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门商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动力

农门商娇 月光流书 2042 2021.05.02 08:00

  萧墨顷掐指一算,该是时候去山里看看他们回来了没有。

  华神医紧随其后,在萧墨顷的后脚跟离开门槛时嗖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上一刻他还在听华神医吐槽,下一刻便有种被扫地出门的感觉,萧墨顷深呼吸了一口气,不能和一个深受打击的老男人计较。

  事实上华神医并不觉得自己受到了打击,术有专攻,他只是没去深入研究那方面的病例罢了,只要他用心,那种病大概也难不倒他的。

  收藏的医书里有那方面的记载,他记得那本书连同当初那本师傅送给他的成人礼放在一起压箱底了。

  造孽啊,守身如玉那么久,活到老还要学羞羞的各种知识,华神医拿出一本尘封的旧书,拂尘后书面上出现三个大字。

  他差点就娶了师妹,差点就当了时岳他爹,不过时岳这小子没什么定性,慧根不足,净长了一张能气死人的嘴巴,他就当自己避过父亲劫了。

  “师傅,开门啊,你躲在里面做什么?师傅,开门,你千万别想不开,师傅,开门,你不能丢下我一个。”

  “滚,我在闭关。”气血上涌至脸上,华神医暴躁地吼了一嗓子,老子正在闭关研究你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

  “师傅真是的,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会很想你的。”时岳嘀嘀咕咕地离开了药房,外面有小伙伴在喊他,立马飞奔了过去。

  半山腰里,萧墨顷接到了陆绵绵他们,事情挺急的,他数次张了张嘴,始终羞于启齿,一定是陆娘子长得太严肃了。

  “谁有病?”陆绵绵的兴趣被勾了起来,“不能说……还是不好意思说,说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是大夫,专业的。”

  “你自己去问华神医,我只是来带你去见他的。”萧墨顷堵了一口气在喉咙,说话都有些闷闷的。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聪明?

  我还要不要面子。

  萧墨顷坚决摇头,他是不会和她说那些事的,万一她问他怎么想的他怎么回答,他才不要和她在不适当的年纪探讨不适当的事情。

  明明只是比自己小两三岁,怎么什么都懂,陈国的小姑娘太可怕了,虽然长得有那么一点点可爱,更多的时候总叫人无奈,甚至恨得牙痒痒的。

  “这只鹦鹉是你的?好聪明。”陆绵绵指着赖在自己肩膀上的鹦鹉问,“它在喊救命,我还以为要出人命呢。”

  “鹦鹉是无染的,脾气都不像我。”我才不会动不动就生气,还要别人拿食物来哄,萧墨顷斜睨了鹦鹉一眼,“杜仲出事了,你再不回来他真的会没命,具体的事情你还是亲自去问问华神医吧。”

  “杜仲,他出什么事了?”陆绵绵挺急的,好不容易找了个合作伙伴,他可不能有事。

  “都说了让你自己亲自去问华神医。”萧墨顷毛躁地说道。

  “咳咳。”陆娘子不满地轻咳了两声。

  “你快点。”说完,萧墨顷施展轻功,一眨眼就下了山。

  “会轻功真好。”陆绵绵羡慕不已。

  “你不用羡慕,现在来学的话,不出一两年估计也能蹦上那颗大树。”鬼奴指着前面一颗参天大树说道。

  “一两年时间我早就爬上去,还能在树上盖间房子。”陆绵绵否决了这一提议。

  “绵绵,别的你可以不会,但轻功你一定要会。”陆娘子却是认同鬼奴的提议,会轻功能逃命。

  她不是练武奇才,现在才来学武功,打也打不过人家,还是先把轻功学会好一点。

  “嗯嗯。”陆绵绵幻想着凌波微步的仙姿,连连点头。

  下了山,陆绵绵直接去了华神医家,事关杜仲性命,她有记在心上。

  萧墨顷在前面带路,领着她到了药房门前,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华神医听到陆绵绵回来了,在房间里冷静了片刻才打开了房门,让他们两人进来,更是让萧墨顷将事情缘由告诉陆绵绵。

  那些事他不想说第二遍。

  萧墨顷无奈,只能是委婉地转述了一遍。

  他有点怕陆绵绵听不懂,到时候叫他如何解释。

  谁知道陆绵绵秒懂。

  “我给杜仲的只是一般的壮腰补肾的药,不是助兴的,更加不是治不育的,真要有那种功效肯定不止那个价啊。”陆绵绵想了一圈,“卫家那边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萧墨顷和华神医对视了一眼:她的关注点好奇怪。

  还好他们是打开房门来说这事,不然的话怕是要被她气得吐血。

  淡定,淡定,他们要维持形象。

  萧墨顷瞪了一眼前来看热闹的青音和南无染,示意青音把人带走,也不知道无染他听了多少,这话题无染不宜听啊。

  青音很无辜,主子要去哪里他拦不住的啊,他耳朵灵,真不是他故意偷听的,而且他还有那么一点点想要知道后续。

  “你都听到了什么?”南无染听得云里雾里的,勾了青音的耳朵过来小声问。

  “我什么都没听到,光顾着听小姑娘吵架了。”青音一扭头,发现和小姑娘吵架的人是时岳,惊讶的发现时岳居然吵赢了。

  南无染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比较好奇时岳怎么把小姑娘给说哭了,他想要学学,让陆绵绵在他面前哭是他不耻下问的动力。

  房间内,陆绵绵分析了卫家传递错误信息的好几种可能,又详细问了一下华神医诊治的脉案,“还是得看过才知道。”

  “不行。”萧墨顷和华神医异口同声道。

  “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看那种病。”病了也没什么可看的,华神医第一个反对,他是她师傅,他怎么和别人解释为什么要教她治那种病。

  “一定有别的方法可以治病的,实在不行的话,要不我跟你混进去把人救出来,你们找个地方躲一躲,等事情过去了再出来。”萧墨顷提议。

  “我是大夫,人体器官我很清楚,那东西在我眼里和眼耳口鼻没什么区别。”而且又不是没看过,虽然是大体老师的,她眼里只有专业知识没别的想法。

  萧墨顷震惊了,只能是靠浑身正气赶走奇奇怪怪的脑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