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门商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非我族类

农门商娇 月光流书 2077 2021.04.16 08:00

  刚刚走到药田入口的萧墨顷停下脚步,在外面溜达了一圈才回药谷,却是被华神医堵在大门口。

  “你,刚才去哪儿了?”华神医狐疑地盯着萧墨顷。

  “我去看看还有没有金灵芝,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无染他……”萧墨顷略显焦急。

  金灵芝有在找,担心也是真的,华神医没发现端倪,“他没事,我试了新药,待观察一段时间,若无副作用我便可以给他用新药。”

  “那就好,谢谢华神医。”萧墨顷明显松了一口气,他们提前一年来到陈国就是为了治好南无染,此事不容有失,“对了,不知道华神医有没有收过女徒弟?”

  “我不收女徒弟,女人哪能跟男人比,你也不看看我大魏有没有女大夫。”华神医狐疑地打量着萧墨顷,“你为何这样问?”

  “我认识一个对草药特别熟悉的小姑娘,如果你有女儿,估计女儿也会像她那般厉害。”萧墨顷偷偷打量着华神医。

  “你这小子什么眼神?我可是……”

  “可是什么?”

  “我只对医术感兴趣。”

  华神医冷哼一声,不想再看到萧墨顷那张雌雄莫辩的脸,他总会忍不住想到那对神似的眼睛,一晃都这么多年了,再无其他女人能够入得了他的眼。

  山上,陆绵绵没再捡到其他被连根拔起的奄奄一息草药,但也采了好些草药,虽没人参三七那么值钱,但也能换些小钱来改善一下生活。

  陆娘子则是捡了些柴火还在陷阱里抓了两只兔子,顺道摘了些果子回去打打牙祭。

  她们回家的路上还碰上了正准备去田里干活的里正娘子,说好了可以拿兔子和她换些粮食的。

  “那些草药真的能换钱?”陆娘子不懂草药,见陆绵绵把它们当宝贝一样伺候,忍不住好奇地问。

  “应该可以吧,改天去医馆问问人家收不收。”陆绵绵想了想,耸耸肩。

  “娘陪你去,快变天了,得进城备些过冬的粮食。”陆娘子显得忧心忡忡。

  “好,谢谢娘亲。”陆绵绵嘿嘿一笑。

  陆娘子望着陆绵绵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心里百感交集。

  温馨的氛围却是被马寡妇打破,这人死心不息,坐在茅草屋不远处,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却是晓得指桑骂槐。

  陆绵绵抬头,她也想知道老天爷为什么不收了马寡妇!

  “绵绵,别理她,那种人你越是理会她她就越是咬着你不放。”陆娘子见陆绵绵站起来,连忙将她拉住。

  “娘,我伸个懒腰而已。”陆绵绵伸了伸懒腰。

  马寡妇忘了一件事,她们和李家住得近,李娘子可不是会受气的人,哪怕这气不是撒在她身上。

  这不,马寡妇嚎了没多久就被李娘子赶跑了。

  陆绵绵盯着陆娘子身后的李小翠,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嘴唇。

  李小翠躲到李娘子身后,不停安慰自己,不过就是个傻子,没什么好怕的。

  陆绵绵见耳朵清净了,继续捣鼓自己的药材。

  药材太少,她得再去找点。

  吃过了午饭,在她再三保证之下,陆绵绵得到了允许,可以在山脚附近溜达溜达。

  陆娘子确定陆绵绵没有乱跑之后才匆匆忙忙拿着兔子去找里正娘子换些粮食,她得尽快回来陪着女儿才行。

  察觉到陆娘子离开,陆绵绵挑了挑眉,深入山里去寻找值钱的草药。

  棍子在前面探路,陆绵绵用力戳了戳,感觉不大对劲,连忙拨开长草,只见一个人形物体脸朝下的躺着。

  还以为是陷阱抓到了大猎物呢,陆绵绵失望了。

  一袭墨色锦衣,纹理极简,从背影看是个长腿小哥,陆绵绵小心翼翼地将人翻了过来,只一眼心脏便慢了一拍,顿时有种捡到宝的感觉。

  他静静地侧躺着,双眸紧闭,乌黑的长发微微遮住轮廓分明的脸庞,老天爷大概想了五百年才舍得动用最华丽绝伦的笔墨勾勒描绘这鬼斧神工的让人惊叹不已的俊脸。

  眉峰似剑,瑞凤眼,鼻梁高挺,紫红色的薄唇,美得妖冶且惊心动魄,这张脸堪称四千年一遇。

  而遇上她估计是老天爷也不想自己呕心沥血才雕琢出来的孤品就此陨落,陆绵绵咽了咽口水,妥妥的绝品小狼狗,身材也是一级棒。

  罪过,罪过,身为医者她不该起色心的。

  陆绵绵将小哥哥胸前的春光遮住,检查起其他地方,她没猜错,小哥哥确实是中了蛇毒,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得尽快找到解蛇毒的草药才行。

  幸好她方才一直在寻找草药,很快便找来了半边莲和白花蛇舌草等解蛇毒的草药,捣烂给小哥哥敷上,又喂他喝下些许草药汁。

  “咦,怎么还不醒过来?脸还这么红,蛇毒的症状不应该是这样子的,难道还有其他外伤是我没有发现的?”陆绵绵的视线慢慢从他的脸往下移。

  萧墨顷不着痕迹地收紧了双腿,适时醒了过来,“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你失忆了?”陆绵绵眨了眨眼睛,好想把帅哥拐回家。

  “失忆?”萧墨顷晕乎乎地站了起来,走了几步仍是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就是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陆绵绵越发兴奋地盯着他,快点点头,跟她回家。

  “记得……”她的目光过于热烈,萧墨顷下意识的选择了自保。

  他是可以杀她的,就冲着他被她非礼这一点,碎尸万段也不为过,但念在是他招惹她在先,且她尚有一点点利用价值,他暂且留她一条小命。

  “哦。”陆绵绵满满的遗憾。

  “绵绵……”

  话音刚落,陆娘子已经冲到两人面前,将陆绵绵护在身后,警惕地望着与她们格格不入的陌生人,“他是谁?”

  “在下萧墨顷,方才被这位姑娘所救,还未感谢姑娘救命之恩,敢问姑娘你芳姓大名。”萧墨顷拱手道。

  “你误会了,我只是凑巧路过,看你长得好看多看几眼而已。”陆绵绵探出头来冲他微微一笑,人长得帅,名字也好听,爱了,爱了。

  “你不像是陈国人。”陆娘子语气不善,少来这一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