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猿神大人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天汪 11516 2020.08.12 12:35

  座狼群的尸体状况比想象中还惨烈。炎热的夏季使得尸体腐败的速度急剧加快,所有的尸体都因为腐败而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通常来说野外的尸体会被各种食腐生物分食肉体,直至只剩白骨,但是因为现场残留着的浓烈妖气,通常的食腐生物和魔物难以接近。

  肉食生物的消化系统中拥有着大量有助于分解蛋白质的微生物,以帮助消化肉类。但是主体死亡之后,免疫系统不运转,无法控制细菌,微生物们就会转而分解生物的肉体。产生大量的水,气体和代谢产物,使得尸体膨胀。这便是通常所说的巨人观。

  ‘还好我有吃早饭’孙哲皱着眉头捏住了鼻子。眼前的场景本身就足以让人作呕了,再加上极其浓烈的恶臭,即便作为医学专业者也很难接受。尸体异常的膨胀起来,人类的话只是看起来浮肿肥胖。但因为是野兽,膨大的尸体表面覆盖的兽毛变得稀疏,看起来更是恶心。

  “伤口很难辨认了,只能大概看出致命伤是撕咬。就咬合力而言十分惊人,这具尸体被巨大的利齿咬碎了半个胸腔,胸骨肋骨粉碎性骨折。听你的说法座狼拥有强力的恢复能力,但是所有尸体都是直取要害一击毙命。凶手并非只靠蛮力战斗,还是个相当的战斗高手,技巧极为纯熟。”

  ‘这种大小的伤口,吾曾见过,只有山岭南侧的大型魔物,才拥有足够的体型造成如此程度的伤口’

  “南侧吗,有没有迁徙的可能”

  ‘此事难以确认,但是并不容易发生。狩猎者们都有各自的狩猎范围,越界很危险。但是即便是真,虎豹魔物单体也难以匹敌成群的座狼。’

  “看来这林子里要掀起一波风浪了啊”

  为了防止瘟疫产生,孙哲用火焰魔法将所有尸体一并燃烧殆尽。干完这一切,终于能启程前往寻找火猿族的部落了。

  一路上风景相当好,而且空中的视野是在地面所无法比拟的。古人有云,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想起自己曾经的好友,明明是恐高症却生了一米九五的大个子。‘那家伙平时肯定站在地上都会头晕吧’有点兴奋的孙哲忍不住想到以前的友人。

  “但是明明在空中飞这么快,意外的却没有什么强风的感觉呢”舒服的微风拂过面颊,让人很难想象正在以一百五十千米每小时的速度高速飞行。

  ‘回主人,吾等狮鹫拥有空气魔法的适应性。高速飞行时能减缓双翼以外部位的空气流动,既减少了受到的阻力,也有助于飞行的稳定性’弗斯飞行的时候十分专注,只在回答主人提问时略微转头示意。

  “魔法还真是便利呢。看来能学的时候要尽量多学啊,切”某个人似乎对魔法这种丝毫不讲道理的奇技相当不满。违反常理,颠覆认知,适用性又极其宽广。魔法本身很单一直白,但是梳理出来的知识和体系却相当繁复冗杂,使用方法和使用者本身素质不同又会出现不同的表征,几乎可以说是万能的物质。

  甩了甩头将杂念排除后,享受起了流风拂面的清爽感,观赏着风景向着西南方向进发,虽然知道火猿族聚落的大致方位,但是并没有具体位置的详细信息。只能保持着不算太高的速度一路查看找寻了。意外的发现了好几处被袭击留下的尸体。大多已经化为白骨,但是残留下来的妖气却依旧清晰。

  “看来放任下去果然会成问题啊”

  虽然速度没到最快,但是好歹也是在飞行。总算是在一天之内就已经接近了落雷山脉以东的火山地带。原本还很好奇为何火猿族这种弱小的魔物要生活在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直到看到了附近的环境才大致明白。

  弱小的魔物想生存,必须时刻警惕防备着更强大的掠食者和天敌的存在。根据弗斯的说法,火猿族本身相当弱小,魔力感知的范围和精度都很差。自卫的方式说的了不起点也就是发出拳头大小的火球吓阻敌人,不仅能造成的伤害低下,范围和准确度也很差。而这样弱小的魔物为了生存,有的让自己的肉非常难吃甚至有毒,有的则只能躲避到掠食者较少的地区。而火猿族这样的族群则主动向资源匮乏,食物和水源短缺的栖息地迁居。

