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塔兰托山的弗里茨堡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天汪 7630 2020.08.18 19:47

  “阿···我果然应该让弗斯干完活之后就跟上来的”孙哲头向着天空双眼无神地说着。

  “就是说啊,老大。”一行人坐在地上等待着老向导赛科瑞塔辨别方向,在这个世界里可没有什么GPS北斗之类的定位系统,在无人区迷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之前有弗斯在,可以轻易地飞上天空在高处探查方向,结合赛科瑞塔的记忆进行导路。但是赛科瑞塔毕竟年纪很大了,记性像穿了几十年的老棉裤一样八面漏风,可以说是不靠谱的代名词了。

  之前路过的村庄也是因为迷路而且正好到天黑的时候了才经过的,虽然跟村里人询问了塔兰托山大致的方向,但是没有地图毕竟还是很难清楚的找到路,况且平原上的树林本就容易遮挡视线。

  “如果是这边··不不不不不对,应该有一块巨大的岩石的。但是··这样的话··不对不对不对··”老迈的赛科瑞塔时不时碎碎念着看向四周,表情也一时晴朗一时阴沉。

  “还是我去周围看看吧,你们看好老爷子,松一松缰绳让麋鹿在附近吃点草”尽管天亮只过了几个小时,但是时间再浪费下去又很快就到晚上了,孙哲可不想在这种地方一直耗下去。虽然让所有人往各个方向出发寻找会比较高效率,但是考虑到安全性,还是自己出马最稳妥。‘况且这几个小子出去找路还指不定回不回得来呢’。

  这点孙哲倒是过虑了,作为火猿氏族的狩猎者,獠牙们都拥有着非同寻常的方向感和追踪技巧,否则也难以找得到猎物。这也是为什么赛科瑞塔即便年纪已经很老了,却依然能依稀记得只去过数次的塔兰托山的大致路线,虽然不怎么靠谱。

  全速朝着西北方向前进着,那是村民们所说塔兰托山的方向。一会便冲出了数公里远。虽然魔力感知全开但是没有任何异常的现象,正当孙哲放松下来思想要开小差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类似于魔力的感觉。

  停下脚步警惕了起来,这种感觉不像魔力,但是却和魔力非常相似,而最大的区别则是这种感觉虽然规模很小,但感觉却极其浓烈。

  ‘有种熟悉的感觉··这究竟是··’怀着好奇,孙哲最大限度的收起妖气开启魔力感知缓步接近,一有异动随时打算运起黑色妖气防御。

  但是没有任何异状,没有突然从树木之间射出的冷箭,也没有设置在地面的陷阱。只是越接近就越能听到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越过一处浓密的灌木丛之后终于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地上。穿着一件化肥袋一样简陋的衣服,两手捂胸侧躺在地上呻吟着,似乎因为无法呼吸而痛苦挣扎。

  眼看着呼吸已经只出不进了,脸色也发红变紫,孙哲迅速跪伏下来将耳朵贴在孩子的胸口。

  ‘心率较低,肺扩张停止’摸了摸肋下附近‘体温极低,横膈膜痉挛,得快点了’

  孙哲当机立断,对命悬一线的小孩子实施起了心肺复苏术。

  孙哲将一手置于小孩子的前额上稍用力后压,另一手用食指置于下颌下沿处,将颌部向上抬起并张开口,使其口腔、咽喉轴呈直线,查看口腔没有异物之后,一手捏住孩子的鼻孔一手抵住下巴,深吸一口气,嘴对嘴向他吹入空气。之后放开鼻腔略作停顿,随后重复了一次之前吹气的步骤。

  吹完以后孙哲将右手叠放在左手手背,右手指从左手之间穿过并握紧,手腕前凸,将左手掌根置于少年的胸口正中央位置,进行短促快速的按压。考虑到自己目前的力气远比转生之前要大了很多,特意降低了按压的力度。

