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死斗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天汪 8650 2020.08.21 00:53

  塔兰托山从地理角度来看,极其不寻常。塔兰图平原是这片大陆最大的平原,除了广阔之外,就只剩下平坦了,整片平原的海拔差不超过100米,就连丘陵也很少见。而塔兰托山相对海拔却超过1800米,整座山通体都是岩石质地,外观则像劈入地面一半的一柄利剑,笔直地绵延数百公里。而弗里茨堡则建立在剑最尖端的位置。

  这样非造山运动区域的平原,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突兀地出现这样一座高耸的岩石山脉的。当地甚至有传说,这座大山是远古时期神的武器,塔兰托一词在某些方言中也兼有利剑的意思。

  让孙哲震惊的除了塔兰托山,还有这座依托大山建立的城市。

  青色石料建造的城墙高度超过五十米,呈一个规整的圆形将城市包围起来。圆心则是塔兰托山劈入地面的剑尖,如果从高空看,就像是穿在利剑尖端上的一个环。这个环有三层,是城市的三层城墙,高度由内向外依次降低。城市入口大门面朝正南方,宽二十米高三十五米。

  城墙上每百米就架设着一台银白色的巨型金属弩,但是却有一种超现实感,弩机上的击发轨道由某种半透明的晶体铺就。弩臂是两组X形交叉的复合式弩臂,其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卢恩符文,臂端却没有弓弦。如果不看周围的环境背景,这个外形实际上非常科幻。唯一能感觉到时代感的是和巨弩搭配停放的大型投石机,但是想来投射的弹药也不会只是单纯的石块了。

  城墙上也在不同高度开了许多探口,探口上架着形制很像巨弩的小型单臂弩,弩上还像二战时的重机枪那样加装有金属板护盾。

  光从城防角度来讲,已经达到了物理意义上的固若金汤了。

  孙哲真的是被惊的下巴都要掉了。在自己的理解中,这种穿越过来的世界都应该是中世纪的文化科技水平,使用着原始简陋的武器,额外的因素只有“村里最好的剑”程度的武器和互相砸火球这种程度的魔法。但是眼前的武器明显超过了自己理解的范围,那科幻感爆棚的外表配上魔幻感强烈的符文,任谁都会觉得诡异。

  ‘乖乖,这个世界的文明,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令人惊讶的还不止这些。

  出入口的大门也相当有压迫力,一体灌铸制成的纯黑色铁门,浮雕着一只凶神恶煞的狮鹫在张牙舞爪。

  但最引人注目的是大门外检查站的士兵们。身上穿着的装备与其说是铠甲,更像是一套外骨骼装甲,只是没有看起来沉重冗杂的传动机构。

  包覆全身的铠甲看起来相当单薄,造型上来说是对传统的西方式板甲进行了轻量化的改造,但是并不是那种铁罐子一样整体化的设计,而是结合了扎甲的甲片链接方式,将护甲分割成大的肌肉群组造型,整片整片地覆盖躯体各个部位,并附着于紧贴皮肤的某种黑色弹性材质上,护甲片边缘是铜制的精美镶边,甲片上刻绘着卢恩符文和各种复杂的魔法图阵。就整体而言,造型相当类似于强殖装甲那样,只是造型设计上是古典西方艺术风格。

  整套装甲配备一个全覆式头盔,面部像高达那样有着半透明晶体制的多边形双目,嘴部两侧各有一个长六边形的多面体鼓包。只不过面甲可以像摩托车头盔面镜那样掀起,所以除了两侧担任戒备任务的士兵,其余人掀起面罩呼吸着新鲜空气。

  手中的武器则是类似于城墙望楼上的那种单臂银色金属弩,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弩身的下半部分,手托的位置,是一个长条状的半透明,类似玉石那样的条状不明晶体,数不清的细小符文也镌刻于上,弩机上方的望山也是相同的材质,士兵背上则有一个盒状的箭袋。想来这肯定是融合了高度发达的魔法应用技术制成的魔法武器。

  士兵腰间倒是很普通的配备了一把宽刃双手长剑,腰背横着两把短刀,大腿外侧则用带子束着一把匕首。

  或许这个时代的人对此只会产生“装备精良”这样的想法,但是从一个见识过各个时代武器和文化科技的人眼中看来,这种程度的武装太过于高端,虽然不知道这种弩的射击威力,但是拥有魔法加持的双手重弩,威力绝对只高不低。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越是了解,越是清楚其恐怖性。

