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乡野诡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我不玩了

乡野诡屋 墨夜流星 3301 2021.07.24 08:55

  夜,漆黑而宁静。

  尤其是远离城市喧嚣的郊区,更显夜的可爱与安宁。

  陶小波将瑞虎三停在一间三进三出的平房门口,门口有着一片十分宽敞的水泥坝子。

  扭头看了看激动的秦悍,又回头看了看大包小包十分兴奋的萧雅。

  陶小波推开车门,顿时大门口走过来一个老阿姨。笑容可掬,满脸慈祥。

  “小波啊,你简直就是阿姨的福星啊。今天你才说要在我这租房,下午就爆满了。”

  “呵呵呵呵,我一定得好好感谢你呀!”

  老阿姨笑得嘴都合不拢。

  嗡的一声,再次开来一辆mini。车门推开,身材火辣的韩玉洁从驾驶室走了出来。

  脚上一双白色球鞋,下半身一条紧身蓝色牛仔裤,上身一件黑白相间的寸衫,长发没有任何发带的自由自在披在肩上。

  走路都带着一阵香风,不加一丝化妆品的素颜上露出一个大方而恬静的笑容。

  踩着白色球鞋,一米七几的中等个子。走到老阿姨面前。

  “阿姨,下午我给你打过电话的。我就是小韩,韩玉洁。”

  韩玉洁礼貌的向老阿姨问好。

  “好好好,等人到齐了我就给你们安排房间。”

  老阿姨满脸含笑,如同儿孙满堂的老人,正快活的享受着他们晚年的天伦之乐。

  “还有人吗?阿姨。”

  陶小波不禁一愣,看了看四周。

  话音刚落,一辆红旗SUV开进了水泥坝子。第一眼看去,陶小波就被那熟悉的车牌给惊住了。

  那居然是,居然是。居然是田青青家的车!

  凉西皮的。真成了度假村了,一下子来这么多有钱人,除了自己之外,都是有钱人。

  陶小波不禁在心里把这些人诅咒千千万万遍,搞什么嘛。

  车门推开,田青青从驾驶室推门走出。粉色的帆布鞋,下身一条黑色的小脚软布休闲裤,上身一件白衬衣,头上扎着个高马尾。

  虽然只是一米七出头的个子,但亚洲黄的鹅蛋脸上略施粉黛,更添几分美感。

  小巧微薄的嘴唇动了动,声音甜得腻耳。

  “阿姨,不好意思哈。路上有点堵车,让您老人家站累了吧。来,青青扶你进去。”

  说着话,田青青当真扶起老阿姨右胳膊朝大门走去。

  “那个小波啊,记得帮青青把行李搬进来。”

  老阿姨一边朝里面走,一边还不忘叮嘱。

  “叫你呢?老秦。”

  陶小波呲了呲牙,斜了一眼秦悍。

  “无敌马。明明是叫你,干嘛扯上我。去吧去吧,我看好你。”

  秦悍屁颠屁颠的跟了进去,反正他什么也没带,就是来蹭陶小波床睡的。

  萧雅看了看韩玉洁和田青青的精心打扮,再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件黄色连衣裙。抓了抓头发,感觉自己就像个农村姑娘,丢死人了。

  陶小波心里非常郁闷,苦逼的做了无数次搬运工。田青青的,韩玉洁的,包括萧雅的,最后还有他自己的。

  等陶小波大汗淋漓的坐到客厅时,众人已经围着一张圆桌海吃海喝起来。

  陶小波咬了咬牙,走出客厅到门口水泥坝子上去了。来到一棵不知叫什么名字的绿树底下,坐在一张木制靠椅上。

  吹着风,点起一根软中,昨夜的悲惨场景再次涌上心头。听老阿姨说,林东和香琳并没有住在平房里,而是住在离这里不远处的一间老房子里。

  一边抽着烟,陶小波一边想着对策。目前不能打草惊蛇,只能暗中观察。

  看林东和香琳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会和什么样的人接触。

  还有,他们到这偏远的郊区来租房又有着怎样的目的。而他们,明明已经气绝身亡了。为什么又会死而复生?

  种种离奇古怪之事,只能慢慢捋清其中关系,才能找到快速跟进的线索。

  “小波,如果我死在你前面。请不要声张,更无需大操大办。请用一堆黄土将我悄悄掩埋,我不想来时尽人皆知,更不想去时有人为我潸然落泪。”

  “小波,你和青青是我这辈子最难以放下的人。即使你们最后没能走到一起,我也希望当她有什么事求到你时,你能竭尽所能的去帮她。”

  抽着烟,回忆着田罗对他说起那一句句扎心的话。心中无比悲痛,无比凄苦。

  一男一女两道人影快速从眼前走过,陶小波扔下烟头狠狠踩灭。站起身跟了上去。

  人影快速在前面越走越快,陶小波几乎是拼尽全力才没跟丢。这里是钟霞山脚下,上山步行的话只需要短短二十几分钟。

  两道人影居然顺着小路朝山上而去,陶小波十分肯定。这一男一女就是林东和香琳,看他们如此匆忙的步伐,一定是赶去山上见什么人或者办什么事。

  越往山上走,温度变得越低。陶小波一边走,一边双臂环抱在一起,白色的短袖T恤似乎有些不抗寒。

  如果不是下身穿的是一双运动鞋和一条黑色长脚休闲裤,那么他估计得蹲下来驱驱寒。

  不知为何,陶小波总觉得今晚的钟霞山比以往还要冷,冷中还夹杂着一丝阴森。

  想到此处,陶小波不禁想起老辈人说过的一些话。

  晚上不要走夜路,如果一定要走那么就不要走树林。如果实在要走树林,那么请不要把注意力太过集中。

  不要照明,更不要点火把。如果有人喊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答应。

  因为喊你名字的人可能不是人,而是阴间来的勾魂使者。有时候他们是带着任务来的,只是不小心撞上了你。

  一想到老辈人说的这些话,陶小波觉得更冷了。追赶的脚步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甚至开始小跑起来。

