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乡野诡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陶小波被抓

乡野诡屋 墨夜流星 3112 2021.07.21 04:47

  老者推开自己房间门瞅了瞅消失的两人,叹了口气。

  “现在年轻人的钱,还真是好赚那!”

  老者不禁淡然一笑,眼神中充满了欣赏之色。

  “年轻人就应当如此。有所为,有所不为。为朋友,两肋插刀。为爱人,倾尽所有。”

  “这样的人无论前半生多么坎坷,一旦到了幸福来临的时刻。他的人生将会迎来大丰收,无穷无尽的大丰收。”

  瞅了瞅暖风瑟瑟的乡间小路,老者自言自语了一番。做足了过来人风范,然后关门睡觉去了。

  无论他说的对与否,也无论陶小波的后半生是否会满满都是幸福。但,至少他现在面临的似乎只有陷害,只有背叛。

  夜风吹来,晚上十一点的风依旧带着一股冰凉寒意。紧了紧身上湿漉漉的蓝色外套,浅灰色休闲牛仔裤,踩着一双鳄鱼牌白色运动鞋朝家里走去。

  夜风夹杂着微雨轻抚在他憔悴的脸庞,幸福花园四个金黄色大字远远的映入眼中。多么熟悉的名字,多么令人憧憬的名字。

  那是他的家,虽然只是租的房子。但住了三年有多,多多少少还是参杂进了一些感情进去。

  两辆新款捷达警车打着爆闪停在小区门口,陶小波不知何时,也不知从何处。捡来一款当年十分流行的刀郎款遮阳帽戴在头上。

  帽沿压得很低很低,视线也只能看到脚下。低着头,从小区大门右拐到八单元楼下。

  八单元,二零零五。多么熟悉的楼栋,多么熟悉的房间号。熟悉到可以记住楼栋单元和房间号,却不太记得家人和朋友的联系方式。

  全身上下半湿半干间,陶小波微微抬头对着门禁刷了一下脸。推开单元大门走进电梯厅直达二十五楼,心中不免有些激动,有些向往。

  我大概可以洗脱嫌疑了吧?田罗大概会给我带来一些惊喜吧?我以后再也不用带着帽子行走在黑夜和白天了吧?

  想着想着,陶小波不禁狠狠一拳打在电梯结实的铁板上,疼得直呲牙。

  一联想到自己很快就能行走在阳光下,不用躲躲藏藏。一想到自己很快就可以将阳光帅气的脸庞暴露在大众视野之中,一想到可以回修车店为男老板女老板送车或者开车过洗车机。

  陶小波越想越兴奋,越兴奋越想。想着想着,嘴角不自觉的流出些许的哈喇子。

  伸手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哈喇子,摘下帽子看了看电梯映射出那张阳光帅气风华正茂的脸,不禁放声大笑起来。

  走出电梯门,右拐到底就是自己租住的房间二零零五。轻轻按下门铃,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

  陶小波再按一次,这次很快房门就被打开。田青青穿着一套白色兔子睡衣,头上高高的戴着连衣兔子帽,不经意看去还以为真是一只兔子。

  陶小波张开双臂就要来个大大的熊抱,却被田青青一个闪身给躲开了。

  “别闹,等一下被邻居们看到,影响多不好,先进来再说。”

  陶小波摊了摊手,走进去轻轻推上淡红色铁门。回头看向客厅里面时,张清风正和四名警察坐在沙发上冲他微笑,那笑容在此时此地看起来是多么的不和谐,多么的让人心中不免为之一颤。

  陶小波刚伸手准备拉门,可是无论他怎么使劲,就是无法转动门把手。看样子,外面已经有人在拧着门把手了。

  回头看了看张清风五人,又看了看在五人身边坐着的萧雅,再转身看向惴惴不安的田青青。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友出卖了自己,而自己以往真诚以待的好哥们也成了嫌疑犯。

  再看看不远处萧雅那充满愧疚的眼神。陶小波深吸几口气。

  “小波,我。”

  田青青张了张嘴,紧张的想要解释点什么。可是双手紧紧抓住两只兔耳朵,流着泪,怎么也说不下去。

  “我跟你们走。”

  陶小波伸出双手,不做任何反抗。当生活来到一片绝望之地时,反抗是没有意义的。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妥协,等待。

  “跟我们走就行,不用戴手铐。我们相信,这一次你不会再跑了?”