  落雷山脉几乎是这片森林中生物们所能认知的海拔最高的山脉。而其与瑟银岭的交界处因为地质活动的造山运动,形成了连绵的活火山地带。火山的尘埃中包含大量有毒物质和地下的矿物质,完全不适合植被的生长。虽然拥有着大量的水源,水中却大多含有各种硫化物导致其不适合生物饮用,甚至有大量的硫酸池遍布这片区域。这里的水源汇流入几条大河,稀释毒性和氧化完有毒物之后才能供生物们使用。而遍布这区域的各种火山坑和散发有毒气体的洞穴仿佛在宣告着任何生物不得靠近一般。整体来说就是一片不毛之地。火山地带的中心更是只有一些适应了环境的昆虫和蛛形纲的毒物得以生存。

  这样缺少食物水源,又到处遍布着危机的地方,不论是那种掠食者都不愿意接近。也便成了火猿族这样,拥有火魔法适应性弱小魔物的天然避风港。火山附近基本上不适合生存,也说明了这种魔物生态位之低。

  孙哲有点怀疑自己找火猿族的实际价值了。如此弱小的魔物能为自己提供何种程度的便利呢,况且现在还无法确认对方是否好战,以及是否能接纳自己这样一个异世界的转生者。想到这乱七八糟的情况孙哲脑海里就一团乱麻。

  烦恼还没完全从脑海清除的时候,就从远处看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聚落。甚至称之为聚落都有点过分。

  那是一片火山山脚,在数块突出地面的巨岩和火山坑之间,分布着数十座用黑曜石和各种碎石堆成的突起岩石堆。如果不仔细看很难注意到石堆朝向内侧的方向上有着洞口一样的小开口,大概就是住所的入口了。住所之间时不时有些猿猴一样的矮小生物穿梭,大多只用最简单的成片破布或者兽皮包覆着身体。与之相比,自己之前苏醒时候见到的尸体,穿着可以算的上豪华了。而且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原因,这些火猿比那时见到的还要矮小。

  最先注意到天空中巨兽的是一块巨岩顶端一只瘦得只剩下骨头的火猿。注意到异动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惊慌的高声叫着,以和身材不匹配的敏捷动作攀着岩壁从巨岩上下来。向着人群大声喊了一些难以听清的话语后,所有在地面活动的火猿都迅速钻进了那极其简陋的地堡。地堡石块的缝隙间还刺出了很多尖头的木杆,使得整个聚落从空中看起来如同刺猬窝一般。

  “弗斯,不用警戒了,看来他们没有弓箭和对空魔法。慢一点下降吧”

  ‘遵命’但实际上弗斯完全没有打算警戒,之前只是出于主人担心意外的命令。在弗斯的眼里,这些可怜的生物只是食物,而且还是会被幼崽挑食的那种。

  “请问这里是火猿族的聚落吗!”弗斯缓缓下落的过程中,孙哲大声向着地上叫喊。虽然问的内容实在是废话,但是好歹也算是打开话题的开始。

  火猿们从下方看不到孙哲的身影,只能看到有一只会说话的狮鹫在缓缓降落。这更令他们警惕了。毫无回应,或者说根本没人有胆回应。

  直到弗斯降落在村落中央一个大坑边上,火猿们才看清楚这个外形异常的火猿,但是能使役狮鹫的火猿可是闻所未闻。就在所有火猿都万分紧张得保持着沉默时,这位天外来客又发问了。

  “这里是火猿族的部落吗,我没有恶意,只是想问些问题!”

