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教主请饶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心理战

教主请饶命 圆盘大佬粗 2327 2019.10.20 21:25

  听到这六人名号,蒋瑛等人大喜过望,颇有种绝境处又逢生机的感觉,

  毕竟这六人在江湖上,都是声名显赫的人物,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能独当一面的豪雄。

  新增高手坐阵,这也让八帮十会和江伯涛他们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们一脸恭敬的纷纷向六人抱拳问好,闪开道路让他们通过,

  赢贞仍是面向夜空一动不动,犹如一尊雕塑一般,表面上镇定异常,就好像没有什么事值得他放在心上一样,内心深处却是慌的不要不要的。

  ‘六位大侠,你们出来干什么啊?你们完全曲解了我的意思好吗?我那是让你们也跑啊~’

  赢贞对于目前的情形不太满意,在他觉得,这六人里,怎么着也得再跑掉几个才对啊~

  但他也隐约感觉出来,江湖不同别处,很多的武者都特别看重声誉与尊严,当然,这种人在江湖这个大家庭里面只占少数,

  因为大多数都已经死了。

  要脸别要命,要命别要脸,自古皆然。

  这六人被赢贞一番贬低,虽然心里也想开溜,但脸上却有点挂不住,于是只能硬着头皮纷纷现身,

  当然,他们内心也抱着一丝侥幸,期望赢贞是真的身负重伤,而且是伤越重越好……

  这几个人是否真的名气不小,赢贞也不知道,因为他一个也不认识,甚至不知道他们刚才自报家门时所说的门派都是些干什么的?

  没办法,没有继承前教主的记忆,人生就是这么艰难。

  赢贞想了想,既然人家们都出来了,总得打个招呼吧,

  “怎么?

  你们几个跳梁小丑,也想要本尊的脑袋?”

  又是一副居高临下的语气。

  “不敢不敢,教主误会了,”龙虎堂雷明连忙摆手,脸上笑意盈盈,神态极为谦卑,

  身材魁梧膀大腰圆,一身打扮看起来没有一点江湖人的影子,活脱脱像是一个大财主,

  “教主千万别误会,雷某纯属偶然间路过,来瞧瞧热闹,顺道瞻仰下教主风采,今日一见,教主神采俊逸,气质脱俗,当真是名不虚传。”

  他这几句马屁,让其余五人脸上顿时现出不悦之色。

  就连蒋瑛她们,面上虽然没有表露出来,心里也是一阵鄙夷。

  “我说雷堂主,你如此卑躬屈膝,该不会以为这魔头会放过你吧?”闪电手白玉堂不屑的瞥了雷明一眼,心底暗骂了一句软骨头,

  “咱们几个既然都出来了,那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唯有同心协力为天下除害。”

  白玉堂知道这个时候不宜得罪雷明,只有将大家都拉拢到一处,方才有搏一搏的机会。

  他这名字起的很雅致,一副书生打扮,长相也是文绉绉的,像是学堂里的教书先生,或许是书生气重了些,整个人看上去挺有骨气的。

  “阿弥陀佛,白施主说的有理,我等既已现身,赢教主自不会放过我们,不过老衲坚信,刀皇一言九鼎,这位赢教主身上伤是一定有的了,只是不知道伤势几何而已?”

  说话的,就是那位大头和尚,他的头一点都不大,不知为什么有这么一个绰号,一身标准的僧人打扮,其它的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赢贞听在耳里,暗暗揣摩,

  ‘这几个人看样子不是一伙的,只不过是碰巧遇到了一起,那白玉堂和大和尚话里话外,一直都在向其他人传递一个信号:

  这魔头绝壁有伤,大家组团上!’

  赢贞袍子下的双手紧紧抓在一起,紧张的指甲都嵌到了肉里,

  ‘这六个人并不是一条心,而且对自己都有着或多或少的畏惧,’

  赢贞一直都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能靠逼逼解决问题就尽量不要动手,【大通天手】可是自己唯一的底牌,管不管用还特么不知道呢。

  赢贞目光离开雨雾下迷离的夜空,用一副‘你们就快死了’的眼神打量着六人。

  其中最为显眼的,是一个衣着特别华丽的青年,年龄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浓眉上挑,神情肃穆,背后负着一杆银头丈二红枪,淡黄色的袍服上,前胸绣着一团紫金蟒,双肩袖口皆有团蟒,腰上玉带看起来非常值钱的样子。

  ‘这个人不一般呐~’

  赢贞看过好多古装剧,自然明白在古代,衣服穿着都有着极为严苛的规定,不可逾越。

  平凡人家连绸缎都是没有资格穿的,而眼前这青年衣服用料看起来就很名贵,而且还绣着金蟒,八成是皇帝的远房亲戚,甚至是近亲。

  赢贞斜匕着眼看向他,“刚才你说,你叫什么来着?”

  那青年先是一愣,接着冷笑一声,

  “也就是赢教主才敢如此轻视本人,本人江南道,李元婴。”

  ‘江南道?’

  赢贞内心自语,他知道在古代,“道”是一种行政规划区域,相当于前世三四个省的统称,

  这李元婴的自我介绍里透着一股从骨子里散发的傲气,又是皇族,难道他是一位藩王?

  赢贞选择直接无视他,这让李元婴颇有些尴尬,更多的则是恼怒。

  赢贞转而又看向李元婴身旁的那名灰衣中年,

  “你呢?”

  那人似乎都不敢直视赢贞的目光,平日里行走江湖时咄咄逼人的手段和霸气,在这位凶名昭著的狠人面前,消散的干干净净,

  那人讪然一笑:

  “在下京畿道总捕头,朱四。”

  “嗯~”

  赢贞轻轻点了点头,

  这场景,就像是班主任在对着刚入学的新生训话一样,

  赢贞的目光又重新在这六人脸上扫视一遍,

  除了那李元婴和白玉堂看上去比较硬气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能从神情上看出一丝胆怯。

  ‘怎么样才能将这些人打发走呢?’

  赢贞在脑中幻想着几种可能,

  首先,绝对不能过度挑衅他们,比如:“好了,不要浪费本尊时间,你们是一个一个的上?还是一起上?”

  如果这样说的话,这些江湖人把尊严看的很重,被刺激下,说不定脑子一热,还真就并肩上了。

  换个角度,

  “本尊今天心情好,不想杀人,你们走吧……,”

  这句话就更不能说了,否则这些人一定会怀疑自己确实是身负重伤不能动手,这样一来,抱着侥幸心理,这帮人一定蜂拥而上。

  不能示弱,绝对不能示弱。

  ……

  赢贞默然半晌,其他人也不敢多言,

  一时间整个峰顶都安静下来,场面看上去还挺和谐,

  ‘冒个险吧,成不成就这样了~’

  赢贞以一副极为轻松的语气说道:

  “就这么把你们都杀了,也确实无趣,这样吧,本尊和你们玩一个游戏。”

  所有人听了,都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如今这里共有七十二人,本尊破例开恩,允许六人可以活着离开,”

  “时间呢,就以一炷香为例,介时本尊将看心情杀人,想要活命,你们就要跑的快一点……”

  在场内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下,赢贞缓缓闭上双目,

  “游戏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