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沁九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退婚风波(一)

凰沁九天 士与 2178 2019.07.12 16:40

  叶戚淳和叶清暄嘱咐了叶离歌很多遍这才目送这叶离歌上了马车,要不是国君只召歌儿一个人进宫,他们真想跟上去。

  等到马车消失,两人才转身进了府。

  叶离歌一离开叶府,君月冥这里就接到了消息。

  宫尚名?这个老东西,竟然这么迅速将歌儿召进宫了?”听到流影的话,君月冥画完最后一笔,才将毛笔挂在一旁。

  一双犹如紫水晶的眼眸,满是宠溺的看着画上英气逼人的小家伙,君月冥画的正是叶离歌对峙狼群的时候。

  “走吧。”将眼睛从画上移开,君月冥大步朝书房外面走去。

  在迈出房门的一瞬间,君月冥的眼睛变成了棕色。

  “去……去哪儿啊?”流影赶紧追了出去,问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直到自己坐在车辕上准备驾车,流影才顿悟了。爷都多久没坐过马车了,而且今日还选了这么呃……花里胡哨不对,华丽的一架马车,肯定是去找叶小姐没错了。

  不等君月冥开口,流影便笑嘻嘻的架着马车朝皇宫的方向而去,君月冥见状,嘴角微微勾起,还不算太笨。

  马车晃晃悠悠的停在了宫门口,前去叶府接叶离歌的太监从后面的马车上过了,“下去吧。”

  听到声音,叶离歌掀开车帘,却发现那太监已经自顾自的进了宫门。

  下马威?呵,有意思。叶离歌不急不慢的坐在车辕上,完全没有下马车的意思。

  走了半天的那太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叶离歌赶上来,转头就要骂,却发现叶离歌还端坐在马车辕上一动不动。

  怒气冲冲的朝回走,站在叶离歌面前,“叶三小姐这是作何,耽误了面见国君的时辰可是要受罚的!”

  “你也知道要受罚?”叶离歌侧头最近含笑看着太监,“不过你要知道,你是奴才,我是主子,本小姐受国君旨意入宫便是客,可你却对客人这般态度。”

  叶离歌说着停了一下,“你觉得这件事闹在国君那里,我们两人谁会受罚?”

  “你……这……”听到叶离歌的话,太监慌了,不过转念一想,有太子殿下给自己撑腰,他怕什么。

  “叶离歌,咱家劝你还是赶紧下来,惹恼了国君,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好怕啊!可笑,叶离歌从不懂什么叫怕,不过她还是下了马车,因为她这次的目的是退婚,不想节外生枝。

  “呵,那我就去看看,惹恼了他,会有什么后果。”

  叶离歌朝宫里走去,那太监也没再说什么,大步跑到叶离歌前面,美名其曰为叶离歌带路。

  事政殿,国君宫尚名将手中的奏折扔到一旁,脸色及其难看。

  一旁的王后娘娘,也就是太子宫亦飞的母亲,转头不着痕迹的看了太子一眼,这才转向国君。

  “怎么回事,歌儿这丫头怎么如此没有礼数,竟让长辈等了这么久!”

  王后话落,国君的脸色又沉了一番,“飞儿。”

  “儿臣在。”听到国君喊自己,宫亦飞立刻起身。

  “去看看,她为何还没有到。”

  宫亦飞离开后,殿内又一次陷入沉默,“父王,落儿想要这个!”在场的几位心腹都不敢说话,只有这五岁的小公主,敢毫不顾忌国君心情随意撒娇打泼。

  可偏偏,皇上很宠爱这个小公主,看着一蹦一蹦从外面跑进来的小丫头,国君笑了笑,朝她招手,“来来来,到父王这里来。”

  听到国君的话,宫云落撒开腿就朝国君跑去,一屁股坐下国君腿上,小小的手就搭在国君脖子上面。

  “叶离歌!”

  叶离歌正走着,听见有人喊自己,抬头一看,宫亦飞正迎面而来,那领路的太监一看太子过来,早就跑的不见踪影。

  “太子哥哥……你是来接歌儿的吗?”叶离歌含情脉脉的看着宫亦飞,心里却是一阵恶寒,没办法,为了能顺利退婚,只能先忍忍了。

  果然,看到叶离歌这副面容,宫亦飞的嫌弃之色更加明显,“你是死人吗?走个路这么慢,你知不知道我们等了你多久!”

  “对……对不起,太子哥哥,歌儿不是故意的。”仿佛被宫亦飞吓到一般,叶离歌的眼中蓄满了泪水,若叶离歌长的好看,那此时便是楚楚可怜惹人怜爱的弱女子,可偏生……

  叶离歌一袭粗布衣裙,暗黄平淡无奇的脸,怎么看都像一个妇人一般,再想起北城国第一美人叶流云,宫亦飞怎么看怎么恶心叶离歌。

  “哼!赶紧走!”宫亦飞觉得多看叶离歌一眼都是浪费时间,沉着脸转身就走。

  叶离歌冷眼看着宫亦飞的背影,且先让你张狂一些时日。咱们的账,慢慢算……

  “太子,叶家三小姐到!”

  叶离歌跟着宫亦飞缓步进了事政殿,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里面的人,都是一些国君身边的心腹啊,呵,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灵师四级?叶离歌看着坐在上首的贵妇人,这应该就是王后娘娘了。

  叶离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透别人的灵力等级,但是却怎么也看不透君月冥和他的下属,难不成他们的级别都很高?

  “父王。”

  “叶……叶离歌见过国君。”叶离歌被吓的不知所措,只是微微行了一礼便自顾自的站直,从叶离歌踏进殿中,那国君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怀中的小女孩儿身上,若叶离歌没猜错,他会将自己晾上一阵子,所以叶离歌不傻,不会傻傻的下跪好让他折磨自己。

  “叶离歌你大胆!见了国君竟不下跪行礼!”

  叶离歌转头看着说话的人,这人叶离歌见过,是她的好伯母楚玲芷的父亲楚霸天,当今丞相。

  “楚爷爷……歌儿害怕……”叶离歌此话一出,大家才想起来,丞相可是叶家的亲家啊,这怎么说也算自己半个外孙吧,怎么……

  看到其他人诧异的目光,楚霸天心头一禀,“歌儿,楚爷爷是为你好,礼法不可废,再说,面见国君有何可害怕的?乖乖的,向国君行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