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异世界挂机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守城活动——平原战前

异世界挂机物语 喵呜嘎嘎嘎 3440 2019.09.26 07:33

  “……所以说,玛塔乔安的玩家为了省钱,就给她选择了个召唤师的职业?”

  “什么?这个职业会比较省钱吗?”

  凛一脸疑惑的反过来问我,看来她并不知道这个内情。

  “嘛,攻城活动是团体性质的对人战役,而且要持续三个小时。想要在活动以前先完成转职我也可以理解……”

  “斯帕茨——”

  “但是呢,你们要是把事情的原由都说清楚,我也会愿意帮忙的呀。就这样把我骗过来用乱棍将我揍死,那就很不开心了。被你们这样暴打,超痛的哎!”

  我是说真的。

  虽然被队友杀死不会掉经验吧,但是这个游戏不知为何把痛觉系统做得很逼真,被钉头锤锤到会很疼、被魔法击中则会有被火焰灼烧、被刃物刺穿一样的痛感。

  我不知道这个游戏的开发商是怎么想的才会做出这些莫名其妙的功能来折磨游戏里的角色,总之就是很疼。

  这种真实的触感,在我和哈灵莉艾相互依靠着身体的时候,还有在我不得已用接吻的方式喂凛喝药水的时候也同样真实就是了。

  Emmmm......

  想着想着,思维就飞到奇怪的地方去了。总之,我不喜欢被人殴打,这种事情换做是谁都一样吧。

  “刚才,在安的身边不是还有一位前辈在吗?她是过来监督安的,所以这件事情……是不能事先告诉你的。”

  凛默默的为玛塔乔安申辩着。

  说到底,为什么会有职业的转职条件是先要杀死队友啊。

  “但是,就算转职的事情很急吧,她完全可以通过好友功能发消息给我呀?到现在她还没有任何表示,这就有点……”

  有点不爽,嗯。怀抱着这样的心情,我的眉头才一直皱到了现在。

  “斯帕茨……”

  凛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呜,凛没有错啦,所以——”

  “但是!刚才明明是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更多,你与其对安生气,还不如对我……”

  凛似乎是想让我把对玛塔乔安的气转移到她身上。

  “我,没办法对凛生气。”

  “为什么?”

  听到我的回答,她追问了回来。

  “emmmm......”

  “为什么?”

  凛不依不饶的问着。

  “唔……男人嘛,有时候想法就是很奇怪的。”

  找了个借口,我撇开视线。

  回忆起凛为了救我而受到的严重烧伤,还有她嘴唇那温热柔软的触感,我已经没办法再对她生气了。

  “……女人,也是一样的喔。”

  “?”

  “也就是说,女性有时候也会有男性不能理解的想法,那就是……不,我也说不好,其实我也……”

  她支支吾吾的,没有再把话说下去。

  气氛,有点尴尬。

  “……总之,先去集合吧。”

  “嗯,嗯。”

  ……

  大概是因为我们等级相仿,我和凛都被安排在了萨莫堡的西侧平原进行防守。

  当我们抵达的时候,这里已经密密麻麻的聚集了不少人了。他们组成了整齐的列阵布满了这片区域。

  由于人数众多,参加此次战役的冒险者们被要求先组成十人队,再由十个十人队组成一个百人队,大量的百人队加在一起组成师团,以这样的方式来整合部队。

  由于我们来的比较晚,大部分的百人队都已经组好了。为了寻找还有空缺的队伍,我们便来到了战场的角落。

  ……

  “唔,我们的位置,好偏啊……”

  我向一旁的亚历山大抱怨道。

  现在我所位于的是萨莫堡西侧守军最右翼的后方部队。

  萨莫堡的四座城门中最宽阔、人流量最大的一座,就是距离城外转移魔法阵最近的南大门。剩下的三座城门外边由于没有设置魔法阵,对我们冒险者来说是基本不会去到的地方。

  这次的敌军只会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发起攻城,所以我现在的这个城市西北位置,分明就是战场最偏僻的地方嘛!

  “没办法。这次对战双方都有着七万以上的人数,其中被分配到这片战场的人数就超过了两万,靠近中央的位置都被来得早的人给占去了,现在还有空的地方也只有战场最偏僻的这里了吧。”

  亚历山大分析着现在的情况,向我答道。

  顺便说一下,我军的阵型是将四个五千人的方阵横向排开的长方形矩阵。而亚历山大则是我所在部队的百人队长。

  在完成二转以后,现在亚历山大的职业是骑士。据说这次成为百人队长的冒险者几乎全部都是骑士。嘛,身材高大的亚历山大在换上一身骑士板甲以后,的确很有指挥官的气质。

  “呜呜,那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南面的战场嘛,明明那里的地形我更熟悉一些的。”

  “那是因为,等级不足吧。在这场战役中,城市南侧的平原将会成为主战场,两座城市的最强战力会在那里进行碰撞吧。只有超过45级的人才会被允许在那里战斗。”

  “也就是说,是我们太弱了,才没有被分配到主战场。”

  “啊啊,就是这样。”

