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乡野诡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成立专案组

乡野诡屋 墨夜流星 3589 2021.07.20 04:51

  四五分钟过去,陶小波面色沉重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秦悍率先迎了上去,看着面色难看的陶小波。只见他手上拿着几根还没燃尽的干草。

  “这是什么?”

  秦悍咽了咽口水,压低声音问。

  “迷魂草。这种草的烟雾能够让人产生幻觉,只要有人稍加引导,被迷幻之人就会进入引导人设定的某种奇幻世界。”

  秦悍倒吸口凉气,还好刚才自己没跟进去,不然真不敢想象后果会是怎么样。

  “行了,这是物证。交给你了。”

  陶小波将迷魂草递给秦悍。

  “下面,你该认真尸检了。”

  陶小波看了看五名警察,朝尸体走去。秦悍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型记事本,走到两具尸体前开始认真尸检起来。

  陶小波站在秦悍身后,接过秦悍递过来的一支笔和一个小型记事本。

  “面露惊恐,双眼空洞,无外伤,可以断定,就是吓死的。还有他们拼命向上顶的动作,可以推测他们仿佛看到了某种恐怖的东西向他们压来,一边惊惧不已,一边想要奋力将这种给他们带来恐惧的人或者物给推开。”

  “就这么简单?”

  陶小波写写画画数下,停下笔看向侃侃而谈的秦悍。

  “这是事实。”

  秦悍围着两具尸体转了一圈,实话实说。

  “要不要再找个更专业的人来试试?”

  陶小波问。

  “你什么意思?”

  秦悍那还算和善的脸色就是一沉,刚恢复几分轻松的脸色一瞬间再次垮了下来。

  “行吧,既然不用再核查。而你又这么笃定,那收工吧。”

  陶小波甩了甩板寸,大咧咧的说。

  “你说你,半夜三更出来还穿一身球衣球裤,不冷吗?”

  这时,秦悍仿佛才发现陶小波身穿一身黄色球衣球裤,脚上配双白色运动鞋。

  “没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哥火气旺。”

  陶小波一脸贼兮兮的笑,搂过秦悍的肩膀就往外面走。

  “对了,秦法医。我们是不是可以叫法医科把尸体运走了?”

  某中年男警问。

  “可以了,张组长。”

  一边往外面走,秦悍一边回答中年男警。

  “好的。”中年男警挺了挺胸,似乎已经忘记刚才几人跳舞的尴尬一幕。

  “去哪呀?”

  捷达车上,陶小波问。

  “回警局。”

  秦悍启动捷达车,一脚油门车子瞬间原地掉头,轰隆轰隆朝山下开去。

  不多时,又两辆警车闪着红蓝警灯从红古寺朝山下开去。

  警局审讯室里,田青青和萧雅被分开到了不同审讯室提审。而她们的答案都大同小异,声称几个人因为放假,打算去红古寺烧香拜佛,体验一下乡野的宁静。

  不成想,在要下山的时候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几人的车又被同事田罗开走了,电话一直没能打通。

  无奈之下,几人只好在寺庙将就一晚。反正夏天也不怎么冷,应该可以勉强度过一夜的吧。

  那成想,林东和香琳居然莫名其妙的死了。死状还那么惊悚恐怖,想想两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听完两人大同小异的叙述,审讯警员相互交流了一下笔录。经过讨论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两人没有说谎。

  从两人的言谈举止,还有面部表情来看。两人都不像是在撒谎。那么最可疑的人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她们口中的同事田罗。

  当然了,也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田罗一个人身上。还得排查两名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有没有什么仇人之类的重要工作。

  警局很快成立了专案小组,小组共分两队。一队由张清风担任小队长,负责抓捕田罗和审讯田罗。

  另一组由张清风部门里一个小组长张勤奋带队,负责排查两名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和仇人等等事情。

  专案组很快进入工作状态,一队前往钟霞山脚下旅馆抓捕田罗,二队迅速开始排查两名死者生前人际关系。

  一时间,城市道路上奔忙着红蓝闪烁的警车来来去去。

  陶小波站在警局门口,右手夹着已经燃尽的中华烟。秦悍已经进去汇报工作,他正百无聊赖呢。

  忽然,田青青和萧雅牵着小手从警局里走了出来。而在秦悍的力保下,陶小波放完通话录音的情况下,警局暂时排除了他嫌疑人的可能性。

  看着两个往日艳丽活泼的芳华少女,此时满脸颓丧的朝自己走来。陶小波心中就是一酸,以后是不是该保护好自己身边的每个人呢?

  “走吧,我带你们去吃饭。”

  陶小波伸出左手拉起田青青右手,朝自己那辆雅马哈踏板车走去。

  田青青右手拉着萧雅,两人浑身力气仿佛被抽空的被陶小波拉着走,今夜对她们两人来说注定是个难忘之夜。

  “嗨哎!”

  忽然,身后一个温柔女人的声音传来。

  陶小波回头一看,居然是女警察,又或者说是女交通警察。

  “怎么?警察阿姨不会是要罚我款吧!”

  陶小波心情很不好,说话也没轻没重。

  “为什么要罚款?你违章了吗?”

  女交警疑惑的问。

  “马上就违章。”

  陶小波气恼的说。

  “我觉得我们以后可能还会再见面,请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韩玉洁。”

  女交警微微一笑,走向了自己那霸气无比的警用摩托。

  “好名字好名字,冰清玉洁。真是人如其名那!”

  陶小波平平淡淡夸了一句,骑上自己的雅马哈踏板车。田青青和萧雅先后上了踏板车,嗡嗡两声踏板车瞬间飙射出去。

  “喂!你还真敢违章啊?”

