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不速之客

新约卡欧斯福音书 天汪 10113 2020.08.13 07:53

  即便以人类的标准来看,这也是一只装备极其精良的精锐部队了。唯一的区别是这些火猿族战士身高和普通的火猿族一样,普遍只有一米三四左右的身高。如此合身的制式装备肯定是向人类工匠定制的。

  而在队伍的正中心,孙哲看到了火猿族的王。

  黑色甲片的金铜镶边在赤红的夕阳余晖下反射着刺眼的耀光,头盔上插着一根散发奇异色彩的羽毛,头盔之下是一副浮雕着傩面脸谱的面具,因为没有上色而显得格外狰狞恐怖。就连手上都戴着镶有甲片的手套,在其上执一把出鞘的雁翎刀。腰间则挂着一把装饰精美的仪刀,在腰背横插着两把较短的障刀。厚重的裙甲一直延伸到膝盖以下,金顶虎头靴是纯皮革镶甲,普通的刀剑几乎望而却步。远远看去如同一尊武神,气势雄宏而威严。

  孙哲原以为这些魔物的科技水平还在石器时代向铁器时代迈进的过渡期,但是没想到突然从深山老林里杀出这么一只吊打时代科技的军队。‘这算什么啊,为什么石器时代文明水平的魔物会掏出来这么个人形高达啊!’孙哲被这军势惊呆了,这已经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了,脑海中似乎响起了那一句“未能击穿敌方装甲”。

  说实话这不是孙哲夸大其词,冷兵器时代的战斗,基本上就是护甲工艺和武器材料工艺的对抗,而随着技术的发展,冶金工艺的进步陷入停滞,武器的进步速度开始落后于护甲工艺。扎甲是将方形的金属甲片用皮革,绳索互相穿组,甲片则横向和纵向均有叠压部分,可以有效防御刀剑和弓矢。现代人使用古法复原的扎甲,能完全防御20米处的重弩射击,更勿论刀剑的劈砍。而扎甲因其采用轻量化的设计和片段化链接的组成方式,不仅维护修理简便,也拥有着极强的灵活性和较大的可动范围。因为扎甲的卓越防护能力,古时候不禁止平民拥刀枪,但是严禁藏甲。唐代时就制定了明文律法,禁止私藏铠甲——私藏铠甲达三领,绞。而扎甲的巅峰形制就是宋代的钢铁冷锻重扎,这里的普通火猿士兵们装备的就是宋甲中的步人甲“铁浮屠”,而火猿王穿的则是柳叶甲。

  最恐怖的是前排那些身着板甲的战士,其护甲之厚可谓肉眼可见。原本板甲真正替代扎甲和锁甲,是在冶金工业出现突破之后的公元1400年左右,材料强度的提升使得板甲得以更加轻量化,由此才逐步完全取代了扎甲和锁甲。此前的板甲为了追求极致的防护力,其护甲厚度曾一度达到一指厚度。虽然极端牺牲了轻便型和灵活性,但是却换取了这个时代无与伦比的防护力,身着这种护甲在战场上几乎是无敌的,孙哲毫不怀疑,这种板甲能正面硬抗火枪的直射。

  当然这两种护甲并不是完美的,即便是较轻便的扎甲也有二十公斤斤左右,而厚重的板甲更是重到移动困难,这种厚重的老式板甲几乎随便就能超过四十公斤。也因此这整支部队移动起来都显得无比缓慢。但是作为先头部队来讲,这就是一辆辆重型坦克,能碾碎任何敌人。

  面对这样的敌人孙哲束手无策,这根本不是什么计策谋略能解决的问题了。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孙哲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熄灭一场火灾的最好方法就是在旁边引发一场爆炸,耗尽氧气,熄灭火焰。我们现在遇到了一场大火,需要的就是一场更大的爆炸。”看着落日完全消失,夜色彻底笼罩大地,孙哲喃喃的出声。

