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讲究人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1111 2019.06.26 23:30

  南氏祖籍就在京城,比这李氏皇朝还要久远,延绵至今,可谓是家族庞大。可这百年来,家族一直处于社会底层,族中出人头地者更是少之又少,南妩的父亲南天远算一个,这南二庞也算一个。

  按辈分来说,南二庞是南妩的族侄,远了不知道多少房。据说南妩的高祖和南二庞的天祖是亲兄弟,巧的是南妩历代祖上都是家中老么,南二庞历代祖上都是家中长子,所以造就了这样的辈分悬差。

  这些也是南妩听她爹爹说的,族中女子出嫁前不得入祠堂,所以她没有看过族谱,也不清楚。

  嗯……但要她来说,既然勾扯这么远了,就没必要把辈分儿分得这么清楚了,喊来喊去多尴尬呀,而且被喊多了容易折寿。

  不过已经花甲之年的南二庞十分讲究这些,私里头喊她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为“小姑姑”也就罢了。之前在朝堂之上,对她爹爹也是一口一个“三爷爷”,喊得可甜了呢!

  其实南二庞能成为礼部尚书,也是多亏了南天远。早年他四处经商,四十岁才入仕,性格圆滑变通,但又为人正直,在南天远的大力举荐下,也就是在四五年前才继任这礼部尚书的位子。

  南淮端着泡好的茶回来,南二庞忙接了过去,点头哈腰的给南妩倒上,“小姑姑您老……嗯……请喝茶。”

  南妩头疼扶额,对南二庞和南淮摆了摆手,道:“你们都坐吧,也别站着了。”

  “侄儿多谢小姑姑赐座。”

  “侄孙多谢老姑赐座。”

  父子俩齐齐作揖。

  南妩:“……”

  这简直就是要折煞她呀!

  “小姑姑到侄儿府上来所为何事?还是说三奶奶有什么事?小姑姑您也真是的!若有事直接派人通传侄儿一声就好了,还劳烦小姑姑您亲自出马。”南二庞说起话来挤眉弄眼,整张脸几乎都在动,跟抽筋儿别无二样。

  南淮也附和:“真是的真是的!”

  南二庞瞪他一眼,斥道,“没规矩!长辈说话轮到你插嘴了?”

  南妩继续:“……”

  要是让娘亲听到南二庞这样称呼她,非得找人揍他一顿不可。

  沈范完全呆滞住了,看着他们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知道南二庞是个讲究人,但没想到这也太讲究了吧!不愧是礼部尚书啊……他如今跟他称兄道弟的,不会待会儿也让他喊上一声姑姑吧?

  “嗳对了,忘记介绍了,沈老弟啊,这位是我族中长辈,我们虽然兄弟相称,但我比你年长二十多岁呢!你喊上一声姑姑也不亏……”

  沈范:“……”

  南妩有些期待的向沈范看去,突然她一怔,她怎么也被南二庞带跑偏了呢?虽说沈寄跟他爹关系不好,但在名义上也还是他爹,也就是她未来的公爹……咳咳咳……好羞耻啊……

  南妩正了正色,清咳一声,对沈范打招呼道:“好巧啊,又见了。”

  “你们认识?”南二庞讶然道。

  南妩不答反问,“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南二庞道:“沈老弟是侄儿的旧识,早年侄儿经商与他结识,如今也是十多年没见过了,今早恰巧碰到沈老弟,便邀他到府上小住,顺便叙叙旧。”

  “哦?只是叙旧这么简单?”南妩说着歪头,目光审视。

  南二庞一噎,不停地心虚的眨着眼睛,胡须跟着一颤一颤的,他尴尬的笑道:“小姑姑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我能有什么意思啊?不过随口一问罢了。”南妩摊手道,不过马上又盘起胳膊来,“你与你这旧友叙了有多久了?对他以及对他来京城的原因可有了解?”

  南二庞一听这话更觉得不对劲儿了,继续陪笑道:“侄儿也刚从户部回来不久,刚开始叙小姑姑您就来了。”

  “原来是我打扰到怎么了啊。”南妩淡笑道,作势起身要走。

  “怎会!”南二庞激动的跳了起来,同时一拍大腿,挡在了南妩面前,语气之中有几分嗔怪的意味,“小姑姑您这说得哪里话?您是长辈,哪有打扰一说?您想什么时候来都行!您就算住在这里不走,侄儿也给您养老!”

  最后几句话信誓旦旦,颇为认真。

  南妩:“……”

  沈范:“……”

  只有旁边刚刚被南二庞教训不敢说话的南淮狠狠的点了点头,手上也比划着,示意“他赞同”的意思。

  这一家子都是什么奇葩啊!

  南妩清咳了一声,刚准备说话,南二庞就眼疾手快的把茶端到了南妩面前,“小姑姑您今日怎么总是咳嗽,只前听说您染了风寒,是不是还没有好全?是侄儿的不是,也没来得及去探望小姑姑您。”

  “……”南妩黑着脸把面前的茶盏推开,启唇转移话题道,“二庞你可知道前几个月从临安来了位小郎君?他是云妃娘娘的亲外甥,被皇帝舅舅钦点到太学院上课,前不久刚参加完秋闱。”

  随着南妩说着,南二庞的脸色也变了,越来越发虚,他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南妩瞥了他一眼,继续道:“这位小郎君啊姓沈,正是你这位旧识的儿子。”

  “啊,啊……是吗?”南二庞结巴道,他弯着腰站在南妩侧前面,无措的向沈范投去目光。

  “虽说你不是考官也不是读官,但你是礼部尚书,掌管秋闱事宜,想从中做些什么改变某个考生的命运应该不难……你这位旧友不会求你为他的儿子助力吧?”南妩笑眯眯道,忽略那慢调的声音,只看表情就像是在开玩笑。

  南二庞心虚的摸头,不敢直视南妩的眼睛,“小姑姑您说笑了,侄儿这年纪一大把了,好不容易混上个尚书做做,哪有那胆儿干这种缺德事啊?一旦被人发现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南妩还是眯着眼在笑,“是啊,我也就说笑而已。对了,刚想起一件事儿要同你单独讲。”

  “啊?”南二庞一愣,对沈范点点头,对南淮道,“带你叔叔去偏厅喝会儿茶。”

  南淮起身对沈范作揖,“叔叔您请。”

  这回轮到沈范尴尬了,明明年纪相仿,却被喊为叔叔……

  他们二人出去后,南妩也没有说话,就一直笑眯眯的一瞬不瞬的盯着南二庞看。

  南二庞被盯得发怵,渐渐败下阵来,“小姑姑,您有什么话要同侄儿讲啊?”

  南妩还是笑着,“我在等你讲的呢,你没有什么话要同我交代一下吗?”

  此话一出,只见南二庞“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小姑姑我错了!我也是第一次答应人家这种事,您千万别到皇上跟前儿告状呀!”

  南妩看着埋首痛哭流涕的南二庞,再一次无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