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又去青楼了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2033 2019.05.29 23:12

  南妩昨晚和南婉约好了,今日中午去给她选琴。

  她昨天注意到南婉的手指上有伤,拿重物时手也会微微发颤,试过她的琴后果然不出所料,她的琴抗指难弹,音色也极差,所以建议她重选一张好琴。

  南妩从太学院出来,直接向流韵坊出发。

  流韵坊其实是官办的歌舞教坊,每逢宫宴,也都由这里的伶人进宫献艺。平日里,伶人在后院卖艺,而前堂却是卖乐器的。

  南妩到流韵坊时,南婉已经选好琴装进了琴囊里。

  “七妹,我还以为你有事耽搁来不了了,琴我已经挑好了,这就拿出来让你把关。”南婉说着把琴放下。

  “不用了,这流韵坊的琴自然是不差,只要合五姐你的心意就好,我们先回去吧,回去再看也不迟。”南妩道。

  南婉想想觉得也是,流韵坊前堂乃京城第一大乐器店铺,这里的乐器个个都是精品,没有差的,只有更好的。唯一不足之处就是太贵而已,她一年的例银也不够买这一张琴,但毕竟一分价钱一分货,还好七妹肯帮她付钱。

  虽说她学琴只是一个为了能住进锦阳长公主府的一个借口,但她对弹琴还是很有兴趣的,能买到一张好琴,也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她们从流韵坊出来,南婉看到前面的南妩突然站定不走了,见她脸色臭臭的,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

  流韵坊和百花楼都坐落在长安街上,两家不过五丈距离。而此时,一蓝一白两个身影刚从百花楼出来,这画面尽收南妩眼底。

  南婉并不识得那两个人,只以为南妩看到百花楼,又想到昨天楚聊去过才心情不好而已。

  “我们走吧。”南妩收回视线,率先上了马车。

  昨天是陪楚聊买酒,那今天呢?今天陪亦忱哥哥来买什么?

  “公子,你看,那好像是锦阳长公主的马车!在流韵坊外,会不会是南七小娘子啊?”

  张子谐刚从流韵坊的后院出来,闻声向侍从所指的方向看去。

  他拿在手里的折扇一合,整理了一下衣襟,背着手上前去。

  “里面可是南七小娘子?在下张子谐。”

  南妩听到声音,脸色更加难看了,眉宇间显露一丝不耐烦,但却没有发作。

  张子谐此等好色之徒怎么可能放过南妩这种大美人?奈何南妩身份尊贵,他也不敢越矩,但也是对南妩纠缠不休,时不时跳出来恶心她几下。

  南婉无措的看看南妩,又看向车门。张子谐也算是她的姐夫,但她却从未见过他的面儿,二姐能嫁给张子谐为侧室,这其中想必也有不少七妹的原因。

  “马上回府!”南妩冷冷道。

  “嗳!别走啊南七小娘子!”张子谐挡在马车前,说着拉开了车门。

  南婉就坐在靠近车门的位置,门一开,便看到了张子谐那张放大的脸。

  虽说张子谐名声不好,但他长相却是不赖,风流倜傥、俊美无双,站在街头足以吸引姑娘们的目光。

  南婉的脸唰得就红了,她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直视一个陌生男子……

  “哟!这位小娘子是?”张子谐一看到美人就移不开眼了,目光裸露的盯着南婉看。

  “张家没教过你规矩吗?冒犯姑娘家很失礼,盯着姑娘家一直看,更是要挖掉双眼!”南妩面无表情道。

  张子谐这才看向坐在马车最里面的南妩,相比之下……不,在这偌大的京城,能与南妩的美貌相提并论的,怕是只有洛画里了。

  “几日不见南七小娘子凶了不少。”张子谐笑得很是无赖,“之前小娘子你不是在临安出事了么,我去府上探望你,你却是避而不见,这不恰好碰到你太激动了,所以我才……不管怎么样都是我失礼了,在下向小娘子请罪。”

  “既然无事,那麻烦张小郎君让一下路,我要回府。”南妩皮笑肉不笑道。

  张子谐的脸皮也是极厚的,看到南婉刚刚买的琴,嬉皮笑脸道,“南七小娘子,我许久未听你弹琴了,你可否为我弹奏一曲?”

  “不可以,没空。”南妩冷漠道。

  “可是我很想听。”张子谐话语中有些撒娇的意味。

  “可是我不想弹!”南妩感到一阵恶寒,内心直翻白眼,他的脸还真够大的啊,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嘛!

  “小妩儿?张子谐,你在这里作甚!”李亦忱负手过来,对张子谐的不满写在了脸色。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说得便是李亦忱这般。他一身蓝色锦袍,金冠玉带,丰神俊朗,气度逼人,几分高贵、几分儒雅、几分英气。刚刚还抢眼的张子谐,到了他的面前顿时黯然无色。

  沈寄虽然没有李亦忱这般俊朗无双,但一身出尘白衣,长身玉立在李亦忱身侧却毫不逊色,由这繁华的闹市衬托着,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像一位清冷的谪仙。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四皇子啊!喊我干什么?”张子谐转过身来,盘着胳膊,屁股靠坐在车板子上,还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亦忱哥哥!”南妩喊了一声,毫不留情面的告状道,“这厮冒犯与我,亦忱哥哥可要帮我做主。”

  “嗳?南七小娘子,我何时冒犯与你?我只是……”

  话还没说完,张子谐便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他被侍从扶起来,一手捂着摔痛的屁股指着马夫破口大骂道,“你会不会驾马!好端端的这畜生怎么会往后退!害得小爷我摔到了痛处!”

  南妩忍着没笑出声来,“马夫会不会驾马我不知道,但这畜生啊,是没有什么眼力见儿的,还望张小郎君不要与这畜生一般见识。”

  张子谐自然听得明白南妩是在指桑骂槐,他虽气,可也无处发泄,怒甩了一下袖子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多谢亦忱哥哥帮我解围。”南妩下了马车向李亦忱谢道。

  刚刚亦忱哥哥的做法可没有逃过她的眼睛,他的手在马鼻子上晃了两下,不知做了什么马打了喷嚏才后退了几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