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门商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天赋异禀

农门商娇 月光流书 2044 2021.05.05 16:14

  正在她愣神的刹那陆娘子过来把她领着回了家。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吗?”陆绵绵仍是一脸茫然。

  “听说又要打仗了,行役戍备,十八岁以上男丁就得入伍。”陆娘子叹了一口气,最近一次举国上下募兵还是十二年前,而且那会儿男丁满二十岁才需要服役。

  “哦,他们来找华神医做什么?”陆绵绵仍是一头雾水。

  “若是家中男丁入了伍,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就算是有命回来,怕也白了头,所以他们想在孩子入伍前给孩子娶妻,免得断了香火。”陆娘子解释。

  娶妻生子要钱,村民兜里有钱的不多,估计是盯上华神医和南无染他们了。

  陆绵绵回头一看,也不知道萧墨顷和他们说了些什么,村民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她操不了这份心,眼下她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和她们说的。

  陆绵绵将自己问到的事情如实告诉了他们两人,“双生果是燕国独有,我怀疑给你下毒的人和燕国有关,而且那个胭脂怕是和燕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是个不简单的女人。”霍今乾对燕国不了解,但据他在绮红楼看到的事实来说,胭脂不是一般青楼女子,有时候她一句话比老鸨的话还要管用,有她在他们这些打手基本上没有用武之地。

  “我怀疑她就是害你之人。”陆娘子心情略微复杂。

  “不可能,那时她比绵绵现在还小。”霍今乾想也不想便反驳。

  “我年纪虽小,但本领大啊,对付两三个普通人都没问题,更不用说害一个受了伤的人。”陆绵绵伪怒,半开玩笑道,“你看不起我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霍今乾愕然。

  “我知道,我只是想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陆绵绵不想在这事上面让他们两人生出嫌隙,“眼下最重要的是给你改头换脸,免得被人发现你的身份。”

  陆绵绵老老实实交代了杜仲的事情,她得离开一两天,如无意外她应该可以安然无恙的回来,幸运的话还能拿到她想要的东西。

  “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陆娘子不大赞同陆绵绵去冒这个险。

  “不会,我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他们不会杀我的,我争取尽快回来。”陆绵绵倒也淡定,“娘,家里有没有地窖?”

  陆娘子看了看陆绵绵,又看了看霍今乾,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我就不用担心你们的安危了。”陆绵绵拿出一瓶药,“这药可以让皮肤烂掉,不过过程奇痒无比,我先给你,以防万一。”

  “若是避无可避就用吧,不过要避开有毛发的地方,生发比生肉难,你放心,我已经做好了生肌长肉的药膏,不过用法和用量要求苛刻,太多太少都会影响到皮肤的恢复,还是等我在的时候再用,药也给你。”陆绵绵见他们不解,耐心讲解蚀肤膏的用法。

  “这药还是你拿着,我等你回来。”霍今乾拿了蚀肤膏,把生肌膏还给陆绵绵。

  陆绵绵看了一眼她娘亲,见她也是这意思只好把生肌膏收好。

  但她也没带在身上而是把生肌膏藏在家里。

  到了夜里,陆绵绵装扮成华神医的样子,抱着药箱躺在他的床上,而华神医则是躲到了地窖里。

  了无睡意的她配合地进了麻袋,被人丢进了马车里。

  夜里不可能是进城,陆绵绵凝神聚气感受着外面的一切,收获的线索却是很少。

  估摸着进了密室,她终于被人放了下来,气息尚未平复便见到了光明已经一把透着寒光的利剑。

  “你是谁?”黑衣人手里还拿着解药,没想到他,应该是她这么快就醒过来。

  “华神医的徒弟。”陆绵绵一本正经地说道,“师傅他老人家伤了手,又怕误了约定之事,我便自告奋勇来了。”

  “你知道你来这里要做什么的吗?”黑衣人仔细打量着穿着老头子衣服的小姑娘,见她从容自若,疑心更重。

  “知道,师傅让我来送药,你帮我解开绳索,药箱里有你们要的药。”陆绵绵伸出被绑住的双手,“不信的话你可以给杜仲确认一下,还有那个卫公子,他吃过这药,他一定知道这药是真是假,这真的只是普通的强腰壮肾的药。”

  黑衣人却是不为所动,自己翻找药箱,和她确认过是哪一盒,又拿了好些药丸出来,“你最好不要骗我。”

  陆绵绵不说话,等了片刻,黑衣人押着杜仲进了密室。

  “师傅,我对不起你。”杜仲愧疚地扑向陆绵绵,关心则乱,他被黑衣人诈出他们之间的关系。

  黑衣人抽了抽嘴角,一个大男人抱着小姑娘的衣袖喊师傅,够滑稽的了。

  “你没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我就不应该偷师傅的药来卖,还卖那么贵。”陆绵绵拍了拍杜仲的肩膀,“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黑衣人看着他们一本正经的情深义重,憋得脸都扭曲了,偷偷释放了一下多余的表情,然后才冷冷地说道,“我不杀你,不过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问。”

  “你何德何能当他师傅?”

  “我师傅不想再收徒弟了,我见他可怜又诚意满满就勉为其难收他为徒。”

  “真的是这样的?”

  “是的,华神医不愿意收我做徒弟,我师傅愿意,我想着跟她学和跟华神医学都差不多就答应了下来。”

  黑衣人再次懵了,这哪能差不多,但他还有疑问,“你是小神医?”

  “正是。”

  “听说你以前是个傻的,我看你现在一点都不傻,医术也有两把刷子。”

  “师傅他老人家教得好。”

  “师傅再好你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你学到这么高超的医术。”

  “大概是因为我天赋异禀吧。”

  黑衣人无言以对,良久才握紧了拳头,“这药和卫公子的事我们会去查证,委屈二位在这里呆一两天。”

  “不委屈,我喝水就行了。”杜仲连忙表诚意。

  “做人要有点追求,我要吃肉。”陆绵绵咧嘴一笑,越发淡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