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门商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误会大了

农门商娇 月光流书 2048 2021.05.05 08:03

  “应该不会,这小子经常混迹青楼,夜不归宿。”青音想到了打听来的消息,摇头,不然他哪来的胆子把他带来这儿。

  “行,我来问问他,你把人弄醒了。”陆绵绵思忖片刻,为了自己的大钱,拼了。

  “我也去。”华神医也好奇她的药是否真有奇效,看着就是很普通的药材而已。

  “解药给你们。”青音拿出一个小瓶,“打开让他闻一下就行了。”

  “啧。”陆绵绵接过瓶子,他们身上的毒物可不少啊。

  “华神医的。”萧墨顷见陆绵绵看他们的眼神都不大对,解释了一句。

  轮到南无染和青音看萧墨顷的眼神不大对,他们做事什么时候需要和别人解释了?

  陆绵绵挑了挑眉,相处愉快的感觉不赖,见华神医打开了地窖入口,不紧不慢地跟着下了地窖。

  里面挺大的,有两口大缸还有个石槽,像是用来储存食物的,而卫公子被人绑住了手脚,蒙住了眼睛,坐在一张背靠大缸的长短脚的竹椅上。

  卫家是陈国首富,她不知道皇帝老子是谁,却是知道卫家,家里买的东西十有八九是从卫家的铺子里买的。

  陆绵绵打开瓶子,在卫公子鼻子下轻轻摇晃了片刻,闻到了一股类似清凉油的味道,确实够醒神的。

  卫公子醒了,惊慌不已,“别杀我,我有钱。”

  “知道你有钱,但我们不图财,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你若如实回答便可看到明天的太阳。”陆绵绵捏着嗓子问。

  “我回答,我回答。”卫宝渊头点得像鸡啄米。

  “你真不举?”

  “不是,不是,我是为了守身如玉才骗我娘亲的。”

  “为谁守身如玉?”

  华神医看了一眼陆绵绵,这是重点吗?

  “胭脂,绮红楼的花魁胭脂,我娘亲不喜欢她,硬逼着我娶了孙家小娘子。”

  华神医瞪大了眼睛,一个纨绔子弟居然为了一个花魁守身如玉,说出去谁信,但陆绵绵看着好像一点也不惊讶,奇了,怪了。

  于是华神医心里的小本本又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问题。

  陆绵绵想了想又问,“你娘子真有身孕了?”

  “不是,不是,我们只是完房了而已,我娘亲高兴的以为第二天就能抱上孙子才让人误会了,她没有身孕。”

  “你不知道胭脂身边还有一个崔昭龄吗?”

  华神医瞄了一眼陆绵绵:你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知道,知道,我知道她是迫于无赖才不得不违心和崔公子周旋的。”

  才怪,陆绵绵想起两人亲密的情景,不由得鄙视地看了卫宝渊一眼,估计他娘亲也觉得她这个儿子废了才如此焦急想要抱孙子的。

  但她还是问了许多问题,基本上可以确定卫宝渊遇上了茶艺大师,而不是被人催眠了。

  该问的问题问清楚了,陆绵绵这才开始给卫宝渊把脉。

  她把完脉还让华神医也给卫宝渊把脉。

  陆绵绵不关心华神医的表情,她的注意力仍在卫宝渊身上,陈国的首富啊,值得她提供最贴心的服务。

  这般想着陆绵绵直接动手,抓住了卫宝渊的衣襟。

  “你们想做什么?我不行的,我对别的女人没想法,男人就更加不用说了,你们说过的,只要我老老实实回答你们的问题你们就放了我的,我都回答了,你们不能出尔反尔。”

  “这么紧张干吗?我们对你没兴趣,只是帮你做身体检查而已。”不亏是常年混迹青楼的人,陆绵绵看着自己的手,是挺女人的,一定不能让他认不出自己是谁。

  华神医挡住了陆绵绵的进一步举动:过分了,想做什么呢?

  陆绵绵松开手:你来,我不动手,我动眼睛。

  华神医原以为陆绵绵只是开玩笑,没想到她来真的,只好认命地给卫宝渊解开衣服,露个脖子,露个肚子什么的。

  分开看也可以,陆绵绵羡慕不已,一个小男人细皮嫩肉的,连她一个小姑娘都比不上,除了羡慕还有妒忌啊。

  华神医见陆绵绵目光不正经,赶紧帮卫宝渊穿好衣服。

  问也问完了,检查也检查完了,陆绵绵让青音赶紧把人送回去,免得夜长梦多。

  虽说卫宝渊经常夜不归宿,但像他这样的公子哥儿身边肯定有随从,万一人家报了官就不好了。

  青音只好再次把人迷晕了,快马加鞭将人送到城门口,将人丢之隐秘的角落,弄醒,然后确定卫宝渊被卫家的人接走了才若无其事的离开。

  而下山村那边,华神医正缠着陆绵绵解答他的疑问。

  萧墨顷和南无染假装不经意的时不时出现在大厅,见没人搭理他们,若无其事的坐下来,喝茶,吃果脯。

  陆绵绵不知道该如何向华神医解释心理上的问题,但所有的问题只有一个真相,她不是在敷衍,“盲目的情爱是种病,可治。”

  “真的?”三把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不过最快释然的是华神医,原来他不是不孝,不是不想为华家传宗接代,只是没病而已,三十几年的心病啊,终于被治愈了。

  陆绵绵愕然地望着华神医迷之神情,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其实是……”陆绵绵自觉罪孽深重,万一让萧墨顷和南无染这两个绩优股飘绿就对不起他们列祖列宗了,连忙解释了一番。

  但似乎越描越黑,陆绵绵只觉得口干舌燥,放弃给他们治疗了。

  等他们遇上真正的爱情,就算是有病估计也甘之如饴。

  “无染,如果我得了此病,你一定要找她来救我。”萧墨顷握紧南无染的手,将希望托付于他。

  他身上肩负着查找自己身世的重任,肩负着保护南无染这一脉的重任,他不能得病。

  陆绵绵扶额,完了,完了,这三人没救了,她想静静。

  于是乎她斩钉截铁的谢绝了他们的挽留,让华神医送信给黑衣人,她明天去赴会,现在她只想回家好好呆着。

  只是一出华家的门,下山村好像变了天,陆绵绵看到如丧考妣的村民慢慢向她走来,有陆家,有阮家,几乎来了半个村子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