  ‘主人,您的意思是?’侦查结束飞回村落方向的弗斯不解的询问,以它近些日子对主人的观察和了解。每当他说出一些意义难明的话的时候,肯定出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想法想要尝试。

  ‘赫尔,带队伍到村庄南边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挖出东西朝向深1米宽两米,长20米的壕沟,每隔10米挖一道,能挖多少挖多少,之前制作的弓箭和投枪全部分发下去,目视确认敌人之后立刻后撤十米,以战壕为依托用投枪和弓箭阻击敌人前进,禁止进行近距离战斗。村庄大门封死,护村河开闸放水,驻守的村民一旦确认到敌人接近村庄立即用木筏渡河。’一到达意念传达的范围,孙哲就马上向赫尔传达指令。

  “接下来,又到了对赌的时候了。弗斯,你愿意陪我赌一次命吗”孙哲苦笑着抚摸弗斯的头。

  ‘弗斯永远与主同进退,无论生死’弗斯坚定的信念透过意念传达让孙哲心里踏实了很多。“那么开始吧!”

  随即孙哲全力解放了自己的妖气。

  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股妖气所震慑,虽然朝夕相处的一段时间村民们也都熟悉了孙哲放出的那若有若无的妖气,但是突然间解放出来的质和量和之前有云泥之别。就像是山涧小溪到悬崖巨瀑那样巨大的差别。

  而远处密林深处的黑暗里,两道金色的光芒闪耀着遁出黑暗。望着天边细长的下弦月,低吟出声。随即化为一道金色的光芒离去。

  “手别停下来!快点挖掘战壕!”解放妖气之后孙哲喊出的话也带着非凡的气势,呆愣的火猿们被惊醒,迅速动手继续起刚才的动作,嘴里还时不时念叨着“这才是真正的猿神大人···”

  ‘该死,动作太慢了,这好半天才挖了一道战壕,得想点办法拖延一下,希望能坚持到预想中的时刻到来’

  “弗斯,往火猿军那边飞,我得跟他们的首领说些话。”

  弗斯立刻调转方向向南飞去,虽然狮鹫不擅长夜间捕食,但是并不像孙哲所想的那样是夜间视力不佳,而是因为没有这个必要,白天能猎取的猎物十分充足。而且夜间的动物们都会依靠树木来遮挡来自空中掠食者们的视线,夜里的光源非常少且微弱,所以就很难找到猎物了。而恰恰相反的是,狮鹫的双眼和猫眼的结构类似,在光源减少的情况下会调整瞳孔大小调节对光的感知能力,例如在面对强光时瞳孔会缩成一条竖直的缝,而在夜间瞳孔则放大成一个圆。

  很快就到达了敌军前沿,火猿王的獠牙部队比刚才又行进了很大一段距离。但是随着孙哲全力解放妖气,一接近士兵们就立即手忙脚乱地朝天空警戒了起来,不仅竖起龙枪大盾,铿锵的武器出鞘声也响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武装到了牙齿,但是毕竟是魔物,没有什么经过训练的感觉,动作慌乱也没有统一的指挥。行军停止了片刻,看到天空中的魔物只是盘旋并未下落进攻,便继续开始进军。只有作为首领坐镇阵中的火猿王始终警惕着天空中盘旋的狮鹫,坐在装饰华丽的四抬轿上。

  ‘弗斯你觉得这个火猿王怎么样’‘论魔力量的话并不大,但是其使用人类的精良武器装备,可能会发挥出意料外的力量。我曾经见识过这种甲胄,在吾等狮鹫的俯冲进攻下依然能护住性命’“单体力量不足,但是对于村民来说是过于强大的敌人。不知道赫尔那边战壕挖的怎么样了,总之先阻挠一下进军的步伐吧。”盘旋了好多圈,确定了这支部队没有对空攻击的手段之后,总算是决定进攻了。

