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恋爱使人犯傻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2138 2019.06.03 17:34

  “亦忱哥哥,那个白莲儿并不在!”南妩隔着老远就喊道。

  李亦忱一听脸色变得很难看,“她不在?”

  南妩跑上前来,“我已经让那鸨母去打听她的去向了,还让她清点一下看有没有少其他人。”

  “嗯,好。”李亦忱面色阴郁的点点头,对官兵头子吩咐道,“先把这百花楼的人都带下去好好审问,百花楼继续封锁,加派人手查探。”

  他说完又看向沈寄,“长故,马上就要秋闱了,你下午还要去太学院,我也不耽误你时间了。”

  沈寄点头,“那长故就先行离开了。”

  “那那那……那我也走了。”南妩见沈寄要走,自己也连忙道。

  李亦忱好笑道:“小妩儿又不想凑热闹了?”

  “不了不了,我就不继续打扰亦忱哥哥你了。”南妩说着转身,小跑了两步,去追上了沈寄。

  “沈三小郎君你先别走!等等我!你知道这百花楼的后门在哪里吗?我们从后门出去好不好?”

  沈寄一听加快步伐,南妩小跑着才能跟上。

  出了百花楼,才发现门前的人都已经被带走开,南妩这才“吁”了一口气。

  南妩看沈寄去的方向并不是太学院,她想了想,提着裙子又追了上去。

  “沈三小郎君,你用过午膳了吗?”

  “……没有。”

  “刚好我也没有,前面就是醉仙楼,我请你好不好?”

  “不必,多谢。”

  “那那那……那你现在是要回家吗?你住在哪里?”

  “……”

  “沈三小郎君,你是不是嫌我烦啊?你若嫌我,那我就不跟着了。”

  沈寄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南妩一眼,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他转身继续走,不过这次却放慢了脚步。

  南妩欣喜万分,与他并肩前行,找话题道:“沈三小郎君,你们到底在查些什么?那个酒窖有什么问题吗?”

  沈寄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说,可嘴上还是控制不住道:“是我前天偶然撞见,那个地窖并非是酒窖,里面没有放酒,而是堆积如山的官锭。”

  “官锭?”南妩没有细问他是如何撞见,不过听了也并没有多么惊讶,虽然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但这也算是她意料之中了。

  这百花楼幕后老板是张扬,而张扬是户部侍郎,那户部尚书已是花甲之年,年迈昏聩早已没有精力,再加上张扬背后是权倾天下的张家,这户部几乎掌握在他的手里。

  张家人挥霍无度,暗蓄兵马粮草,这所用的银子自然是张扬从户部挪出来的,奈何他行事缜密,一直没有证据来揭发他。

  “沈三小郎君你说是前天看到的,而且那官锭还堆积如山,想要挪移的话实属不易,就算他们是从前天就开始转移的,要想不被人察觉,这不到三天的时间还真是不够。”南妩分析道。

  沈寄静静的听着,表情有些怪异,像是在忍笑。

  南妩继续道:“那个地窖有好好看过吗?普通的地窖挖得可没有那么深,说不定里面还有什么暗道。或者说这百花楼内其它地方还有地窖暗道什么的。”

  “四皇子也是这么说的。”沈寄默默的插了一嘴。

  南妩脸上得意的笑容一瞬间凝固,她刚刚说得唾液飞溅,还以为除了自己别人都没想到。现在想想,只要是个人,且不傻,就都应该能想到,看来她是真的是太自命不凡了。

  她挠了挠头,这时才发现,这不是她回家的路吗?抬头一看,不远处就是锦阳长公主府的牌坊。

  “沈三小郎君,你这是特意来送我回家的?”南妩欣喜的问道。

  沈寄低下头去,红了的耳根暴露了他。

  他想到之前楚聊说的,半个月前南妩离开,是因为遇到了刺客,如今还没有找到幕后黑手,她一个人回家,未免太不安全……

  南妩见沈寄没有说话,心里却是甜得像是吃了蜜饯,她又热情道:“都到府门口了,那进去喝杯茶吧?对了,沈三小郎君不是还没有用午膳吗?昨天都来过一次了,今天不会不习惯了吧?”

  “多谢南七小娘子好意,在下还有事,告辞。”沈寄说着转身就走,脚步快得似乎要跑起来,像是生怕南妩会追上来一样。

  南妩左右看了一下没人,然后以一种很不雅的姿势爬到了旁边的一个大顽石上,直到沈寄的身影消失,她才心满意足的回家。

  从那天下午分别后,南妩一连多日都没有见到沈寄,她不知道他是刻意在躲着她,还是因为马上就要秋闱所以忙着温习。

  不管是什么原因,看不到沈寄的南妩很是郁闷,做什么都没心思。她这种状态自然是被她的好姐妹李款款发现了,便把自己有心上人这件事告诉了她。

  “不容易啊!怪不得你最近总是往致远堂跑,小妩儿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男人呢!京城一大半儿郎追求你都不曾动心,这沈寄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李款款唏嘘道,看她的表情,确实很开心的样子。

  南妩白了她一眼,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现在连讲话的心思都没有了。

  “要我说,你就是太生猛了,你也不看看,人家沈寄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儿郎,看到个姑娘家都脸红的那种,你这般死缠烂打人家不躲着你才怪!”李款款敲贬道。

  南妩只笑笑不说话,在这方面相信和尚都不能相信李款款,她对沈寄是死缠烂打,那李款款对楚聊就是死锤滥打。她觉得,死缠烂打比死锤滥打好太多,更何况如她娘亲所说那般,她这般貌美,哪个儿郎能抵得过她的死缠烂打?

  “你见不到他可以去他家找他啊。”

  李款款一语点醒了南妩,可她马上又丧气道:“可是我不知道沈寄住在哪里。”

  “你傻啊!你不知道你不会问啊!”李款款戳戳南妩的脑门道。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南妩坐起身子,眼中冒起了亮光。

  李款款叹道:“我看你之前摔了脑袋不只是失忆了,人都变傻了,以前的小妩儿是多么冰雪聪明,而现在,又呆又愣的,动不动就傻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