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要负责任哦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1149 2019.06.10 23:57

  到了太学院,南妩下了马车,透过太学院朱红色的大门看到过堂内有一人面壁而立,手中捧书,认真思读。

  “沈寄!”南妩跳起来挥着手兴奋的喊了一声,便拔腿向内跑去。

  沈寄闻声侧头,看到南妩却是一脸惊诧,她的风寒好了?

  只见她敞着双臂向他飞奔而来,笑靥如花,看一眼便能让心化掉。他一时间僵在原地,不知道是该躲还是……

  想着,沈寄连忙把手里的书放在旁边花几上,不管待会儿会发生什么,千万不能伤了他的书啊……

  南妩注意到了沈寄的小动作,她不满的嘟了嘟嘴,又狡黠的笑容一闪而过。

  她本是飞奔过去,看着沈寄慢慢抬手像是准备接住她,她却是猛地刹住了脚步,停在了沈寄面前,与他伸出的手仅保持有一拳的距离。

  “沈寄你这是打算干什么?是在邀请我抱你吗?”南妩看看沈寄伸出的胳膊,一派天真道,心里却是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沈寄的耳根迅速涨红,不知所措的把手放下,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问道:“你痊愈了?”

  “是啊!我生病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去探望我?我一直在等你,若你去看我,我的风寒能立马就好!”南妩说着把沈寄放在花几上的书拿走了。

  沈寄面露紧张,就像是南妩在窥探他的秘密一样,他僵硬道:“我不是大夫,南七小娘子身份尊贵,自有人去探望。”

  南妩看他这个样子,又把书放了回去,不就是一本书嘛,干嘛紧张成这样?

  “可是我就是想见你……不说这些了,是不是还没有别人来?你来这么早是不是特意在这里等我的?”南妩突然凑了上去。

  沈寄下意识的往后退,后面却是墙,根本无路可退。

  “不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她今天会来太学院。

  南妩撅了噘嘴不满的嘟囔道,“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吗?就当是哄哄我不行吗?”

  正说着,听到外面有马车停下的声音。

  “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南七小娘子……”沈寄略显着急道。

  “我就不!”南妩打断了他的话,有些骄横的上前一步,双手抓住了沈寄的衣襟,“那天你还抱着我睡了一晚上呢!若是非要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那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

  “你……”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沈寄满脸通红抓住了南妩的手,道,“有人来了……”

  “来就来呗!看到更好!”南妩嘟着粉腮道。

  来的人是李亦忱,他看到南妩对沈寄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样子,下巴都快要惊掉了。

  “小……小妩儿,长故,你们这是在……”

  南妩很淡定的转身,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笑笑道:“亦忱哥哥是你啊,我们就是在闲话家常而已,想彼此多了解一下,亦忱哥哥你来太学院是有什么事吗?”

  “我……我找长故有事……”李亦忱愣愣道。

  沈寄一个侧身,猛地跑开两丈远,像是在躲避瘟神一般。又向前踉跄了几步,跑到了李亦忱的面前才稳住了身子。

  他一脸窘迫道:“四皇子找我何事?”

  李亦忱收回刚刚准备扶他的手,又看看南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南妩马上就懂了,“你们谈,我回避。”

  说完她向院内走去,在廊道里一个石桌前坐下,摆弄手里的东西,静静的等待着。

  约莫有一盏茶的功夫,沈寄也进来了。

  “亦忱哥哥走了?你们谈得什么为什么还要让我回避啊?不会是……”

  沈寄看着南妩勾起唇角又坏笑起来,连忙打断道:“没什么,就是关于那天见到白莲儿的事。”

  “我都差点忘了,那如何了?方便告诉我吗?”南妩一脸好奇道,说着站起身来上前一步。

  沈寄下意识的后退,与她保持安全距离。

  没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她本就是知情人,说出来也无妨。

  “还没有结果。”沈寄颔首道。

  “嗯?那个宅子有查过吗?”南妩问道。

  “去查时宅子已经低价卖给了一个普通商人,对方并不清楚原住户,也顺着线索查过,最后并没有查出什么。”沈寄答道。

  南妩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道,“张扬向来心思缜密,既然被他察觉了,看来从他这边也是查不到什么了。”

  沈寄道:“四皇子说,之前探子来报,中秋那晚,张扬并没有出过张府。”

  “什么?”南妩不可置信,“可是很明显那晚的人就是张扬啊!那身形一看就是!除了他谁还会同白莲儿偷偷见面?”

  “有时候眼见也不一定为实,更何况那晚并没有看清楚那人披风下的脸,所以并不能断定那人就是张扬。”沈寄严肃道。

  南妩点点头,觉得沈寄说得有几分道理,她又问:“那白莲儿呢?可有派人去拦截?”

  “嗯,四皇子已经派人,不过对方狡猾,至今还没有消息。”沈寄道。

  “哦……那那晚的人到底是何人呢?”南妩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低,只是正经不过三秒,又嬉皮笑脸的看向沈寄,“不说这些了,从中秋到现在也有半个月了,这么久也够你好好想了,沈寄你难道没有别的话想对我说的吗?”

  “没有。”沈寄不假思索道,他一脸认真。

  他本就不善言辞,特别是在姑娘面前,现在的确是无话可说。

  “你……”南妩被他呛到了,她咬咬牙,哼道,“没有就没有吧,反正这京城大好儿郎多的是,我并不喜欢在一棵树上吊死。”

  她说完便转身要走。

  一步……

  两步……

  三步……

  “南妩!”终于听到了身后略显紧张的声音。

  南妩欣喜的转身,不过马上又盘起胳膊仰着下巴,一副高傲的样子,清了清嗓子道:“怎么?你是后悔了想挽留我?”

  “不是,你好像穿错鞋子了……”

  南妩只觉腿弯一颤,差点扑倒在地上。她低头看去,明明就是一双图案不一样的绣花鞋,哪里是穿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