  “这··这里是火猿族的聚落,我是暂任的首领,请问··请问阁下是猿神大人吗”终于,一只异常矮小,看起来似乎是幼年体的火猿,抱着一根脏污的手杖从最近的一个地堡中战战兢兢的走出来回答了提问。

  ‘我可不是什么猿神这样莫名其妙的可疑人物啊’孙哲很想叹气,但又非常无奈,不同文化的交流总是会伴随着误会。

  “为什么说我是猿神,如你所见我只是一只普通的火猿。”说着缓缓散发出了一丝妖气,因为之前曾听弗斯说妖气是魔物们辨认彼此的信号,放出些妖气应该有助于交流

  “阁下过谦了,像阁下这样身材高大健硕又妖气浓厚的火猿,连王族中也不曾出现过。而且您能驭使天空的主宰,这是猿神大人的象征。”这个孩子模样的火猿在确认到妖气之后,马上褪去了紧张,换上了恭敬的语气,说话也变得流利了。

  “我确实不是什么猿神,但是具体情况相当复杂,还是慢慢聊吧。这地方不适合交谈,我们换个地方如何”孙哲憋了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这样站着聊估计得聊到天黑。

  “当然当然,还请猿神大人进地堡谈。来人!给猿神大人准备贡品!把仓库里最好的食物进献给猿神大人!”听到小火猿的号令,围在四周探头探脑的火猿们瞬间动起了脚步忙乱地跑动起来。时不时能听见“猿神大人!是猿神大人降临啦!”这样饱含喜悦的呼喊声。

  ‘总觉得··又要摊上麻烦事了’孙哲一边尽量保持着礼貌回应年幼火猿的奉承一边打消心里的不安进入地堡。

  虽然从外观上看着简陋,但是地堡内部好歹还是有点生活区的样子的。内部向地下挖掘了些深度,所以空间比外观看上去要大些。地堡中间有一块大石头,像是会议室的大桌子,周围围着几个石墩子。

  注意观察了一下,村子里的火猿族基本都是些老弱妇孺,连这个小小的暂任首领也是个小孩,颇有种战时的冷清感。端上来的所谓贡品几乎用寒酸来形容都显得寒酸。只有一些干瘪的野生树果,几个烤好拔了毛的体型和乳鸽差不多大小的鸟类。但既然是贡品,想来村子也拿不出来什么更加像样的食物了。

  “还请猿神大人见谅,村子里的战士们都跟随我父亲去森林里寻找新的栖息地了,没有足够的战力狩猎,所以只能拿出来这些了。”小火猿饱含歉意地向孙哲解释

  ‘唉,还想在这里做些补给呢··’“没关系,我自己带了不少食物,这附近的环境我也大体了解了,能拿出来这些也算很不容易了。我这还有点食物,和这些一起分给孩子们吃吧”说罢便掏出了兽皮包袱里晒好的蘑菇野果和烘干的鱼肉了。

  还没等小火猿拿起来分发,围在周围的其他火猿便一哄而上分掉了所有食物,很显然相当长时间没有吃过饱饭了。孙哲很庆幸自己之前在瀑布时候收集了大量食物。作为一个中国人,屯粮几乎是一种本能。

  “再次向猿神大人谢罪,村民们已经很多天没有新鲜的食物吃了,仓库里剩下的食物也已经要见底了”小火猿立即从石座上起身匍匐跪拜。不愧是前任首领的儿子,相当懂得礼数,至少对于魔物而言算是很有礼节了。孙哲自己又何尝不懂,曾经一穷二白的年代挨饿几乎是大多数人生活的一部分。

  “起来吧,我没有不高兴,也别再道歉谢罪了,不然话都说不下去了”

  “感谢猿神大人”小火猿起身坐回石座

  从小火猿口中得知,火猿族原本其实并不居住在火山地带如此中心的区域,之前大多数火猿都居住在森林边缘和火山地带的交界处,但是几年前一个强大的火猿部族崛起,他们通过武力将其他所有部族都驱赶到了这个不毛之地,自己一个部族占领了森林边缘大片土地。但最近发生了某些变异,一些小型的火山频繁爆发喷出大量毒烟,附近本来就稀疏的植物几乎都枯萎死亡,统治森林边缘的火猿部族似乎也受到影响,完全禁止了所有其他部落在那里的狩猎和采集活动,所以部族的族长们决定向北方派出战士们开辟新的家园,然而迟迟等不到音讯。却不知道这只集合了火猿族最后希望的队伍已经命丧于某个不明正体的凶恶魔物利爪之下。

