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篮球在我生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学院派,街球派

篮球在我生命中 古悠扬 2029 2020.01.01 20:47

    两人到餐厅的窗口买了饭,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快,快讲给我听!”林雪凡俏脸上满是好奇,迫不及待的催着韩忠桓讲故事。

  “像你对篮球这么感兴趣的女孩子可真是不多见啊!”韩忠桓感叹。

  “你这句话这些年说了不知多少遍了!”林雪凡可爱地翻着白眼。

  “好,故事开始!”韩忠桓用父母给孩子讲睡前故事般的口吻说着。

  “你这些年接触的篮球领域都是正规领域,在这领域里打球的我们称之为‘学院派’。学院派顾名思义多以学生为主,他们多数很早就接触篮球,一直以来接受的都是正规训练,把篮球当做一种职业,以打职业联赛和各种正规联赛为目标。”韩忠桓讲道。

  “嗯。”林雪凡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就是学院派。”

  “没错,孺子可教也。”韩忠桓“夸奖”着林雪凡。

  “切!”林雪凡继续翻白眼。

  “与学院派相对的,还有一个群体,他们散布在各个职业领域,更多的是把篮球当做是兴趣爱好,接触篮球的时间参差不齐,几乎没什么接受正规训练的机会,我们称之为‘街球派’。”韩忠桓说。

  “学院派,街球派。”林雪凡念叨着,“听起来是完全相反的两个领域啊。”

  “没错,无论是打法还是目标,学院派与街球派都截然不同。”韩忠桓说。

  “就像你说的,学院派一直以来接受的都是正规训练,而街球派可没这待遇,如此一来,两派的实力自然会有差距,学院派肯定要强出街球派很多吧。”林雪凡分析道。

  “没错,绝大多数情况是这样的。”韩忠桓点了点头。

  “所以你刚才那句话不对吧,街球派不是不愿打职业联赛,他们是实力不够,打不了吧。”林雪凡说。

  “没有这么简单。”韩忠桓却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嗯?除了是实力的原因,还能是因为什么?”林雪凡俏脸微红,自己今天好多事都搞不明白,都要靠韩忠桓来解释,这让她有些难为情。

  “事无绝对。按常理来讲,街球派不能接受正规训练,实力是比不了学院派的,但街球派中还有一群特殊的人。”韩忠桓说。

  林雪凡还在双手托着脸颊望着韩忠桓等他说下去,谁想到他却说到这里停下了。

  “快!点!说!”林雪凡知道他是故意卖关子等自己求他,这么多年了,每次让他讲点事他都来这套,林雪凡索性全然不顾淑女风范,双拳紧握在胸前,“武力威胁”逼他就范。

  “好好好,说。”韩忠桓笑着服软,点到为止后又继续讲起了故事:“在街球派中还有一部分人,他们并不像大多数街球派一样只是把篮球当成一项兴趣爱好,他们也想把篮球作为自己的终生奋斗目标。”

  “想把篮球当成终生奋斗目标,那为什么不接受学院派的正规训练去打职业联赛呢?”林雪凡更不明白了。

  “没有那么简单!”韩忠桓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你再敢说这句话试试?”林雪凡不能忍。

  “没,我这句话是正经话,”韩忠桓笑着解释,“他们并不是不想去走学院派的道路,他们是走不了。”

  “走不了,为什么?”

  “因为条件不允许。”韩忠桓收起了笑容,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

  “有什么不允许的?”林雪凡不解。

  “大小姐呀,像你这种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确实很难理解。”韩忠桓感叹。

  “你怎么又说这种话,你又想跟我划界限?”林雪凡有些生气。

  “没没没。”韩忠桓见林雪凡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赶紧摆着双手否认。

  “其实说白了,他们就是因为没钱。”韩忠桓说。

  “这跟有没有钱有什么关系?打球要花很多钱吗?”林雪凡一晕到底。

  “所以说你很难理解啊。”韩忠桓笑着说,“像你这种家庭自然是培养什么人才都不在话下,但对普通家庭来说,要培养一个体育特长人才,要承受的压力可要大多了,很多家庭根本就承受不起这种经济压力。”

  “是这样吗?”林雪凡虽然还是有些不理解,但他在努力试着理解。

  “在篮球运动员这个庞大的群体中,只有少部分人能站在金字塔顶端,他们风光无限,同时还有着高收入。但更多的人只是勉强能把打球作为一项普通的职业,像其他职业一样勉强维持生计,还有很多人坚持不下去,不得不转业。所以一个普通家庭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让孩子选择走这条路的。”韩忠桓说。

  “原来,是这样啊。”林雪凡点着头,开始有些能理解韩忠桓的话了,“所以你说的街球派中的那部分特殊的人就是你刚才说的这种情况吧。”

  “没错。”韩忠桓说,“我如果没猜错,林修一应该就是街球派中的这部分人。”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会选中他呀。”林雪凡答应着。

  “那也不对啊,像你说的,他应该是想打职业比赛但是受条件所限所以才没能打,你如果邀请他他应该会很爽快的答应才对啊!”林雪凡发现自己刚弄懂一个问题马上又陷入了另一个问题。

  “别急,我还没说完呢。”韩忠桓叹了口气,说:“这个问题可真是由来已久了,要说起来可麻烦了。”

  “没关系,你什么时候给我讲完什么时候回去。”林雪凡不紧不慢地喝着奶茶说。

  “说不完晚上给我打电话当睡前故事讲。”林雪凡补充道。

  “。。。。。。”韩忠桓无语,自己又想卖个关子没想到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咳咳,我长话短说。”韩忠桓只好自己将脚上的石头挪开。

  “篮球运动从在我们国家起源至今,历经这么多年,学院派与街球派两派早已不止是打法风格不同这么简单了,两派甚至已成水火之势。”韩忠桓说。

  “水火之势?没有这么夸张吧,有你说得这么邪乎吗?”林雪凡不相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