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烂醉如泥的大胡子(三)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天汪 4598 2020.08.28 07:00

  “铁鹫商会隆重为您介绍,利尔卡马克赛马场,和杜勒角斗场同样让人血脉偾张的弗里茨堡三大公共娱乐会场。老爷您可真的是懂行啊哈哈哈”

  “我可是很久以前就在期待着了,来的时候就听商人们说过”

  “诶——老大,我们不是要去··那种地方的吗!”只有科汨罗一脸的不解。

  “白痴,你在想什么地方!”孙哲毫不留情地回击。

  买好了马票之后三人来到了预约好的贵宾室观看。孙哲原以为只是普通的赛马,只是因为以前从未参加或者观看过,因而充满了好奇,但是实际的观看体验却完全超乎自己的想象。

  马场上出现的不是那种标了号码轻装简行的赛马和驯马师,而是身上披装着厚重马铠,骑乘着全副武装骑手的大型军马。因为这里的赛马完全和原本世界规则不同,最大的规则是淘汰。

  赛马的圈数为二十圈,赢得胜利的方法虽说是撞线决定名次,但却完全不禁止骑手间的互相攻击。骑手落马或者马匹无法继续前进则视为淘汰,所有骑手都签订了生死契约,即便在马战中因伤死亡也是经过本人同意的。身亡的骑手会得到抚恤金,抚恤金的多少则由淘汰的先后名次决定,胜利者则能获得巨额的奖励。

  与其说是赛马,这种运动更像是马背上的角斗场,只是参加人数更多,战斗也更激烈。在马上的战斗与地面完全不同,不仅战斗更激烈,还要时刻注意马匹的状态。

  看台上的人们都为骑士们的战斗雀跃不已,时不时出现的惊险场面,更是如同落水的巨石一样在观众席激起层层浪花。所有人都为止倾倒,发出狂热的呼喊,就连科汨罗也不止一次惊呼,一旁的塔尔西斯更是不停为孙哲解说着场面局势,声嘶力竭地声援选手们的战斗。高速冲撞中断裂飞舞的肢体和武器碎片,如同烟花般装点着这血腥的盛宴。

  骑手们不断在骑行中看准了机会向敌方释放魔法或是弓弩射击,有的则直接加速冲刺,靠着手中厚重的骑士枪击碎对方的防御,贯穿躯体。凶险程度远胜于战场上的骑兵厮杀,加上主持人声嘶力竭的解说,孙哲几乎可以闻到肾上腺素和雄性荷尔蒙的味道飘散在整个赛马场上空。

  最终取得胜利的是称号为黑色马鞭的奴隶角斗士,根据塔尔西斯的说法,这个人来自于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其拥有着则是城里首屈一指的富豪。而且不仅赛马场,在角斗场也是排名非常靠前的有名角斗士。

  虽然比赛很精彩,孙哲情绪也很高昂,但是作为一个医务从业者,看到如此多的断肢和尸骸,难免还是有生理抵触,回想起之前在布托村的事情,更是难以释怀了。塔尔西斯眼尖地注意到了这一切,这种表情他见得太多了,不少娇生惯养的贵族初次观看决斗或者赛马时,都会这样。

  毕竟不能人人都是勇猛嗜血的战士,大多数人天生就是善良而又淳朴的。即便是自己,第一次杀人时也吓得颤抖了一整天。

  “慢慢习惯吧老板,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一无所有的人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他们唯一所有的代价。这个世界就是到处存在着不平等,底层的人为了生存就只能如此挣扎。”

  “我跟你提过吗,我以前是一名医生。我虽然不知道魔法在治疗方面有多大功效,但是今天的比赛起码有三个人后半生离不开床铺了”孙哲则是叹息着。

  “那也是他们心甘情愿做出的选择,况且今天的比赛本身不就是由老爷您提议观看的吗。既然是为了放松,就别想这么多了。这些事情是元老院的老不死们该考虑的。”

  “老大总是这么喜欢替别人担心呢,之前面对弗立西德王率领的进攻时,老大也只是把我们轻轻的扔出去呢。还逞英雄自己一个人对付雷豹”科汨罗拍马屁的角度已经越来越刁钻了。

  “哦,好啊,那为了下次你能和我并肩作战,改天我给你教一下正统的受身过肩摔怎么样”

  “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更喜欢用刀”科汨罗瞬间吓出了一声冷汗,不过拜他所赐,孙哲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真是抱歉,明明是我自己提出的请求,现在倒是情绪低迷起来。”孙哲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在大家开心的时候散播负面情绪的人,没想到今天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是羞愧难当。感觉自己像那种兴高采烈的邀请大家去喝酒,结果第一个喝醉满场发酒疯的人。

