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沁九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加紧修炼

凰沁九天 士与 1227 2019.07.05 23:06

  “歌儿这话说的,陈妈这是心疼你。”将水杯放在桌上,陈妈纠结的看着叶离歌,想问又不知从何问起。

  探究的目光打在脸上,叶离歌想忽略都不行,“陈妈,你想知道什么便问,我没打算瞒你。”

  叶离歌开了口,陈妈这才走到叶离歌身边,“我发现歌儿变了,变的与从前大不一样。而且歌儿什么时候学会的医术?又是从哪里得来的储物戒?”

  陈妈是从小看着她长大,叶离歌是什么脾气秉性陈妈再清楚不过,虽然有好些年未见,可是叶离歌被二房小姐欺负的事情人尽皆知,软弱无能的性子也是出了名的。

  可现在的小姐,强势,有主见,一手从未见过的医术更是神秘莫测。

  “你先坐。”叶离歌起身拉着陈妈坐在软榻上,这才解释道,“陈妈,以前我被欺负的事情你也早有耳闻对吗?还有这次,若非我命大,只怕便会任由魔兽分尸,那一晚死里逃生,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软弱无能只会被人欺辱践踏,而我,现在要做欺负她们的人。”

  “小姐你……确实是长大了。那歌儿如今是怎么打算的?”现在的叶离歌,让陈妈不由自主的想起她的母亲,那位风华绝代的女人。

  “夺权。只有掌握了整个叶家,才会获得主动权,可是现在的我,太弱小了,所以过段时间我会出去历练,等到实力足够,我会夺回属于我的一切。”听到叶离歌的话,陈妈只觉得热血沸腾,可是一想到歌儿的废材体质又沉默了。

  叶离歌知道陈妈在想什么,“陈妈,其实我是可以修炼的,我只是从小被下了毒,这种毒虽不致命,却会涣散我聚集起来的灵气,久而久之,毒素堆积太对导致身体虚弱,更聚集不了灵气,幸而我那日救我的人中有一位四级炼药师,阴差阳错解了我的毒,所以我现在可以慢慢修炼了。”

  “原是如此……”沉陈妈此时是很难受的,按歌儿的话来说,她从小便被下了毒,可那事自己是陪着歌儿身边的,却如此疏忽,如若不然,以老爷夫人的天赋,歌儿必是天才,生活也断不会是如今这样。

  对上陈妈满是懊悔的脸庞,叶离歌轻拍了一下陈妈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陈妈,你要知道,你护的了我一时,护不了一世,若有人要对我下手,你便是寸步不离也防不住。所以你无需自责,你现在要做的,便是好好修炼,做我强有力的后盾。”

  “哎,歌儿说的对。”脸上的懊悔之色尽消,歌儿说的对,毒已然下了,想再多也于事无补,倒不如好好修炼,不然若是等发现了下毒之人却奈何不了,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看了眼天色,竟已经日暮西山,“已经这么晚了吗?”今日是他口中的两天之后,那么他也该来了吧?

  “砰……”一声闷响,陈妈倒在了地上,若不是感受到陈妈绵长的呼吸还有那一抹不算熟悉的味道,叶离歌早就杀出去了。

  从窗户闪进来,君月冥看着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喝茶的小丫头有些出神,但也只是一瞬,轻车熟路的走到叶离歌对面坐下,拿着叶离歌刚刚倒满的茶一饮而尽。

  “小丫头这是在等我吗?”

  叶离歌抬眸撇了他一眼,“那是我喝过的,还有我不是小丫头。”

  君月冥听到叶离歌的话,低头把玩着茶杯,这是她用过的,他当然知道,没想到,他竟是真的不反感这个小丫头。

  “不是小丫头是什么?嗯?”说着还看了一眼叶离歌平淡无奇的胸部。

  “你往哪看呢!”这人怎如此不知羞耻,叶离歌已经找不到话去骂他了,因为不管叶离歌说什么他都无关痛痒。无奈,叶离歌只好起身走到门口,“你不是说今晚要帮我洗经伐髓么?走吧。”

  这个房间铁定是不行,因为陈妈总会醒来,总不能陈妈一醒再把她打晕吧?而且洗经伐髓之后,身体里的杂质会被排出,所以,得找有水的地方才行。

  看到叶离歌有发火的趋向,君月冥也不逗她了,淡笑着过去搂住叶离歌纤细的腰身,“抓紧了。”

  “啊!”还没反应过来,叶离歌就发现直接处于半空之中,下意识的抱紧君月冥,只有灵力等级达到灵尊才可以御空飞行,他已经这么强了吗?还是说,比灵尊更强?

  君月冥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丫头,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怕了?”

  “怕?怎么可能。”君月冥的话成功的让叶离歌意识回笼,怕?叶离歌的字典里从没有怕这个字,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那你,为何紧紧抱着我,嗯?”君月冥一脸坏笑,叶离歌真想朝他那脸上给一拳。

  “抱你怎么了,你以为本小姐稀罕?本小姐是珍惜自己这条命。”叶离歌反驳道,看着他被白玉面具遮住的半张脸,“不凉吗?”

  “嗯?”叶离歌突然的几个字,倒是把君月冥问懵着了,发现她的眼光紧紧的瞧这自己的脸,便知晓她是在问自己,这面具凉不凉。

  “习惯了。”

  “嗯?这算是什么答案?君月冥,你是不是长的太丑怕吓到别人啊,所以戴着面具遮丑?”叶离歌说着说着,一只手忽然袭向君月冥面门。

  “啊!”就在快得手的一瞬间,叶离歌快速的向下坠落,却又被强有力的大手拦住腰身,重新靠在他的胸膛,“君月冥你大爷的!”

  叶离歌破口大骂,而始作俑者却嘴角含笑,“我的面具,只有我,和我娘子可以摘。”

  听到君月冥的话,叶离歌冷哼一声,“切,一张脸而已,本小姐才不稀罕看。”

  话落,两个人很有默契的都沉默了,直到……

  “啊!君月冥我操你大爷的!”叶离歌被君月冥塞了一颗丹药,便成抛物线一般准确无误的落到了寒泉中央。

  “你又扔老子,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heollkti!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