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门商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手尾

农门商娇 月光流书 2082 2021.05.09 16:00

  “夏老夫人?哪个夏老夫人?我认识的那个?”陆绵绵愕然地问。

  “对啊,夏老夫人是他嫡母,我在夏府见过他一次,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不怎么好,我听说他是皇帝的亲信,夏家的事都没动摇过他的地位。”杜仲乐于分享八卦。

  “对了,夏老夫人的情况怎么样了?”陆绵绵“哦”了一声,表示信息收集完成,随口关心了一下病人。

  “遭了,复诊,我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杜仲自责不已。

  “没事,明天回去和他们解释一下,想必他们不会责备你的。”陆绵绵安慰他道。

  “你和夏大人很熟吗?”华神医狐疑地问。

  “我这人自来熟。”陆绵绵打了个呵欠,“又困又脏,我回去洗洗睡,你们也是。”

  “哼。”华神医不满,哪来那么多小秘密,让他抓心饶肺。

  推开院子门,冷不丁察觉到院子里站了个人,华神医被吓了一跳,看清楚是萧墨顷,不由得凶巴巴地骂了一句,“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声音传进陆绵绵耳朵里,只是加快了她的脚步。

  回到家,陆娘子已经睡着了,洗澡水和衣服也备好了,陆绵绵知道她在装睡,也没戳穿,把解毒的药拿给霍今乾,让他去煎药服下,能解体内的毒素。

  他藏了起来,解毒的药就差他没服用。

  洗漱完,霍今乾已经喝了药,陆绵绵确认过他体内的毒已经解了才放心下来,“没事了,还好你和娘亲身体好,不然的话得有苦头吃。”

  “你睡吧,我没事。”霍今乾张了张嘴巴,陆娘子怪怪的,他问不出个所以然,想问陆绵绵,心想她怕是不清楚大人的事情,便没问。

  “你也睡吧,好困。”陆绵绵又打了个呵欠,不忘叮嘱,“家里的水不能用,饿了的话我这还有两颗药丸,吃了几天不用吃饭都行。”

  “我不饿,你拿着吧。”霍今乾婉拒,陆娘子已经拿干粮给他充饥了。

  陆绵绵见他不收,将药丸收好,倒头就睡。

  早上醒来,三人默默吃了点干粮,陆绵绵便给霍今乾用了药,然后让她娘亲盯着他,不要让他伤到自己,她去华神医家帮忙。

  华神医不在家,他去解井水里的毒。

  不过就算是他解了井水里的毒,村民还是不敢用,纷纷去山溪那边挑水。

  里正只好抓几个壮丁把井水里的水打上来灌溉收割完的农田,或者是给村民清洗农具之类的。

  陆绵绵给南无染针灸,他已经醒过来了,但还是很虚弱。

  药浴断了,陆绵绵重新评估了一下他的情况,改了方子和用量,让青音也跟着去山溪那边挑水,尽快安排上泡药浴。

  反正苦头都吃了,陆绵绵是想着尽快给他解毒,身体上的折磨对他来说应该算不了什么,就算南无染有意见也是反抗无效。

  “师傅。”陆绵绵见华神医回来了,身后还跟了好几个村民,看样子师傅得破费了。

  这事是她惹出来的,陆绵绵没想过让他一个人扛。

  “你们一个个的来,还没叫到名字的在外面等着。”华神医一脸严肃地点了一名最先找他看病的人。

  “就不能进去等着吗?”其他人有意见。

  “不能,家里有病人需要安静。”华神医毫不客气的拒绝,就像他们到他家也是毫不客气的吃吃喝喝还顺手借点拿点一样,他发誓再也不要自找麻烦。

  最先跟着华神医进门的是陆二娘子,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门,然后虚弱不堪地坐了下来,“华神医,你一定要救我,刚刚治好了毒疮又中了砒霜,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毒虫来着,你闻闻,我嘴巴里都是臭味,我一定是病入膏肓,你就老实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我觉得我五脏六腑好像都坏了一样,整个人都不得劲。”

  “你那是口臭,和中毒没关系。”陆绵绵翻了个白眼,连治病都要蹭一蹭,人家京兆尹可没说治好他们所有的病。

  “怎么说话的,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陆二娘子炸毛了,一下子提升了好几个等级的战斗力,若非有萧墨顷和青音两尊大佛在怕是要生吞活剥了陆绵绵。

  “她说的没错,时岳,捡药给她,夏枯草三钱……”华神医打断了陆二娘子的话,“吃完这服药就能彻底好了,如果有意见就去官府告我,下一位!”

  陆二娘子接过药,骂骂咧咧的离开了,也就过过嘴瘾,让她去告官是不可能的。

  一个早上,华神医可算是将村民打发了。

  至于那些狐臭脚气老风湿的问题也被他半是警告半是威胁的敷衍过去了。

  还好陆绵绵想出一个平价的药方,不然的话他怕是要血亏。

  华神医活动活动了筋骨,这才抽空问陆绵绵,“你娘亲和鬼奴那边你搞定了没有?”

  “搞定了。”陆绵绵整理了一下剩下的药材,吩咐杜仲将药材带回回春堂,“卖掉药丸的钱你收两成好了。”

  杜仲拿过算盘,噼里啪啦算了一顿,嘴巴久久合不上。

  至于萧墨顷和华神医他们心照不宣的没说出杜仲把药丸卖给他们的实情。

  房间里,南无染头痛欲裂,陆绵绵和华神医赶紧进去看看什么情况。

  “他突然就这样子,脉象有些乱。”时岳一直盯着南无染,很是担忧,生怕他承受不了这般痛楚。

  “药力起作用了,被折磨了一番,有些虚弱而已。”华神医给南无染检查了一下,安慰其他人道。

  陆绵绵失神了看着南无染,片刻之后很不专业的心软了,美男如画,如今正受着头痛的折磨,鬓发汗湿,非铁石心肠的人岂能无动于衷。

  “别乱动,好点了没,头痛的话像我这样按摩一下还是能够缓解头痛的。”陆绵绵柔声细语的安慰。

  “嗯。”南无染舒服地闭上眼睛,带着点小委屈,带着点哭嗓微不可闻的应了声,“继续,不要停。”

  “我也头疼。”也没见你这么贴心过,华神医嘟囔。

  “华神医,小神医,外面有人找。”青音在外面喊了一声。

  “我来,你去忙,我学会了。”萧墨顷拉开陆绵绵,亲自给南无染按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