  “老板您可别道歉,今天您就是我的任务,要说的话,没有提前过问也是我的失职呐。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直接跳过其他的地方吧,我向您保证,下个场所绝对让您兴奋”

  下一个场所是马力诺赌城,除了一贯金碧辉煌的装饰风格,内部装潢也是极尽奢华之能事。在这里只要一个金币,就有可能一夜之间成为整个城市的首富,也可能瞬间榨干一个拥有爵位的贵族。所有人在此处都是完全平等的。

  当然,更多人选择的是娱乐。这里的娱乐项目几乎涵盖了孙哲所知的所有项目,从象棋围棋国际象棋到四色球公开彩票纸牌等等应有尽有,孙哲甚至发现了麻将区。

  “这可是西方贵族最喜欢的娱乐项目之一,规则简单灵活组合也是千变万化。实不相瞒,我可是被誉为弗里茨堡麻将桌上的不败将军”塔尔西斯自信的吹捧着。

  “哦豁,那我这个长安第一胡牌王可得跟你过两招了”这就是完完全全的吹牛了。

  规则上虽然与孙哲以前的玩法略有不同但是根本上没有变。唯一让人意外的是这两个人的牌技烂的难以想象,或者说并非只是牌技差,只是两个人不互相让,只要能不让对方胡牌,自己怎样都行。

  了解规则之后科汨罗也加入牌局,以无可阻挡的气势横扫二人。

  ‘这混小子学东西也太快了’孙哲愤愤地想。

  随后又加入了纸牌局和塔尔西斯再次一较高下。凭着三脚猫的功夫最后好歹是保住了兜里最后的几十枚金币。

  接近一千枚金币的损失让孙哲在离开赌城的时候完全兴奋不起来,甚至怀疑塔尔西斯今天就是来宰自己的。

  “老板您这可冤枉我了,我输得可比您多得多啊”塔尔西斯也是一副斗败公鸡的落魄模样,只有科汨罗一脸兴高采烈,他现在可是凭空拥有了上千枚金币的有钱人了,即便花钱阔绰点也能在这个城市安稳舒适地过完半生了。

  “我倒是觉得这个地方挺好玩的呢,虽然不知道这个金币怎么用,但是赢的时候能看到老大那种表情真的很爽啊”科汨罗开始在孙哲的雷区肆无忌惮的上蹿下跳了。

  迎接他的是两个人充满杀意的眼神。

  “唉,赌博这东西真的是害人不浅啊”虽然自己一开始只打算兑个一百金币娱乐来的,但是不知不觉间兜里的金币就已经全压上了,甚至还用兑金券又购买了更多筹码。

  “老板啊,您知道赌博必胜的秘诀吗”

  “还有这种方便的技巧吗”

  “当然有,就是成为庄家。这样无论谁输谁赢,都有钱赚。这也是我们铁鹫商会注资赌城的原因。”

  “哈哈,说的也是,我还是火候不够啊”虽然输了不少钱,但是孙哲确实玩的很开心。

  聊着天的三人在城中最高档的餐厅用晚餐,随后就来到了今天的最后一站,克莱门森公爵夫人广场。整座城市最大的露天酒场,任何人都可以来访的自由之地。

  这里的氛围一反之前那种奢华风靡的气息,装修简朴场地宽阔,充斥其中的是大量的平民和商人。有买醉的政府官员,粗鲁大喊着的佣兵,聚集起来开着宴会的士兵,还有以喧闹作为掩护交头接耳的神秘人物。总之城市里的三教九流都汇聚在了这里,除了精灵以外,几乎是个异世界种族百科全书。

  广场中央是一个高耸的魔法喷泉,喷泉顶端的雕像上拉出数条缀满魔法灯的线,连接着广场周围的立柱。彩色灯光的照耀下整片广场显现出一种梦幻般的色彩,这样超现实的光景衬托着这座城市的繁华和纸醉金迷。

  “果然晚上还是要来这种地方才行啊”孙哲想起了和同事加班结束后在路边撸串的情景,然后狠狠的啃了一口烤好的羊腿,又豪迈地大灌一口啤酒。

  “这可是我根据您的口味精心挑选的地方呐,弗里茨堡最有活力的广场”说着还让附近铺面的服务生用托盘盛了大杯的啤酒过来。

  “还担任商队护卫的时候,每次回来我都要在这里好好的放松一下自己。”