  说完孙哲驭使弗斯降低了高度,低速从军列的阵前略过,从掌心喷射出一条火舌,在军列的前方燃起一条火线。

  “听着,在你们面前的是异界的来访者,克服死亡之人,天空主宰的降服者,火猿拯救者,赐予亡者安宁之人,吾名乃孙哲,是指引火猿的猿神!停下你们的脚步,返回你们的村落。否则烈焰将焚尽汝身,吾将赐予尔等死亡!”孙哲觉得自己这些天最大的收获就是在村民们的奉承中,脸皮越来越厚了。即便是这种满满的自吹自擂风格的中二台词也能不喘大气地一口气念完了。

  努力绷紧了脸不让自己的笑场的孙哲,因为紧张而看起来神情严肃又充满威压感。反倒是有点唬住这群敌人了。起先他们只以为是附近的狮鹫,但是落单的狮鹫在铁军面前不足为惧,即使爆发出了恐怖的妖气也依然能强行镇定行军。但这样一警告就让整只部队都迟疑了,虽然其他的称号并没有听说过,但是猿神可是货真价实的传说中的人物。而那骑乘狮鹫的身姿和强健的体魄也看上去不像假冒,之前爆发的浓烈妖气和不咏唱即释放的强力魔法,也似乎在佐证他的说法。

  士兵们再次迟疑了。他们可能是这片森林中最强的战斗力。即便是夜间的座狼也不敢正面和这支铁军硬碰硬。但是面对着有可能是敬重的神明之类的人物时也不由得收起手中的武器,甚至有人已经屈膝打算行跪拜礼了。

  “住口!无耻的窃名者!猿神大人乃是我族之神明!不容你这样的跳梁小丑亵渎!此片森林区域乃是猿神大人在神谕中赋予我等之封土。你这样的江湖骗子休想欺瞒我族人攫取我族之土地!獠牙铁军!前进!”王的面具虽然厚重,但是传出的声音却极为洪亮。瞬间打消了士兵们内心的疑虑和不安。

  ‘唉,唬人果然不是我的强项,要是被这种程度的气势下住,那也枉称王族了’

  横向划出的火线还在燃烧,但是士兵们却毫不犹豫的踏了过去。原本火猿就拥有火焰魔法的适应性,一般的火焰很难伤到他们,据说王族这样的个体更是能正面承受火焰魔法。不过孙哲也只是想画条线而已,也没认真使用能伤害火猿们的魔法。

  “就不能谈谈吗,这片土地足够大,足以养活两个部族的,非要同族相残吗”孙哲换回了平时的语气,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搞清楚立场,卑鄙的骗子。是你入侵了我的领地。同族相残也是因你妖言惑众,我没有能和你谈的话。带上你的人立刻离开这里,滚回你肮脏的巢穴!”即便是魔物的王,也仍然是王。咄咄逼人的语气中透露着不容退让的气势。

  ‘呸,果然还是我讨厌的类型,弗斯,撤退吧,看来拖延战术起不了作用了’

  一人一骑掉头返回了自家阵地,而随后火猿王的部队也推进到相当接近的位置了,几乎到了夜间都能目视的范围的时候,战斗终于要打响了。

  “獠牙!突击!”一声浑厚声音令下,火猿战士们开始了冲刺,沉重的脚步重重地踏在地面,即使在战壕之后也能感受到踩踏发出的轰鸣。

  ‘狩猎组全体,后撤至第二道战壕之后,用投枪和弓箭进行两轮齐射。射击完毕立即向下一道战壕转移!拖延敌人进攻步伐!’孙哲用意念传达向队伍下达了命令,虽然大喊出来会比较有气势,但是战场上保持通讯隐秘性可是很重要的,现代军队在执行任务时也会进行通讯加密防止敌人洞悉作战计划,一些机密行动还要施行完全的无线电静默。