  按压三十次以后重复吹气再继续进行按压。同时手掌放出魔力控制温度在40度左右覆盖身体为少年提高体温。(提示:这是心肺复苏术的正确操作方法,正确掌握有时可以救命的哦,无法放出魔力的同学请忽略此步骤)

  持续了接近五分钟,呼吸终于正常了,但是心音却仍然越来越弱。像是被什么攫住了心脏一般,心脏每跳动一次枷锁就会收紧一点。

  ‘看来果然是这个散发着诡异魔力的纹章搞的鬼’拨开少年上衣的领口,有一个金色纹样的图案,图案是个十字架被锁链缠绕捆绑。

  ‘这种魔力,明明没见过,却感觉非常熟悉,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怀着好奇将手伸出触摸图案,在触摸的一瞬间一股冰凉冷冽地感觉直袭心头。

  这种魔力孙哲太熟悉了,‘这是··这是那时候的··是穿越时候那种无色的水!’回忆涌出,那种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痛苦的感觉让孙哲打了个冷战。孙哲迅速摇摇头清理思绪。

  ‘话虽如此,但是跟无色水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如果说那种水的浓度为1的话,这种魔力的浓度稀释程度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万倍以上,这样的话有没有可能继续尝试稀释这种魔力的浓度,直到控制魔力的容器破裂··’想到这里孙哲立刻把手伸向纹案,放出自己无属性的魔力。

  这种诡异魔力像是干瘪的海绵遇到水,迅速就将魔力吸食。而孙哲输入的魔力则像是泥牛入海一般接触到图案便消失不见,尝试将这种魔力抽出时,却发现这种魔力根本无法被吸收。

  ‘没办法了,只能来硬的试试看了’虽然还不确定有没有用,但是总是要做尝试的。孙哲不断将魔力大量输入图案,渐渐地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滴。

  ‘这玩意··在吸食我的魔力!’但是此刻已经无法停止了,大量的魔力输入导致自身魔力和图案之间形成了一个魔力的高速通道,自己的魔力通过这个通道被源源不断的抽取。而这魔力流动极端快速,将孙哲的手掌紧紧地粘在图案上,如同被高速的强风所裹挟。

  此时已是退无可退了,孙哲的魔力越来越少,甚至开始渐渐难以支撑体力了,但是图案吸收魔力的速度也渐渐放缓。终于,孙哲感到魔力损耗过半的时候,纹章的魔力达到了极限停止了吸收。

  ‘就是这样,就是现在!’孙哲却不退反进,不仅不切断魔力通道,反而加快了魔力的输入速度,强行维持魔力通道。

  ‘拜托了要赌赢啊,输了可就连我自己也要搭进去了’

  孙哲此时汗如雨下,魔力也接近见底。纹案的魔力也超出上限变得混乱,发出了剧烈耀眼的多彩炫光。

  “啪”孙哲仿佛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伴随着剧烈的光芒爆发,图案像饼干那样破碎裂开然后化为齑粉。

  爆发出来的光芒极其耀眼,即使数公里之外的火猿营地也看到了。

  孙哲的手被强光爆发所弹开,力道之大让他整个人都被手掌带着一起翻滚出去。

  但是好歹没受到什么伤害。擦了擦如同被雨淋过的额头,迅速回到少年身边查看。低伏着身体将耳朵贴在胸口倾听。

  ‘呼吸心率正常,器官运动正常,体温回升已至正常。很好,总算是救下来了’

  起身呼了一大口气,然后就如同运动过度了那般躺在地上,连一根脚趾都懒得动了,刚才一直紧绷着神经,一松懈下来立刻就像散架了一样动弹不得。

  ‘幸好之前的战斗后魔力提升了一倍,不然就要冤死在这种荒郊野外了,不过这孩子什么来头,身上竟然会有这种魔力的印记。之后要仔细挖掘他的情况,说不定能找到有关那种无色水的情报,这样的话说不定··’

