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篮球在我生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卧谈会

篮球在我生命中 古悠扬 2535 2019.12.05 20:36

    十几分钟后,韩忠桓洗漱回来了,时间大概是九点半了。

  韩忠桓上床铺好被子,已经是准备要睡觉的姿态了。

  “这才九点半,你这就准备睡了?”项天昊问。

  “我十点睡,还可以聊半个小时。”韩忠桓说。

  “不聊了不聊了。”项天昊没好气的说,看得出来他对刚才韩忠桓的一番话还是很介怀。

  韩忠桓从项天昊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不满,想了想,开口道:“我知道那样说可能对你们有些残忍,但我觉得,让你们认清现实比沉迷在梦中要好得多。联盟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水平与初期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且联盟本就是商业性质的,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商业化运作,俱乐部财力几乎就是球队实力的第一决定力,想靠梦想将一群人聚在一起,别说联盟顶端,能不能进联盟都是问题。”

  项天昊陷入了沉思,他知道韩忠桓说的在理,加入乐川队一年了,自己的了解,加上前辈的耳濡目染,对这支队伍的实力及往年战绩早已了如指掌,也因此更清楚未来的路有多难走,老板罗明的困难,也是他们的困难,俱乐部再这样下去,该何去何从?会不会解散?自己可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不想去相信罢了,今天韩忠桓的一席话,帮他捅破了自己的幻想与现实之间的最后一层窗户纸,所以自己才会那么难过,那么愤怒吧。

  “喂喂,你不会这就被我洗脑而因此丧失信心了吧。”看着意志有些消沉的项天昊,韩忠桓出言嘲讽道。

  “嗯?”看着韩忠桓,项天昊的内心仿佛有巨浪在翻腾,脸上的表情也是无比的复杂,心想:“尼玛,嫌我有信心打击我的是你,把我打击到没信心后又问我有没有丧失信心的又是你,你诚心玩我呢是吧?”

  “其实,我来这儿要做的事,跟你们关系还是很大的。”韩忠桓没有去理会项天昊炸了锅般的内心,转而去说下一件事。

  “对了,你说来我们这儿是有所需求,这个方便跟我们分享一下吗?”梁文韬试探着问。

  “以你们沂海乐川队为基础,重建一支球队。”韩忠桓直言不讳。

  “啥啥啥?你要重建一支球队?还要以我们队为基础,那你把我们置于何地?”刚刚的项天昊内心是巨浪翻腾,现在就是台风过境了。

  “额。。。。。。原队人马有实力有潜力的可以留下,你们俩的话,今天稍微接触了一下,了解还不够,但总的来说还不错,应该可以留下,但想一直留下可要付出相应的努力。”韩忠桓不紧不慢的说,说得仿佛他马上就要接手这支队伍的管理权似的。

  “我看你就是诚心玩我!!!”项天昊忍无可忍,恨不得立刻冲到韩忠桓床上去将他暴揍一顿,不管他是上铺还是下铺。

  “冷静冷静。”梁文韬赶紧拉住了项天昊。

  “你是认真的?”梁文韬问。尽管在绝大多数人看来,韩忠桓这一番话都像是在吹牛或开玩笑,也难怪项天昊会有被耍了的感觉,但梁文韬还是不这么觉得,他总觉得韩忠桓是认真的。

  梁文韬是极理性的人,他这么认为是有根据的,一是韩忠桓的来历与背景,原国立明海队成员的身份实在过于恐怖,就算他在明海打的是板凳席,也比下面球队的球员要不知强多少,在上层球队打球,能提高的不只有实力,人整个的眼光、球商,都能得到极大的提高,都要甩下面的球队好几条街。

  二就是今天韩忠桓展现出来的实力,虽然韩忠桓表现不多,但还是让梁文韬坚信了他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这一事实,强到梁文韬根本看不透,就算韩忠桓说的身份可能不可信,但实力这东西可是不会骗人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当然。”韩忠桓斩钉截铁的回答,“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搞点事情?”

  “喂?别说的就好像你已经有了球队的管理权了一样,这可是我们的球队,我们的!”项天昊根本受不了他这个臭屁的态度。

  “现在还不行。”韩忠桓说。

  “哼!”项天昊蔑视。

  “不过快了。”韩忠桓继续说。

  “你给我有点分寸!我。。。。。。”项天昊忍不住又要发作,梁文韬没等项天昊说完就赶紧把他拉到了一边。

  “你想让我们相信总得说详细点吧。”梁文韬说,“你的计划,你的准备等等。”

  “计划蛮简单的,你们球队真正说了算的不就是老板嘛,想办法让你们老板认识到我的实力就好了。”韩忠桓说。

  “详细点。”梁文韬强调。

  “之前不是说过了吗,赌都下了,参加校篮球赛啊。”韩忠桓说。

  “你想得到老板赏识的话,直接相办法联系俱乐部的球探不就好了,参加校篮球赛不是要更费时费力吗?”梁文韬说。

  “参加校篮球赛可以顺便考察一下你们球队跟学校的实力。”韩忠桓说。

  “你为什么会选中我们队呢?”梁文韬继续问。

  “原因很多,看中你们球队本身的原因有——年轻,实力较差,等等。”韩忠桓答。

  “我TM忍你很久了!!!”项天昊又受不了蹦了出来。

  这次连梁文韬都有些不能忍了,这算是哪门子的原因?但梁文韬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并再次拉住了项天昊。

  “你这算是什么原因?除了取笑与嘲讽我听不出其他的意思。”梁文韬努力压制着愤怒。

  “冤枉啊,你真误会我了,真要说详细的原因还真挺难说,但你要非这么想我也没办法。”韩忠桓为自己喊冤。

  “你的计划就这么简单?”梁文韬不敢相信。

  “其他的暂时不方便跟你们透露。”韩忠桓说。

  “我不想再跟他说话了。”项天昊也不再跟他咆哮了,直接上床玩起了手机。

  “你自己如果都不想解释的话,我们又如何相信你?”梁文韬叹了口气,去洗漱了。

  “谈崩了?”韩忠桓一脸无辜,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是他造成的,看了眼手机,快十点了,“唉,睡觉。”

  项天昊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一直玩到十一点多,准备睡了,韩忠桓的呼噜都打了一个小时了,但闭上眼翻过来覆过去的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刚才的谈话内容,心里的感觉很奇怪,一开始确实很生气,但仔细一想又想不出自己真正应该生气的地方,韩忠桓说的话,很多是真的有道理,只是听上去真的不顺耳。有些话让人不明所以,但既然自己都没弄明白又有什么好生气的呢,就当他是个傻子在开玩笑好了,跟他计较什么。但是也不对啊,自己白天见到的他好像不是这样的呀,实力很强,还很有范,跟宋凯文对刚气场都不落下风,难道自己晚上跟白天见到的不是同一个人吗?这完全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啊啊啊啊啊啊啊!

  项天昊越想头越大,越想越睡不着,最后总算是定了个差不多的解决方案:暂时不去理会他,观望他一段时间,看看他到底想干啥,根本宗旨就是搁置。

  梁文韬倒是没有项天昊那么多内心戏,虽然生气,但还是在理性的分析韩忠桓的言语行为,分析他说的身份来历是不是可信,他说来这里所谓的计划是不是可行,他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等等。但韩忠桓透露的实在是太少了,根本理不出个清晰的头绪来,最后无奈,也只能先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