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篮球在我生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座谈会

篮球在我生命中 古悠扬 2541 2019.12.04 17:21

    项天昊把韩忠桓拉过来坐自己床上,把手搭在韩忠桓肩上,好像两个人已经是很熟的好朋友一般。

  梁文韬也从另一边的上铺下来了,过来跟两个人坐在一起。

  “我俩回来的时候也很意外,看到这边的床上放了铺盖,听其他人说来了个新人,没想到就是你啊。”项天昊一脸激动。

  “额。。。对,我刚转学来,学校安排我住这儿的。”韩忠桓对项天昊的热情有点不太适应。

  “话说你这个转学是怎么一回事啊?在咱们国家,除极特殊情况,大学应该是不能转学的,就算转学也要发全省通告,转学的人可以说几乎没有。”梁文韬没有跟项天昊一样侃那些没用的,问题直指重点。

  韩忠桓也没有回避这个问题的意思,略微思考了一下,说:“我们不属于那个特殊情况,来这所学校是有所需求,所以才转学来的。”

  “我们?除了你还有谁?”项天昊问。

  “林雪凡,今天跟我一起的那个女生。”韩忠桓答。

  “哪个女生?”项天昊追问。

  “嗯?”韩忠桓有点懵。

  “今天在你身边一共有两个女生啊。”项天昊如实说。

  “额。。。。。。”韩忠桓这才想起来,除了林雪凡以外,今天自己身边又出现了一个女生——柳馨悦。

  “哎呀,这个也不重要啦,等以后我介绍给你们认识。”韩忠桓不明白为什么要跟他纠结这个问题。

  “诶,那你俩是通过什么手段转学来这儿的呀?”项天昊还真是酷爱八卦。

  “额。。。这个,不太方便。。。。。。”

  “咳咳。”韩忠桓想说不太方便透露,梁文韬也知道韩忠桓并不想说,于是为了避免他为难,就出声打断了他。

  “你们之前是哪所学校的呀?”梁文韬问了个不算敏感的问题。

  “华青大学。”韩忠桓回答。

  “什么?”梁文韬与项天昊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发出惊叹。

  不光他们两个,此刻在客厅里的宿舍其他人也有碰巧听到他们谈话的,都被这几个字给惊到了。

  “确定是那个,华青大学吗?”项天昊忍不住又想确认一遍。

  “不然呢,还有第二个华青大学?”韩忠桓淡淡的回答。

  “那我就更不懂了,”梁文韬笑着说,“华青大学可是国立级别的高校,也是著名的篮球强校,你既然有篮球特长,无论从哪方面考虑,留在华青大学都是更好的选择吧,为什么要来这儿呢?”

  “诶,等等大梁,我记得之前阿桓说过,他是职业球员,职业球员的话,除了咱们这种特例,应该已经不需要上学了吧。”项天昊竟然少有的理智了一回。

  “嗯,没错,我也只是被华青大学录取了而已,并没有在那儿上过课。”韩忠桓回答。

  “那你效力的职业球队是?”梁文韬问。

  “明海队。”韩忠桓答。

  啥?????!!!!!!!!

  这一消息无疑比华青大学这个炸弹还要重磅。

  “没搞错吧!你是国立明海队的?”项天昊不敢相信。

  “上浦市明海队,全国8支国立球队之一,在联盟直属球队成立之前,国立球队就是我国最顶尖的球队。”梁文韬冷静分析。

  “其实联盟直属球队未必就比国立球队高一等,国立球队历经联盟多少年的风风雨雨,底蕴要比联盟直属球队更深。”项天昊说。

  “嗯。”梁文韬表示同意。

  “恕我直言,这样一来,我就更加无法接受你选择我们这儿的事实了,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要离开明海队,是与球队产生了什么分歧吗?”梁文韬试探着问,随后又补充:“哦,如果你不方便说也没关系。”

  “细枝末节我不想再提了,总的来说就是,曾经我以明海为荣,现在不是了。”韩忠桓说。

  虽然韩忠桓想极力地表现的淡定一些,但从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还是能看得出来,那是一段让韩忠桓不愉快的过往。

  梁文韬项天昊都很识趣,不再去谈论有关明海的话题。

  “也别光你们问我呀,我也得问问你们呀。”韩忠桓笑着说。

  “哎呀,跟我们客气啥,你随便问,我们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项天昊拍着胸脯夸口道。

  “讲讲你们沂海乐川队的事,你们这个队在网上的信息少之又少,查你们点儿信息可是太难了。”韩忠桓抱怨。

  “要说我们乐川队的建队史,那可就说来话长了。”项天昊满脸骄傲,像是要回顾历尽艰险终成正果的革命征程一般。

  “我们建队一共才五年。”梁文韬无情揭穿。

  “你就不能让我好好说完吗?”项天昊怒。

  “你说你说。”韩忠桓有些无语,但还是得让他说下去。

  “五年前,一位年轻有为,又对篮球有着深沉热爱的成功商人,回到了故乡沂海,投资我们乐川大学,大大改善了我们学校的教学设施与师资力量,并出资建立了乐川篮球俱乐部。”项天昊面带自豪语言浮夸地说着。

  韩忠桓没有急着发表看法与疑问,而是先看向一旁的梁文韬,因为他总觉得项天昊说话太夸张,水分太大,看向梁文韬的眼神好像在问:“他说的是真的吗?可信度有多少?”

  梁文韬也好像读懂了他的眼神,说:“他说的没错,那个商人就是现在乐川大学的大股东,我们乐川队的老板——罗明先生。罗明先生真的为我们沂海市的教育业尤其是体育事业做了很大的贡献,我们沂海市的篮球水平相比前些年有了质的飞跃,虽然乐川队仍只是市立级别的小职业队,连联盟的季前选拔赛都很难过,但罗明先生并没有因此放弃,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韩忠桓像是很欣慰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说:“你继续说,有关你们乐川的事。”

  “罗明先生虽然有一定财力,但与那些大俱乐部背后的大财团相比还是相去甚远,我们球队想要靠签明星球员来提升实力这条路显然行不通,只能靠选拔本土球员来建队,因此球队实力与大球队相比还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项天昊面带忧郁地说。

  “不是我打击你们,这样下去可能会是恶性循环,球队长时间打不出成绩,收入就无从谈起,没有收入,球队的实力又很难提升,就是这样的循环。”韩忠桓分析。

  “你说的没错,俱乐部每年都是入不敷出,纵使罗明先生对篮球再热爱,这样下去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梁文韬对韩忠桓的说法表示赞同。

  “唉——”项天昊长叹了一口气。

  “但我们并不会因此放弃,我们眼中又不是只有钱,一年打不出成绩,就两年,三年,终有一日,我们会杀进联盟。”项天昊信誓旦旦的说。他本就是个很乐观的人,尽管未来很迷茫,但他并不知道放弃为何物。

  “有梦想是好事,但如果没有实力,一样是白搭。”韩忠桓却是毫不留情地泼了他一盆冷水。

  “你。。。。。。”项天昊有些恼怒,韩忠桓的话无疑有些戳到了他的痛处,以及他们球队的痛处,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我先去洗漱,等回来我们再聊。”韩忠桓没理会他,径直起身去洗刷了。

  韩忠桓去了洗漱间,项天昊终于没忍住对着梁文韬发作了出来:“跟他打球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会是个跟我们很合得来的人,没想到他这么。。。。。。”

  “你冷静一些,他虽然说得直白一些,但并没有错。”梁文韬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