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沈寄住处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1553 2019.06.05 22:45

  朱雀楼内沈寄张嘴说了什么,南妩看到了却没有听到,很快的,她玲珑身影消失在倾斜的密雨中。

  沈寄心中复杂,他其实想说,把那只鞋子捡回来就好了,不用再去买新的,雨下这么大,反正都会湿。

  约莫一刻钟的时辰,南妩拎着一双雪白的鞋子回来了,还撑着伞,是从裁缝铺借来的。

  不过她浑身上下还是湿透了,就像是一大盆水顺着头泼下来一样,一条条水线顺着她光洁的额头,滑过脸颊……

  她冷得牙床都在打颤,脸上也冻得青紫,不过看到沈寄的时候还是笑了出来,“还好你没有走。”

  沈寄听到这句话,再看到南妩狼狈却又笑靥如花的模样,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心中像是有巨浪迭起,一次比一次凶猛,一次比一次惊心动魄。

  回过神时南妩已经把鞋子放到他面前,她刚准备说什么,又不停的打起了喷嚏,脸上泛起了潮红,后背却是越来越发凉。

  沈寄迅速换好鞋,从南妩手里接过伞,揽着她向朱雀楼外走。

  “去哪儿?”南妩问道。

  沈寄绷着脸没有说话,南妩也没有再多问,一脸满足的依偎在沈寄的怀里。

  他们穿过两条街,来到一个小巷子里,里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只能看到不远处一家门前的大红灯笼随风摇曳。

  沈寄带着南妩到那家门前停下,南妩问道:“这是?”

  “我的住处。”沈寄说完推了一下大门,没有推开,又抬手在门上敲了起来。

  “难道里面还有别人?”南妩刚问完,门就开了。

  呵!里面不仅有人,居然还是一个二八年华的貌美姑娘!

  顿时南妩心里火气腾腾直冒,她咬了咬牙,赌气道:“我不进去了,我要回家。”

  说着就要转身走。

  沈寄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不顾她的挣扎,强硬把她拉了进去,“暮烟姑娘,麻烦你去找件女子换洗的衣物来。”

  那个叫暮烟的姑娘迟疑了一下,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顿了顿才一脸懵的转身向自己所居的西厢房去。

  刚刚那好像是南七小娘子?她没看错吧?怎么可能?

  她内心满是疑惑,她也在这里侍奉沈三小郎君有一个多月了,别说姑娘了,就连一个男子都未曾带回来过。平日里,跟她几乎也没什么交流。

  这院子就是一个一进的四合院,沈寄带着南妩两三步就走到了主房前。

  南妩回头看了一眼暮烟,样貌清纯、身段妖娆,长得眼熟,名字也耳熟,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沈寄已经打开主房的门,进去点灯。

  南妩跟在后面,进去后环顾了一圈,这个屋子是打通的,不分前堂后室。里面就一床、一桌、一橱柜,没有什么别的花里胡哨的东西,很是简洁,还有一股皂荚的清香。

  “小郎君,衣裳拿来了。”暮烟敲了敲半掩着的门。

  沈寄上前把衣裳接了过来,递给了南妩,又转身出去,只留南妩一个人在屋中抱着衣裳发呆。

  暮烟看着沈寄,犹豫着刚准备问什么,只听沈寄道:“麻烦暮烟姑娘煮壶姜茶来。”

  “啊?噢……”暮烟愣了愣神,才转身而去。

  南妩换好衣服,打开了房门,第一句便是问,“那个暮烟姑娘是你什么人啊?”

  “是我的阿姨云妃娘娘让她来伺候我起居的。”沈寄愣愣道。

  此时他的目光盯着南妩那张泛着潮红的小脸,不由得蹙了蹙眉,视线又转移到她湿漉漉的散开的长发上。

  南妩恍然想起,她之前她好像是在长乐宫有见过这个暮烟。

  不过说是来伺候起居的,但说白了就是把这个暮烟送给了沈寄,要不然何必从宫里头派人来呢?

  这日子一长,等沈寄科举考上了官位,看着宫里的面子也得给这个暮烟一个名分,最次也是通房丫头。

  “原来你缺人伺候起居啊,我家养着很多闲散的下人,我让他们来伺候你好不好?”南妩眯眼笑道,说着后退一步,回到了屋内。

  沈寄跟着进来关上了门,他一脸严肃道:“锦阳长公主府为何要养些闲散的下人?”

  南妩瘪了瘪嘴,盘着胳膊坐下,解释道:“为了皇家体面呗,府上只有我和娘亲两个主子,近身伺候两三人就够了,但无奈府邸太大,总需要添些人气才是。”

  沈寄颔首,没有讲话。

  南妩继续道:“那我去给云妃娘娘说说,让那个暮烟回宫去,我给你找一个更妥帖的人伺候你好不好?”

  沈寄凝视南妩,面上尽是无奈,南妩也仰着头与他对视,眸子纯净如水。

  最后还是沈寄败下阵来,他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去,走到橱柜前,打开中间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

  南妩歪着头看他,眼神一晃,看到抽屉里的一抹亮色,她猛地跳了起来。

  “刚刚那个红色的东西是什么?看料子好像是软烟罗,沈寄你橱柜里怎么会放姑娘家的东西?怎么看着还有点眼熟?”

  没等南妩走过来,沈寄就合上了抽屉,他没想到她居然这般眼尖。

  他心中慌乱,面上镇定,道:“南七小娘子似乎很喜欢探听别人的隐私吗?”

  “隐私?”南妩眨眨眼,突然笑了起来,“没想到沈大才子还有这种嗜好……”

  “……”沈寄把毛巾扔给了南妩,“擦头发。”

  “你给我擦好不好?我不太会擦。”南妩伸出毛巾道。

  沈寄犹豫了一下,眼前浮现她冲进雨中去给他买鞋的画面,然后接过了毛巾,道:“去坐下。”

  南妩欣喜若狂,满共就两三步的距离,她硬是蹦蹦跳跳了十几下才到桌前坐下。

  沈寄抬起手,颤抖的向南妩脑后伸出,轻轻的抓起一缕头发,小心翼翼的擦拭着。

  南妩觉得脑袋越来越晕,脸越来越烫,她不由得前倾身子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虽然身子有些不舒服,但她还是勾着嘴角,感受着沈寄的小心翼翼,感受着他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发丝间穿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