  “猿神大人,小人斗胆提出请求。请救救大家,这样下去大家都会饿死的”小火猿再一次匍匐跪拜声泪俱下。

  “起来吧起来吧。这事我会考虑一下的,我还有些问题,先说完吧。”孙哲再次无奈地把小火猿扶起来。

  “先跟我说一下,猿神这个名字是哪来的。是曾经有某种寓言还是存在过的强大个体”

  “猿神大人是所有火猿族的祖先,传说中猿神大人是从天上来的,身材高大健硕,驾驭着天空主宰。斩杀了落雷山脉的大火妖,并在它的尸身上建立起了火猿们安家的乐园,建立了巨大的神庙作为统治的象征。如今最强大的火猿部落据说就是猿神大人的后代”

  ‘听起来像是某种突变造就的强大个体,不知道是否与魔法有关。但是说是天上来那也很有可能是迁徙来的外来种族。只是似乎并没有文明流传下来,否则生产力不会如此低下。暂时假定是传说内容的神化造成的差异吧’

  “我大致明白了,这些信息很有用。关于之前说的,我可以帮你们。但是你们能下定决心离开这片土地吗”火猿是非常弱小的魔物,贸然带领这些生物可能会陷自己于不利的境地。但孙哲觉得自己并非对这个族群没有任何责任,无论是这副身躯,还是火猿族战士队伍覆没的见证。而且贸然离开已经确定的领地,火猿族自身也承担着风险。

  “火猿族会向您献上一切,猿神大人请您救救族人们吧”这次所有在场的火猿们都下跪了,他们已经认定这是这个族群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这次他没有在扶火猿起身,因为已经做好决定了。孙哲站在人群中央用煞有介事的神态向四周宣告。

  “向吾宣誓效忠,吾将以孙哲之名给与汝等祝福与庇护”这种台词要是平时自己绝对是脸憋炸了也说不出口的,但是现在这种严肃的时刻还是需要些仪式感的。‘这种台词果然还是不适合我,以后还是随和一点好了’孙哲看上去气势满满,实际上脸已经因为羞耻憋的红到了脖子根。

  火猿们没有回答,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宣誓。但是所有人都做出了一个标志性的动作,半跪着的同时,低着头将右手手心朝上伸向孙哲。这是猿类们表示臣服的动作,而火猿族作为魔物也依然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孙哲看到这样的情况但到时有点慌神,自己可没见过这么多人向自己行大礼。直到年幼的火猿小首领抬起头

  “火猿族将向您献上忠诚”

  “很好,我接受。”一瞬间孙哲感到有些疲累,似乎体力被一口气抽出去一部分一样,当初接受弗斯效忠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而且比现在要强烈许多

  那么首先别再叫我猿神了,听着怪怪的。然后,派几个人去通知所有和你们情况类似的部落,告诉他们,想活下来就来这里集合,让他们带上所有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孙哲在刚才谈话的时候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计划。火猿族行动力相当强,刚发完命令小首领便下令让几个看起来相当精干的火猿出发了。

  “集合族人应该不会很快,我现在先和狮鹫出去找食物,这么多人的迁徙规模会很大,剩下的人尽你们所能搜集食物。之后交给呃···你叫什么来着”孙哲这才想起来他还没询问小头领的名字。

  “回猿神大人,我并没有名字,魔物们通常是不需要名字的。”

  “那这样吧,你们都过来,我给你们每个人起个名字,方便以后下达命令”

  整个村庄的火猿加起来接近60个,一半是女性,剩下四分之一是孩子,四分之一是年长者。除了年幼的首领都只是随便的起了些名字,什么霍尔凯尔道尔之类的。而孙哲很看好首领小孩,机智勇敢,知识储备也算足够,而且有着身为领导者的自觉和气量。以后肯定是个人才。

  “我为你起名赫尔墨兹,这个名字来源于神话中的神使赫尔墨斯,象征着智慧。希望你以后能带领族人走向繁荣不辱此名”孙哲是真的希望这孩子以后能好好统治族群,毕竟责任感不等于感情,它不希望自己剩下的人生都只是为了一群猴子而奔波。这跟自己想象中的异世界生活差太远了。