  光是这一身恐怖的装备,孙哲就已经吓得浑身冷汗了。之前还想着如果真的因为芙罗莉娜出了什么乱子,顶多就是制服守卫带人跑路罢了,现在看来自己实在是太过草率。

  仔细想想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肉体弱小魔力匮乏的人类,如何同拥有大量魔力,强悍肉体,以及尖牙利爪的恐怖魔物相抗衡。唯一的可能就是走技术路线,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强化军事力量,才能在血淋淋的生存进化中杀出一条活路,建立起广大的国家和文明。

  ‘看来这个世界对魔法的研究远超我的预期’检查的队伍排了很长,快到黄昏的时候才终于轮到了孙哲的车队。

  入城的检查主要分三部分,一是盘查入城目的和检查行李货物。二是讲解入城所需注意事项以及基础的治安条例。这点讲解起来相当费时间,因为弗里茨堡是无条件接纳任何种族的中立城市,包括很多肉食性的魔物。很有可能开店的老板就是自己菜单上的食物。为了防止在城内出现伤人事件,入城者必须要接受相当长时间的规则条例教育,同时还要接受质询证明自己是有智慧的知性生物。

  质询在一个用金属线绘制了复杂魔法阵的半透明地台上进行,据说这是为了识别通缉犯和强盗以及出逃奴隶。孙哲从这地台上感受到和奴隶纹类似感觉的魔力,只能祈祷它的检测机制是感应奴隶纹的魔力达成的。

  入城质询通过则会发放入城的证明,类似于身份证一样的绘制有狮鹫图案的铜制胸针,狮鹫用前爪抓着一个长方形的牌子,这个牌子上就用文字写着佩戴者的种族和名字,没有名字的魔物则会要求对方将妖气注入其上,之后妖气就会附着固化在胸针上。当然这不是免费的,只是入城时候没有钱的话出城时候需要补齐,否则就要收回胸针并且以实物抵扣使用费,对于那些没有识别胸针的,不能通过正式手续证明身份并补办胸针则会面临牢狱之灾。所以出入口除了士兵之外,还有大量户籍部门的文职人员。这也是入城耗时较多的原因之一。从功能上来讲,这里也发挥着海关的作用。

  “哦呀哦呀··这位老爷可真是带了不少好货啊”后方检查货物的士兵略带兴奋的,向着正对地台上的孙哲进行质询的士兵长官大喊,却没注意到士兵长官也是一副如临大敌冷汗直流的表情。地台有一部分延伸出去的半透明晶体,和一个顶部由半透明晶体构成的石柱相连。石柱顶端则显示着一些文字。

  “你··啊不对,阁下是某个区域的半神吗,或者是来自西方的土地神”质询的士兵战战兢兢的提问。

  “阿不,就如刚才所说的,我和手下们都是瑟银岭西北边缘处森林里的火猿族,硬要说的话,火猿们都称呼我为猿神来着”即便过去这么久,主动向别人报上自己猿神的称号还是让自己感到相当羞耻。

  “啊明白了,厄本色当森林的猿神阁下。这就为您制作铭牌”随即在石柱台面上用魔法笔写下了一串字。然后石柱上放着的胸针上便出现了刚才写上去的字。不过这个胸牌和普通的不太一样,颜色是纯净的金色而非其他那样颜色偏棕的黄铜色。狮鹫抓着的长方形也变成了两个,第一个写着孙哲的名字,下面的则是称号猿神。

  “阿···这个牌子很贵吧,那个,我们的货物不多,可能没有足够的钱支付这样贵重的铭牌价格”孙哲像是被推销了高价奢侈品一样为难的苦笑着看向士兵长官。

  “这点请您无需多虑,您身为厄本色当森林的统治者,不必为此支付货币。我谨代表弗里茨堡元老院向您赠与领主礼遇章,以及,这是您的大使豁免牌,您所属的外交使团可凭本豁免牌享有相应的外交权力和待遇。”士兵一副恭敬的姿态,并用双手递上了一块制作工艺及其精美,配得上其领主礼遇章之名的胸针,和一块银色方牌,上面用金色的金属浮雕着很多字。