  ‘魔物终究还是魔物啊,即便武装到了牙齿,没经受过训练的军队也只能发挥这样程度的力量了。’獠牙部队虽然看起来声势浩大,但是指挥和作战素养却一塌糊涂,一看到远程投掷武器和弓箭就四散躲避,阵型完全打乱。先头部队的重盾也没有按照阵型防御而是各自为战,进军步伐也受到了极大阻挠。虽说木制的投枪和不锋利的箭仍然无法破防,但也造成了一定程度肉体上的伤痛。

  ‘很好,这边和预想的差不多,就看另一边能不能及时了’‘恕下属无礼,这种程度的敌人,即便有如此数量对于主人来说也是能轻松解决的,为何如此大费周章’

  ‘弗斯,所谓的家园啊,是要靠自己的双手去保护才有意义的,如果连反抗的决心都没有,那么即便没有火猿王也会被其他势力所奴役。要成为家畜还是野兽,必须要他们自己做出选择。这不仅是保护,也是对他们的试炼。不愿争取自由的人就不配获得它’而且孙哲对于这样这样一支武装到牙齿的部队,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战壕横亘在战场的中央,给獠牙们的进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因为厚重的铠甲导致前列的士兵落入其中后难以轻易脱出,只能沿着战壕纵向行进,而后排护甲较为薄弱的士兵们遭到投枪和弓箭的阻挠难以快速前出,拥堵在了战壕前的土堆处。一旦脱离战壕,防守方就会后撤至下一道战壕。威风堂堂的獠牙部队多次突击都因为行动缓慢而没能短兵相接。

  “我们的攻击有效!”“这就是猿神大人的指引!”“猿神大人万岁!”防守方的士气高昂了起来。所有人都相信,猿神会指引他们走向胜利,但是却没人注意到,对方甚至连受伤的人都没有出现。

  ‘弓箭和投枪快要耗尽了,接下来才是火猿们真正的战斗’即便观察着下方的战况,孙哲也不打算过多干预,最多扔几个火球象征性支援一下。

  渐渐地,投掷武器的数量减少,狩猎组的手中能使用的武器越来越少。最后终于只剩下了手中赖以自卫的短兵了,而战壕也被完全越过。獠牙们重整军容,再次向前不徐不慢的踏着坚实的步伐前进了。

  “咚!!”“咚!!”“咚!!”士兵的脚步声如同擂动的战鼓,沉重地敲打着防守方的心脏,火猿们的士气也像钉在木板中的铁钉一般一截一截下沉着。终于,火猿们的撤退也到达了尽头,背后就是村子外围的河道和紧闭的大门了。退无可退的火猿们绝望地看向天空中的猿神,双眼中流露的是期待。而手中的武器,也渐渐滑落在了地上。

  “你们啊,只会指望神的怜悯吗!!”视线中的猿神突然神情严厉起来。

  “知道你们的身后是什么吗!是你们的父母兄弟!是你们的妻儿!你们知道入侵者会怎么做吗!会奸淫你们的女人!屠杀你们的幼儿!会斩下你们亲人的头颅插在高耸的木桩之上!听着!听好了!没有什么神会大发慈悲来救你们!在敌人和家人之间,只有你们的身躯可以作为屏障!不怕死的家伙才有资格活着!”

  所有人都楞了下来,战场一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所有人都被猿神的话震慑,迄今为止一直逆来顺受的火猿们从未想象过反抗,因为那看上去就吓死人的战士部队,反抗即死。

  但这些天的经历又完全有了不同的体验,在猿神的指导下,自己和同伴们通过勤奋的劳动,可以活下去。不靠任何人的怜悯,不依赖任何王的施舍,凭借自己的双手,能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下去。孩子们不再挨饿,年长者也不会因为无法狩猎被族群放逐。这样的生活,不想放开,想要继续,这才是火猿们的心声。

  一声金属碰撞声打破了寂静。“我···我要保护家人···我要他们活下去!”一个站在最前排的火猿,捡起了自己丢掉的武器“我不会再后退了,我想活下去,我要和所有人!和家人一起活下去!”

