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入侵(一)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天汪 4132 2021.01.18 07:00

  “以日冕级的魔力竟然能使出如此强悍的刀气,孙哲老板对你的期待果然是有根据的。只可惜这力量并非现在的你能够驾驭”塔尔西斯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科汨罗的身边,跪伏下身查看着伤情。

  “这可是我的秘藏绝技,本来准备拿来吓唬一下老大的”科汨罗咳着血露出平时惯常的笑容。

  “不要说话,你们也别靠太近,给我拿两个火把来!”塔尔西斯向围上来的獠牙卫士以及亚人女性大声下令。

  “照亮一点,我认穴可不像师父那么准。”塔尔西斯集中精神,将内力聚集在指尖,猛的击向科汨罗喉结两侧,随即科汨罗嘴角流出的血液渐渐变少。

  “很好,有用”

  随后又将内力化形成针,缓缓刺入科汨罗两眼角内侧上眼脸的凹陷处。同样的鼻孔的出血也渐渐减少。用同样的方法刺入太阳穴之后眼角流血的状况也得到了好转。

  之后塔尔西斯将科汨罗扶起,使其呈坐姿。用和喉结处相同的手法,在后脑勺枕骨下方快速点击了两次,两耳出血也得到了缓解。最后则是再次用内力凝成针,将其刺入了科汨罗头顶正中央的位置,并且同时以针为通道,释放了少量的内力。

  收回内力,指尖离开科汨罗的头皮之后,血流已经完全停止。只是科汨罗面如死灰,一副要死的样子。塔尔西斯则用双手支撑着身体,大口喘着粗气,‘好久没这么费神过了,果然金刚宗的内力要做这种精巧的活负担还是很大’。

  “卡特莉娜小姐,科特莉娜小姐··”科汨罗气若游丝,虚弱的呼喊着两位女性。

  “我们就在这里,科汨罗大人”两个人急切地跪在科汨罗的两侧,神情中尽是焦急。

  “我可能不行了,请在我临行之前给我一个爱的吻”科汨罗眼睑缓缓垂下,整个人看起来已经了无生气。

  “不··不要啊!科汨罗大人请不要死啊!”

  “不要啊,请您不要死啊!”两姐妹见状忍不住失声慌神。

  “哈哈哈两位女士被这小子骗啦!”旁边的塔尔西斯终于换上了平时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态。

  “塔尔西斯先生,科汨罗他还有救吗!”两人立刻恢复了意思冷静看向了塔尔西斯。

  “我刚才点了他的人迎穴,晴明穴,太阳穴,风池穴和百会穴五个穴位,止住了他的出血,现在面色差只是因为血流减缓而已,按照魔物们的生命力,只要休息两天,我就能把活蹦乱跳的科汨罗还给你们了”说完还眯起眼瞅了一下闭眼装死的科汨罗。

  “诶!我好像还活着!真是不可思议啊,塔尔西斯老板果然厉害啊!”被拆穿的科汨罗企图转移话题,迎接他的却是两姐妹如同看待臭虫般的眼神。

  獠牙卫士们也终于迎上来高兴的拍着科汨罗的背。

  “哈哈哈我们就知道科汨罗不会这么死掉的!”

  “就是啊就是啊,你刚才用的魔法连猿神大人都没使用过呢”

  “你用的是什么啊好厉害,以后一定要教我们!”

  众人哄闹着涌向科汨罗,全然不顾他“轻点啊你们这些猴崽子!我可是伤患”的喊叫。

  而一旁的塔尔西斯也起身捡起地上山贼们的武器,走向还在哀嚎着的山贼们。

  “虽然这下场也是你们咎由自取,但是腰斩的惩罚似乎过于残酷了些。我没有施虐的嗜好,所以就让我来结束你们的痛苦吧”语毕便迅速地将长剑挨个刺入山贼们的头颅,如承诺的结束了他们的痛苦。

  之后众人便在哄闹之中将科汨罗抬上马车,甚至不久就听到了其雷动的鼾声。

  塔尔西斯则暂时担任指挥的职责,让女士们回到帐篷,安顿孩子们安睡,并让獠牙卫们负责清理遍地狼藉。自己则走出营地中央,前往外围营地查看打扫战场的情况。

  刚从最外层的马车空隙中走出,就看到了匆匆赶回的孙哲。

  入目所见是正在堆尸焚烧,自己却完好无损的矮人们和遍地的山贼残骸,甚至还有说有笑地向孙哲打着招呼。

  孙哲惊讶的发出一声“诶————?!!”

