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教主请饶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章 摊上事了

教主请饶命 圆盘大佬粗 2165 2019.10.31 20:42

  日子久了,何知扬发现赢贞是酒楼里的长住客,也就与他慢慢的熟络起来,打招呼也不只限于点点头。

  这一天,赢贞仍是坐在角落里看书,手里拿着的是一本《黄州府志》,其中详细记载了黄州府辖下七县三郡的人文地理和风土人情。

  “嬴先生,你这个姓可不多见啊,不知是哪里人士?来安平县做什么?”

  还不到正午饭点,闲来无事,何知扬走过来坐在赢贞对面扯开了话题,

  赢贞将书合上,笑呵呵的与之攀谈起来,

  “嬴某人乃是并州府人士,由于学业不精所以并未打算考取功名,又天性好玩,于是便孤身一人云游四方,长长见识。”

  何知扬听了若有所思,

  “并州府离这里可不近呐,少说得有千里地吧?嬴先生也真是胆子够大,一个人就敢周游天下。”

  赢贞淡淡一笑,这些日子,从掌柜那里旁敲侧击之下,他也算对这位何先生有所了解,对方出身黄州府,祖上也算是大户,但是到了他这一代已然败落,这何知扬本身又是文不成武不就,如今四十有三,仍是光棍一个,凭着八卦的性格和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当起了说书人。

  何知扬性格爽朗能说会道,赢贞和他聊起来也不拘束,

  “并州府离这里大约一千七百里,嬴某人幼时曾练过一段时间武艺,虽也不精,不过在不招惹是非的情况下还算可以自保。”

  听到这里,何知扬点了点头,其实从赢贞携剑这一点就能看出对方是个练家子,衣着不凡看样子出身就很不错,而且性格和善,举手投足潇洒自然,流露着一股儒雅的气质,让人心生亲近。

  “赢先生,武道一途修炼不易,不知先生目前处于什么境界?”

  赢贞想也不想回答道:“应该是淬体境吧。”

  “哦?先生未开灵枢吗?”

  “实不相瞒,嬴某人练的只是寻常武艺,常听人说灵枢灵枢,其实本人连灵枢是什么都不知道,让你见笑了。”

  “哈哈~”

  见对方如此坦诚,何知扬爽朗一笑,

  “关于灵枢这一点,何某人倒是略知一二,不知道赢先生有没有兴趣听呢?”

  “当然,嬴某人洗耳恭听。”赢贞乐的有人为自己讲解,

  何知扬清了清嗓子,捋了捋头绪讲道:

  “何某人漂泊江湖,与武者接触久了,也大概明白了点,所谓灵枢,就是灵气在人体内的枢纽,因为灵枢只能开在穴道之内,所以也叫灵穴,

  开了灵枢者,才可以通过特殊功法将吸取来的天地灵气存于灵枢之内,然后运用功法,使得灵气在体内循环往复,

  经脉、血管负责将灵气输送至身体的每一处地方,从而使肉体在灵气的滋润下得到最大限度的增强。”

  赢贞听的很认真,点头道:“怪不得听说灵枢境是武道入门,原来从这个境界开始,才可以转化灵气?”

  何知扬颔首道:

  “不错,但是武道的第一个境界淬体境也不能忽略,这一境界会将人体内之精气转化为真气,再由真气淬炼打造身体,使得骨骼肌肉得到极大增强,这样才能够在进入灵枢境后,有效的容纳灵气。若是寻常老百姓被灵气侵入身体,必然是血管爆裂的结局,未经淬体,无法承受灵气之重。”

  “哦,那何先生知道如何才能开了灵枢吗?”

  赢贞对灵枢很感兴趣,他清楚原身体主人肯定是有的,但如今的自己有没有,还真是很糊涂。

  “开灵枢说难也难,说易也易,这要看一个人的天赋和领悟能力,或者说是机缘。”

  “比如说平安这孩子,他的外门功夫其实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没有名师指导修炼真气也是枉然,所以只能是个普通的练家子,不能算是真正的武者。”

  赢贞对于小平安在三节棍上的造诣还是很认可的,而且觉得这孩子是个好苗子,

  “那何先生有没有打算,给平安找位师傅呢?说不定平安就具备开启灵枢的天赋。”

  何知扬笑了笑,“江湖险恶,我不太希望平安成为武者,做个平凡的人,一辈子平平安安就挺好,当然了,人生的路要自己选,至于他怎么选择,我也不过多干预。”

  “也是,平安是福,”赢贞笑了笑。

  何知扬一拍脑袋,好像突然想起什么,

  “对了赢先生,您不就是淬体境吗?您闲暇时可不可以指导下平安修炼真气,当然,何某人知道这个请求有点唐突,您拒绝也在情理之中。”

  赢贞愣住了,

  ’刚说了希望平安平平安安,这转脸就想让自己教练气了?‘

  ‘我这是给自己摊上事了吗?我怎么教?我特么也不会啊?’

  在台子边收拾东西的平安听到这边的对话,扔下抹布就跑了过来,一脸期盼的看着赢贞。

  ‘得,摊上事了,’

  其实赢贞也挺喜欢平安这个孩子,平时就见他跟在何知扬身边,做事有条不紊,待人接物都展现出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成熟,

  加之少年至亲新丧,赢贞颇为怜悯,能帮的话,帮一帮也无妨。

  赢贞直视少年,“平安,你想学吗?”

  平安小脑袋用力的点了点头:“想!”

  “正如你师傅适才所说,武道艰辛加之江湖险恶,这可是一条不归路,你要想好了?”

  平安神情坚定,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怕,爷爷曾教导平安,吾辈习武之人当心存侠义之心,平安想要做武者,还要做最强的那一个,以仁者之心荡平这天下不平之事。”

  嬴政和何知扬被这话都给震住了。

  “这孩子,怎么还学会吹牛了?丢不丢人,”何知扬怒斥一句,随后不好意思的看向赢贞,“让赢先生见笑了,”

  “无妨无妨,谁人年少不轻狂,经历社会的毒.......额.......挺好,挺好。”

  赢贞目光赞许的看着平安,默默点头。

  “这样吧,修行武道要从基础学起,需要有文本功法,赢某人身上并未携带,但可去友人处借一些来。”

  何知扬一愣,

  “怎么?嬴先生在安平县还有友人?不知是何人?”

  “额......就是那位铁拳门门主岳伯涛,不过我这位友人天赋一塌糊涂,至今灵枢未开,不过他在淬体境的造诣还算是不错的。”

  何知扬大喜道:“原来是灵枢以下无敌手的岳门主,太好了,何某人替平安谢过先生,”

  “不敢当不敢当,”

  赢贞连忙摆手,心里还颇有点尴尬,岳伯涛之流,在江湖上应属于垫底的存在,他所拥有的功法想必也不入流,拿这种东西教导小平安,不会耽误了人家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