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门商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爹不能乱认

农门商娇 月光流书 2020 2021.05.11 17:22

  “没有,若是用药让他睡着反而会适得其反,被尘封了那么久的记忆等的就是这一刻,他要面对的是现实而不是梦境。

  不会痛太久的,后面更多的是迷茫。”陆绵绵摇头,仔细观察着霍今乾的脉象,“他的身体没我们看到的那么糟糕。”

  “我就知道我可以的。”霍今乾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说了句。

  陆娘子依旧压着他的手,却是别开脸,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潸然而下。

  “我知道你可以的。”陆绵绵冲着霍今乾笑了笑,“累了还是可以睡一觉的。”

  “睡不着。”霍今乾心不在焉的回了句,他需要时间消化脑海里的记忆,比起最初的记忆,如今的记忆多了几分暖意,是亲切的,也是甜的,“沅姐姐。”

  陆娘子骤然回首,松开了手,掩面而泣。

  似是想起了些什么,霍今乾眼眸湿润了,哽咽道,“他们真的都不在了吗?”

  “不是的,不是的,他们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陆娘子擦干了眼泪,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我该高兴的。”

  “不能哭,会痛。”陆绵绵叹了一口气,拿出手绢印干溢出眼眶的些许泪痕,“药浪费了又得重新做,你看看我的手,我手痛。”

  “不哭。”霍今乾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眼泪逼了回去。

  陆娘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娘,等他好了再慢慢告诉他。”陆绵绵摇头,在这期间最好不要大喜大悲。

  未来太多变数,她只能是仓促帮他医治,以至于他要忍受加倍的痛苦,不过她相信他快要熬过去的。

  陆娘子点了点头,猛地站了起来,“你们肚子该饿了,我去准备点吃的。”

  霍今乾那份饮食是陆绵绵特制的流食,和药丸一样的功效,不过被磨成了糊糊喂他吃下,既补充营养,又避免多次进食。

  第二天夏明棠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因证据不足,胭脂不再被严加看管,但在他强烈要求下,她仍需要在大牢里待上七天。

  夏明棠想不明白御医为何发现不了她的问题,只好来找陆绵绵。

  相比之下他更加相信陆绵绵的话。

  “一个可能是她有解百毒的药,药效多多少少能够抑制痕痒的症状,再加上非人的自制力,想要瞒过御医也不是不可能。

  一个可能是她有改变脉象的药,故而瞒过了御医,这种情况比较特殊,若没有其他有力依据,我想我也会被骗。”

  就好像霍今乾的情况那样,陆绵绵没说他的事情,只是略微解释了一番,“布防图找回来了没有?”

  “她应该是要将东西带出城的,从被偷到你拦截胭脂这段时间里要么她和接头人暗中联系过,要么她还没来得及把东西交出去。”陆绵绵若有所思。

  “我让人查过了,她称病离开的时间和丢失布防图的时间相差无几,路上除了来找过你们外没找过其他人,而且布防图这么重要的东西她不可能随便藏起来,更加不可能随便交给其他人。”夏明棠想不明白她会把东西藏在哪里。

  他已经让女官搜过身,连她身边的婢女都搜过身,但是没有任何发现,再找不到布防图的话他就没有办法阻止胭脂离开大牢了。

  “马车也搜过了吗?”陆绵绵想了想,然后问。

  “搜过了,就差把马车拆掉了。”夏明棠苦笑,他的行径在胭脂眼里看来有些过火了,她的淡定像是在嘲笑他无能为力一般。

  陆绵绵闭上了眼睛,仔细回想过她和胭脂接触过的每一个瞬间,嘴角微微扬起,“还有一个人你们没有搜过身。”

  “谁?崔昭龄?”夏明棠很快就反应过来。

  “是啊,心上人送的东西自然是要贴身戴着的,而且十分珍视。”陆绵绵附在夏明棠耳边说了几个字。

  夏明棠不敢耽搁,他不能让人抢在他前面拿到布防图。

  待夏明棠离开,陆娘子才走出来,这回相信他是来找陆绵绵的了,“他没再和你说胡话了吧,其实他真不是你爹,当初他妹妹知道我要退婚,使了些手段让他误以为我们之间有了肌肤之亲,我解释过,但他一根筋的就是不相信。”

  说到最后陆娘子红了脸,比起自己的面子她更加不想让女儿认夏明棠当爹。

  陆绵绵张大了嘴巴,愣愣地点了点头。

  陆娘子仍是觉得不好意思,让陆绵绵进去陪着霍今乾,她上山找些柴火,再不囤些柴火就要大雪封山了。

  陆绵绵照料完她的小菜园便去找萧墨顷借了副围棋陪霍今乾下棋。

  不过霍今乾心不在焉。

  “我好像忘了些事情,而且以前的事有些模糊。”

  “正常,吃喝拉撒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嘛,不可能将每一件细微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除非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好像是这样。”

  “后面那些记忆有错乱吗?”

  “她好像没有撒谎。”

  “你知道吗?她发现了你和她救了你还是有区别的。”

  “许是有人帮了她一把。”

  “你好好想想,想想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陆绵绵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专心下棋,但面对一个心不在焉的对手,她无聊得想睡觉,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入夜,初雪飘飘洒洒,漫不经心地宣告冬季的到来。

  陆绵绵和陆娘子收到了夏明棠派人送来的信件,布防图找到了,他还邀请陆绵绵给夏老夫人确诊一下康复的程度。

  陆娘子看完信就把信给烧了,这是军方密函,是霍家军传递信息的手法,他还记得,她也还记得。

  “明天我给他换了药再进城,娘,你有什么要买的吗?”

  “没有,你多买几件厚实的衣服,别冻着了。”

  陆娘子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夏明棠有没有和夏老夫人他们说错话,突然有种怕女儿真被他们抢走的感觉,委婉的暗示了一番。

  “我懂,爹不能乱认。”陆绵绵郑重地说道,她才不要找个干爹义父什么的来管着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