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请不要再立flag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flag011穿越了

请不要再立flag了 带着尘土的风 4392 2020.09.16 20:14

  在魂玉老师家附近的面馆吃过晚饭,幻音仰望夜空,感受着晚风从身边吹过,有些无所欲求的样子。

  御所看向她说道:“今天我就回去了,明天见。”

  今天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还是立即就去医院找重牙他们几个。虽然不知道凶气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但心里还是有不好的预感。

  简直就像魔族的生物一样,万一他们的脑袋也变成了那样,世界还真就完了。

  御语转头看向他,御所思索的样子让她皱眉。

  “你在说什么啊,御语还在等着你呢。”

  “不会吧?现在都这个时间了?”

  “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不过加入了空越部就要好好配合我们,这是肯定的吧?那里有你做决定的余地?给我好好搞清楚立场。”

  “啊,今天就算了不行吗?”

  御所不想反驳她,就如同暗寐所说,只是浪费时间。

  幻音却突然随意样子:“那就随你,假如你忍心让御语就这样一直等着你也行,现在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我又没说回去就是休息。”御所烦躁的挠了挠头。

  来到四人租住的公寓,御语房间的灯光还亮着,看来幻音并不是说谎。

  难道是上午晕倒的事?御语在担心他?

  “这种事不用我说也知道吧?”幻音失望的眼神看着他。

  “我那能注意到这么多事?”

  “少让御语担心。”

  “我知道了。”

  对于幻音的警告,御所只是有些惊讶,御语到底在想什么?他就算知道也只是惊讶。

  幻音推开门,惊讶看到界门守护就坐在沙发看电视,幻音惊讶的表情,界门守护看了一眼御所,笑道:“嘘,快去睡吧。”

  “嗯。”幻音点了点头,走向房间。

  御所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敲了敲御语的门,深吸了一口气。

  “御语,”

  “门没有锁,”

  闻言,御所回头看向界门守护,有些警惕的眼神,界门守护疑惑看向他,笑了笑回去了房间。

  额,这些人真的是神吗?御所内心疑惑。

  推开门,御所有些紧张,眼睛不知道看向那里。

  普通的床铺,普通的书桌,有种女高中生房间的感觉。

  御语坐在椅子上,穿着睡衣,两条腿并拢放在一起,隆起的胸部,面带微笑,没有扎起来的头发接触到露出的锁骨,

  “你看这个,”

  “哦。”

  御所迈着僵硬的步法走过去,刚靠近御语,洗发水的香气冲进肺腑,受到的冲击不亚于对头部的重击。

  有些头晕,感觉意识又要消失了。

  桌上放着照片,是十方年轻时候的样子,所以御所一眼就看了出来,还有其他人的,但都有些陌生。

  御语手里也拿着一个照片,看着御所的眼神如同玻璃,像是在反光。

  “这是?”

  “是玉狐桂月十六岁的样子。”

  “咦!”

  该说是惊讶呢还是震惊,照片上的女生戴着眼镜,扎着土气的辫子,看向镜头的眼神也十分青涩,照片的背景也充满了时代气息,组成了完全没有违和感的照片。

  但是,见过玉狐桂月本人的御所也难以相信,照片上的人就是玉狐桂月本人。

  “这些照片,你从那里找到的?”御所问道,这些照片少说也有好几十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集的?

  “先不说这个,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冲击感?”御语拿出玉狐桂月现在的照片放在一起,形成的对比冲击感十足。

  “你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了解他们的,人设的?”御所问道。

  “要不然嘞?”御语用一口方言回答。

  “不,该怎么说呢,好像的确也只有这种方法,但是我之前就没有想到,还以为是更复杂一点的方式。哈,有些笨呢。”

  “唔,毕竟我们了解的是真人真事,只有通过这些才能了解他们,我是这么认为的。”

  “通过这些就能了解?”御所看着眼前一堆照片,这些人现在就生活在他身边,但要说了解他们,恐怕十分之一,不,一百分之一也没有。

  但现在他们所做的事,就可以做到,了解他们原来的样子。

  不过,不对,御语是因为担心他才在这里等他的吧?虽然地点有些那个。他看向御语,不可避免的问,他又了解什么呢?