  “我···我也是!我要干掉这些家伙!”另一个声音出现了。

  “对!干掉他们!”“活下去!”火猿们一个接一个的,捡起了已经丢下了的武器,握紧了手里的刀剑,所有人都重新燃起了斗志。

  “哦啊啊啊啊啊啊!!!!冲啊!!!”

  不知是谁高声喊了一句,随即如同火星蹦入汽油一般,所有的火猿们情绪瞬间被点燃。所有人都高喊着向獠牙军发起了冲锋。

  ‘这就对了,只有拥有了抗争的决心才能真正强大起来’

  “那么,这就是对你们勇气的褒奖!”孙哲突然从空中翻身跃下,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度砸向敌阵。瞬间就有几个躲闪不及的小兵被震飞。‘真的假的啊··我就只是想来个帅气的登场而已,威力这么大的吗’

  但是这幅火猿族的身体性能真的很异常,神经反射速度几乎毫无延迟,虽然大致测试过,力量也是大到离谱,全力出拳能轻松把一人粗细的大树拦腰打断。而且相应的行动也极其之迅速,弗斯的说法是,速度堪比全力俯冲的自己。

  身着厚甲的士兵们像布娃娃一样被孙哲随意乱扔。战场正中央像忘记盖上锅盖的爆米花机,向四处飞散着獠牙们的身躯。反倒是原本气势汹汹的火猿们四散着躲避飞过来的身体。数百斤的重物飞过来,砸中了可就是重伤了。

  “卑鄙小贼,让我来!”火猿王也高喊着加入了战团,但是很不幸的被一拳打飞,甚至孙哲都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我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弗斯··原来这些家伙这么弱的吗’‘主人尽管对火猿严厉,但是行为上来说还是相当宠爱,就连进攻方的敌人也都只是击晕而已。属下认为主人的做法没有任何挑剔。’

  ‘阿阿··这就是傲娇吗··这种属性放在一个年近中年的大叔身上可一点都不可爱啊’说着便把一个穿着厚实板甲的士兵扔了出去。周围的獠牙士兵因为惧怕这个力大如牛的人形巨怪,围成一圈谁也不敢上前。

  就在孙哲自我感觉良好准备开始劝降的时候,一阵饱含杀意的恶寒气息突然席卷了在场所有的人。所有躺在地上呻吟着的獠牙士兵和火猿的村民们都立刻整顿姿态进入临战状态。‘这些龟孙之前都是装着的啊,能打就别躺在地上啊’

  “这种阴寒暴戾的妖气,该死,预感成真了。这果然是步臭棋,弗斯,你继续在空中进行警戒支援,棘手的东西要过来了!”

  獠牙部队迅速整顿然后围在了王的周围。警惕着这股来历不明的危险妖气。

  于是在所有人的瞩目下,一道金色的闪电劈在了战场中央的空地,但却没人敢动。那不详的妖力所散发出来的绝望暴虐和死亡气息如同凝固了的混凝土一般牢牢的攫住了在场所有的人。撒发着黑色迷雾的身躯若隐若现,而在那黑暗中一对金色的亮光冷冽地亮起。张开的口中是巨大弯曲的獠牙。看来这就是最近在森林中四处作案的元凶了。

  原本孙哲是想借火猿王的手来削弱魔兽,自己则渔翁得利,因此毫无顾忌地解放妖气吸引魔兽前来(之前的调查得出结论,这个凶手会袭击拥有强大妖气的魔物或是有战斗能力的武装集团,虽然仍未调查清楚原因)。但是獠牙部队的战斗力和想象中差太多了。

  ‘弗斯,你见过这种魔兽吗,看起来像是某种猫科动物的肉体强化版,而且这个体型有点猛啊’‘回主人,虽然未曾见过,不过黑色迷雾的外观看上去很像是长辈们提到过的雷豹。但是这个体型和妖气远超森林魔物的水平’

  孙哲面对着雷豹额头渗出了汗,这可不是能悠闲鼓舞村民们战斗的对手。自转生以来未曾出现过的危险感袭来,本能在惊声呼喊着着让自己逃跑。‘这家伙真的不妙啊,搞不好真的要挂’

  “小的们,想活命就给我撤!清出空地来!”