  “那么,按照我之前的命令执行吧,我不在的时候赫尔墨兹你负责指挥”随后心里对弗斯发去意念传达‘弗斯,我们到附近的林子去转转弄点吃的回来’,这些天跟弗斯交谈了许多,也摸清了意念传达的用法。这真的是种便利的魔法,在脑海中编织好话语,然后将意念集中,想象成广播那样将魔力辐射出去就能传达想法了,如果要只向某人传达,便想象成两人之间联通这一根魔力的线,连向特定的对象即可。这也是魔法不讲道理的地方,只要想象力足够,不需要原理即可实现。这种特性让身为临床医学专业的孙哲真的很没底。只有弗斯很惊讶,没有本能帮助的生物竟然能学会这种技巧。

  ‘遵命,不过主人为何要庇护这些弱小的魔物,甚至还要亲自出动帮助他们’

  ‘弗斯你觉得你的实力和我相比算强大还是弱小’

  ‘弗斯自知远不及主人,主人未出手就击败了吾,弗斯不敢僭越’弗斯像是触电了一样缩了一下头,以为自己说错话了。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强大与否并不是我帮他们的原因,就像当初救下你一样。拥有知性和智慧的生物是拥有着无限可能性的。我说过另一个世界的人类只凭智慧就征服了世界。而且,我很中意这个小鬼’

  三天之后,熔岩地附近的火猿族终于都集齐了。七个部落接近六百只火猿。这一小片火山坑已经挤不下了。之所以花了三天是因为各个部族并不相信传言,派人亲自来看了以后才慌慌张张带着全家老小投奔。所有人一见到孙哲都高呼着“是猿神大人!”跪拜在地。每个部落都要郑重其事的宣誓一次忠诚,孙哲自己也装模作样的宣誓祝福一次,甚至有点演上瘾了。就是之后给这些个家伙起名字比较费神。玩游戏时候的孙哲是个起名困难症,这一波操作下来感觉自己死了好多脑细胞。

  不过也拜这三天所赐,搜集到了许多食物。这种时候孙哲才意识到有个狮鹫当坐骑实在是太方便了。高处的视野几乎让猎物无所遁形。捕杀到的猎物以弗斯的食量来计算吃两个月都足够。不过这么多张嘴,估计也就勉强够吃一个礼拜。

  于是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马便向东边的森林进发。说来魔物的脚程让令人难以琢磨。之前集合的时候往返部族之间花了两天,但是现在大部队向森林的进发只用了三天不到,甚至傍晚还有空在林地里围起了简易的围栏,搭起了几个帐篷和一个大堆的篝火。大概是是吃饱了也有力气赶路了吧。不知是不是错觉,吃饱了的火猿们不仅精神饱满,连身材也看上去比初见时充实了些。不只火猿,弗斯也看起来体型大了不少,眼角的眉骨处还翘起了两撮尖角一样的羽毛。两撮耳朵一样的羽毛让弗斯看上去有点像猫了。

  这个落脚的地方是孙哲在来的时候就看好了的,这是一大片平坦的地带,植被繁茂四面环山,背靠着一条大约十米宽的大河,非常适合做居住地。

  孙哲则在安顿下以后对人员进行了个简单的分组。为数不多成年男性和体格健壮些的年轻火猿编制成狩猎组,大约100多人。女性们大多编入采集组,同时孙哲向她们补充传授了些可食用野果和菌类辨认采集的方法,这个组人最多大约有200人以上,而剩下一些女性则负责用兽皮制作成整片的布料,到时候预定将成为制作衣物的裁缝组。接近200名的老人和小孩则分别负责处理食材和放哨以及工具维护制作,空闲时候则帮其他组打打下手,不过夜间的岗哨由狩猎组抽调数人交替休息放哨。

  不得不说,赫尔墨兹是个极其优秀的人才,这一系列复杂的命令和人员分配,协调得十分完美。虽然有其他部族头领们的帮助,但是指挥这么多魔物依然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孙哲为自己没有看走眼而感到高兴。

  随后的几天里,火猿族们分工协作,合力建设,小小的营地逐渐变得有村庄的模样了。应该说火猿族其实是一个相当有才能的种族。甚至在孙哲的指导下搭出了简易的木屋,尽管牢固性堪忧。总之,生产力的提升要一步步的来,问题也要一步步解决才行。

