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乡野诡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法医秦悍

乡野诡屋 墨夜流星 3576 2021.07.20 02:50

  陶小波使劲揉了揉脑袋。

  “阿姨为什么这么问?”

  “好奇,纯属好奇。”

  女警察说。

  “哦!好奇呀?那行,那你就继续好奇吧。”

  陶小波揉了揉眼睛,竟将眼睛给闭上了。

  女警察张了张嘴,见众人奇怪的看着自己,又果断的闭上了嘴。

  市局门口,前去的十几名警察只回来了六个,还有五个留在了案发现场。

  高大宽敞的全顺汽车门被人从外面拉开,车厢里一行六人纷纷从车屁股后面跳下来。看了看某某市某某公安分局的招牌,田青青和萧雅不禁哆嗦了一下。

  “走吧。”身后两名一米八几的男警催促一声。

  陶小波带头朝市公安分局里面走去,而抓捕他们回来的胖警察昂首阔步,双手背在身后,脸上满满都是笑容,一脸的春风得意。

  “副队长,副队。”一边往里面走,不时的有着各种男男女女的同事和胖警察打招呼。

  虽然这个副字听起来有些别扭,也有些刺耳。但谁不是从有到无,从副到正的。加油,雄起。

  副队长心中暗暗加油,暗暗给自己打气。早晚得转正喽。

  忽然,前面传来一声惊疑的男声。听声音,仿佛这个男性声音的主人年龄并不大,也就在二十五到二十八之间吧。

  果然,当陶小波认真抬头看去时。一脸惊讶,居然是个二十五六样子的年轻人。

  一米七几的个头,身体稍微有点发胖,方方正正的国字脸。笑起来整张脸都会跟着颤,一件白大褂套在外面,里面还穿着一件天蓝色的夏季寸衫警用服,脚下一双黑皮鞋散发着阵阵亮光。

  “老陶,怎么是你?”

  年轻胖警察瓮声瓮气的问。

  问完,年轻警察一个箭步朝陶小波冲来,神情激动,就好像忽然见到了阔别已久心心念念的女友。

  陶小波低着头。

  “不是我。”声若蚊吟的说了一句,不敢去看年轻警察的眼睛。

  年轻警察一把就抱住了陶小波,大约两分钟过去的样子,这才有些尴尬的放开陶小波。

  似乎也觉得此时此地做这样的动作,也着实有些不合时宜。

  “那个秦法医,你们认识?”

  副队长胖警察看了半天,这才有些疑惑的问向年轻警察。

  “张副队,不好意思哈。见到多年的老友,有些激动,有些激动。”

  年轻警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朝胖警察张副队歉意一笑。

  “哦。那没事,没事没事。”

  张副队抖了抖脸上肥肉,满不在乎的说。

  “他们这是?”

  年轻警察指了指陶小波四人,带着疑惑看向张副队。

  “哦,事情是这样。钟霞山红古寺发生了一起命案,刚才我在电话里也跟市刑警那边报告过了。他们几个都是嫌疑人,所以带回来配合一下我们调查取证。”

  张副队胸膛一挺,浩然正气的说。

  “哦,原来是这样。”

  年轻警察看了看四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那个张副队啊,我们下面不是要去案发现场调查取证吗?我想带上他一起。”

  年轻警察一指低头不语的陶小波。

  “这。”

  张副队面露为难之色,似乎有些不情愿,又似乎是拿不定主意。

  “没事,我打个电话和刘队报备一下。难道,张队还信不过我吗?”

  年轻警察笑着看向张副队。

  “那倒也不是,像这种大事总得上面人同意不是?”

  张队解释说。

  “我之所以带他去,原因有两点。第一,他是案发现场有可能的目击证人。第二,他是我同学。”

  “什么?”

  张队和那名女交通警察顿时就是一惊,看向陶小波的眼神不禁变了变。

  田青青和萧雅对望一眼,眼中也满是震撼。高中毕业后,陶小波就消失了好几年。没想到呀没想到,他居然去读了法医学。

  “那个,老秦啊。我现在是嫌疑人,不能随意乱跑的。”

  陶小波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右手揉了揉屁股。

  “怎么会是乱跑呢!你一样在警方监控之下呀,只是延迟审讯了而已嘛。”

  被陶小波称为老秦的年轻警察笑着说。

  “你们一口一个老秦,又一口一个老陶的。把我都叫年轻了。”

  张副队抖了抖脸上肥肉,竟挤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

  “唉!很多九零后都有这毛病。张副队莫怪,莫怪哈。”

  年轻警察陪着笑说。

  “那行吧,既然刘队都同意了。你们就早去早回吧,那边会有同事和你们做对接工作。”

  张副队甩了甩尖尖的平头脑袋,转身朝警局里面走去。

  三个女人看了陶小波一眼,跟着两中年男警也朝里面走去。

  一辆老款捷达警用车上,姓秦的年轻警察右手扶着方向盘,左手夹起一支烟靠在车窗上弹了弹。

  “老陶,这些年你都干嘛去了?法医学院毕业后,你就完全跟同学们断了联系。如同人间蒸发似的。”

  又抽了口烟,年轻警察目视前方的问。

  “也没啥,只是不想在警局工作而已。每天对着那些尸体,看到的都是罪恶,就连心情都是罪恶的。一点快乐都没有。”

  “所以,法医学院毕业后,我去了一家汽车维修店做了开车司机。有时候给客户送送车,有时候在店里给客户过过洗车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陶小波右手也夹着一根燃了大半的香烟,右手靠在副驾驶窗上。眼睛看着极速退去的花花草草,似感伤似惆怅的回答。

  “快乐吗?”