  喘着粗气在少年的旁边躺了好久,魔力和体力的回复依旧很慢,起身都很难。

  ‘完蛋了,我还寻摸着出来找路呢,这下指不定啥时候才能回去营地了’正在孙哲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了。

  “老大!”科汨罗脚下燃烧着火光出现在了孙哲的视野里。看到地上躺着的两个人猛然间停下了脚步收起了火焰。

  ‘这小子对火焰的使用技巧又提高了’看着科汨罗使用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技巧,孙哲想到。

  “我还想怎么回事,突然冒出强光,老大你就只是在偷懒啊。”说着还憋着笑用刀鞘杵了杵完全动弹不得的孙哲。

  “你小子啊,最近几天没操练你,越来越嚣张了啊”说着解放了妖气冒出黑烟,用极其恐怖的眼神瞪着赶来的科汨罗。

  “不敢不敢不敢不敢”说着小碎步挪动脚步以令人眼花的速度快速移动着远离了躺在地上的孙哲。

  “别打哈哈了,我体力用尽了现在动都动不了。把我和这个小孩搬回去,手脚轻点,嗑着一下我就把你的毛都拔光编绳子”孙哲没好气的命令道。

  “嘿嘿嘿,别这么恐怖嘛老大,这就带你们回去”说完就轻手轻脚地搬起两个人向营地走去。途中还碰上了因为跟不上而被甩开的两个獠牙士兵。

  “就你们这样,别说当老大的獠牙了,蛀牙都比你们强”边走科汨罗还边数落着两个部下。

  “是队长你太快了,我们跟不上啊”

  “还敢还嘴!几天不操练你们越来越嚣张了啊,小心我拔光了你们的毛搓成绳子抽你们的大红屁股!”

  ‘这小兔崽子学东西可真快’

  但是心情也放松了不少,一路总算是回了营地。取出水壶给少年喂了几口水喝之后,少年总算勉勉强强恢复了意识,咳着水翻身起来。

  一看到周围围着的魔物,惊叫了一声便扑腾着双腿坐在地上向后退去。

  “咿——!!不要!不要抓我回去!不要啊!!”

  “没事了,没事了。没有人抓你。你刚才躺在树丛里差点窒息死掉。是我救了你,你现在安全了”孙哲很苦闷,‘为什么最近每次和陌生人的第一次对话都是这样啊,这张脸真的就那么恐怖吗’

  听到这样的说辞少年也稍微恢复了点冷静,看了看四肢没有镣铐也没受什么伤。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非,非常感谢魔人先生。我,我有什么能帮助到您的,请,请务必让我做点什么。”

  “虽然有事想问你,不过你先说说自己吧,为什么会一副濒死的样子躺在树林里”

  “我,我是贝尔爵爷所有的奴隶。但是贝尔爵爷很坏,总是强迫我们做不喜欢的事情,还总是用鞭子和烙铁伤害我们。所以我和姐姐们趁着夜晚逃了,但是早上出城的时候被盘查的卫兵发现了奴隶咒纹,姐姐们拖住卫兵让我跑了,我一直跑一直跑,就跑到了树林里。”

  孙哲此时终于仔细观察了小孩的面貌,是个面容干净的小孩,生着一张精致的人类脸庞,只不过头发,和眉毛甚至睫毛都是通透的白色。在人类双耳的地方,生着一对毛茸茸的又短又宽的半弧形耳朵,在耳根附近还生长着大团短短的看起来很软的绒毛。

  孙哲其实对这孩子的遭遇也大致有猜测,急救的时候就看到了身上各种淤青和伤痕,手腕和脚腕处还有常年戴手铐和脚镣留下的痕迹。

  “好了没事了,你已经安全了”孙哲颤颤巍巍的走到小孩的身边,轻轻抚着他的背,安慰着。

  “然··然后因为奴隶咒纹距离奴隶主过远,咒纹的效果就发动了。”小孩子战战兢兢地回答着没有说玩的话“好了好了。已经没事了,你说的咒纹是胸前缠绕着锁链的十字架吧,那个图案已经消失了,寄存在里面的力量也消失了。”