  原本以为工作最难开展的狩猎组却表现出了意料之外的勇猛。从孙哲的角度看,已经完全不逊于经过训练的人类狩猎者。不只小型啮齿动物,一些大型猎物也能完成狩猎,甚至还捕获了一头黄金鹿,尽管有数十人被石刺所伤,但好歹也伤不致命。以这次受伤事件作为教训,孙哲在采集组的采集目标里额外加入了一些常见草药的采集,当然是自己亲自指导了数人专门学习,随后加入采集组作为药物采集的专人。‘老爹是中医实在是太好了’孙哲眼含热泪地在内心感激着自己的父亲。

  不过自己也为狩猎组加入了一些意见,比如草食动物的幼崽和孕期母兽不许宰杀,要活捉回村子进行养殖,这样很快就能有稳定的肉类来源了。一片猎场捕猎数量不得过半,过半则更换猎场,虽然这种奢侈的情况短期内大致是不会出现的,但是生态系统这种东西,不从一开始就制定好可再生利用的政策,崩溃了的时候就会酿成大灾难了。狩猎技巧方面则委托弗斯进行指导,虽然弗斯本身对火猿相当不屑,但是作为工作对象去对待的时候弗斯确实相当可靠。甚至还根据狮鹫们集群作战时的经验,将狩猎组分成了几个战斗小组,狩猎效率也得到了提高。而实际上这只狩猎队伍也同时负责负责村子周边的警戒,发挥着不小的作用。

  采集组的工作危险性不低于狩猎组,甚至可能还要更高。森林中的树木果实种类相当繁多,而有些果实虽然外形和可食用的某个类型相似,但是却有剧毒。为了排除危险,孙哲为火猿们制定了一套准则。第一,辨认果树的种类要依据树身,树叶,果实三个条件来判断。第二,可大量采摘的果实必须是曾经食用过的熟识果实,且树木最上层和最下层生长的果实禁止采摘,因为很多小型动物需要这些果实生存。第三,采集果实之前要进行试吃,试吃之后两小时,无异常反应才允许采摘。第四,未知的果实和植物,需采集样本回村,由年长者辨认,若无人识得,则视情况决定是否试吃或归类为药材。而之所以危险,就是危险在了试吃的环节。短短三天孙哲就处理了四起食物中毒的情况了,所幸催吐的方法挺管用,而且火猿族好歹是魔物,比人类那种娇弱的消化系统耐造的多了。最危险的一次是采集组在森林里见到的一种菌盖膨大的蘑菇,碰触的瞬间就会爆炸,并且引起连锁反应引爆其他蘑菇,有两名火猿遭到了近距离的烧伤,孙哲不得不动用了薄荷和金银花等大量药材做治疗烧伤的药膏。

  草药组更是直接由孙哲亲自教导,要知道这在自己大学时期也是难度超高的一门课。当然他只挑了一些基础的中草药辨别的知识教导给草药采集组。相对应的火猿们学习的速度极快,同样的话几乎不需要自己重复第二遍,也算省了大力气了。

  缝制组的工作指导则相对简单,只要掌握了兽皮的鞣制就好了。听说之前火猿族处理兽皮都是简单粗暴的将硬化了的兽皮捶打至软而已,这样加工出来的兽皮不仅柔软度差,而且容易腐败,严重可能会造成疾病。于是孙哲将油鞣法和烟熏鞣制法结合了教给火猿们,首先将剥下的兽皮处理干净然后用清水清洗,晒干后兽皮板结变硬,将之取下,涂上兽油捶打变软。之后再用燃烧不充分的火进行烟熏处理,做出来的兽皮虽谈不上完美,但缝制出来的衣物也相当柔软舒适了。只是这个过程既费时间又费人力,所以才安排了相当多的人手。

  在如此之多的工作同时进行的情况下,孙哲仍然不得不抽时间和弗斯前往山岭地带探查地形,主要是探查矿脉,尤其重要的是目前的当务之急,盐。目前虽然勉强能用大量煮河水的方式获取少量的盐,但是盐的用途实在太过广泛,除了调味以外,保存食品,鞣制皮革以及医用以外,生活相关的各个方面都需要盐,而且是大量的。这就需要尽快稳定盐的生产。所幸这里是两大山脉的交界处,造山运动形成了大量的地质断层,孙哲寄希望于能找到露天的盐矿甚至其他矿产,例如煤炭等化石燃料。毕竟砍伐过度会造成森林生态环境不可逆的破坏,这对于生长在黄土高原上的孙哲来说有着深刻的体会。年幼时漫天黄沙席卷城市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

