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乡野诡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最后的解脱

乡野诡屋 墨夜流星 4301 2021.07.25 18:34

  陶小波迷迷糊糊来到老阿姨家门口时,只有田青青一个人站在外面,其他人似乎都已经睡了。

  “小波,你干嘛去了?”

  田青青一边朝陶小波走来,一边关切的询问。

  陶小波手中握着碎屏的手机,眼神有些迷离。

  “听说田罗找我喝酒,有这回事吗?”

  陶小波双眼空洞无神的看着田青青,有气无力的问。

  “嗯,是的。”

  田青青认真点点头。

  陶小波头有些大,也有些痛苦。回想起刘队长跟他说过的话,陶小波顿时就一个头两个大。

  刘队长说,他本名不叫陶小波,而是应该叫田小波。是田罗的亲弟弟。

  刘队长还说,当年发生交通事故时。摩托车上其实有两个人,被压死的叫秦冲,是秦悍的弟弟,这人陶小波记得,和他关系也还不错,同样喜欢飙车。

  当时听到这个答案后,陶小波如同晴天霹雳被狠狠劈了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么他和田青青岂不是堂兄妹,那他们…!

  陶小波一直不敢把这个秘密告诉田青青,甚至都不敢告诉任何人。只能闷闷的埋在心底,直到死去。

  刘队长和田罗父亲是好朋友,同样也是陶小波父亲的好朋友。因为他和田罗本来就是亲兄弟,他一再央求刘队长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

  包括田春武,也就是他的亲叔叔。田青青亲生父亲,他和田罗的父亲年龄稍大些,他们的父亲叫田春文,是个普通的平头百姓。

  见陶小波如此的闷闷不乐,田青青有心想要安慰两句,却是不知从何处安慰起。

  “我知道了,等一下我就去老地方找他。”

  陶小波双眼无神的看着月光,步履蹒跚的走进屋里。再出来时,手中已经拿起车钥匙。

  “不用我陪你去吗?”

  田青青担忧的问。

  “不用。男人喝酒,女孩子家跟去干嘛。”

  陶小波甩了甩钥匙,拉门上车。

  “好吧,那你们玩得开心,我先去睡了。”

  田青青乖巧的点点头。

  陶小波没有再说什么,启动新买的瑞虎三崛尘而去。

  车上,陶小波已经猜到等他的不会是田罗,因为田罗已经死了。他可以确定。

  无论等他的人是谁,这个人一定就是杀害田罗的真正凶手。回想起法医学院与秦悍秦冲之间黄金三人组的日子,心中不免闪过一丝酸楚。

  秦冲不像秦悍,又胖又丑。除了嘴巴花花之外,没什么优点。

  秦冲却是年轻帅气,活泼开朗,很有异性缘,男性朋友也不少。和陶小波最是聊得来,两人都喜欢飙车。

  只是那个雨夜,道路无比湿滑。两人本来是不应该出事的,陶小波骑车,秦冲就坐在后面。

  可是谁曾想,正常行驶的摩托车,却遇上了高速闯红灯的渣土车。这一撞,陶小波随着摩托车就滑了出去,而秦冲却成了车下亡魂。

  两人出去玩并没有人知道,所以警方那边只是把秦冲列为了失踪人口。而摩托车是陶小波的,警方自然而然就断定死者就是陶小波。

  两人身高体重什么的几乎都极其相似,就连服装发型都如同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直到刘队长看到陶小波本人,他才认出陶小波就是他好兄弟田春文的小儿子。

  失忆后的陶小波一直跟着捡破烂的干爹过,时间一长,该忘的也就忘了,不该忘的也忘了。

  以后,他该如何面对田青青。还有他的亲叔叔田春武,甚至于还有秦冲的哥哥秦悍。

  瑞虎三远远的停在公路边,远远看着那熟悉的店铺,和熟悉的人在不停忙碌。虽然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但烧烤摊上还是坐满了三三两两的年轻人。

  降下车窗点起一根软中华,狠狠吸了一口。再次打开音乐重复播放着,那首百听不厌的英文歌曲昨日重现。

  冷风飕飕打在陶小波苍白无神的脸上,不算太长的板寸头被夜风吹起,往日的帅气和意气风发已然不在。只有一望无际的悲凉与落寞。

  插灭香烟,陶小波推门走下车。按了按锁门键,朝着烧烤摊临近角落的位置走去。

  那里没有灯光,似乎有些黑暗。这一刻,陶小波只想躲在黑暗中,永远不要出现在光明里。

  刚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热情好客的烧烤摊老板娘拿着菜单就迎了上来。

  “小帅哥,你想吃点什么自己点,点好了叫我。”

  老板娘满脸带笑,让人看起来十分的舒服。

  “好的,老板娘。”