  “獠牙铁军!准备战斗!火猿氏族绝不退让!歼灭敌人!”火猿王也高声呼喊着发出了命令。‘白痴,这样只会让手下白白送命’

  但是入侵者没有给任何人做过多准备的时间,金光闪过,血花四处飞溅,伴随着的还有断肢和被利爪獠牙啃噬甩飞出去的士兵,这可不是孙哲那样心慈手软的投掷,几乎都是一击毙命。这才是真正的血肉横飞的战场,血腥味瞬间飘散开来。

  ‘太快了,我都没有察觉它的动作,而且这个力度,被击中肯定要重伤了’“獠牙部队,让开点!我要用魔法了!”但是士兵们不为所动,王的命令是歼灭入侵者。

  身着重装板甲的士兵们迅速包围异兽,竖起厚重的大盾,龙枪斜竖起压向敌人。盾墙的缝隙间,身着扎甲的步战士们抽出横刀鱼贯而出,将武器的锋刃横劈竖砍在怪物的身上。有的士兵刀身上还缠绕着火焰。孙哲对獠牙们突然爆发出来的协调性和战斗力刮目相看了,看来刚才对战村民时候的散漫也是表象,毕竟是能称霸一方的火猿王,其獠牙必然有着想象以外的锐利。

  但是,勇气终究不是实打实的力量,对于食物链上层的魔物来说,个体的强大远重要于集体。而究其原因··

  ‘怎么回事!刀剑根本完全伤不到那个怪物!弗斯!什么情况!’獠牙士兵的刀剑砍在异兽身上的黑色迷雾像是撞到了石头,生硬地弹回,连一丝伤痕都没有留下。紧接着进攻的士兵们便被利爪撕开或是被利齿咬碎。

  ‘回主人,越是高级的魔物就会拥有愈加凝练的高浓度魔力,而很多天生拥有大量魔力的魔物可以依靠本能,将魔力固化在体外防御攻击,只有凝聚出更高程度的魔力才有可能击破其防御’

  ‘大爷的,魔力这东西,为什么泛用度这么高的啊’忍不住在内心咒骂起来。但是现状还在恶化。

  “不管了,弗斯你继续警戒,不能让这些家伙白白死掉”

  獠牙战士们还在怪物附近,不好用大范围魔法,孙哲只能选择近身战斗。几个闪身躲开了被击飞的獠牙兵,快速接近了怪物,但是在接近的一瞬间,对方也立刻警戒了起来,身上的黑色迷雾暴涨,身体以诡异的角度转向接近中的孙哲。

  ‘必须避开!硬拼会直接被干掉的!’

  眼见血盆大口张开朝向了自己,惯性驱使下已经很难再改变方向了。孙哲一时间身体如同失去平衡那样倾斜朝地面伸出手掌,掌心像火箭发动机那样喷出了火焰射流。

  总算是靠着反推的力量改变了前进方向,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怪物的撕咬,右手则握紧拳头全力挥出。

  “吃我一拳!”饱含魔力的一拳狠狠的砸在魔兽的身体上,黑色的薄雾瞬间激荡起来。这一拳的威力却没有想象中大,魔兽只摇晃了一下身体便平衡之后挥爪攻来,而攻击得手之后孙哲也不纠缠,迅速脱离躲开了紧接着的攻击。