  “诶?额,我没你想象的那么伟大的,就是一片林子里小小的山大王而已。”突如其来的高规格待遇让孙哲措手不及,在自己想象中,自己的情况远比看起来落魄的多,顶多是个生产队队长的位置,每天操心的就是怎么喂饱800张嘴。

  ‘早知道就把弗立西德那套威猛的盔甲穿来了,这一身寒酸的便装实在是太丢人了’

  “您过谦了,像您这样身怀庞大魔力的半神,即便没有眷属也会得到本国的高规格礼遇,何况您还是厄本色当地区的合法领主。”为了表示敬意,士兵将整个头盔都取下来夹在腋窝下。

  “那··那好吧”孙哲也便不客气地收下了。

  “如果您没有预定下榻处,内城贵族区的迎宾馆,会为您和您的商队提供住所。”

  “那么请容我向贵国的招待致以诚挚的感谢”就算门面上寒碜,但是至少在礼仪上不要让人瞧不起,孙哲如此想着回应了士兵,虽然他之前随意的口气已经给人留下深刻的印像。随后便让开地台给后面的人做质询。

  说实话,芙罗莉娜站上去的时候孙哲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是质询的士兵也只是多看了一眼,问了几个惯例的问题就结束了。女孩也非常聪明,按照路上安排的身份对答如流,不见丝毫紧张。现在的她是一个混血的火猿族少女,负责照顾猿神大人路上的起居。

  终于结束入城检查之后,一行人大步通过了宽大的城门。

  “长官,厄本色当的火猿族也来过不止一次了,怎么突然就给了领主待遇啊”之前检查货物的士兵疑惑地向长官询问。

  “切,你来看看这个”长官挪开身给下属看石柱上的文字。

  “这··这个必须得向上级通报的吧!二十万浮路特的火猿,听都没听说过啊!”士兵看到石柱上的文字也是一脸震惊。

  “不止如此,他带的手下里,除了那个小孩和老头,其余的也都是超过1000的个体,卫队长甚至接近10000,那可是魔物王族的水准了。”

  “我··我这就去跟上级通报”

  “已经通报过了,上面说根据外来应对条例处理”

  “外来应对条例,也就是说,果然是外来人吗”

  “不要妄加揣测,元老院自有安排,归位吧,士兵”

  经过检查站后孙哲才开始仔细观察士兵发的胸章,写着自己名字和称号的字,是一种类似于英语的拉丁语字母。这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说的话就是这种语言。幸运的是这种文字的构词方式和语法与英语类似,即使孙哲只有英语六级的水平也能驾轻就熟的阅读书写。

  虽然做好了被惊人的魔法科技迎面打脸的心理准备,但是城市里的情况却完全没有那种高科技魔法的超现实感。实际上城市内部相当符合中世纪风格,大多数建筑都是石制的,铺着红色瓦片的尖顶也很富有时代特色。就连士兵也只是穿着普通的护甲手持长枪。

  根据芙罗莉娜的说法,城外士兵的装备是来自莱茵王国的,当年圣教军就身着这样的装备入侵了她的国家。

  不过毕竟弗里茨堡依然是这附近最大的城市,行人熙熙攘攘。临街的商铺中也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主干道上的商品以服装店,美食店,首饰品店和兑币所为主。精心装点的招牌和奢侈华贵的商品无不彰显着这座城市的富庶,穿着华贵服饰的贵族和富商们频繁进出于这些高档的店面,平民则只是默默路过。

  而行人们也是各种各样,有身材高大服饰华美的精灵,也有长着满口獠牙利齿的狼人,还有一身煤灰,大白天就喝的烂醉如泥的矮人。各种各样的族群在这里生活着,却很少见冲突出现,据说犯罪率也很低(虽然并非没有暴力犯罪)。

  “城市分为三个区域。最外层的外城地区是穷人和平民最多的地方,大家会在这里购买和出售用车子拉的货物。除了中央大街,其他地方都是平民开的店。”芙罗莉娜看起来情绪不错。

  “西边区域是仓库区,可以寄存大车,我和姐姐们最先来的就是这里。”孙哲问出在哪可以存放商品的时候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跟随者芙罗莉娜的引导,在天黑之前到达了西区的货物集散地。这里有着大量的仓库和可临时租借的空地。但是和中央大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里集中着很多乞讨者和帮忙装卸货物的苦力工人。而且附近有着大量极其破旧的建筑,简单来说就是贫民窟。

