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教主请饶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章 勿慌,皆坐,

教主请饶命 圆盘大佬粗 2050 2019.11.02 22:09

  岳伯涛可没胆子让门外那位久等,心底虽畏怯万分,但还是硬着头皮与铁霸一路小跑至门外迎接。

  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当他看到赢贞的那一刻,还是不由自主的浑身打了个冷颤。

  还是那身黑衣,还是那名青年,还是那位教主。

  “哎呀,教……”岳伯涛慌忙迎了过去。

  “岳门主你好,”嬴政抬手将他打断,“还是称呼我赢先生吧。”

  岳伯涛一愣,立时明白对方用意,虽然青年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不知怎么,他还是觉得浑身一阵寒意。

  “明白明白,原来是赢先生大驾光临,铁拳门真是蓬荜生辉。”

  守卫见到门主面对来人如此卑躬屈膝,立即明白二人不但是旧识,而且门主还特别畏惧对方,

  看来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两名守卫见此也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一旁不敢出声。

  赢贞一眼便看到了岳伯涛身边的铁霸,双目一亮,

  “哟,这不是那位铁老兄吗?怎么?你的伤好了?”

  铁霸感受到对方投来的炽热目光,吓得赶忙低下头去,忙不迭地说道:

  “好多了好多了,都是托赢先生的福,”

  “哈哈,怎么就托我的福了?生命诚可贵,能活着,你要谢谢你自己。”

  “是是是,我得谢谢我自己,不不不,更得谢谢赢先生。”

  赢贞摇头笑了笑,又转向一边,

  “岳门主,嬴某人此来,是想和你借点东西,”

  江波涛顿时心内一紧,‘跟我借东西?该不会是要借我的项上人头吧?’

  “您......老人家要……要借什么东西?”

  赢贞看他们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支支吾吾的连个话都说不利索,这还怎么交流?

  “几位不必惊慌,嬴某人只是想借几本书而已,犯不着吓成这样。”

  岳伯涛一听竟然是借书,心里暗自嘀咕,自己有什么藏书是值得眼前这位来借的呢?

  狐疑的同时,不忘先将赢贞请入府中,

  “赢先生您先里面请,无论您借什么,岳某人只要有的,绝对双手奉上。”

  “那就好,那就好,”赢贞笑着点了点头,

  他其实还有一些疑惑需要对方解答,于是也不客气,在岳伯涛的带路下迈步进入府中。

  岳伯涛颤颤巍巍的跟在一旁,自从见到赢贞后腰就没挺直过,时不时的还得擦拭下额头上的冷汗,可以说眼下的每一刻都是煎熬,他不禁感叹到生命是多么宝贵。

  整个铁拳门其实就是岳伯涛的私宅,建筑布局都是专门请过风水先生指点的,做生意的都特别看重这些。

  岳伯涛的宅子占地不小,建筑楼宇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山水夹杂其中,清净怡然,算是赢贞在安平县见过最好的宅院了。

  前院是会客之所,也是日常谈生意的地方,后院有园林,有山有水有林有景,

  宅子东面是车队,马厩,库房等,西面则是铁拳门帮内成员的日常起居之所。

  绕过前院,又过了后花园子,岳伯涛一路将赢贞引至一处僻静的小楼,这里是他的书房。

  “岳门主这宅子可不错啊,还挺雅致的,”

  赢贞被请到书房的一张太师椅上坐下,看着书架上的藏书还有墙上的几幅画轴,

  “没想到岳门主还是个雅人。”

  “赢先生见笑了,这些个字画都是装饰用的,岳某人可是一点都欣赏不来,“

  赢贞哑然失笑,对方倒是挺坦诚的。

  岳伯涛和铁霸像两个人偶一样乖乖的立在一旁,随时听候赢贞问话,

  “我看你这府里挺清净啊,人都哪去了?”

  “不瞒教……哦不,不瞒赢先生,在下的铁拳门本就是贩卖茶叶起家,临街有铺子,还有商队,并不同于其他门派一样开门授徒,

  大部分人手都跟着车队在外,府里现如今不过百人,所以您会觉得特别安静。”

  这时,有仆人递来茶水以及几叠美味糕点,放在赢贞一旁的小桌上。

  “赢先生,您尝尝我这茶,岳某人这里的雾隐猴魁那是最正宗的,一两新茶可卖到五百文,是整个黄州品质最好的。”

  赢贞早已闻到扑鼻的茶香,来了安平县这么久,只知道这里盛产茶叶,到现在还没有尝过呢,

  手背贴在茶碗上试探一下,温度刚刚好,

  刚一揭开盖子,便有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脸庞都为之湿润。

  赢贞就着茶碗哧溜了一口,顿觉一股暖流萦绕舌尖,口内清新无比,舌底留香。

  “的确是好茶。”

  得到赢贞的夸奖,岳伯涛脸上一喜,

  “您要喜欢,我给您准备点,不论什么时候,您只要是想喝了,随时可派人来取。”

  赢贞笑着摆了摆手,

  “不必了,嬴某人不是来喝茶的,只是有些好奇,岳门主不过是武道最低的淬体境,当初怎么有胆子到飞来石找嬴某人的麻烦?”

  岳伯涛听的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找我的后账吗?

  他连忙求饶:“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赢贞摆了摆手,

  “别多想,赢某人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单纯好奇,还有这位铁先生,你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铁霸听了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赢先生饶命啊,小人有眼无珠,小人不识抬举.......”

  赢贞哑然失笑,这铁汉特别惜命他是知道的,可是惜命到这种程度,也真是白瞎了这么强壮的体格。

  “起来吧,嬴某人又不是魔鬼,你们再这样不好好回话,我可真要不高兴了。”

  殊不知,在岳伯涛和铁霸心里,赢贞就是魔鬼,

  不过两人被这么一警告,硬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岳伯涛首先说道:“赢先生,这一切都要怪那流云观的水袖真人,是他说您老人家在明镜湖一战,灵体已破,就是个普通人也能收拾了您,再加上朝廷和天机阁赏赐丰厚,岳某人一时蒙蔽了心眼,这才动了这个万恶的念头。”

  他刚说完,铁霸就着急忙慌的说道:

  “那晚风寒被您老斩杀之后,小人也是第一时间就朝着山下跑,但因那时气海穴被破,伤的太重实在跑不快,暗地里又不知道被哪个天杀的给踢了一脚,直接就昏死在峰顶,等小人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下山后又看到几十具尸体,当时吓的魂都没了,跌跌撞撞忍着伤一口气跑了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