  陶小波点了点头,看着十分熟悉的老板娘。老板娘转身离开,似乎已经忘记了陶小波是谁。

  可是陶小波却认识她,而且很熟悉,当年他们都叫她霞姐。是个很热心的女人。

  如今的霞姐,脸上已经布满了深浅不一的鱼尾纹。见过的人也已经太多太多,别说是几年不见的陶小波,就算是她家某个亲戚的儿女她都未必完全记得住。

  更何况她们夫妻两都是生意人,如果所有人的脸孔都要去一一记住,那岂不是也太累了。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对每一个客人都保持友好而真诚的微笑,服务好每一个客人。

  风飕飕的吹着,烧烤的香味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

  陶小波拿起桌上菜单,粗略的扫了一眼。菜品还是曾经的菜品,只是曾经一起吃喝的人,却已经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是在等我吗?”

  忽然,一道瓮声瓮气的声音从陶小波身后传来。

  “老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陶小波不用回头看,光听声音他就知道来人是秦悍无疑。

  “我当然知道,因为本来就是我约你来的。”

  秦悍走到陶小波对面,阴阳怪气的来了句。

  “什么?”

  陶小波一惊,整个身子从塑料凳子上跳了起来,塑料凳子直接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别激动别激动,坐下说。”

  秦悍弯下肥胖的身子,有些吃力的将塑料凳子扶了起来。右手拍了拍陶小波左肩,让他坐下。

  “不单我来了,我还带来了两个老朋友。”

  秦悍点起一根软中,朝陶小波邪邪一笑,与往日的憨傻模样大相径庭。

  一男一女走到桌前,谁也不搭理的就坐了下去。四个人顿时就把一张小四方桌围了个结结实实。

  “香琳,林东。”

  看到两人,陶小波差点又蹦了起来。

  “惊喜吧!”

  秦悍邪魅一笑。

  陶小波没有回答,许多谜团此刻正在一一解开。从红古寺命案开始,他们就已经实施了整个犯罪计划,而他们真正要对付的人居然是田罗。

  “我明白了。”

  陶小波点起一根软中,吐了一口浓烟,有些悲痛。

  “真的明白?”

  秦悍微笑,好似恶魔的微笑。

  “你嫉恨我当年害死你弟弟,为了报复我,你居然设计害死了田罗。香琳和林东只是陪你演了出戏,其实当时他们只是服了某种药,让身体处于假死状态。”

  “而你们三个,从一开始就是一伙的。之所以会演一出假死的戏码,就是为了陷害田罗。而你还把我也牵扯进了案件中,让我和你们一起抓捕田罗。秦悍,你好深的谋略啊!”

  “我说怎么不见了他们尸体,原来是假扮成法医室工作人员溜出去了。这其中,想必也有你秦悍一份功劳吧。”

  “老秦,你还真是够记仇的。”

  陶小波苦涩一笑,又狠狠抽了口烟。

  “那你的意思是,我弟弟就该死?你也不需要负责任?”

  秦悍质问陶小波,语气有些激动。

  “如果可以,我倒希望当时死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阿冲。”

  “你闭嘴,你没资格叫阿冲这个名字。”

  秦悍一下子蹦起,双手狠狠抓住陶小波衣领。

  “对不起!老秦。”

  陶小波低着头,泪已流出。

  “对不起如果有用的话,那你还我弟弟命来。你知不知道,我弟弟本来可以是个很不错的法医,而我压根对法医没什么兴趣。本来打算毕业后出来做点生意。”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恶魔。非要在雨夜带着我弟弟去飙车,是你,是你害死了他。”

  秦悍无比疯狂的摇着陶小波肩膀,直把陶小波摇得是头晕目眩。

  “所以,我要报复。我要你和我一样,失去至亲的人。所以,我把田罗杀了,我把他杀了。哈哈哈哈。”

  秦悍癫狂的大笑起来,扯着陶小波就朝瑞虎三走去。客人们一个个看得惊讶无比,却也没人上前阻拦。

  瑞虎三在林东的操纵下来到钟霞山上,几人来到一座小土包前。

  “陶小波,你好好看看。这就是我弟弟的坟墓,你就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心疼吗?你有吗?”

  看着小土包,陶小波心如刀绞。再看看小土包旁边躺着的一具快要腐烂的尸体,他更是泣不成声。

  那是田罗的尸体,即使是快要腐烂了,脸上却还是当初的表情。不舍,留念。

  “老秦,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让我去和他们做伴。”

  陶小波连爬带跪的来到秦悍面前,扯着秦悍裤脚不断的哀求。

  “阿冲,罗哥。我陶小波对不起你们,如果你们在天有灵的话,就让我也快点死去吧。我们在阴间,再做好兄弟。”

  陶小波一边哀求,一边不停的忏悔。

  “我去你的,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我要把你是田春文儿子的事公之于众,让大家都知道你和自己的堂妹是如何相处的。让大家看看你陶小波是个多么卑鄙无耻的小人。”

  “啊!”