  聚集在这里的大多是商人,贵族则会皱着眉离这里远远地。路上芙罗莉娜向好几个简陋的食品摊位老板问好打招呼。

  “我和姐姐们被货车运来的时候,有好心人给我们偷偷递过食物。”芙罗莉娜向孙哲解释道。

  原本还在愁,没有钱要怎么交托管费,但是精明的商人一看到孙哲金光闪闪的胸针便爽快的答应免费寄存货物,附带的条件是出售时候优先考虑其所属商会。

  但孙哲还是留下两个火猿护卫看管商品,因为商人肥胖的脸总让自己觉得对方不怀好意。

  结束一切之后夜色已经笼罩了天空,孙哲便让芙罗莉娜带路前往贵族区。而芙罗莉娜对贵族区却是相当熟识,很快便到达了迎宾馆所在的街区。

  不得不说,贵族区不愧为专为贵族们开辟的商区。整条街上声色犬马,穿着浮夸华丽服饰的人们在这里纵情享乐。街边的商铺就连外城的中央街区也不能相提并论,招牌都用华贵的黄金所装点。还有那种神奇的魔法金属丝围成的图案,像霓虹灯管一样散发着各色艳丽的光芒。

  这里有巨大的赌场,气派的歌剧院,以及专为有身份的人们设立的风流场所。只有你想象不到,没有这里的奢侈达不到。孙哲觉得自己此刻才真的像是没进过城的乡巴佬,这条街上任何事物都散发着自己未曾接触过的昂贵气息。

  而贵族们相当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带着自己的奴隶上街,一般是男性带着女奴隶,他们会互相品评对方的奴隶并用自己的进行比较。谈话内容几乎是说不出的下流和龌龊,女**隶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自己也不是完全想象不到。

  正在想着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的时候,芙罗莉娜突然从前方跑到自己身后,像是躲避一般探查着不远处。那是一个带了两名女奴的男性贵族。女奴是两个身材贫弱面容瘦削的亚人,和芙罗莉娜一样生有白色的头发和柔软而毛茸茸的耳朵。穿着勉强遮住隐私部位的破旧衣物。胸前的奴隶咒纹非常显眼。

  那个男人则身着装饰华丽的法师袍,却并不像传统印象中那样宽大蓬松,而是精干地用镶着金边的腰带扎起,肩上则是一个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昂贵披肩,双手像军人那样带着护臂,只是这护臂无论外观和质地都透露着一种昂贵的气息。头上也不像魔法师那样戴着尖顶的巫师帽,而是一顶银色金属编织的,做工极其复杂精巧的头环,在魔法路灯的灯光下闪耀着光芒。腰带上则垂下两本用皮带捆扎起来的烫金封面魔法书,另一边挂着一个手掌大小的金色十字架。就连鞋子也是一尘不染的黑色高筒皮靴,不同的是上面用很多贵金属装点着花纹。

  总之这个人浑身上下都高调的宣扬着自己不菲的财富和高贵的身份。衣装所有细节都纹绣着黄金的花纹,恨不能给自己的脸都用黄金镶边。

  孙哲对这个人第一印象很差,是那种会令自己生理反感的人。而芙罗莉娜的行动自己也有所察觉,很可能这就是她的前任主人。所以尽量避开那个人,从道路的另一侧通过。自己不想惹麻烦,也不想麻烦找上门。

  但是这个人向来倒霉,每次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么就离发生不远了。

  果然,道路的另一侧想起了一个声音。

  “那边的猴子!站住!”

  孙哲像被人识破的扒手一样身子一震,但是也像失手的小偷那样打算硬着头皮不理睬,直接走掉,所以步伐也没有变慢。

  “我说过了站住!卑贱的畜生!”一道看不见的利刃砍在了孙哲面前的地上,孙哲在他出手的一刻就已经用魔力感知察觉了,这是一种风系的魔法,但是攻击的目标并不是自己或者手下们,也就没有防备了。