  张清风率先站起身,肥胖的脸上竟是笃定表情。

  陶小波还会逃跑吗?当然不会!与其永远生活在黑暗里逃亡,不如在监狱的阳光下舒舒服服做人。

  或许逃亡远比坐牢更痛苦,更凄凉。

  “小波,他们说你是嫌疑犯。所以我…。”

  一行六人走进电梯,电梯里已经站了两名男性中年男警。门口处,田青青泪眼婆娑的喊了一句。

  陶小波透过渐渐关闭的电梯门,看着泪眼婆娑哭泣的田青青。他的心中再没有任何爱意,只有痛心,被女友不信任的痛心。

  再次从八单元走出来时,陶小波心中与刚才进去的向往和憧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刻的他内心充满了绝望,还有痛苦。

  原先的微雨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瓢泼大雨,还算清洁的小区里竟也飘起了些许的白色垃圾袋。

  两辆警车很快来到了单元楼下,淋着雨走上警车,透过暗黑色的车窗玻璃看了看熟悉的单元楼号,又看了看亮着灯的二零零五房间。

  闭上双眼,身子微颤的随着警车前往了市公安分局。

  再次走下警车时,瓢泼大雨已经渐渐退去。剩下的只有些许冷风,让人直打喷嚏的冷风。

  再次来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心中百转千回,思绪混乱。猛烈的咳嗽两下,吐出一口鲜血,陶小波就这样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倒了下去。

  倒在硬邦邦的大理石地板上,双眼泛白,唇角不停抽搐,双手双脚不停颤抖。

  众警察愣了一下,当即手忙脚乱的抬起陶小波朝警局里跑去。张清风跺了跺脚,肥胖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表情。

  但还是不得不掏出手机打了个急救电话,打完电话也跟着大踏步走了进去。

  警局一间狭窄的房间里,两名警察正手忙脚乱的对陶小波做着急救措施。一个是闻讯赶来的秦悍,另一个则是专案组二队组长张勤奋。

  “秦法医,他这是什么情况?”

  张勤奋一边挤压陶小波心脏部位,一边大汗淋漓的问。

  “看着有点像是癫痫症,千万不能让他咬自己舌头。”

  说着,秦悍脱下自己脚上一只散发着烂鱼味的皮鞋,狠狠的塞进陶小波嘴里。

  陶小波嘴唇颤抖的狠狠咬着鞋子,却始终没有醒来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他不会死在我们警局吧!”

  张勤奋更紧张了,就连站在门口来回踱步的张清风也是焦躁无比。

  凉西皮的,好不容易抓到嫌疑犯。竟发生了这样的事,苍天啊,你是不是在玩我张清风。

  “我听说,你们抓到了嫌疑犯,人呢?”

  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张清风身后传来。

  张清风回头一看,吓了一跳。

  “刘队,你怎么来了?”

  来人头戴警帽,国字脸,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黑色装扮,黑色帽沿下竟是一头花白发丝。

  “怎么?我刘明和虽说快要退休了,难道来看一眼嫌疑犯都不允许么?”

  刘明和眼神犀利的看向张清风,那与生俱来的霸气和威严气势顿时把张清风这个多年老刑警也吓得一哆嗦。

  “刘队说的哪里话,您老虽然已经六十出头了。但正是老当益壮的时候,应该来,应该来。”

  张清风伸出右手擦了擦额头冷汗,浑身冒着凉气。

  “哼。急功近利的小人。”

  刘明和不满的哼了一句,张清风头压得更低,如同一个犯错的孩子。

  刘明和背着手,也不再理会张清风。踏着威严霸气的步伐朝房间里走去。

  来到秦悍张清风二人忙碌的桌前,看了看桌上躺着的少年陶小波。越看越是熟悉,越看越是心惊肉跳。

  “怎么会?怎么会是他?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伸出一只皱巴巴的老手就要去触摸陶小波,那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

  “孩子,真的是你吗?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得了这种怪病。孩子,你醒来,你醒来看看我是谁。孩子。”

  刘明和右手抚摸着陶小波苍白如纸的脸蛋,声音发颤,手脚也在发颤。

  陶小波咳嗽了两下,一口鲜血再次吐出,直接把那只皮鞋吐在了地上,鲜红一片。

  迷茫的看了看昏暗的房间,陶小波再次昏死了过去。

  “快让让,快让让。”

  这时,外面传来几声男女焦急的声音。很快,四五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推着一辆四轮车快速冲进房间。

  两名男医生快速将陶小波抬上推车,两名男医生和三名护士再次匆匆忙忙推着四轮车跑了出去。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们一年四季都是这样的忙碌着,辛苦着,也快乐着。

  房间里只剩下刘明和一人,站在昏暗的灯光下,泪眼朦胧,皱巴巴的脸上流下几滴清泪。

  “老伙计,你的小崽子回来了。他没有死,他没有死啊。”

  泪似乎已然流尽,余下的竟是一丝笑容。发自内心的笑,慈爱的笑。

  宽敞的奔驰急救车一路疾驰,秦悍牢牢抓住昏迷不醒陶小波的右手。什么女朋友?什么好兄弟?

  当自己躺在病床上时,守在身边的竟是一个分别三年的老同学,曾经一起睡过四年上下床的老同学。

  这是一种幸运呢?还是一种不幸?或许生命本身,它就是一种大大的不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