  食材处理组的工作也相当繁忙,宰杀猎物,剥皮放血拆骨,腌制烤制煎炸煮变着花样来,孙哲可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式中国人,什么都能忍,就是吃的方面绝不妥协。煮河水提炼出来为数不多的盐也都拿来处理食材了。而且为了提升食物的味道,还专门分出去一部分人跟随采集组寻找各类香料,很快就收获了花椒和生姜等好几种食用香料,这可能是最近这几天忙到头疼的唯一安慰了。

  在建筑和工具武器的制作方面则要差很多,一是孙哲自己并不熟悉,也有原因是原料稀缺。孙哲并不清楚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只能大致推断为机械文明尚未到来的时期。也即是铁器虽然普遍但是还未能得到大规模应用,从赫尔墨兹的说法和火猿族人所拥有的铁器数量可见一斑。而且这些铁器大多是来自于过于深入森林的冒险者和农夫尸身。锈蚀程度也很严重,魔物们根本不懂铁器的保养维护,跟别提冶炼铁器了。目前很多方面也只能用木材来代替,例如武器和生产用具。不过虽说外行,孙哲还是对榫卯这种古典技艺有个初步的认知的,所以木器的供应量勉强有保证。

  同时开展的还有陶土器皿以及建筑用泥砖的烧制。这点孙哲完全没有经验,只能提供一个大致方法,然后指导村民们反复尝试。真正要大规模开始生产应用估计还是得等找到足够的矿藏才行。幸运的是森林里有大量的黏土。目前的住房都是以木材搭骨架,用混合了干草茎秆的泥土来建造了,虽然房屋质量仍然不好保证且建造速度极慢,但是起码也算是有遮风挡雨的家了。跟多火猿族人还是习惯住帐篷或者在自然形成的土丘下打洞。毕竟目前生产力低下,无法顾及所有人,只能大家各尽其能了。

  夜间也没闲着,孙哲仿照古人圭表的方式制作了白天用以计时的日晷。将一个圆盘均分十二等分表上刻度,在圆心的地方插上笔直的立柱,这样立柱的影子就能指示经过的时间了,虽然粗劣但是也聊胜于无。夜间就用干草粉末做出来的香来计时,还能用来校对日晷时间。阴天也可以用。

  除了孙哲自己以外,最努力的恐怕就是赫尔墨兹了,每天都要协助统筹指挥每一项工作的详细进展。工作以外还会一直跟在孙哲身边,几乎所有孙哲讲过知识都能记下来并且融会贯通。比如通过草木灰制取碱水,再利用碱水制作肥皂。甚至还学会了控制碱水浓度和脂肪比例的方式,做出不同的样品来尝试不同配方的肥皂适用性。当然制作的过程也不简单,控制温度虽然对火猿们来说可以用简单的火焰魔法来实现,但是会使用的也只有寥寥数人。(赫尔墨兹倒是表现出了相当高的魔法才能,很快就通过咏唱的方式学会了简单的火焰魔法)虽然把魔法用在这种事情上总觉得有种亵渎感,但是真要战斗的话魔法的实用性说不上高,尤其是对于魔物而言。

  总之好歹是在一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村庄建设起来了,虽然从外观上看仍然只是个连野外军营都比不了的小规模营地,但是对火猿们来说已经足够了。一周之前的他们还挣扎在死亡线上,祈求能够好运得多捡到一些动物的尸体,和因腐坏而无人问津的野果。如今虽然不能说一日三餐吃到饱,但是起码不会饿死在窄小黑暗的地堡,或是因为剧毒的烟雾而曝尸在散发着恶臭的熔岩地。所有的火猿们都相信着猿神大人能够带领自己走向富足,并且为此努力工作,学习来自于猿神大人所赐予的知识。

  但是安宁并不是森林的主基调,这是个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世界。所有森林中生物的生态位都是实打实用鲜血和尖牙利爪厮杀出来的。很快预料中的风波就袭来了。