  “哎呀,这可真是危险。这位尊贵的先生莫不是在和我搭话?”孙哲故作镇定地转头,明知故问地回答道。

  “就是你!无耻的盗窃者,你偷了我的财产,竟然还敢在街上闲逛!”男人大步走来,而之前的魔法也引起了小小骚动,周围行路的人们也停下脚步驻足围观。

  “这位先生,我们素未谋面,你可不能空口无凭就胡乱指责。”都已经到这地步了只能装傻到底了。

  “你身后的小鬼就是我的奴隶!”说着又挥舞右手发出了和刚才一样的风魔法,这次则是瞄准着孙哲的脸来的,想来是想给个对方个教训。但是孙哲立马放出一丝黑雾抵消了魔法的伤害。听到贵族话的两个女奴也看向了芙罗莉娜,顿时面如死灰。

  这下倒是贵族这边一脸的没想到了,虽然有注意到这个魔物胸前金光闪闪的领主章,但是想来一般的魔物王族那点魔力,应该不足以产生能够保护身体的妖气,或者高凝练度魔力。实际上拥有那样强悍魔力的魔物,基本都在山林或者高浓度魔力地区,亦或是魔物王国的高等级将领。这座城市附近也没有魔物国度,顶多只能见到低级魔物的王族。

  这个贵族的判断没有错,只是孙哲是异类而已。

  “王族,而且是进化到了魔人形态的王族,这可真稀罕”

  “我不懂阁下在说什么,我身后的孩子是我火猿族的族人。至于你说的奴隶,这孩子可没有奴隶纹章。芙罗莉娜,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你可以露出胸前给大家看吗”无奈之下,孙哲只好把自己最后的底牌打出去了。

  现场所有人看到芙罗莉娜光洁的胸口之后,都开始指指点点地议论起这名贵族。贵族男性自己则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脸色也逐渐变红。

  ‘很好,风向对我有利’实际上这个场面孙哲之前就有预想过,所以在仓库街的时候就跟商人们打听过,奴隶除了奴隶纹以外还有没有其他证明手段,得到的答案很令他满意,那就是没有。因为奴隶纹是极其特殊的,那是使用了神圣魔力,加上复杂魔法术式构成的魔法图阵,除了教会的专用魔法器具,目前是没有破解手段的。所以无论教会还是奴隶主,都对其非常信任,只要打上奴隶纹,就无法再去除了。所以也用不着什么书面证明之类的东西证明奴隶所有权了。

  至于奴隶交易,则需在神官主持下进行,所以奴隶商人们和教会的关系一般都很近。

  “既然已经证明我和我部下的清白了,那阁下若是愿意道歉,我便不会再追究阁下诽谤和主动攻击我的行为了”眼见局势有利,孙哲也不忘记落井下石。

  “卑鄙的窃贼!你肯定用了卑劣的手段!我要向你发起仲裁决斗!”恼羞成怒的男人向孙哲发出挑战,倒是也提到了一个孙哲没听说过的词汇。

  就在孙哲不明白对方所言含义的时候,解围的人出现了。

  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黑衣男性走出人群,身上穿着和城门处卫兵类似的装备,不过明显更加高级,身上的装备有不显眼的魔力光芒流动在精致的纹路之间。面具上则罕见得是表面光滑的卵型,在两眼处留出两条缝隙,右上角则纹绘着一个小巧的黑色鸟形图案。这个人散发着一种让孙哲觉得很危险的气息,并不是魔力或者神圣魔力。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冷冽感,仿佛将一柄冰凉的钢刀贴在了后脖颈。

  孙哲本能地警惕着这个黑衣人。

  “根据弗里茨堡治安条令,在产生纠纷时,可经过双方同意进行仲裁决斗,那么哲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接受来自贝尔男爵的仲裁决斗邀请”这个细瘦的身影用十分偏中性的声音清楚地宣告着。

  ‘我建议您接受这场决斗’一个不知名的声音通过意念传达响在了孙哲的脑海。实际上孙哲自己也不打算回绝,如果真的走法律程序,举证调查之类的不知道要等多久。

  “我接受”

  “双方同意,还请两位移步至前方街区的角斗场。”随后便分开人群带路前往目的地。

  孙哲虽然心里没底,却完全不觉得这个纨绔子弟对自己能有什么威胁。倒不如说借着这个机会,正好一窥这个世界的战斗力水准。

  而对方也没觉得这个躯体瘦弱的火猿能给自己造成什么困扰。

  远处的最内侧城区,弗里茨堡的中枢区,中央议政厅。一名黑甲卫士急匆匆地走过此刻已经空无一人的大厅,进入了大厅后一间不起眼的房间。房间里装潢奢华,所有的家具都金光闪闪。但是光照却只有一柄蜡烛,昏暗的光芒映照出一个拉长了的人影。那人正伏案处理文件,在一张张羊皮纸上用金属印章往火漆上盖章。

