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门商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真相

农门商娇 月光流书 2036 2021.04.14 09:35

  若非此姝将贼人引至此处,他苦心等候的金灵芝就不会遭殃,萧墨顷把玩着手里的石头,犹豫着要不要将她送给华神医做药人。

  她说她能够种金灵芝。

  金灵芝乃神物,岂是她说要种便可以种得出来的,萧墨顷摇了摇头,他居然费脑子思考这般荒唐的事。

  然而冒出来的脑袋让他傻眼了,想不到对方居然是个小姑娘,他不杀妇孺,萧墨顷立马飞身上了一棵大树。

  陆绵绵挣扎着爬了上来,指天笑骂,“贼老天,下马威也太狠了点,幸亏我命大!”

  弯了弯食指,陆绵绵怂了一秒,然后愉快地开始寻找值钱的药材,“我记得那株三七就在这附近的,还有白芨,沉香,发了,发了。”

  树上的萧墨顷看着沉迷在采药中的小姑娘,心想你好歹把衣服穿好了先,他都不好意思继续看下去了。

  她似乎懂草药,萧墨顷半捂着眼,缩小了视线范围,关注点一直在草药上,三七没错,至于白芨,他都不清楚它长什么样。

  且她的手法好像很娴熟的样子,萧墨顷盯着已经穿好了衣服的小姑娘,只见她手里多了件肚兜,肚兜鼓鼓的,估计里面都是草药。

  拿什么不好,非要拿肚兜,萧墨顷纠结了许久,仍是跟了上去。

  跟了一路,眼看着她就要下山了,萧墨顷趁着她爬上树摘果子的时候用剑挑走了肚兜,闪进了不远处的树丛里。

  陆绵绵在树上吃饱了果子,还揣了一兜,乐呵呵的下来一看,肚兜不见了,顿时化身泼妇破口大骂,直到瞥见树丛里的尾巴才闭上了嘴巴,“……还真的是畜生,对牛弹琴了。”

  幸亏她遇到的是落单的豺,此地不宜久留,陆绵绵飞奔着下山。

  萧墨顷看着替自己背了锅的豺,善心大发,解了它的困境,然后才拿着肚兜回了药谷。

  看着眼前稳稳地落下的包裹,华神医解开摊平之后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很快便被里面的药材所吸引,“你采的药?不错,什么时候偷的师?”

  “三七、白芨……沉香,没错吧?”

  “没错,长进了不少。”

  “东西是别人的,找你确认一下而已。”

  “你敢,诊金还没问你要呢,这些东西我收下了。”华神医连忙将东西揣怀里,一副你敢抢我就和你拼命的架势。

  “你揣着人家小姑娘的肚兜做什么?也不害臊。”萧墨顷好整以暇地说道。

  华神医条件反射地将包裹扔了出去,他洁身自好多年,可不能破了戒。

  萧墨顷用剑接住了包裹,施然离开。

  “你想救活南无染就把草药放下。”华神医指着萧墨顷,“让你看株灵芝都看不好,这点东西当补偿了。”

  天知道他看到差点就摔成肉饼的大活人手里的金灵芝时心里有多痛,气得他直接让时岳把人拖进了密室当药人,是死是活看他运气。

  “你说金灵芝能大量种植吗?”萧墨顷忽然想起了一张极其嚣张的小脸。

  “痴人说梦。”华神医捋了捋山羊须,鄙视了萧墨顷一眼。

  另一边,陆绵绵还没到家便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一声两声,有人在找她,于是连忙应了声,“我在这。”

  “人在那边。”

  “你也听到了。”

  陆绵绵跑了过去,但只看到李大力和张大树还有张小树三人,“我娘呢?”

  “你娘昨晚就进山了,遭了,早知道我和她一块去找你。”李大力后悔不已,只是昨晚他被妻女拦着脱不了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独自一人上山。

  “大力叔,你有办法和我娘亲联系上吗?”陆绵绵连忙问。

  “有,就是不知道你娘亲能不能听到。”李大力忍不住埋怨道,“你胆子也太大了,怎么会一个人跑上山?”

  “我看到马安柱和叶寡妇在床上打架,然后想跑,结果被他抓了上山,后来听到他惨叫,我害怕,拼了命才挣脱绳索跑了下山。”陆绵绵瑟瑟发抖地说道。

  李大力哑巴了,想了千万个可能,但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我们去找里正,绵绵,刚才的话你再和里正说一遍。”

  至于里正怎么处理就是他的事了。

  陆绵绵点了点头,在里正家里当着他的面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你们去把叶寡妇叫来。”里正皱眉,思索了片刻才吩咐张大树和张小树兄弟两人,然后又问陆绵绵,“你还记得上山的路吗?”

  “记得。”陆绵绵用力点了点头。

  等待片刻,张大树和张小树兄弟两人很快便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叶寡妇跑了。”

  里正脸一黑,估计陆绵绵真没撒谎,“这事你们谁都不许说出去,大力,你和张家兄弟领着绵绵上山去看看那马安柱是死是活,顺便找找陆娘子。”

  四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李大力还拿了铜锣上山,一边走一边敲。

  而陆绵绵则是在他身后指路。

  张家兄弟殿后。

  原以为领着一个小姑娘会走得很快,结果反倒是他被催着前进,李大力心里直泛嘀咕,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他们都说你傻,我看你挺聪明的,知道这么多东西,还认得只走过一遍的路。”张大树见陆绵绵一路上都不用他们帮忙,还叫他们不要碰有毒的东西,又是佩服又是狐疑。

  陆绵绵正想找个理由敷衍过去,结果被一道飞扑过来的身影给压得死死的。

  “我……咳……”陆绵绵直翻白眼,就这么死了也太憋屈了。

  “陆娘子,冷静,冷静,绵绵她没事。”李大力连忙将陆娘子拉开。

  陆绵绵用力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频临死亡的感觉太可怕了,失去女儿的娘亲比急诊室那些失恋的酒鬼还要可怕。

  “绵绵我……”陆娘子见陆绵绵望向她的眼神带着怯意,顿时手足无措。

  “绵绵知道娘亲只是在担心我。”陆绵绵连忙换上了笑脸。

  一行人稍作停顿,陆娘子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不由得恨恨地说,“死了也是活该,还找他做什么,让我见了他他就没命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