  年轻警察将烟头弄灭在烟灰缸里,好奇的问。

  “快乐也有吧,烦恼也有。”陶小波摇了摇头,一脸苦笑。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一脸苦大愁深的样子。”

  年轻警察左手握在方向盘上,速度稍微加快了些。

  “老秦啊,三年不见。你又长壮实了不少,人如其名啊。秦悍秦悍,果然够彪悍。”

  陶小波弄灭手中烟头,扔进车上烟灰缸并盖了起来。

  “去你的。”

  年轻警察秦悍右臂弯曲,轻轻杵了一下陶小波左边肩膀。

  “应该是你的小女朋友把你照顾得不错吧,对了,她还好吗?”

  陶小波目视前方,关切的问。

  秦悍忽然面露苦涩,嘴巴哆嗦一下。

  “我们分手了!”

  秦悍失落的说。

  陶小波愣了一下,当即不再开口,拍了拍秦悍肩膀,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座上。

  “她是做会计的,而我是做法医的。她说我们气场不同,在一起不合适。”

  说着,秦悍脸色苍白。两颗泪珠轻轻滑落,顺着脸颊流向脖子。

  陶小波还是没说话,左手重重搭在秦悍肩膀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秦悍坚强下去的力量。

  “我们谈了四年,从我进法医学院开始的。当我毕业一年后打算结婚时,她如同晴天霹雳的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忽然,秦悍一脚把车停靠在了路边。把头埋在方向盘上就失声痛哭起来,如同一个看着母亲改嫁的孩子,哭得撕心裂肺,哭得肝肠寸断。

  陶小波拍了拍秦悍肩膀,从裤兜里抽出两根软中华,在嘴巴里点上两支烟,一支塞到了秦悍嘴里。

  “吸一口吧,狠狠的吸。有人说咳嗽会让一个人好受一点,不妨试试。”

  秦悍狠狠吸了一口烟,猛烈的咳嗽起来。泪水鼻涕口水一起咳嗽了出来,整个人把头伸向窗外,那么的无助。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此时此刻我才明白,当时诗仙李白的心情是多么的糟糕和绝望。”

  陶小波叹了口气,将烟头插灭在烟灰缸。

  “你行不行?”

  陶小波问。

  “死不了!”

  秦悍吸了吸鼻子,挂档踩油门,汽车再次如离弦之箭穿了出去。

  蜿蜒曲折的乡村道路上,老款捷达怒吼着朝山顶疾驰而去。缺了一角的月亮悬挂在高空,如影随形的相伴着。

  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左右,老款捷达警用车停在了红古寺门前。里面静悄悄一片,一丝微光也没有。

  “怎么回事?”

  秦悍看向陶小波。

  “有些不对劲。”

  陶小波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两人左右分开朝已经倒了的大门走去。脚步十分的轻,在这安静的夜里轻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陶小波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根一米长的干木棍,六分管粗细那么大。

  秦悍手中握着一块赤红色砖头,是土烧制而成,并不是那种沙石制作的,砖头握在右手上,手不禁有些微微发抖。

  “冲。”

  陶小波低叫一声,两人同时冲向里屋。五根手电筒放在不远处窗台上,光线照向靠墙的火堆旁。

  五名中年男警头发凌乱,衣服扣子统统解开,露出白花花的大肚子,很是影响形象。

  五人手拉着手,在火堆旁跳着有些像是彝族人所跳的舞蹈,围着火堆转着圈圈。一边跳,嘴里还一边哼唱着什么。

  陶小波一个箭步冲到窗前,提着棍子一木棍就将玻璃打得稀碎。拿起地上散落的矿泉水瓶闻了闻,狠狠泼在五名警察脸上。

  三瓶矿泉水泼完,五人当即晕倒在了地上。陶小波吸了吸鼻子。

  “不对劲,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秦悍握着砖头的手抖得更厉害,颤声问。

  “没有刺鼻的迷幻烟味,矿泉水中也没有迷幻药的气味。他们是怎么被致幻的呢?”

  陶小波紧皱眉头,始终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好,尸体。”

  猛然一惊,陶小波离弦之箭般冲进里屋。顿时一阵晕眩感袭来,陶小波赶紧将剩下的半瓶矿泉水从头上淋下。

  甩了甩头,举着手电朝两具尸体走去。

  尸体并没有被搬动的痕迹,只是林东的额头上贴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

  哈喽,各位朋友!我是你们心心念念的杀人犯,我叫皇帝。小小见面礼,祝你们生活愉快哟。

  歪歪扭扭的几行字,一看就是故意为之。写字的人书法原本肯定不是这样。

  “老陶。”

  门外,秦悍正要往里冲。

  “别进来。”

  陶小波大叫一声。提起木棍再次敲碎房间里两扇玻璃窗,阵阵眩晕感这才慢慢消失。

  “好了,可以进来了。”

  陶小波又喊了一声。

  秦悍撒丫子就冲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那五名昏昏沉沉,一边跑一边扣纽扣的中年男警。

  几人手电先是照向陶小波,然后照向角落床板上的两具尸体。当几人看到林东额头上贴着的纸条时,纷纷羞愧得一脸通红。

  “老秦,你们在这里守着,提高警惕,我上房顶去看看。”

  陶小波十分严肃的看向秦悍。

  “怎么了?”秦悍苍白的脸上更显苍白。

  “没事,我只是上去确定一件事而已。”

  陶小波拍了拍秦悍的肩膀。

  “行吧。”秦悍点点头,五名警察刚才听秦悍跟他们讲述事情经过后,对陶小波的勇猛果敢也是佩服不已。此时一个个脸上微红,低着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