  小孩立刻低头查看,果然胸前一片光洁,没有任何图案存在过的痕迹。

  “没··没有了!没有了!要告诉姐··”原本突然高亢的心情像断了的弦一样低沉了下去,不过却忍耐住没有哭出来。

  “没关系的,不用忍耐,想哭就哭出来吧”

  “我··我··呜啊啊···”委屈像决堤的洪水一样爆发了出来。孙哲则轻轻地将孩子揽入怀中,轻拍着他的背安抚。

  人就是这样,越是苦难的时候越能忍耐越是坚强。但是一旦有人温柔以待,长久积累的委屈不安恐惧和孤单,这一切负面情感就会瞬间爆发。

  小孩子的哭声持续了接近二十分钟,情绪完全宣泄完毕之后终于靠在孙哲的怀里啜泣着停了下来。

  “对··对不起。”小孩擦了擦哭红了的双眼,从孙哲的身上起身。

  “没有关系,心情好些了吗”孙哲也微笑着回应,扶着小孩坐在了旁边的枯树干上。

  “嗯”

  “虽然会让你回忆起不好的回忆,但是我也有些问题想问,可以吗”

  “我会回答您所有的问题,也不会在哭了”

  “首先,你叫什么名字呢,是哪里人”

  “我叫芙罗莉娜,是已经灭亡的北境国度艾尔丁王国的鼬人族,父亲在战争中被杀,人类入侵了我们的家园之后,和姐姐们被圣教军抓住,打上了奴隶的咒纹卖到了莱茵王国,直到被贝尔男爵购买。”小孩子虽然神情灰暗,但是依然把话完整地说完了。

  “很抱歉···让你回忆起这些事情。不过,芙罗莉娜是女孩子吗”孙哲想起了之前直接撩起这孩子衣服的行为。因为身体太过瘦弱,完全看不出来。而且这孩子是短发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性别特征。

  ‘阿···我竟然完全没发觉,她刚才说姐姐们的时候我就该明白啊!!还有你们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科汨罗一脸猥琐的看着孙哲,赛科瑞塔则是一脸意味不明的深沉微笑。

  “是的,很抱歉这幅身躯如此残破··如果您希望··”小女孩将脸侧过去轻声说道。看不到表情,但那肯定是勾起了苦涩回忆的痛苦表情。

  “别往下说下去了!!这个话题很危险!!”孙哲手忙脚乱地阻止小女孩说出什么会让自己吃牢饭的话语。但是客观地讲,面前的这个女孩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严重的营养不良让正值发育期的少女完全看不出任何性征,除了此时神情开朗了许多以外,完全只能让人想到难民这个词。

  “这个奴隶咒纹是谁给你打上的,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虽然很对不起芙罗莉娜,但是这些情报对我很重要”还是狠下心提出了最残酷的问题。

  “请您不必在意,不要道歉。”芙罗莉娜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成为奴隶之后姐妹三人一直都只被人当做物品来对待,待遇也是比家养的牲畜还差。不要说考虑她们的情感,少用两次皮鞭都算得上善待了。这种待遇的反差让这个命运凄惨的少女反而是不适应。

  “圣教军抓了很多我的同胞,我们被集中押送回了莱茵王国,在那里的神殿被戴着白布蒙面的神官用圣楔打上圣印,就是奴隶咒纹。然后男的被卖到了庄园,女人和孩子就被卖给了有钱人和贵族当···当玩物”

  “好了不用继续下去了···聊点别的吧,对了,虽然晚了点,从昨晚起,你还没吃饭吧。科汨罗,我知道你盔甲里藏了从村长那讨来的蜜饯和奶酪,拿过来吧,顺便给我找点干柴火去”孙哲不客气地揭穿了獠牙卫队张的小秘密。