  虽然经过了异常激烈的战斗,但是第二天众人却依旧精神百倍活力满满,当然除了一脸憔悴只能堪堪拄着长刀行走的科汨罗。

  “所以说,你学了一身的中华武术?”

  “就如老板您说的那样,我一身的本领都是师父所传,师父本是西方喀拉伦山无量金刚宗法王,因门人暗算流落到利尔沙漠一处小城。”之后的事情塔尔西斯似乎不愿再多提,孙哲也便不再追问,毕竟窥探隐私是很没礼貌的事情。

  了解了前一晚战斗情况后,孙哲对矮人们的战斗力感到颇为惊讶。五十年间未经训练,只是默默在城中打铁的矮人们竟然有这样强悍的战力,这是孙哲怎么也想不到的。

  但同时也为自己接受了塔尔西斯的护卫提议感到庆幸。按照众人的说法,昨晚若非铁鹫的护卫们和塔尔西斯表现神勇,一定是会出现重大损失的。

  而獠牙们担心的主人会不会因山贼们的死亡而出现情绪波动的情况,则完全没有出现。“我在你们心目中是那么懦弱的人吗,与其为心怀恶意的山贼流泪,不如多考虑考虑以后呐。再说了,死的也是跟我们无关的强盗,总比你们伤亡好吧。”孙哲如此回答部下们,也暗暗为自己的不成熟自责‘竟然因为这种事让属下担心,以后若是顾忌我的心情不敢和敌人全力战斗,由此产生伤亡可就都是我的错了’。

  尽管如此,部下们也都安心地继续上路了,没有任何顾虑。

  “唉,我都警告过科汨罗那个笨蛋了。大量魔力的压缩操作是很危险的,控制不好魔力会反噬自己,即便不出岔子,对自己的精神也肉体负担也很大。这个白痴,等他伤好了我得好好给他上一课”

  “老板您太溺爱这孩子了,他的才能这么好,您应该让他尽情的自由发挥嘛。而且昨晚的情况我处理的不是挺好吗”

  “就是就是,塔尔西斯叔叔可厉害了,咻咻地点了几下。科汨罗哥哥就不再流血了!”麋鹿背上的亚人小男孩德斯塔在旁边帮腔。

  “叫哥哥!你这个笨小子!我可是还年轻的很呢!”

  德斯塔则是做了个鬼脸,反倒是他身后的尼克一脸崇拜地看着塔尔西斯,自从听完矮人和铁鹫护卫们对塔尔西斯传奇经历的讲述后,这个沉默寡言的小男孩就一直是这个状态了。

  “哼,最厉害的肯定是哲先生,你们都没看到哲先生是怎么教训那个恶毒的贝尔爵爷呢,我可是已经决定了以后一定要嫁给哲先生呢。”被孙哲牵着手前进的芙罗莉娜不服气的说道,讲到嫁给孙哲的时候还一脸的骄傲,麋鹿背上的两个小男孩则是一副晴天霹雳的表情。

  “哦呀哦呀,恭喜老板了啊,你要的正规程序来了哦,还是以美貌著称的鼬人族呢,这孩子长大以后很可能比双胞胎都漂亮的哟”塔尔西斯则一脸坏笑的拱火。

  “你别也跟着瞎起哄啊!万一这孩子认真了怎么办。芙罗莉娜,以后离这个人远点,会被带坏的。”

  “哲先生,我是认真的!芙罗莉娜会成为哲先生的新娘的!”芙罗莉娜毫不示弱,一脸坚定严肃的抬头看着孙哲。

  “芙罗莉娜有这样的心意就够啦,这种事情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还太早,以后在慢慢考虑吧”对此孙哲只是摸了摸芙罗莉娜的头,满脸溺爱的笑容,像一个被小女儿宣告了长大后要嫁给爸爸的老父亲。

  “言归正传,虽然刚才已经听你讲过了这个世界的战斗力分级方式,不过我还有两个问题要问。第一个问题,灵魂本源之力是什么。”