  “这种饮料好苦好涩,像是放久了的腐烂果实”尝了一口红酒,科汨罗的脸瞬间皱成了一团,如同被水泡久了的手掌一般。

  “哈哈哈,喝酒可是成年人的乐趣,你还嫩的很呐”说着和塔尔西斯对视一眼放声大笑。

  随后三人也加入了围着喷泉边喝边粗鲁地高声谈论的人群。

  就在酒意正浓情绪高昂的时候,几张桌子被飞过来的身躯撞翻过去,木质的酒杯甩飞出去,各种颜色的酒撒了一地。

  “身上就两个银币还想蹭我的酒,你们这些叛国的废物矮子早该滚出弗里茨堡了!”一个酒场老板破口大骂着被打飞的人。

  摇摇晃晃着起身的是一个长着红色大胡子的矮人,啤酒沫挂满了浓密的大胡子。

  “我等是矮人族令人敬畏的锻造师!你这是污蔑!”矮人口齿不清地为自己辩驳着,说着还打了个嗝,看起来喝了不少。

  “垃圾就是垃圾,我们走克鲁斯”说完老板就带着刚才打人的强壮手下离开了现场。

  周围的人只是哄笑了一会便无视了矮人,继续笑闹着纵情狂欢。唯有孙哲走过来,并且向矮人伸出手意欲扶他起来。

  “高傲的矮人不需要他人的怜悯”矮人不屑的拍开了孙哲的手掌,踉踉跄跄的起身,虽然喝了很多酒导致平衡不稳,但是身子骨看起来十分强壮,刚才遭到的攻击没有造成任何伤势。

  “失礼了,矮人锻造师先生,如果不嫌弃,我想请阁下喝两杯聊一聊”

  “如你所见,在下现在一无所有,恐怕先生的好意没办法获得任何回报。”

  “请不要在意,我只是想交个朋友,这里的酒水很便宜,请不要在意费用”

  “哼,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塔尔西斯从酒场经营者那里点来了各种昂贵高级的酒,当然是记在孙哲账上的。这名矮人也不客气,尝了尝酒的味道便吹响了一个声音低沉的号角。不一会广场各处的矮人便蜂拥而至,向孙哲行了一个简单的颔首礼之后便冲入酒团大喝起来。

  要说矮人族确实是嗜酒如命,虽然酒量说不上千杯不倒,但是依旧算得上是酒豪等级了。这让孙哲想起了那个把伏特加当水喝的民族。

  中国人自古就有在酒桌上谈生意的传统,事实证明这个方法极其有效。酒过三巡,矮人们便和孙哲称兄道弟知无不言了。而之前困扰孙哲的问题也得到了解答,即是矮人族为何在锻造街无一席之地。

  矮人对酒的嗜好是天生的,所有矮人只要尝过一口酒,此生便再难以割舍了。所以矮人们没有积累财富的习惯,有钱就会拿来买酒,所以基本是有多少花多少,没有任何存款。原本这样的生活方式是没有问题的,但这里是弗里茨堡,整个大陆的文明都在这里碰撞交融,技术的革新也是日新月异。

  这里的矮人都是来自于北境七国之一的矮人王国索尔维克。国境内遍布高山,山上积雪终年不化,而顽强的矮人们则凿开大山雕琢出了地下王国,在严寒的环境下建立起了富饶的矮人文明。因其发达的矿物产业和锻造业,数个世纪以来都是被誉为整片大陆的锻造坊。

  直到近三个世纪时莱茵王国的崛起,魔法武器的出现,使得矮人们锻造的物品越来越被市场边缘化。而矮人们虽然技术非凡,却没有魔法的亲和力,难以掌握高端的魔法加工技术。矮人自己的附魔方式魔法效果十分低下,效果稍好的附魔方式成本则巨大,性能提升却很微弱,相较之下市场竞争力极差。矮人又不善于经营,还嗜酒如命,开设在弗里茨堡的矮人铁匠铺便逐个被魔法亲和力极高的人类,以及魔法技术高超的精灵吞并。

  现如今的矮人们大多靠在仓库区搬运货物勉强维生,住宿则是在紧邻着的贫民区,与臭气熏天的废水处理区为伴。之前曾经见到过的那家关闭着的矮人铁匠铺,是一个回国的矮人遗留下来的,现在成了弗里茨堡矮人们最后一个可以集会的场所了。

  说着这些事情,满脸红色大胡子的矮人法拉丁像孩子那样哭了起来,边哭还边往嘴里大口地灌着昂贵的红酒。

  直到午夜时分,广场的喧闹才平淡了下来。意犹未尽的众人哄闹之下回到了别墅,闹哄哄的开了第二场。失去意识的时候,孙哲最后一个念头是明早可能要被邻居投诉到物业了。

  等到孙哲再次睁开沉重的眼皮时,已是第二天的正午。

  好久没有体验过的宿醉感,让孙哲的脑袋像沙袋一样沉。直到下楼的时候才看见一屋子一院子的矮人。

  “索尔维克王国铸铁中队为您效劳!”

  接近三百名大胡子的矮人齐声震呼,天花板上的魔法水晶灯晃了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