起了马车的车帘,南妩刚好转头,看到了车内的女子,她一身白衣,披在肩上的长发也随风飘起,显得有些诡异。

  “白莲儿?”

  “什么?”风太大,南妩没有听清,她回头看沈寄。

  “是白莲儿,马车里的人是白莲儿!”沈寄语气肯定道。

  “什么?”南妩一听浑身上下都僵住了,后背隐隐发凉,她勉强的笑道,“沈寄你什么时候也喜欢开玩笑了?白莲儿她不是死了么,你别想吓唬我。”

  显然沈寄也很是惊骇,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我有必要跟上去查探,你……”沈寄犹豫道,他总不能把她自己一个人扔在这里吧,而带她一起去的话又不知凶险……

  “我……”南妩还在惊骇中没有回过神来。

  她掐指算着,今天好像是白莲儿死去的第十四日,也就是二七,有的地方习俗说是死者魂魄会在头七回来,但是也有说是二七的地方。

  她虽然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但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沈寄口中的那个白莲儿还是一身白衣披头散发,真是太瘆人了……

  “我……你不要把我丢下。”南妩咽了一口唾沫,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继续道,“我跟你一起去……”

  沈寄只好点点头,这件事事关重大,涉及到的很多,若是现在不跟去看看的话,往后就更难说了。

  他驾马转身,马车已经驶到了街那头。为了避免被对方发现,他放慢马速,与前面保持着距离。

  “沈寄,你相信这世上有鬼神吗?”南妩探着脑袋小声道,她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

  “相信。”

  “啊?”

  南妩苦涩的咧了咧嘴,她只是太紧张了随口问了一下,没想到他居然会说相信!她现在已经很害怕了,就算是为了宽慰她,那也应该说不信啊。

  “但按照现在来看,白莲儿肯定没有死。”沈寄又沉声道。

  “那之前在京郊发现吊死的那个人又是谁?”南妩问。

  沈寄抿着唇不说话,他又怎知道?

  马车拐进了一个巷子里,南妩一看,道:“这不是海棠巷么,楚聊家就在这里。”

  沈寄来京城不过一个多月,并不知道这海棠巷。

  南妩又解释道,“这海棠巷都是富贵人家的居所,但像楚国公府这样正儿八经的府邸很少,这里大多都是达官贵人的私宅,门上匾额都是胡乱取的,越认不出是谁的家门越好,因为是用来……养外室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沈寄脱口而问。

  “这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最初我好像是听款款说来的……你干嘛要这样问我啊?你是不是……”

  南妩说着抬头,却见沈寄慌乱的看着前方,目光左右扫视,她回头一看,马车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