  陶小波一把推开秦悍肥胖的身子,大叫一声。跑过去抱起田罗的尸体,朝着后山绝命崖就一路狂奔而去。秦悍三人在后面疯狂追赶,秦悍也不再像平时那么弱不禁风,跑起来居然连汗水都不曾流下一滴。

  黑夜静,冷风吹。天地间孤寂得似乎只剩下疯狂追赶与逃窜的四人。

  陶小波再次来到绝命崖上面,看着崖下那滚滚波涛的仙女河。心中忽然变得明朗起来,或许人世间一切的痛苦都会随着这一跳而散尽吧。

  “阿冲,罗哥。爸,妈。小波来找你们了。”

  “嗯,我已经看到你们在对我招手了。爸,你还是那么严肃。妈,你还是一直喜欢做青椒拌土豆和青椒拌番茄。”

  “还有阿冲,你连迎接我都是骑在摩托车上。罗哥,你的脸色还是那么苍白,却是笑得很让我安心。”

  自言自语了一阵,秦悍三人这才追赶上来。

  “陶小波,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放过田青青吗?我告诉你,我不会的。我一定会把一切公之于众的,我要让你受尽世人唾骂。”

  秦悍喘着粗气,站在不远处破口大骂。

  “青青,韩姐,还有萧雅。再见了,原谅我是个懦弱的人。认识你们,我陶小波真的很幸运。再见了,我可爱的朋友们。”

  陶小波露出一个解脱的微笑,抱着田罗那即将腐烂的尸体从崖上一跃而下。冷风拍打在他的脸上,口中。

  再也没有上次那种疼痛,有的只是安详,解脱。

  落水的扑通声传入大脑时,陶小波已经听不见人世间所有的声音。无论是风声,还是虫鸣鸟叫声。

  大脑中除了黑暗,便是安静。无穷无尽的黑暗,同样无穷无尽的安静。

  “喂!爸。”

  田青青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接通电话。

  “青青,告诉你两个坏消息。”

  “第一,陶小波是你失散多年的二堂哥。第二,他已经跳下绝命崖自尽了。”

  “什么?爸,你再说一遍。”

  田青青目光呆滞,浑身颤抖。

  “这是刘队长亲自打电话和我说的,而你的大堂哥已经被秦悍所害。很多事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你先回来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又接着说。

  “不过,有一点你不用担心。其实你大伯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你大堂哥田罗。小波其实是他们领养的,而小波从小就生长在孤儿院,亲生父母也无从查找,或许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听老爸说陶小波不是大伯的亲儿子,田青青心里好受了些。可是一想到陶小波已经跳下百丈高的绝命崖,田青青一颗死灰复燃的心再次变得心灰意冷起来。

  田青青直接匆匆忙忙开上自己的红旗SUV,没跟任何人打一声招呼,沿着公路开着车一路疾驰向仙女河方向而去。

  将车停放在河岸边,田青青一边疯狂大喊陶小波名字,一边疯狂提着裤子沿着浅水区朝下游寻找而去。

  没有回音,也没有尸体。只有不断刮过耳边的冷风,和冰冷刺骨的河流。

  或许,陶小波已经被他的亲人朋友们接走。又或许,他已经在另一个世界变得不再孤独。

  第二天,田青青沮丧的驾着车回到家中。沿着河岸找了一夜,她已经累得精疲力尽。

  早上父亲打来电话,说秦悍林东香琳三人因犯故意杀人罪。已经被判十年有期徒刑,也算是还田罗一个迟来的公道。

  回到自己房间,田青青看着席梦思床头放着的彩色照片。

  陶小波戴着蓝牙耳机,双手插在裤兜里。脸上洋溢着充满青春活力的浅笑,正深情款款的看着田青青。

  “小波,你为什么连尸体都不让我找到?你是担心我们是兄妹吗?我爸说了,其实你是一个孤儿。你为什么连最后一面都不肯让我见!”

  田青青伸出双手将照片搂入怀中,如同搂着鲜活的陶小波本人一样。既温暖,又甜蜜。泪水轻轻滑落在陶小波那满脸带笑的照片上,脑袋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不多时,田青青似乎在某种幸福的幻想中,疲倦的昏睡了过去。

  睡像甜美,唇角带笑。笑容越来越盛,竟眼耳口鼻开始慢慢流血。血液越来越红,笑容却是越来越美,越来越动人。

  

举报

作者感言

墨夜流星

墨夜流星

全书完。写得不好,大家尽管喷。不过,我还是会再接再厉的!

2021-07-25 18: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