  “诶?!老板你一个外来者连这个都不知道吗!”塔尔西斯倒是发自真心的被对方的提问震惊了。

  “也没人告诉过我啊,昨晚和那个莫名其妙的俄罗斯人战斗的时候才提到”孙哲则是一脸的无辜。

  “嗯··根据外来者们的说法,他们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会经历一场‘洗礼’,虽然大多数人不愿意提,但还是有人讲出来了,就是··”

  “打住,这一段别提了,我现在想起来还浑身打颤”孙哲感到一股恶寒,那是平生最不愿回忆起的记忆之一了。

  “哈哈,老板你也有怕的东西啊。就如所说的那样,那个仪式会摧毁人的肉体和精神,意志不够坚定的人则会因此精神失常,意识陷入混沌,即便成功到达这个世界附身于某人身上,也会因为灵魂的不安定而成为一个只剩下本能的怪物。”

  讲到这里孙哲想起了那个附身在雷豹身上的小女孩,当初雷豹在森林里到处捕杀魔物,大概也是出于本能的自卫反应吧,那样年幼的孩子是绝对没办法在如此炼狱中保持心神健全的。

  “而如果意志足够坚定,或者自我意识足够强,挺过了煎熬,灵魂则会产生某些变异。根据某些外来者的说法,心中最深处的心愿,会驱使魔力形成某种能力,或者说技能。将自己最希望的事情表现出来。举例来说的话,昨晚那个叫乌里扬诺夫的,可能只是想堂堂正正的和他人来一场干脆利落的较量,所以才衍生出来那个技能。”

  “额···可是我完全没感受到自己有什么额外的不同凡响的技···”孙哲突然间想到了和弗立西德以及雷豹小女孩,在他们临终的时刻那如梦似幻的场景。

  “对吧老板,外来者基本上都有这样的技能,只要是拥有心灵拥有愿望的人,就会获得。而这些外来者的灵魂本源之力,用于战斗时通常都极端强大,而且技能本身也超出了这个世界的认知水平无法加以解读分析,所以本源之力才会是区别外来者与本世界人强度差别的标杆。”

  “原来如此,所以我才能听到吗···”‘那我的愿望又是什么呢,为什么会在别人死亡时候见到对方呢,而且也有不能发动的时候’跟魔法相关的事情总是如此奇幻莫测。

  “你这么了解,是认识其他外来者吗”

  “老板的目光很敏锐,实际上我认识两个人,都是外来者,只是性格有些问题。倒也可以说是大多数存活的外来者性格都或多或少有些问题,像老板你这样的反倒是少数呢”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外来者要心智足够坚定,或者自我意识很强的人才能熬过‘洗礼’。而根据穿越者们的说法,你们所处的世界相当和平,能锻炼出那种钢铁意志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大多数挺过来的人,都只是因为性格中有某种强烈的执念,也就是自我意识很强,这样才能保持着心智来到这个世界。”

  “好吧,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这附近这么多强盗和山贼。这趟出来我已经遭遇过两次袭击了。”

  “···”面对这个问题,塔尔西斯却沉默了。

  “塔尔西斯?”孙哲好奇的看着他。

  “老板啊,你有没有挨过饿呢,我是说连续半个月什么都吃不到”

  “没有,我父母一直把我照顾的很好,只有他们那一代人挨过饿。”

  “您知道吗,饿到那种程度的人,会为了一块烙饼杀人。”

  “···”

  “当一个农夫失去了土地,他会做什么。为了生存下去他又会做什么”

  “···”

  “莱茵王国看似是东方最强大的国家,经济繁荣技术超群,军事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对手,但这一切都是表象。由于接近一百多年的军事扩张,奴隶贸易成为了莱茵王国支柱产业之一,成本低廉的奴隶劳工造就了大量新晋的富商财阀。财阀们则通过贿赂使土地兼并法案顺利通过教皇厅的审议。相对应的,大量的农民失去土地流落四方。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别无所长的农夫只能加入各种强盗帮派和佣兵团维生”

  “···”

  “算了,这不该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情,让高高在上的贵族老爷们去发愁就好”塔尔西斯瞬间切换回了平时的状态,仿佛刚才的严肃气氛完全不存在。孙哲也识趣地不再做多问,聊起了轻松的话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