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百花楼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1122 2019.06.01 23:15

  百花楼被李亦忱带官兵包围,路上的百姓纷纷停下来围观,对从里面赶出来的衣不蔽体的男男女女指指点点。

  里面世家贵族子弟居多,只是有李亦忱在镇场子,他们也敢怒不敢言,默默在心里把这个仇给记下后就都溜走了,只留这百花楼的姑娘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南妩从裕王府回来,路过百花楼,看这边正是热闹,便好奇的探头一看,看到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站在百花楼前的台阶上。

  “一次……两次……这是第三次。”南妩咬牙切齿的数着,整整连着三天,她都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站在百花楼前,这是什么该死的缘分啊!

  “停车!”南妩叫停,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她此番乘坐的是裕王府的马车,下车后便打发马夫回去了。

  “沈三小郎君!”南妩从围观的人群中挤了进去,她刚喊完,就看到了跪在台阶下的莺莺燕燕,立马又一惊一乍的喊道,“等等!你别回头!”

  沈寄听到了南妩的声音,只觉背后一僵,想要逃避,却又迈不开腿的感觉。

  南妩从侧面绕了过去,来到沈寄面前,盯着他泛红的侧脸一个劲儿的看,一想到他刚刚看到了跪在地上的这些袒胸露乳的女人,心里就极度不爽。

  “沈寄,你在这里干什么?”南妩清了清嗓子,语气冷淡,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

  沈寄心头一震,这虽然不是她第一次说出他的姓名,但却是第一次正正经经的在喊他,他听得出她语气中的小情绪。

  “南……南七小娘子……”沈寄向南妩作揖,答道,“是四皇子喊我来的。”

  “亦忱哥哥?他现在在里面?”南妩敛了敛神问道。

  “是。”沈寄点头。

  “那我也要进去凑凑热闹,男子都说这百花楼是温柔乡,今日有机会,我倒想看看何为温柔乡。”南妩说完小脸一红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当众说了什么,不过说都说了,她脸色马上恢复正常,脚下也没停,背着手便要往里走。

  “南七小娘子,您不可以进去。”门前两个官兵拦住了南妩的去路。

  “为什么我不可以进去?”南妩不解的问道。

  “四皇子下令,闲杂人等不可入内。”官兵回话道。

  “闲杂人等?我不是什么闲杂人等,我是跟他一块儿的。”南妩说着指向沈寄。

  沈寄一脸惊诧的看着南妩一本正经的说谎话,她的脸都不带红一下的。

  “沈三小郎君……这……”官兵求证的看向沈寄。

  沈寄看向南妩,见她不停的眨眼睛使眼色,只好道:“让她进去吧。”

  官兵听了只好放行。

  南妩跟在沈寄身后,在前楼里穿过,一直到后院里去。

  “沈寄,我看你对这里轻车熟路的,你该不会是这里的常客吧?”南妩调侃道。

  沈寄脚下一个磕绊,向前跑了两步才稳住身子,只听身后南妩放肆的大笑声。

  他回头羞愤道:“还请南七小娘子慎言,在下是第三次来这里,每次都实属无奈,这三次南七小娘子也都有看到。”

  “是啊,三次我都有见过,并且是连着三天,虽说沈三小郎君你来京城时日不长,但我又怎么相信在三天之前你没有来过呢?而且,你忙着跟我解释,是不是怕我误会你什么呢?”南妩说着最后露出一个挑逗的笑容。

  “你……”沈寄一张脸扭在了一起,她怎么就这般……

  想着他拂袖快步而去。

  说好要矜持的,但南妩看到沈寄就忍不住想调戏他,想看他脸红耳赤的样子。

  南妩提着裙子小跑追了上去,笑声爽朗,“沈寄!昨天当着我娘亲的面你还对我彬彬有礼,为何今日却懒得敷衍了呢?”

  沈寄不但没有吱声,反而加快了步伐。

  她心里“咯噔一声”,想着自己不会是真的惹人嫌了吧?

  南妩紧跟着沈寄来到后院,里面也被官兵围得密不透风,院中一蓝一紫两个人远远地向他们这边看来。

  穿湖蓝色锦袍的当然是李亦忱,而穿藕荷色罗裙的却是洛画里。两人比肩而立,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少女宛若画里晴空,这对才子佳人何止一个“般配”可形容?

  洛画里便是和南妩齐名的大美人,一个明艳似火,一个冷艳如霜,京城的少年郎们各分两派,非要争出个高低来。南妩和洛画里虽然并不在意这些,但是见面难免会尴尬。

  “小妩儿,你怎么也来了?”李亦忱看到沈寄身后的南妩问道。

  南妩上前一步向他福身道:“我就是来凑个热闹,不会打扰到亦忱哥哥你查案吧?”

  “自然不会,只是……据我了解,小妩儿你并不爱凑热闹之人。”李亦忱摇头笑道,说着还别有深意的看了沈寄一眼。

  南妩笑笑,学着李亦忱的样子也别有深意的看了洛画里一眼,道,“那洛小娘子怎么也在这里呢?据我所知,洛小娘子也并不是什么爱凑热闹的人。”

  洛画里何止是不爱凑热闹,她总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算出门也是戴着面纱,能见到她的真容实属不易,每见一次便惊艳许久。她一个月所说的话,可能还没有一个普通人一天说的话多。

  南妩和李亦忱很默契的相视一笑,因这暧昧的气氛,沈寄一脸不自然,而洛画里一脸冰霜。

  “言归正传,长故,你说的就是这里了吧?”李亦忱清了清嗓子,指着那一片花圃问道。

  沈寄点头,“没错,这片草皮下就是。”

  李亦忱点头,随即吩咐道:“来人,把这草皮掀开。”

  南妩好奇的探头看着,这草皮下能有什么?还能挖出金子不成?

  “哗啦”一声,草皮被几个官兵掀开,直接被扔到了对面。几人又合力把下面的已经发霉的木板抬起,是一个三尺宽的一个暗道口。顿时,从里面弥漫出浓烈的酒香。

  沈寄不由得眉头一皱,他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天这里并没有酒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