  韩玉洁戴上警用头盔,一脸的无奈。现在的年轻人啊,还真是叛逆。尤其是二十五岁的年轻人!

  轰隆两声,韩玉洁驾驶着自己的警用摩托朝相反方向开去。

  本想去饭店吃饭的陶小波,在田青青和萧雅的一再恳求下。无奈,只好买了点菜回家自己下厨。

  回到家里,这是一间精装修的八十几平房屋,一厅两室格局。总共二十五层的电梯房,陶小波住的是二零零五房间,一个月将近五千块的房租,包括水电物业等等。

  走进厨房,系上一块带有口袋的绿色围裙。挥着菜刀在厨房里就是一阵的噼里啪啦忙活起来,田青青和萧雅斜靠在沙发上看着近期比较火的某部修仙电视剧。

  两人彼此沉默着,似乎对于好闺蜜香琳的死很是难过,一时难以走出悲痛。

  萧雅对看电视似乎并没有太大兴趣,站起身朝陶小波卧室推门就走了进去。

  瞬间,卧室里福尔摩斯和周星驰的贴纸就映入了萧雅的眼帘。

  看到这样两张巨大的贴纸,不难猜出陶小波是个什么样的人。喜欢侦探推理,同时还喜欢喜剧。

  再看看窗台上那即将盛开的君子兰,一时间陶小波高大威猛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清晰。

  高雅使劲甩了甩头。

  我在想什么呢!他是我闺蜜男朋友。闺蜜,闺蜜,闺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虽然嘴上说一起做陶小波女朋友,但真不能那么干呀。不能不能不能。

  萧雅抚摸着绿意盎然的君子兰,内心不断告诫自己。要淡定,一定要淡定。

  “开饭了。”忽然,客厅里传来陶小波充满男人气息的声音。

  声音为什么会带有男人气息?或许魅力本身它就是一种气息吧。有时候当一个人远远跟你说话时,你就会感觉到他的气息,这是真的。

  萧雅掐了掐自己大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走了出去。

  看着忙前忙后的陶小波,萧雅有种想要冲上去拥抱他的冲动。牢牢抱在怀里,永远永远也不要松开。

  可是又看了看一旁呆呆看着陶小波的闺蜜田青青,萧雅咬了咬牙,坐到了田青青右手边。

  “厨艺不好,凑合着吃吧。”

  陶小波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将两碗饭递给两个大美女。

  两人看着茶几上一盘酸辣土豆丝,一碗鸡蛋汤,还有一盘尖椒炒瘦肉,食欲一下子就上来了。

  三盒光明牛奶再次拿上桌,几人愉快的吃了起来。忘记一切不快,大胆的吃,心无杂念的吃。

  汤足饭饱后的三人躺在沙发上,看了看凌晨两点多的时间,倦意袭来。

  “虽说吃饱喝足后睡觉不好,但着实的有些困了。萧雅,青青,我这里有两间卧室,铺盖被褥也有。你们睡我旁边房间吧”

  顿了顿,陶小波又说。

  “毕竟天色已经很晚了,来回的跑也不是个事。”

  见两人没有意见,陶小波便让两人前去洗澡了,自己则是拿起手机,又听起了那首英文歌曲昨日重现。

  凌晨三点多的样子,陶小波迷迷糊糊醒来,感觉鼻子痒痒的。

  伸手摸了摸,居然是一把头发。陶小波大惊失色,打开手机电筒一看,居然是田青青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拿着自己的小辫子朝陶小波鼻孔里塞呢。

  “喂!你怎么过来了?”

  这一天他累得够呛,若换平时不管多小的动静他都能察觉,但是今晚他真的太疲惫。

  “怎么?我是鬼吗?看你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

  “别闹,明天还有许多事呢。”

  陶小波躺回枕头,准备继续睡觉。

  “我哪有闹。我没有。”

  田青青伸出右手食指,在陶小波光溜溜的胸膛上画着圈圈。

  “喂喂喂!别闹别闹。”

  陶小波心中大骇,赶紧转了个身,背对着田青青。

  “哎哟。”

  忽然,陶小波一声惊呼。田青青居然两只手一下子抱住了他赤果果的腰板。

  “嘻嘻!”背后传来田青青阴谋得逞的笑声。

  终于,在田青青猛烈的攻势之下,陶小波很快就沦陷了。

  萧雅此时此刻无比的烦躁,即使头顶开着空调,她也觉得浑身燥热难耐。

  田青青什么时候走的她一清二楚,她故意装睡而已。可是田青青从三点二十出去,到现在五点二十了还不见回来。

  萧雅奋力的抓了抓头发,翻来覆去的瞪着一双熊猫眼,闭上眼睛就是陶小波那高大威猛的身影。又不知煎熬了多久,萧雅才在某种痛苦折磨中安然睡去,睡姿很是怪异。

  忽然,昨日重现的英文歌曲响了起来。陶小波轻轻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田青青,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小波,救我。”

  “田罗,你在哪?”

  陶小波大惊失色,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我现在红古寺里面,我正被警方通缉呢。小波,我是冤枉的。”

  电话那头,田罗带着哭腔的说。

  “好好好,你在那等着我。我们一起想办法,等我。”

  说完,陶小波当即扣掉电话。看了看趴在床上酣睡的田青青,陶小波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蓝色外套穿上。

  看了看时间,上午九点三十五分。坐电梯来到车库,骑着雅马哈一路风驰电掣朝钟霞山红古寺而去。

  “小样,速度还挺快。”

  不远处,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传来。然后,一辆警用摩托打着爆闪也飙射而去,同样是钟霞山红古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