  “小波,快回来,妈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烧青椒拌烧番茄,你可爱吃了。”

  一道女人声音幽幽传来,温柔中带着阴森。

  对于妈妈,陶小波只有着模糊的印象。小时候,妈妈是一个农村妇女。

  唯一爱做的菜要么就是青色尖椒烧熟拌烧熟番茄,吃起来酸酸的,辣辣的,不过还挺下饭。

  还有一种就是青色尖椒烧熟拌土豆,也是烧土豆,有时候煮的也不错。并不是妈妈不想做点其他的,而是家里贫穷,其他的就是想做也没得做。

  但是,自从有了记忆之后再也没有关于父母家人的印象和消息。

  此时此刻忽然听到这声熟悉而阴森的喊话,陶小波不敢回头,满头大汗的继续狂奔。

  他现在已经不是在跟踪了,而是在逃命。

  “小波,快回来。妈妈还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青椒拌土豆,可好吃了,真的可好吃了。”

  声音再次传来,像是在身后,又像是在前面。感觉又像是来自四面八方,陶小波抱着脑袋在一棵大槐树下原地打着转,十分痛苦。

  “走开,走开。我不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我陶小波不怕你。都给我走开,都走开!”

  陶小波怒吼一声,疯狂的捡起地上石头一阵乱扔乱砸。也不知疯狂了多久,那熟悉而阴森的声音慢慢消失,树林中再次恢复了一片宁静。

  “妈妈,真的是你吗?你们在哪里?还记得小波吗?妈妈,小波好想念你们,也好想念妈妈做的拌番茄和拌土豆。”

  陶小波跪在地上,无声的抽泣着,肩膀随着抽泣不停抖动。

  “快走快走,不然等一下被他发现了。”

  一道男人的声音压得很低,轻声轻语的说了句。

  “知道了知道了,不是好玩嘛。真讨厌!”

  又是一道女人不满的声音传来,随即脚步声远去。

  “什么人?”

  陶小波右手往脸上一抹,全是咸咸的眼泪。站起身朝林中看去,只见林东和香琳似乎是扛着什么东西,如同开了外挂瞬间失去了踪影。

  陶小波奋力追赶,眼睛不经意间瞥到右手边有个大大的土坑。不禁一愣,感觉有些熟悉。

  “不好,难道是来偷尸体的?”

  陶小波转身就朝土坑跑去,站在土坑上面往下看去,下面空空如也,田罗的尸体早已不知去向。

  刚才香琳和林东身上扛着的莫非是田罗?他们挖走尸体干什么?再说了,一具死人的尸体挖走又有什么用?

  陶小波大惑不解,案子越来越扑朔迷离了。死去的人居然莫名其妙的复活,而活着的最大嫌疑人又莫名其妙的死去。

  凶手到底在搞什么?玩脑筋急转弯吗?还是死亡游戏?

  如果田罗也复活的话,那这个案子就不能称为刑事案件了,而应该叫做灵异案件。可是,他真的能复活吗?

  我是不是应该去请个道士来看看,说不定有什么重大发现也不一定。

  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土坑,又想了想刚才林东和香琳逃跑时的速度。陶小波心里不禁觉得,就算此刻自己插上一双天使的翅膀也追不上了。

  除非他能借到超人的内裤,将超人的内裤外穿的话或许可以勉强赶上。当然,这一切只不过都是陶小波在这里歪歪一下而已。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内裤外穿的超人,更不会有什么插着翅膀的天使,插着翅膀的大公鸡倒是不少。

  陶小波闷闷不乐又心事重重的朝山下走去,他必须告诉韩玉洁。这不是一个刑事案件,而是灵异案件。

  走着走着,陶小波的手机忽然响了。

  “喂!青青,什么事?”

  掏出手机,发现是田青青打来的。

  “小波,你现在哪?我堂哥想请你去烧烤摊喝啤酒。”

  田青青高兴的说。

  “谁?”

  陶小波张大嘴巴,看着满天星月。惊讶的问!

  “田罗呀。”

  田青青说。

  陶小波握着手机的右手一颤,手机掉落在地顺着斜坡轱辘轱辘翻滚而去。陶小波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难道真的是灵异案件?陶小波真的有些崩溃了,他决定不玩了,马上卷铺盖走人。

  太耸人听闻了,太难以置信了。明明气绝身亡的人,现在统统都活过来了。

  田青青不知道田罗的事,可是陶小波却知道。而且还是他亲自埋葬的,山上的土坑就是证据。

  不玩了不玩了,真的太恐怖了。还有刚才自己听到那熟悉而阴森的叫声,想到这里陶小波身子又颤了几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