  ‘凝聚的魔力太少了。威力也不够,下一发得来个大的’远离敌人之后迅速调整姿势,一手着地低伏着身体做好反击准备。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让魔兽更加警惕,也隐约泛起了一丝怒意,开始更加狂暴的袭击周围的獠牙士兵和落单的火猿民们。黑色迷雾掠过之处,必然溅起一片血雨。

  ‘得先阻止它的动作,再这样下去火猿们要被杀完了,但是它太快了,得想办法让它停下。那种动作,还有不像是那样的体格所应该具有的敏捷,肯定有什么···有什么···’

  孙哲将精神集中到极致操纵身体,但是即便意识到情况,肉体却依然跟不上动作。好几次隐藏了妖气,在士兵之间不断闪身靠近了魔兽,但一进入黑色迷雾的感知范围,魔兽的身体就以难以理解的速度瞬间做出反应,面对回击则每次都是堪堪躲开。在此期间獠牙部队的伤亡越来越多,能站着的士兵已经屈指可数。

  ‘佯攻就到此为止吧,不拿出来点东西这些家伙的命全都要保不住了,近的不行那就试试远程攻击。’孙哲将脚插入土壤,做好了应对冲击的准备,然后将双手对准魔兽,一口气将魔力凝聚在掌心。

  “所有人!趴下!”叠放的手掌中如同之前一样爆发出了庞大的火焰射流,但是规模完全和之前不在一个档次,如同火箭发射时候一样粗壮的炽热火焰从掌心喷出。高度刚好高过火猿的身高,范围却相当巨大,到达魔兽身体时范围已经扩散到几乎涵盖整个战场的程度。

  ‘既然动作没你快,那就封锁你所有躲避的方向’火焰的射流持续了好几秒。

  火光消散之后,除了在地上匍匐躲避的火猿们,战场上只剩下一只浑身漆黑冒着烟气的魔兽了。原本缠绕魔兽身体浓郁的黑色烟气变得若有若无,此刻的魔兽终于露出了它的真正面貌。

  那是一只巨大的黑色的猫科动物,皮毛漆黑油亮,外形像极了美洲豹。背上有着长长的金色鬃毛,金色的纹路像粗犷的闪电一样从背部延伸,遍布了整个身体。獠牙像剑齿虎那样尖利粗长,金色的眼睛闪耀着不详的光芒。细微的电光在身体表面劈啪作响。

  ‘主人,可以确认这是一只变异的雷豹,拥有雷电魔法的适应性。’“阿,用看的就知道了”

  刚才的魔法显然对雷豹造成了伤害,张开的巨口向着这边发出低鸣。

  雷豹微微一欠身前爪低伏伺机待发,随即身上电光纹路光芒大盛,时不时有电火花迸射出来。

  光芒最盛时整个身体化作闪电般的金光,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巨掌已经拍向孙哲身体。

  ‘糟糕,刚用完魔法体能还没跟上’下意识的伸出双手遮挡面门,聚集起一丝魔力。孙哲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重载卡车全速撞击,身体如同脱线的木偶一般飞出去,在地上翻了好几个圈才停下。瞬间口中一咸,一口鲜血喷出。

  艰难的迅速翻身调整好姿态半跪在地上,手不自觉的捂住了胸口。‘肋骨断了两根,右下肺刺破局部出血,运动能力下降起码三分之一。必须放弃近战,在远处攻击。但是这家伙的速度太快了,大范围的魔法攻击太过消耗魔力。得先摸清这种闪电模式的攻击范围和间隔。那么,既然抓不到它就等它过来吧’

  所幸预感并没有错,闪电模式的进攻似乎无法连续进行,而且魔力消耗看起来着实不小,雷豹身上妖气形成的黑色迷雾晃动着变淡了,孙哲的魔力感知也大致感应出来其魔力有着不小得损耗。雷豹恢复了正常的速度扑向孙哲,几十米的距离几个跃身便至,但是这次孙哲做好了准备。