  迁徙后的第9天傍晚,外出采集狩猎的分组已经都回到村落帮忙进行住房搭建和各种杂活了。孙哲优哉游哉地摇着大蒲扇,往新磊出来的泥窑中扇着风。木材的燃烧效率和热量密度很低,所以只能通过加大进气量的方式提高窑内火焰的温度,目前的温度虽然勉强可以达成烧制简单陶器的水准,但是无论是冶炼金属还是其他基建材料的加工都需要上千度以上的窑温。况且在目前还没法依靠农业保证粮食来源的情况下贸然大量砍伐林木,很可能会造成不可逆的食物短缺,还可能会出现其他问题。

  原本通过自己对于火焰魔法的掌控和应用是能够大幅度提高窑内温度的,但是其他的火猿则很难做到,对于魔法的讲解目前只对赫尔墨兹提到过,大规模的普及教育还不是时候,毕竟目前的问题依然是衣食住。而这种预计会大规模进行的生产一定不能对自己的能力有依赖性,否则日后其他工作将难以开展。

  ‘看来还是必须加快矿物勘探的速度了。没有化石燃料生产力还是很难提高。不过我没有太多的矿物相关的知识,以后和人类有接触的话还是得想想办法,搞到矿物识别和冶炼技术相关的知识’,虽然一开始想的是帮这些火猿解决一时危机以后有机会就去找大城市做居住点,但是不知不觉间自己的想法就变成了一门心思把这村子做大做强了。所谓的责任感就是这样,只有在你对某样事物真正倾注了心血的时候才会产生责任感,无论这对象是一件工艺品还是一群火猿。

  正在内心倍感无聊开始考虑木制风箱的结构的时候,一个哨兵组的小孩喘着粗气踉踉跄跄的跑回了村子“猿··猿神大人!”呼吸都难以接续的小火猿只能勉强喊出来一句,任谁都能看出来是出事了。

  “别着急,坐下来喝点水,慢慢讲”孙哲放下蒲扇带着小哨兵走向了煮水大锅旁边的简易大水桶用木勺舀水递给他。虽然明白肯定是大事,但是不好好讲清楚的话根本没办法交流。

  “火猿王带着很多战士过来了!”擦了擦嘴边的水渍小哨兵就急着说出了情况。

  “他们人很多,很快就会到村子了,现在已经到村子南边的黑泥沼泽附近了”孙哲判断应该起码有百人以上的火猿战士,而且距离也不超过5公里了。火猿的体能相当好,而且村外的哨位都是两人一组,一人传令一人继续放哨,发现敌人时会在每个哨位换人传令,所以能做到相当大范围的警戒和快速传令,况且这样浩浩荡荡的大部队行进很难不被发现,就算哨位没发现自己待会出去遛弯也肯定会看到的。

  “该来的还是躲不开啊,赫尔(赫尔墨兹的简称),召集所有狩猎组成员和可以战斗的成年火猿,集中分发武器,一节香(自制土香燃烧一个刻度的时间,大约五分钟)时间内在村庄围墙外集合”“遵命猿神大人”事到如今孙哲也已经懒得争辩猿神的称号了。

  ‘弗斯,虽然快天黑了,但是估计要进行战斗,你状态如何’考虑到狮鹫夜间视力很差,不得不多问了一句。‘状态万全,即便夜间也能依靠魔力感知作战,主人不必为吾顾虑’孙哲觉得自己问的真蠢,这种时候无论是谁都不会说太困了不能打想睡觉的话吧。

  迅速集结的火猿向着魔力感知到的方向进发,在孙哲看来这百来号人真的非常有种悲壮的色彩。不仅没有像样的护具,手里的家伙也是五花八门。除了前两列装备了重新打磨过的刀剑以外,其他战士基本上只有生产用的锄头斧头等工具,最差的是走在末尾的20人预备队,手里只有一根削尖了头的木棒。与其说是战士部队,更像是暴动的农民。

  下打完命令孙哲自己以侦查为目的提前飞向敌人,数公里路程眨眼即至,但是眼前的一幕将孙哲的自信彻底打碎。

  那是一只两百人的部队。穿戴制式的覆面扎甲,先头部队则身着人类风格的板甲。手中的武器是仿唐式风格的横刀和宽刃双手大剑,以及前排士兵举着的金属大盾和两米长的龙枪。

  那是火猿王的王牌,称霸此处的底气,獠牙铁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