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篮球在我生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一张照片

篮球在我生命中 古悠扬 2057 2019.12.21 19:32

    韩忠桓林雪凡又是来到了学校门口的红辣椒,这里既比学校餐厅要高端,又不至于像大饭店那样贵的夸张,两人决定以后就把这儿作为偶尔改善伙食的地方。

  今天有了不菲的收入,林雪凡破例多点了一个菜,以示对韩忠桓的嘉奖,韩忠桓表示感动得痛哭流涕了,尽管并没有见到眼泪。

  吃饭期间,两人还是三句话不离他们的“正事”。

  “名单上的人,你查的怎么样了?”韩忠桓边吃边问。

  “比我想象的难多了,”林雪凡一脸忧郁地说,“你知道吗,武尚勇、盖翔宇、欧阳飞越三人,在他们所在俱乐部官网上的个人信息,都只显示因伤病退役,却没有关于他们伤病的详细介绍,他们退役后的去向也只字未提。”

  “伤病退役?怎么可能?这几个人跟我是同一年选秀出道,而且在他们消失前不久,我都还见过他们,怎么可能突然就都伤病退役,这也太巧了吧。”韩忠桓分析,“所以,这个伤病退役应该只是一个掩饰。”

  “掩饰就代表心虚,说明俱乐部是因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致使球员退役。”林雪凡说。

  “你说他们会不会跟你的原因类似啊?”林雪凡追问。

  “应该不是。”韩忠桓摇了摇头,“伤病退役虽然能当做很好的掩饰,但万一这些球员再出现了呢,这不是打俱乐部的脸吗,所以,他们应当是跟俱乐部协商后才退役的,无论是他们的态度,还是给俱乐部的答复,他们应该是不打算复出了。”

  “反观我,新赛季都要开始了,明海却还没有宣布与我解约的消息,说明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来给外界一个解释,像伤病这种理由他们是不会用的,因为他们知道我会再出现。”韩忠桓继续说。

  “那他们会用什么理由?”林雪凡担心地问。

  “他们一定会将责任都推给我,如果是因为俱乐部的原因导致球员退役,对俱乐部名誉的损害是很严重的。”韩忠桓冷静分析。

  “可是,那就是他们的责任啊!那个杨皓程居然做出那样的事。。。。。。”林雪凡气不过。

  韩忠桓做了个“嘘”的姿势,打断了林雪凡,笑着安慰她说:“没关系的雪凡,就是我的责任,是我主动提出解约的。关于杨皓程,那是我与他的私人恩怨,尽管我融入不了明海,我还是不想让明海背上负面影响。”

  “他们把责任都推给你,对你名誉的损毁将是致命的,那样的话哪还有俱乐部肯接纳你啊?”林雪凡气愤无比。

  “没关系,清者自清,我们会遇到与我们志同道合的伙伴的。”韩忠桓说。

  “可是。。。唉。。。。。。”林雪凡无奈,她想说服韩忠桓为了自己的名誉揭露明海的行为,但她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他的,他是真的,很在乎明海啊。

  “好啦好啦,说着说着就说到我这儿来了,我们讨论的不是他们几个吗?”韩忠桓岔开了话题。

  “说到哪儿了?”林雪凡气鼓鼓地说,还是有些不情不愿的。

  “武尚勇他们退役的原因。”韩忠桓笑着提醒。

  “假如就像你说的,他们是在与俱乐部协商之后退役的,那么俱乐部应该知道他们退役的原因以及去向吧,尽管俱乐部没有在官网上公布。”林雪凡说。

  “有道理,你试着从他们俱乐部那边着手调查一下吧。”韩忠桓说。

  “好。”

  嗡——

  韩忠桓的手机传来提示音。

  韩忠桓拿起手机,是一条短信。

  “呀,快递到了。”韩忠桓说。

  “什么快递?”林雪凡问。

  “我的东西太多了,我们走的时候有一些没带,我让小谷子给我寄来了。”韩忠桓答。

  “现在很晚了,快递中心应该关门了,明天再去拿吧。”

  “好。”

  第二天中午,韩忠桓搬着一个大箱子进了宿舍,宿舍的人差不多都在。

  “哟,什么好东西啊?”董向阳问。

  “一些私人物品,让朋友寄过来的。”韩忠桓答。

  “哦哦。”

  韩忠桓打开箱子,第一件拿出来的是一个用胶带密封的很严实的包裹。韩忠桓用剪刀剪开胶带,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个很精致的盒子,盒子四周还放满了海绵,像是里面装了很珍贵的东西。

  韩忠桓打开盒子,大家都不由自主地瞧向这边,想看看盒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

  一张用相框包装的照片。

  “竟然只是一张照片吗?”大家有些失望。

  韩忠桓取出照片,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靠墙的中央。

  照片上是一位十四五岁的美丽少女,穿着蓝色连衣裙,倚在一棵大树旁,笑得很甜。

  “她是。。。你妹妹?”张一凡好奇地问。看照片上女孩儿的年龄,比他们要小上几岁,张一凡于是如此猜测。

  “不,”韩忠桓摇了摇头,“一位故人。”

  “故人。。。。。。”大家面面相觑,“故人”这个词,含义很多,可能是旧交、老朋友,也可能是已故的人,大家不敢妄自揣测。

  “已经去世了。”韩忠桓目视着照片,微笑着说。他能猜到大家心里的疑问,便坦然说出了真相,免得让气氛太尴尬。

  “这样啊。。。。。。”大家也都不好意思再继续问下去。

  望着桌上的照片,大家心里也都不由自主的难过起来,如此的花季少女,却不幸早逝,任谁能不叹息呢?

  韩忠桓又对着照片继续看了一会儿,本来吵闹的宿舍竟突然安静了下来,原本在嗷嗷叫着打游戏的,被旁边的人用胳膊肘拐了一下,莫名其妙地摘下耳机,刚想发泄一下,旁边的人用眼神示意他往韩忠桓那边看。

  他们看向韩忠桓,见他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桌上的一张照片看,眼睛都不眨一眨,就像出神了一样。他们虽仍然不明所以,但看这气氛,也知道是有什么异样,便忍住了没有再发泄。

  韩忠桓也察觉到了气氛的突然安静,笑着对大家说:“大家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就好,别被我影响。”

  “哦哦。”大家陆续答应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