  ‘外观,无色火属性魔力,效果,消耗所有已放出魔力在接触点向范围外剧烈爆炸放出爆炎射流,范围,地面以上身体以外1米至五米范围,键言触发条件,任意异种魔力接触’孙哲在心中默念着并放出魔力。这是一种之前尝试过的触发式魔法,之前对各种尸体的探查能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种近战能力极端强大的魔兽,而预想中和这头雷豹的相遇可以认为是必然的,所以有必要开发防御接近战的手段。

  雷豹虽然肉体能力非常强悍,但是显然对魔法的感应上精度不够。孙哲布下触发魔法之后守株待兔,雷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踩着迅捷的步伐跃身至孙哲身前。靠近的瞬间爆炎魔法即触发,炽燃的火焰瞬间爆发,光从外观来看威力也是相当强悍。正常雷豹体重大约在200到300公斤,而这只变异的雷豹体格更加庞大,体重轻松超过了500公斤,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被这个陷阱魔法的爆炸直接轰飞了出去,可见这陷阱魔法威力也是相当不俗了。而雷豹身上的黑色迷雾也显得更加薄弱了,但是魔力感知到的是它仍然拥有超过三分之二以上的魔力。

  ‘威力还是不够,但是为了维持魔法的发动,没有精力再凝聚压缩更多魔力了,看来还是得用高功率的魔法消耗他的魔力,直到魔力消耗到无法维持黑色迷雾才能真正决一胜负。’一击得手孙哲立即准备好下一个魔法,用左手握紧右腕凝聚起魔力,右手掌心对向刚刚被击飞倒地的雷豹。

  在雷豹还未能稳定好身形的时候,孙哲的魔法就接踵而至。这次的魔法火焰范围却并不是上次的覆盖全场,而是集中收束起来,像火焰喷射器那样喷出一条长直的火舌,射向反应不及的雷豹。范围的减小就意味着魔力凝练程度的提高,直白点讲就是伤害更高。原本应该是鲜红的火焰颜色变成了橙黄色,可见其温度之高。

  橙色的炽热火焰吞没了雷豹的身影,火焰束虽然只持续了短短三秒,孙哲却喘着大粗气瘫软了下来。这个魔法是孙哲能放出的最强魔法,不仅需要瞬间爆发出极高的魔力还需要绝对的精神集中力来控制魔力的流向和变化。使用之后不仅精神疲劳,瞬间缺乏魔法的肉体也会失去短时间内的行动力。

  孙哲明白这个魔法的使用非常冒险,但是此刻别无他法,只能趁着雷豹警戒自己陷阱魔法时在远处大量削减其魔力了。要是雷豹仍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而对自己发起进攻,那就只能以死收场了。

  刺眼的火光柱消失,正面承受了魔法的雷豹身形出现。身上的黑色迷雾几乎消失不见,身上原本应该黑亮油光的皮毛大片消失,露出了成片烫伤的皮肤,有的地方甚至直接被碳化成和皮毛一个颜色。野兽发出了高声的嘶嚎,身上开始泛起层层明亮的电火花,双目盯紧孙哲,身体却没有要行动的迹象,而是四爪深深抓进土壤稳定身形。

  ‘不好,这家伙也有远程攻击的能力!弗斯!’发觉情况不妙的孙哲立即在意识中呼唤弗斯,但是此时的雷豹身上电光大作,看上去马上就要爆发。

  眼看着来不及了,孙哲试图凝聚魔力防御,但是精神疲惫且体表魔力仍处于未得到补充的匮乏状态,几乎没能聚集起任何像样的魔力。

  突然一个身着华丽铠甲的身影出现在了孙哲身前,举起刀指向雷豹,那是不知不觉已经靠近了孙哲,几次试图支援的火猿王。

  “我可是火猿之王!任何怪物都不得肆意伤害的我子民!!!”

  随即一道刺眼的电光闪耀,在场所有人都被强光淹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