  “诶————”科汨罗声音拉的老长,极不情愿的献出了自己的私藏品,然后没好气的指使部下去收集树枝干草。

  孙哲自己则从腰包里掏出来腌好的鱼肉干,把车辕上的锅子架在火堆上开始煮肉汤,很快香料和肉类的香味就飘荡起来。

  火猿们也坐下来一人一碗,提前把午餐吃了。只有赛科瑞塔还在念叨着“不找到路老朽也是食不知味啊”只喝了两口汤就继续去附近找路了。

  众人围着火堆享受着富含脂肪和蛋白质的早午餐,十点左右的时间,空气中褪去了早晨的清冷,是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好天气。

  所有人都震惊于白色头发少女吃饭的模样,与其说是吃饭,更像是在虐杀食物。

  木碗里的食物被勺子猛兜进嘴里,咀嚼的力度像是要咬碎牙齿一般。还没充分嚼碎便咽下然后立刻塞下另一块食物。固态的食物吃完之后就像酒豪那样将汤一饮而尽,再由士兵递上另一碗,整锅的食物和为数不多从村民那里讨来的面包几乎都进了女孩的肚子。

  被少女的模样惊呆的众人好半天后才从震惊中恢复,迅速吃完食物开始张罗着清洗餐具。

  “好吃吗”孙哲心中心疼起这个正值花季的少女,这是饿了多久才会这样。

  “好吃··”眼角隐约又有一丝丝的泪光闪过。

  “那么,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呢。也看不出来你有什么赖以为生的手段”

  “我··我不知道,我和姐姐们只想逃跑”

  “那暂且先跟着我们吧,再怎么说也不能把一个孩子丢在野外”

  “诶?”

  “诶?你··你不愿意的话我们会送你去城镇里的”女孩的反应和孙哲所想的不太一样。

  “可以吗··跟着您就可以有饱饭吃吗!”

  “虽然食物不太富裕,但是一个小孩子的口粮是完全有保证的,相对应的,你也要工作。怎么样”村子日后预计会以布托村和弗里茨堡为连接线展开规模越来越大的贸易活动,多哪怕是一个人类或者亚人都是有益处的。

  “我愿意,请先生您收留我!芙罗莉娜一定会帮到先生的!”

  “哦,我还没做自我介绍呢。我是瑟银岭火猿氏族的首领,孙哲。这个讲话没礼貌的家伙是科汨罗,我的护卫队长。远处碎碎念着的白发老头子是我的顾问,赛科瑞塔。村里其他人等到回家后再一一跟你介绍。”

  “非常感谢哲先生!”

  旁边的科汨罗倒是感到了一丝好奇,他编入孙哲的指挥虽然不久,但是对这个上司的行事风格却是相当了解,除了弗斯以外没人能比他和首领相处的时间更久了。虽然偶尔会发呆,但是从来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讲没有意义的话,简单来说就是不会花功夫做无意义的事情,但是今天却对一个不明来历的奴隶小孩子讲了这么多,还专门招待吃饭。而且每个提问和对话都有完全考虑到对方的心情,甚至让自己有一点羡慕。

  ‘老大要是平常也能多考虑我们这些小弟多好啊’这个想法的出发点纯粹只是想偷懒。

  但是孙哲自己也不想绕这么大圈子,行善事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接下来他提出的要求可能会让这个小孩产生相当程度的抵触甚至反抗。所以必须要提前做好心理建设,尽量提高对方对自己的信任度。

  “那么芙罗莉娜,接下来我想让你做一件事帮助我们,你可以拒绝,我也不会责怪你,不过拒绝的话我只能让你和科汨罗在这里扎营数日了”

