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门商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不藏了,我能

农门商娇 月光流书 2046 2021.04.18 08:39

  陆娘子有些意外,还以为她会毫不犹豫便答应下来。

  “你没种……药种,药种。”青音怂怂地反驳了一句。

  “这是个问题,但事实是你们种不好才来求我的……”陆绵绵眼珠子贼溜溜地盯着萧墨顷的反应。

  “是我强人所难。”萧墨顷愕然,但不知为何生不出失望。

  陆绵绵正想要解释一番,突然虎啸山林,惊鸟扬天,震撼的画面让她哑巴了,片刻之后才喃喃自语,“刚才是老虎在叫吗?”

  “它来了。”萧墨顷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那天明明看着它走进了深山的。

  “遭了,该不会是李大力那个傻子去招惹老虎了吧。”陆娘子急了,暗自递了个眼神给青音,识相的就去帮忙。

  青音看了看萧墨顷,得他同意才动身。

  陆绵绵有些后怕,那天她看到了老虎的粪便还大大咧咧地在山上采药,万幸啊,“那个,如果你想找我种药,种子给我,地方我来选,价格我来定,娘,我们先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意料之中的结果仍是让陆娘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神色复杂地看了萧墨顷一眼,就好像是在看女婿一般,左右看不顺眼。

  两人没走几步便感觉到一阵疾风刮向她们后背,回头,秀发乱了,刚才一闪而过的黑影是李大力?

  在看到他身后停了下来的人时,陆绵绵明白了,“想让我救人?你付诊金吗?”

  “绵绵?”陆娘子于心不忍,张家兄弟不曾苛刻过她们,还帮过她们不少忙。

  “嗯。”萧墨顷挑了挑眉,明白青音的用意,示意他将人放下来。

  青音背着断了腿的张大树,提着吓晕的张小树,得了准信,立马将人放在陆绵绵面前,“我检查过了,小的只是受了点轻伤,大的比较严重,摔断了腿。”

  “别动,再晚点他这腿就废了。”陆绵绵叹了一口气,被他这么背着下山,能不能接得回来就看他的运气了,“布条,很多很多的布条,用他的衣服,还有木板,最好要两块,和小腿差不多长,我去找草药给他止血。”

  “为什么要用我的衣服?”青音委屈地望着萧墨顷,见他点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们小老百姓买件衣服不容易。”陆绵绵白了他一眼。

  “自己动手。”陆娘子望着陆绵绵的背影欣慰地笑了,对上青音则是毫不客气的命令。

  萧墨顷默默用枯木削了两块木板。

  这条路走了几趟她都能记住草药的大概位置,止血的草药有很多,陆绵绵扯了一大把,先帮张大树止了血,然后憋了一股子力气快狠准的接骨固定。

  昏迷中的张大树痛醒了,闷哼一声,然后又华丽丽的再次晕死过去。

  陆绵绵将他的脚固定了一大圈布条还有剩,最后的那点便打了个蝴蝶结,然后瘫坐在地上,“累死我了。”

  陆娘子给她擦了擦汗,“以后这种粗活让我来。”

  这活可不是谁都能干的,陆绵绵闭上了眼,“我饿。”

  “娘背你回家。”陆娘子蹲了下来,却是被突然发声的张小树吓了个踉跄。

  “哥!”张小树做了个噩梦,梦见他大哥被老虎生撕吃掉了,尖叫了一声,吓醒了,嚎啕大哭起来。

  “你哥还没死,这人救了他。”陆娘子稳住了身形,站了起来,走过去,用了几分力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指着萧墨顷道。

  “谢谢,谢谢活神仙。”张小树被陆娘子拧着脑袋看了张大树一眼,又被她拧着脑袋去看萧墨顷,连跪带爬的爬到萧墨顷身旁,却是不敢靠太近,破涕为笑。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莫老快点,人在这里。”李大力看到青音和张小树他们一动不动,埋怨道。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家公子会医术。”青音迫于陆娘子的压力,弱弱地解释。

  “你救了大树?”李大力半信半疑地打量着萧墨顷,身上半点血迹都没有,反倒是陆绵绵手里沾了血,“绵绵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我没事,刚才帮忙擦了擦大树叔的伤口。”陆绵绵打起精神来,“你们赶紧把人领回去好好养伤。”

  “我只会处理简单的外伤,他自己醒过来的。”萧墨顷指着张小树道。

  “这叫简单?!”莫老憋着一口气跑了过来,看到张大树的伤口不禁汗颜,但也庆幸不用自己动手,都说了他只会治小病小痛。

  萧墨顷不想解释。

  陆娘子催促着他们把人领回去。

  李大力虽然一肚子疑问,但眼下只能是先顾着张大树,赶紧把人背回去。

  张小树扭伤了脚,莫老帮他简单处理了一下,让他自己拿根树枝当支撑走下山。

  “绵绵,娘背你回家。”陆娘子再次蹲了下来。

  “娘,我再找点接骨草给大树叔换药。”陆绵绵摇了摇头,在看到萧墨顷的刹那停了下来,“喂,我的诊金呢?”

  “今天忘了带钱,明天给你。”萧墨顷摸着胸前的玉坠,淡淡地说道,“不过我带了点干粮,给你,当做是利息。”

  “绵绵。”陆娘子却是想要阻止,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娘,我饿。”陆绵绵接过油纸袋,馒头而已,两三口就吃掉了。

  感觉恢复了点体力,陆绵绵又忙着去找接骨草,连萧墨顷他们什么时候离开都没注意到。

  回到村子里陆绵绵却是借口这草药是萧墨顷留给张大树的,还交代了详细的用法,听得张家兄弟和莫老一愣一愣的。

  职业病犯了,陆绵绵尴尬地笑了笑,“我记性不错吧?”

  “你不傻了?”莫老回过神来,脱口而出。

  “呵呵,因祸得福,不傻了。”陆绵绵面带笑容,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以前有点傻。

  “你们忙,我们该回家了,绵绵饭都还没吃呢。”陆娘子拉着陆绵绵转身就走。

  刚出张家大门,陆绵绵见陆娘子欲言又止,暗忖要不要再编个故事出来解释一番。

  “扫把星啊,谁碰到谁倒霉,我说张大娘你怎么还让她们进你家门?”闻讯而来的马寡妇冲着陆绵绵她们身后嚎了一嗓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