  既然不了解,大概能做的也只有谨言慎行了啊。

  御所的眼神中突然有些明悟。

  再回想之前的自己,完全就是一个名为揽旗御所的空壳,里面什么都没有,而现在的转变,也全靠她们几个。

  就算这样,他却还在想着单独行动,简直就是盲目和自大的组合生物一样。

  “抱歉,御所,没想到你会因为压力晕倒,但是,就算这样,我还是要依靠你,相信你,因为,你一定会成为这个故事的主角。”

  “哈,的确是我的问题,轻易就晕倒了,”御所摸了摸鼻子。

  “不过主角啊,但是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很多比我厉害的人,不如说比我厉害的人到处都是,我倒是觉得,就算是配角,我也有我想做的事,这样就够了。”

  就算不知道名为揽旗御所的存在有几斤几两,就算知道没什么重量,想到这个世界这么大,存在这么多厉害的人,还会觉得非常渺小,御所只是想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毕竟能轻松做自己的方式,也只有这个了。

  也不知道存在的意义,不明白他究竟为何而生,那也只有谨言慎行的做自己,就算有人发现这样的他,做出任何身为旁观者的评价,他只要能在心里告诉自己问心无愧,大概就能一直坚持向前了。

  “不行!”御语用力的说道,看着御所的眼神有些赌气。“我倒是觉得御所就是主角。”

  “欸,那就有些强人所难了。”御所看着她笑了出来,挠了挠头说道。

  “那就证明吧,御所是主角。”御语握起拳头说道。

  “那要怎么证明啊?”御所笑道。

  “首先,御所会打败不良这点,还有,既然是魔法师,说不定还会被召唤到异世界,之类的,”

  “你不是认真的吧?真被召唤到异世界该怎么办啊。”

  “哈哈,开玩笑,”

  难以问出口,就算说想要了解那个世界的事,也会想到御语的生命正在消失的事实,仿佛胸口被什么东西阻塞了一样。

  从御语房间出来,御所有些无奈。今天一整天也基本上是在社团活动中度过,关于凶气的解决方法还没有进展。

  御所,也有些害怕明天的到来了。

  夜色悄然变亮,天空露出蔚蓝色,御所也再次踏上了前往学校的道路。

  “简直是太没用了,”

  因为压力晕倒,让人担心,还有怎么面对人间当当和人间行一他们?

  不知不觉,道路上的人忽然一个接一个消失,沉浸在压抑情绪的御所并没有发现,而他周围的道路也开始发生转变。

  建筑消失,带着嫩黄的草地,微风吹拂,阳光只能用光明来形容。

  沿着小路行走的御所,看到了路边一个奇怪的东西。

  草地被拖出了一道压痕,那东西的嘴边露出好像女生裙子的东西,对着阳光像是嘴唇的东西中间有人的腿,两个白色圆状物反射着阳光。

  “看上去像是被某种怪物吃掉的人类,拉出来感觉会是血腥的横断面,”

  “等等,这里是那里啊?”

  御所展望四周,脚下是一条不知通向何方的小路,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草原,只有眼前的黑状物和后面痕迹而已。

  “唔,怎么可能是那种画面,”

  从黑状物中间传出沉闷的声音,小腿开始上下蹬着。

  “没死!”

  御所惊讶,连忙用力想要将那个东西的嘴张开,然而却看到死寂一样的眼睛。

  “有人吗?真的有人吗?”

  “对,”

  “呀,还是个男人!”

  里面的声音虽然是在确认,而他好像也只能给出像这样肯定的回答,至于帮忙,可惜,虽然不想承认,但力气好像不足以做到。

  “难道是幻觉,明明听到了声音,但是好像我的处境还是没变啊。”

  “我走了,”

  “等等,啊,就算是没用也好,别走啊,”

  “可是我这么没用的人留下也什么也做不到啊,”

  “这么干脆承认自己没用,那还真是没用,不过,旁边有我的武器吧,用哪个试试。”

  “武器?”

  御所连忙查看周围,草地中间的确躺着一个三道尖叉武器,将武器拿起来,御所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昨天才立的flag,不会今天就回收了吧?

  “那个,能救我出去了吗?”

  “哦,等下,”

  看上去像是恶魔使用的武器,刺入黑状物的口中,却发现软趴趴的,而且黏糊糊的,想要用这东西撬开好像也有些不可能。

  “额,我忘了,鲶鱼怪的牙齿被拔掉了。”

  “鲶鱼怪?在陆地上?”

  “那个,姑且问一下,你有魔力吗?”