  粗略调查了一下,在我们的周围都没有人超过45级。

  角色在到达46级以后就可以解锁第二个符文槽了,所以这次的活动就这样把46级到60级的人分配在南门了吧,而等级在30级至45级之间的人就被安排在了城市两边的侧门打酱油。

  “emmmm......难得有一场大型活动,而我们却只能充当酱油嘛。”

  “也并非如此,少年。毕竟攻守双方的实力差距不大。不,应该是芬吉方面小胜萨莫堡,所以他们才是攻城的一方。战场上无论什么位置发生变化都会影响战局,我军若能在对方较强的情况下守住西门不被突破,那也算是一场不小的战役了吧。”

  “唔,说的也对。话说,你和维多利亚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聊完战场,我将对话切入了正题。

  ……

  刚才,我和凛才抵达这里不久,便发现了早已经在兵阵当中的亚历山大和维多利亚。

  然而今天他们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的亲密。

  要是像往常那样的话,我在距离他们老远的地方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狗粮味儿了。

  而这一次,我和凛是在走近以后才认出他们的——在军阵最前方和其他百人队长们讨论着战术的是亚历山大,而在与他有着相当远距离的地方独自调整着弓弦的则是维多利亚。

  要是像往常那样的话,即使亚历山大要和其他队长们讨论战术,维多利亚也会毫不在意的贴上去,双手挽住他的胳膊,和他腻在一起的。这对情侣根本不会在意周围,哪怕是周围的单身狗们会哭,他们也无所谓这里是两军阵前。

  这对狗粮情侣不发狗粮,总感觉有些不正常。从气氛上来看似乎是吵架了。

  当时我和凛之间虽然也还有些尴尬,但是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们便也顾不上自己了。

  我和凛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便分别朝着两人走去,向他们搭话。

  维多利亚在看到凛以后,便马上拉着她的手跑远了,只留下我和在一旁叹气的亚历山大。

  看着维多利亚拉着凛逃跑的场景,我是真的心疼亚历山大。是因为我们才会让他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逃离自己的画面。真后悔,要是当初我和凛没去搭话的话,会不会更好一点……

  于是,等亚历山大他们讨论完战术以后,我就一直待在他的身旁陪他聊天了。

  ……

  “那是在……做二转任务的时候,有些事情……”

  一脸无奈的表情,变成忧郁系美男的亚历山大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嗓音将事情的缘由娓娓向我道来。

  跟杜兰和我不同,使枪的亚历山大在见习战士后面的职业是骑士,转职地点是在王都卡隆普拉的王立骑士团。

  与其他职业不同,骑士这个职业需要遵守骑士道,特别注重礼仪。骑士们在完成转职以后,其隶属关系便会从隶属冒险者公会转变为隶属国家,当然,出示骑士之证的话,想要在冒险者公会接受任务也还是可以的。

  作为王国之盾,勇敢、忠诚的象征,每一位骑士都必须贯彻骑士道精神,并将其视为自己的法则。

  骑士团为了向王国培养勇敢且具备礼仪的骑士,要求新人在能够独当一面之前,要先成为其他骑士的扈从。等到那名骑士判断自己的扈从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这名扈从的身份才能正式转变为骑士。

  而亚历山大的问题,就出现在了他身为扈从服侍的骑士前辈身上——他似乎被这位女骑士前辈给喜欢上了。

  emmmm......

  一名骑士只能拥有一个扈从,而判断这名扈从能否独当一面的人又是那名骑士。也就是说,在亚历山大的女前辈同意放人之前,他得一直作为她的扈从这样服侍下去。

  “骑士,是先转职再完成转职任务的,而骑士职业转职任务的意义,就是得到同僚们的认同。骑士团让我服侍的那一位,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前辈。她无微不至的关心我,并教会了我很多有关于骑士的事情,使我受益匪浅。为了向她学习,我昨天全天都没有时间陪维多利娅。”

  “是这样吗,那我问一下奥,你的转职任务完成了吗?”

  “不,还没……我直到现在还是前辈的扈从。”

  亚历山大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

  大致情况就是,那位女前辈虽然没有说出口过,但是从她的一些过分体贴的细节上就能看出来,她是真的很想和亚历山大在一起。

  没有仰仗自己的权力,而是倾尽自己所能的将知识传授给亚历山大,她是真心的在为他好。要是亚历山大想要结束掉扈从身份的话,那位前辈想必也不会阻止吧。

  亚历山大正是感受到了她的这份诚意,便决定尊重骑士的礼仪,自己不主动提出,而是等待着由前辈来主动结束掉他的扈从身份。

  其实,要是能再多等一会儿的话,女骑士前辈对亚历山大的那份未曾说出口的恋情再过不久也会终止吧。

  只是,习惯与亚历山大形影不离的维多利亚,在转职以后很想与亚历山大见面,却被亚历山大以这个理由拒绝,于是两人便闹了矛盾。

  “emmmm......好复杂,感觉帮不了你。亚历山大真是受人欢迎啊。”

  “……唉。”

  听到我的话以后,他只是哀伤的叹了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