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沁九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伤口缝合

凰沁九天 士与 2079 2019.07.04 14:51

  天和医馆……叶离歌打听了一下,这个大陆使用银针的医者并不多,因为大多数人只相信炼丹师的丹药,觉得用银针在身上戳几下就能比过丹药压根就不现实,所以导致了很多医者并不愿意学习银针之术,把大多的精力都花在了炼药上面。

  而在这里,却有一位三级炼药师,银针之术也是得到了大多数百姓认可,所以他使用的银针质量应该是不会差。

  “您要买什么丹药吗?还是看病?”叶离歌刚进医馆,便有一位小药童围了上来,“丹药的话,一到三级都有,看病嘛,改日再来吧。”

  “为何要改日?”

  “因为我师傅在闭关冲破灵宗,即将成为北城国,不,幻灵大陆第一位最年轻的四品炼药师。”小药童的话中尽显骄傲之色,不过叶离歌却没怎么注意,因为她只听到了四品炼药师这几个字。

  若他能成功突破四品炼药师,那碧莲的丹田恢复有望了。

  叶离歌看着小药童,“既然你师傅在闭关我便不打扰了,我今日来,是想同你们医馆借一副银针。”

  “银针?你要银针做甚?”这里的医者不使用银针小药童是知道的,所以今日忽然有人来借银针,小药童觉得很惊讶,没想到在这下世界居然能遇见会使用银针之人,不对……自己怎么知道她会使用银针呢?

  叶离歌可不知道此时小药童有这多想法,“救人要紧,若可以,还请行个方便。”

  “不是我不借你,只是我们这里的两幅银针,都是我师叔用玄冰铁所炼制,是要配合灵力使用的,不然很难有什么效果的,你……”

  小药童欲言又止,叶离歌知道他是何意,不过区区玄冰铁而已,她还不需要用灵力驱使,“这个我自有办法,不知可否借用一副呢?”

  “可以,既是为了救人借你一用又何妨,我师傅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药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转身去内间拿了一副包裹好的银针出来,递给叶离歌,“诺,赶紧去吧,别忘了还回来啊。”末了,还不望叮嘱几句。

  “放心吧,谢谢。”将银针收入储物戒,道了谢后连忙朝医馆外走去,一路飞奔向叶府而去。

  而此时叶离歌房内,陈妈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房里走来走去,“小姐怎么还不回来呀?”小姐走后没多久,碧莲便发热了,浑身烫的吓人,陈妈连忙去厨房拿了些许冰袋敷在她额头上,可是感觉一点用都没有。

  “小姐……小姐……”

  “我回来了。”叶离歌一到房门口,就听到了碧莲在喊自己,傻丫头,都成这个样子了还在念叨我做什么!

  “小姐你可回来了,这丫头烫的不行,都开始说胡话了。”看到叶离歌,不知怎的,陈妈忽然觉得有了主心骨。看了一眼叶离歌身后,“小姐,你不是去请大夫了吗?大夫呢?”

  “不用。”叶离歌没解释什么,直接过去坐在床边,从戒指中取出银针和匕首放在一边,“陈妈,你去点一个油灯,再些针线过来,把针在灯上面烤一下。”

  说完便全神贯注的处理碧莲的伤口,伤口发炎了,而且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溃烂,叶离歌必须要将烂肉剃下来,可是会很疼……

  一记手刀,让碧莲彻底昏迷,刚好这是陈妈端着煤油灯走了进来,叶离歌上前将匕首尖在火上过了过,重新走到碧莲身边。

  小姐!陈妈放好油灯准备去拿绣花针,刚好看见叶离歌拿着匕首刺向碧莲,可是转念一想,小姐同碧莲一起长大,感情很是要好,小姐怎么可能会杀碧莲呢?直到一块烂肉被扔在盆子里,陈妈的心才放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要将烂肉剔除,不过陈妈相信小姐这么做定有她自己的道理,她有种感觉,小姐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看了一会儿,陈妈便安安静静的在那里烤着绣花针,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把针线穿上。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叶离歌才将她身上的烂肉都剔除掉了,叶如梦,敢把我的人伤成这样,你很好!

  “陈妈,把针给我。”

  听到叶离歌的声音,陈妈端着盆子走了过来,当叶离歌看见泡在热水中的针线时,叶离歌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同陈妈说要用热水杀菌了,没想到……

  看到叶离歌盯着盆瞧,陈妈还以为是自己自作主张坏了事,“小姐,奴婢是看这针烤了以后会有铁锈,便想着用热水泡泡,应该会好一些,奴婢不该自作主张。”说着便要下跪。

  被叶离歌眼疾手快的拉住了胳膊,“陈妈你做的很好,我夸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还有,我不喜欢你们自称奴婢小姐什么的,以后叫我歌儿就好,记得别自称奴婢。”

  “是,奴……我知道了。”听到叶离歌的话,陈妈的眼眶中瞬间积满泪水,小姐真是长大了。

  从盆子里拿出针线,叶离歌便开始缝合碧莲的伤口,对于叶离歌这个现代人来说,伤口缝合是最简单再常见不过的事情,可对于古代人来说,却是无法接受,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不过叶离歌做这些并没有选择避开陈妈,她想知道,自己身边有几个人可以为自己所用,而陈妈的反应,叶离歌很满意。

  看着叶离歌像缝补衣物一般在碧莲身上穿针引线,陈妈的身体抖了一下,却是什么都没有问,陈妈是聪明的,小姐现在做的事情可是不能为世人所接受的,可是小姐却毫无顾忌在自己做这些,可见是信任自己的,那自己必然不能让小姐失望。

  陈妈不断的告诉自己,小姐做什么都是有自己的思量的,自己只要按小姐吩咐去做就是了。

  呼,累死了,终于缝好了,叶离歌将针线放在一边,取出戒指里的丹药研成粉末涂在伤处,用绷带绑好之后这才下了床。

  “歌儿,碧莲怎么样了?”看到叶离歌从床上下来,陈妈赶紧扶着叶离歌坐在软榻上,递了一杯水过来。

  “没事了。”叶离歌接过水杯一饮而尽,“还是陈妈好,知道我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