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皮下优点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2047 2019.11.19 23:16

  “有人跟着我们。”沈寄不动声色提醒南妩道。

  南妩点头,“我察觉到了,以张子谐的性子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免不了生些什么坏心思做些什么小动作。”

  沈寄听了突然停住脚步,一手抓住了南妩的胳膊,低头看着她的侧颜,“这里不安全,我送你回长公主府。”

  南妩视线转向抓着她胳膊的手,愣了半晌突然笑了,她抬头看向沈寄,眉眼弯弯道:“张子谐那厮是不敢对我如何的,倒是你,你现在应该担心你自己的安危才是。”

  沈寄像被针扎了似的急忙松开南妩的胳膊,清咳一声脸上绯红显现,平淡道:“他总不至于要了我的命。”

  “那你还真是小看张子谐了,与他那些能折磨得人生不如死的手段相比,要命还真算不上什么。而且这是在十分危险的围场,坠马乱箭什么的都顺理成章,不过沈寄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毕竟张子谐是因为我才针对你的,我要对你负责嘛。”南妩拍拍沈寄的肩膀,娇笑一声继续往前走。

  南妩边走边继续道:“不过张子谐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与他结下梁子,若你出事,头一个怀疑的便是他,只是……”

  “只是什么?”沈寄快步追了上去。

  南妩凑近了沈寄一些道:“你还记得我们刚进围场时那头野猪?”

  沈寄点头。

  围场门口铁笼里锁着一头野猪,身形如虎,长着獠牙,凶猛无比,不一定比黑熊的战斗力若。

  南妩道:“那野猪在去年皇家秋狝时就发现了,将近一年才被捕获,若是这野猪脱笼跑开不小心冲撞了谁,那罪责可就不在张子谐身上了。”

  “他当真这般大胆?”沈寄显然不信。

  “我也是猜测而已,张子谐胆子大不大我不知,但他的跋扈愚蠢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南妩耸肩道,“喏!到马棚了,先挑匹好马吧,就算我猜得不对,待会儿逃命也容易不是么。而若是猜对了,不知道能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将计就计还是可以的。”

  沈寄看着南妩狡黠的笑颜,他第一次感觉他对这个姑娘了解太少。她貌美的皮囊下有一颗缜密玲珑的心,应当还有很多优点被藏在皮下,不知待会儿还能看到多少。

  “就这匹吧!我识得这匹,亦忱哥哥每次来围场都选它,是匹良马。”

  沈寄愣神之际南妩已经替他选好了,红枣色的马儿很是矫健。

  “好。”

  “那我们去准备弓箭吧,这围场上只有一间屋子,那就是存放弓箭的地方,那野猪再厉害也定上不了房揭不了瓦,我们躲在上面看好戏就可以了。”

  “好。”

  库房有两层,第一层就是存放弓箭以及狩猎时所需的工具,而第二层是存放优质动物皮毛的,将来要献给宫里。在第二层有个阁梯,刚好可以通到屋顶上。

  此时南妩和沈寄就趴在屋顶上观察着外面的动向。

  “他躲在树后面,尾随我们的人是张子谐的随侍。”南妩指给沈寄看。

  “还有一人。”沈寄也指给南妩。

  果然在远处还有一人,鬼鬼祟祟地不停向这边张望,太远了看不清是何人,但看身影应当是个姑娘,就是不知是敌是友。

  “待会儿我们假装进我们左边这片树林,那人肯定要跑去赶猪,野猪现在所处之地距这片树林最远,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回到此处。”南妩对沈寄讲着自己的计策。

  沈寄道:“我一人便好,你若同去,张子谐未必会再放野猪。”

  南妩本想坚持同去,但一想觉得沈寄说得也不无道理。

  “那好吧,那待会儿以这红绸为信号,那人一走,我便扬起这红绸,你看到后要立马回来不能耽搁知道吗?”南妩说着拿下自己的披帛认真嘱咐着。

  沈寄在她的披帛上凝视片刻,然后点头,起身而去。

  他在下楼时,在二楼拐角扔着半只鹿,桌上还放着一个水囊,他打开一闻,如他所想是鹿血没错。他随手拿上了,做戏就要做真一些。

  南妩在屋顶上观察着,沈寄一走,那个随侍没有立马离开,而是跑到仓库前把大门上了锁。

  目的很明显了,就是想把她困在此处,张子谐要对付的只是沈寄一人。

  南妩并没有料到会如此,但也无妨,待会儿沈寄回来把门砸开就是了。

  那个随侍已经走远,南妩准备起身给沈寄传信号,可余光一瞥她发现她差点忘掉一个人,就是那个远处的身影,现在在快速靠近。

  双儿?

  越来越近,南妩已经认出她是张脉语的贴身婢女双儿。

  双儿依旧是鬼鬼祟祟的,来到仓库前看到大门上了锁,她随地捡了一块大石头砸了上去。

  南妩在屋顶上只听一声巨响,接着就见双儿迅速跑走了。她趴在屋檐上低头一看,锁子被砸开了,现在大门敞开着。

  真是迷惑,尽管南妩刚刚思路很清楚,可现在却被双儿那一石头给砸蒙了,她实在想不通双儿的行为。是见她被困来解救她?还是想放她出去引她进树林?

  南妩想到这里便不再多想,现在沈寄还等着她的信号,她再迟钝下去就来不及了。

  片刻后沈寄顺利驾马归来,他把身下的马以及外面的抹厉拴到了仓库的后面,以免待会儿被人看到。

  他刚回到屋顶上,就被南妩拉着趴下,“有人来了……”

  细听,果然远处传来纷杂的马蹄声追赶声。

  两人看去,南妩大笑起来,“看!我没猜错吧,张子谐果然用了这招,看他待会儿如何收场!”

  野猪在前面跑,后面二十几个人驾马拿着弓箭在追,一看就是在驱赶,而非在捕猎。

  “他们都是张家的护卫。”南妩对沈寄道。

  沈寄了然。

  野猪被赶进了树林,那二十几人在林外停下。

  领头之人道:“待会儿若有人问起,就说这野猪不知何因脱笼而出,我们为了保护几位主子的安全负责追捕,却不慎让这畜生跑进了树林。多余的不要说。”

  众人齐声答道:“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