  “哲先生请尽管讲”小姑娘一副做好了觉悟的表情

  “我们要去弗里茨堡,我希望你能作队伍的向导”旁边的科汨罗这才明白,为什么孙哲对这孩子这么好。

  “好··好的,我一定会帮上哲先生忙的”虽然双手仍不安的握紧在胸前,但小女孩还是爽快干脆地接受了提议。

  “诶?你不会抵触这个请求吗,这可是要回到你逃出的城市啊,还有可能被士兵抓回去啊”这下倒是轮到孙哲想不通了。

  “奴隶纹已经消失了,城市的检测魔法不会认出来的。”

  “还有这么方便的魔法吗,算了反正到时候就会见识到了。那么既然如此就准备一下出发吧,正好刚吃完饭,慢慢走也能消消食。科汨罗,去叫老头吧,没人理的话恐怕他会在那杵个一整天”

  赛科瑞塔到最后都没能想起来正确的道路。

  虽说奴隶咒纹消失了,但是孙哲还是觉得不放心,抓了一只兔子,用它的血染红了芙罗莉娜一头惹眼的白发,还给她套上火猿们的衬甲。万一被卫兵发现的话还是避免不了麻烦,孙哲本次的目的是置办过冬的物资,能不惹事就尽量低调点。

  一开始还在为兔子的可爱而欢欣的芙罗莉娜被孙哲的暴行惊呆了,在往头发上滴血的时候吓得哇哇直叫,直到孙哲解释清楚才冷静下来。

  抓获的小兔子也没有浪费,孙哲一边前进一边将其剥了皮去掉内脏,用盐和香料植物腌制在小陶土罐子里,吃的永远不会嫌多。

  “老大还真是手巧呢,这种没什么肉的猎物还能熟练地处理的这么精致。”

  “大学··求学的时候我学习的可是医学,解剖课上我都不记得有多少兔子命丧我手了。而且兔子虽然肉少,但是好好处理的话可是很好吃的。以后有条件了一定让你们尝尝麻辣兔头”

  “那我可是翘首以待了呐,老大做的饭可是好吃到不行啊,吃多少都会觉得馋”

  实际上得益于近期采集组的努力探索和尝试,发现了不少可以应用于烹饪的香料植物。收获最大的就是花椒和生姜了,这可是中式餐饮的灵魂调味料,不论什么菜或者肉制品,经过这两样调料的腌制,或是过油煎,美味都会上升一个层级,花椒的叶子还能直接加入到食材中调味。如今已经有了专门的厨师们,探索尝试还原孙哲所知的烹饪方式以及菜肴了。

  而对于火猿们来说,不久前他们还只会简单的烤制食物,且种类和数量还都不充分。孙哲带来的变化可不只是简单的烹饪方式这么简单,根本上已经改变了火猿们的饮食和生活,更加多样化的营养摄入也极大的提高和增强了火猿们的体质,孙哲观察到的火猿们身高整体提高的现象也有这方面的影响。

  唯一遗憾的是筷子的推广依然困难重重,餐具能极大减少进食时候手部和口腔的接触,从而也减少了摄入病菌的数量。但火猿们从未接触过餐具,更别说使用难度系数9.9的筷子了。

  知道了正确方向之后行进的速度也大有所提升。芙罗莉娜也渐渐地褪去了不安的神色,听众人讲述着各种未曾见闻的事物。

  孙哲也了解到芙罗莉娜祖国的一些情况,半夏半冬的艾尔丁王国,于五年前遭到这片大陆最强国家莱茵王国的入侵而灭亡。但是更多的事情则无从得知了,毕竟她只是个孩子,所能认知的世界十分有限。

  总之原本像无头苍蝇那样探索前进的路程,有了确定的方向之后前进就很快了。众人总算在离开布托村的第五天下午,到达了塔兰托山下弗里茨堡的城墙外。

  孙哲这次则是被结结实实的震撼了。

  这是一座仅仅外围城墙就有数五十米高,半径超过数公里,建立在一柄巨型利剑尖端的大型城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