  “魔力?倒是有,”

  “好,快把魔力非给我一点,”

  “哦,那个,怎么给?”

  “摸着我的腿吧,然后,想象着把魔力给我就好了,快点,”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御所也不再犹豫,将手放在她的腿上,可以感觉到她在紧张,御所闭上了眼睛,默默想象着把魔力分给她。

  自从那天之后,这股魔力就一直在他体内,此时将魔力分出去之后,魔力似乎变少了一半。

  “哦,来了来了,”

  不等御所撤退,双腿开始动了起来,鲶鱼怪的嘴也缓缓张开,伴随着粘液的断裂,少女在鲶鱼怪的大口中站立起来,双手顶着鲶鱼怪的上颚,赤脚踩在鲶鱼怪的嘴唇上。

  四目相对,御所惊讶看着少女的双目,在金色的瞳孔周围,则是呈现暗色的漆黑一片,还有少女的额头,两只明显是恶魔的角的东西,竖立在额头。

  看了一眼地上的武器,御所再看了一眼少女,毫无疑问,她是魔族。

  “呼,魔力还真少啊,”少女一副胜利的表情转为疲倦,从鲶鱼怪口中跳出来,鲶鱼怪的嘴合上。

  “嗯,”御所站在原地忘了动作,少女拿起恶魔的武器,摸着下巴打量着他。

  “没有角,也没有恶魔的特征,却能运用魔力吗?”

  “我错了,那个,要不你还是回去吧。”御所说道。

  “回去?”看向御所的眼神,有些怀疑的表情,“你该不会是说回到黏鱼怪的口中吧?”

  “要不我帮你也,行,痛,”

  话没有说话,带着魔族特征的少女手刀落下,距离御所的额头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停下。

  那么干脆的动作竟然不是真打?

  “哦,你不是吸收魔族的魔力吗?这么一说,你分给我的魔力好像的确有些不一样,”

  少女说着,额头的角化成光辉消失,手里的魔族武器叉子表层的黑色也被净化。

  “吸收魔族的力量?”

  御所像是被解开了定身术一样,看向少女。

  少女疑惑的摸了摸头顶,还有握着消失的武器的手也难以置信的抓着空气,突然露出欲哭的表情。

  “没了,没了?”

  “没有了才比较好吧?”

  看到少女难以置信的悲伤模样,御所迟疑的问道。

  “完了,我会被骂死的,”少女突然一副紧张的表情,然后摸着下巴。“等等,如果我把黏鱼怪的牙齿送回去,说不定就可以将功抵过。”

  少女金色的头发和瞳孔,衣衫凌乱,在草地上找到鞋子和袜子穿上,最后一只鞋子是在黏鱼怪嘴里找到的。

  丝毫不嫌弃的穿在脚上,少女说道:“看你的样子也很奇怪,不过算了,大概是从外地来的吧?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啊。”

  御所闻言回过神,看向少女,虽然她的年龄看起来比他还小,大概只有十四岁,但一副成熟的表情和动作,看起来她也不像坏人。

  “那么,能说明一下吗?”

  少女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少女一只手拉着黏鱼怪的尸体,一边沿着被压倒的草地往回走。

  “你大概是一直活在结界里没出来过吧?第一次出门?”少女问道。

  “大概,”御所回答。

  “我们的结界早在几年前就消失了,结界说到底也撑不了太久,更不能让人在里面一直生活,好在城主早就开始尝试利用魔物的魔力,我们才能在结界消失以后撑到现在。”

  “那你头上的角?”

  “嗯,我们虽然成功能够吸收魔族的魔力,但随后也会出现魔族的特征,头上的角是我的魔力来源,这一点魔族也是一样。不过也没办法,等你分给我的魔力使用完,再从头开始吸收魔力吧。”

  “这样?”御所疑惑,总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嗯,不过还是要感谢你,如果想要知道吸收魔力的方法,相信城主也会告诉你的,你的魔力也撑不了多久的。”

  “嗯。”御所点头,眼前是一个河边,陆地上趴着黑色生物,全部都是黏鱼怪,少女趴在地上把散落在地上的牙齿打包丢到他面前,然后又趁黏鱼怪不注意返回。

  还真是干练的动作,御所想到。

  不过,他想起来究竟为什么会觉得熟悉。鹰目狩夜他们虽然不是吸收的魔族的魔力,但也差不多。

  应该只是巧合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