  进入的黑甲卫士单膝跪地向伏案的人汇报“禀告大人,罗德队长传来消息,目标已经按计划前往斗技场,还请大人指示。”伏案者放下笔和印章看向卫士。

  “备好马车,让罗德和克罗索斯随时做好战斗准备,5分钟后出发。”

  从遭遇的地方到角斗场其实并不远,几分钟就到了。随后带路的黑衣卫士便神奇的消失不见了。

  孙哲没想到的是斗技场的手续办理很费时间。首先要在公正员的见证下,双方互述纠纷内容,尽可能达成非暴力和解。但是孙哲觉得这一步基本没什么用,能达到发起决斗的纠纷基本也不用考虑和解了。不过也有很多纠纷在冷静下来之后也是能达成和解的,这也是办理手续比较耗时的原因之一,让双方都花时间冷静。

  纠纷内容陈述完毕,双方无法达成和解之后,则各自提出决斗条件。可以对对方提出的要求基本是无下限的,只要对方同意。如果一方认为对方所提条件不平等,可要求公正方进行财产估价。如果是固定资产,则需要提前好几天预约。总之原则就是,只要对方在决斗前没有提出异议,那么你尽可以掠夺走对方的一切。当然若是要求范围超出了弗里茨堡的管辖,那么就算提了也没有意义。

  贝尔男爵的要求是,将孙哲自身及其下属的十二名火猿纳为自己的奴隶。通常来说,对决斗人以外的人提出要求是不被认可的,但是因为孙哲的下属们都表示无异议,所以这个要求也被同意了。他们可是打心眼里觉得孙哲不会输,如果见过孙哲和雷豹的战斗,相信也没几个人会觉得他会输给这个油头粉面的贵族了。

  而孙哲自己的要求则是,获得贝尔男爵在弗里茨堡的所有财产,包括奴隶在内,并且将其驱逐出弗里茨堡,不得再次入城。孙哲可不是什么善茬,既然对方提出了这样过分的要求,那么必然也做好了输到倾家荡产的心理准备,倒不如说,留了他一命还凸显了自己的仁慈。

  双方在附有魔力的羊皮纸上签下姓名,滴上自己的鲜血之后,就分别被引导至斗技场的两侧准备入场了。

  “女士们先生们!观看完驯兽表演之后是否觉得不够刺激!不够过瘾!”

  现场回响起巨大的呼声。

  “作为今晚的临时加演!本斗技场将为大家献上一场精彩的仲裁决斗!让我们欢迎来自莱茵王国的斯曼施·贝尔男爵!”

  随后贝尔男爵从一张缓缓打开的大门中走入角斗场,他像一名大牌明星一般向着观众们致意,摆出非常标准的贵族姿态。

  “贝尔男爵在多次的决斗中展现了非凡的魔法天赋和战斗直觉,堪称斗技场的常青树!让我们翘首以待,今天的贝尔男爵能否够捍卫荣光!”魔法扩音装置将主持人的话语传送到现场的各个角落,连候场席的孙哲都能听到这巨大的声音。

  ‘看来这混蛋也不止一次跟人进行仲裁决斗了’孙哲没好气的想。

  “现在有请我们的另一方,来自厄本色当森林的魔人,孙哲!”思索间,面前的隔离门打开了,强光瞬间淹没了这个窄小黑暗的候场间。孙哲起身便走入了斗技场。

  角斗场是一个半径五十米的圆形,场外是可容纳超过五万人的大型看台,圆形角斗场的边缘高耸着厚实的围墙,两米高的围墙之上是魔法构成的半透明屏障,防止决斗误伤观众。

  直到此时孙哲才发现这个斗技场超乎想象的巨大,几乎和一个标准足球场差不多,甚至更大。

举报

作者感言

天汪

天汪

之前写作的时候将主角的魔力数值设定过低导致之后的战斗力设定不相容了,特此将主角之前的两万浮路特修改为二十万。此处更改只变更数值,不会影响人物强度和剧情走向,还请各位读者见谅。

2020-08-21 00: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