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沁九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退婚风波(二)

凰沁九天 士与 2119 2019.07.13 09:11

  “行了,不行礼就不行礼。”

  国君抬起头看着殿中唯唯诺诺的叶离歌,他只见过叶离歌一次,便是在她三岁的时候,白白净净的像一个瓷娃娃,很会讨人欢心,国君本就开心,直接将她指婚给当时还是皇子的宫亦飞,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从十年前叶离歌的父母失踪,叶家慢慢没落,叶离歌也被判定为废材,国君便想结束这桩婚事,可是又拉不下脸面,毕竟这婚约是他定下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失踪一夜未归,倒是个好机会。

  “叶离歌,你可知罪!”国君猛然间拍了一下案桌,倒是将怀中的小公主吓了一激灵。

  叶离歌的眼中满是惊慌,“我……我不知道犯了何错……”

  “不知道?好,那朕便告诉你。”国君冷笑一声,“你身为皇家未来媳妇,却夜半出府与男子私会一夜未归,你这是藐视皇权!孤完全可以下旨诛你九族!”

  “国君……我……没……没有。”叶离歌被吓的完全说不出话了,看着可怜极了。

  “罢了,孤念你年少不更事,便不做处罚,今日便退了你的婚约,你可有异议?”

  来人看着这一幕,算是明白了,原来国君的目的在这儿啊。

  叶离歌就那么看着国君,也没有说话,国君只当她是答应的,毕竟自己的话,从没有人敢反驳。

  抬手示意身边的公公宣读旨意,尖细的声音回荡在叶离歌耳边,身侧的手,逐渐聚拢。

  “奉天承运,君主诏曰,今叶氏离歌,不守女德,夜半出府私德败坏,我皇家不容,念其年幼,便不予追究,今取消叶氏离歌同太子的婚约,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钦此!”

  “叶三小姐,接旨吧。”公公宣读完旨意,便缓步走到叶离歌面前,可叶离歌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丝毫没有要接旨的意思。

  “我有异议!”四个字,重重的击在众人的心上,大家为叶离歌捏了一把汗。

  没等国君说什么,叶离歌开口了,“现在我与宫亦飞的婚约可是解除了?”

  “歌儿,怎可直呼太子殿下名讳!”

  又是楚霸天,叶离歌已经忍了他很久了,“你闭嘴,宫亦飞跟国君都没说话,有你什么事!”

  “你……”

  众人看着殿中的叶离歌,感觉她好像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又好像她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一时竟矛盾不堪。

  “刚刚圣旨上写的不够清楚吗?”婚约解除,国君不想再跟叶离歌浪费时间,“接了圣旨便回吧。”

  可叶离歌怎么会听他的,本来想着将魂退掉便相安无事,没想到宫家这些老匹夫,竟给自己安了这些莫须有的罪名……

  “我刚刚说我有异议,你是聋了吗?”

  “叶离歌!你是想死吗!”国君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语音来形容,灵师八级的威压,朝叶离歌袭来。

  叶离歌强忍着,仍旧笔直的站在那里,抬起头,冷眼看着国君,“死?我叶离歌已经死在你们皇家手上一次,还怕再来一次吗?!”

  “这?这是……”

  叶离歌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国君收起威压,不解的看着叶离歌,“此话何意?我皇家何时动过你分毫?”

  撇了一眼宫亦飞,此时宫亦飞有些许惊慌,但是一想到叶离歌对自己的爱,便放下了心,她是无论如何不会害自己的。

  不过这次,宫亦飞看错了,若是以前的叶离歌,定会如宫亦飞想到一般,可现在……呵,现在的叶离歌,是他宫亦飞看不透的。

  “我确实一夜未归,可却不是我自愿的,是宫亦飞让人约我出府,我有多喜欢他这人尽皆知,他主动约我,我很高兴,便去了,可是迎接我的,是木系灵力沉重的一击,等我醒来时,我被扔到了魔兽森林外围,若不是被路过历练的人所救,我怕早已被魔兽分食。所以,我叶离歌这条命是捡回来的,我不怕死!”

  对于叶离歌失踪的事情,有许多种说法,唯一这一种说法,竟让人感觉是真的,可现在,大家不会傻傻的跳出来。

  国君看着叶离歌,又将目光转向太子,目光闪烁不定,连头都不敢抬,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叶离歌,你可要知道,污蔑皇族是什么罪名!”

  叶离歌不卑不亢的看着国君,“您这是在威胁我吗?呵,我当然知道奈何不了他,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叶离歌不会担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不是我叶离歌出格,而是宫亦飞对不起我!这婚,是我叶离歌要退,而不是他宫亦飞!”

  说完,叶离歌的眼角滑落一滴眼泪,这是原主的吧?

  “希望国君能够重新拟订一份圣旨给我。”

  “你做梦!叶离歌,孤是不是对你们叶家太过纵容了?使的你竟如此张狂!”

  “她有张狂的资本。”磁性的声音从殿外传来,一辆豪华的马车稳稳的停在了殿门口。

  国君刚想喊金甲军,当看见从马车上下来的白衣男子,话顿时卡在了喉咙。

  叶离歌听到这声音,回头望去,迎面一白衣如雪的男子背光而来,是君月冥……不带面具便罢了,竟还戴上了人皮面具么。

  这张脸虽好看,叶离歌却总觉得不自然。

  国君跌跌撞撞的从椅子上下来,看懵了众人,这男子究竟是何人,使得国君如见鬼了一般。

  国君虽不认识此人,可他认识此人腰间佩戴的玉佩,他曾在四国大比时,有幸在东岳见过一次,这是东岳国的贵客辰公子的玉佩,东岳国君虽未明说,可这辰公子,却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不知辰公子竟何事来了北城国,是孤失礼了。”

  “无妨。”君月冥上前搂住叶离歌的腰身,“对不起,为夫来晚了,可有受什么委屈?”

  叶离歌瞪了君月冥一眼,吃老娘豆腐就算了,还这么称呼我,虽然叶离歌不介意别人的眼光,但她就是看不惯君月冥这贱兮兮的样子。

  “嗯,他们污蔑我,你是知道的,我被人打晕扔在魔兽森林,你救我的时候,我可就只剩下了一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