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教主请饶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章 教主他变了(求收藏求推荐票)

教主请饶命 圆盘大佬粗 2044 2019.11.09 16:59

  “哈哈,有意思,对了,你是怎么认识我们教主的?”

  晴婉秀丽的面庞上总是挂着盈盈笑意,笑起来时两个酒窝一深一浅,淡淡的灯光下更是显得明眸动人,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想要偷偷看第二眼第三眼……

  “这……这个嘛……”这个问题几乎问到了岳伯涛的死穴,他害怕的浑身颤抖起来,结结巴巴说不出话。

  陆正光看在眼里,神情一动,

  “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陆正光眼里可揉不得沙子。”

  岳伯涛内心挣扎几下,最终还是将那天晚上发生在飞来石的情况诉说一遍,

  然后将赢贞如何找他借书,自己今天中午是专门为教主送钗子的事一字不落的讲了出来。

  “教主他老人家可是把我当朋友看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何先生,你说句话啊?”

  何知扬像是满怀心事一样坐在角落里,闻言一愣,

  “嗯?对,赢先生确实跟我说起过,岳门主是他的朋友。”

  岳伯涛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嘶~”

  陆正光和晴婉对视一眼,彼此间皆看出对方眼里的震惊。

  “你刚才说,风寒死了?”

  “是啊,我当时也很纳闷,霸剑风寒本来就是魔教中人,可是他一上来却说什么今日必杀教主,还让我们在场的给他做个见证,结果岳某人都没看清教主怎么出的手,风寒就死了。”

  “只用了一招?”

  “岳某人对天发誓,绝对没有第二招。”

  陆正光惊惧的看向一旁的晴婉,

  “看样子,教主并没有受伤?”

  晴婉秀眉轻蹙,灵动的双眸不停闪烁:

  “难道是叶玄在撒谎?不过教主神功盖世,叶玄想要杀了教主,我觉得也不太可能,真实的情况应该是,教主确实伤了,不过眼下也确实伤势尽愈了。”

  一向沉稳的陆正光猛然一拍桌子,双目凶光大盛,

  “叶玄狗贼,我们都上了他的当了,这老贼还特么自诩为宇内第一神算,谁知道撒了一个弥天大谎,竟使得我明教四分五裂,真是卑鄙无耻。”

  “教主痊愈,对于我们不失为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嗬~说来也真是要笑死人,李元婴,白玉堂,雷明这种角色都敢去打教主的主意,这世道还真是变了呢,”晴婉摇头失笑。

  岳伯涛听的心里咯噔一下。

  陆正光正色道:“其实也并不意外,叶玄的一句话,我明教九大堂口尚且信了,别说他们这些角色了。”

  “姚宗,”陆正光向身后说道,

  “属下在!”

  “你带人调查一下,当时山顶之人,除李元婴外还有哪些人活着,查清楚后把他们都杀了,算是惩罚他们冒犯教主之罪。”

  姚宗拱手道:

  “首座,李元婴身为江南道总督,又是人皇亲弟,也杀了吗?”

  陆正光随意的摆了摆手,像是在吩咐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杀了~”

  一直坐在一旁静听的平安此时忽然插嘴:

  “陆首座,我觉得你们这么做,赢先生会不高兴的。”

  陆正光等人同时一愣,看向平安,

  “噢?小兄弟何出此言?”

  因对方身份太过特殊,所以晴婉已经把平安当做自己人,说话间也倍显亲切。

  小平安一脸肃穆,冷静说道:

  “赢先生不是那种滥杀之人,你们刚才说的我也都听到了,岳门主当初也在峰顶,赢先生非但没有杀他,反而成了好友,由此就可见一斑,

  而且刚才岳门主也说了,赢先生特意放了他和那位蒋当家一马,赢先生尚且没杀,各位又何必悖逆先生的意思呢?”

  “平安说的也有些道理……”

  陆正光点了点头,陷入沉思,对于他来说,吩咐属下除掉这些人,也不过是想讨教主欢喜,如果教主真的不希望这么做,那自己岂不是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想到这里,陆正光心里倒吸一口凉气,还好还好,幸亏这少年提醒,不然惹教主不高兴,我陆某人可兜不住。

  岳伯涛听的心里也是发慌,为了活命,他忍不住壮着胆子说道:

  “我……我也觉得教主不像传言那样视人命如草芥,反而觉得他老人家平易近人,很好相处,刚才岳某说教主把我当朋友,多少有点往脸上贴金的意思,但和教主在一起时,确实有一种朋友间畅谈的感觉。”

  一直没有说话的何知扬也点了点头,

  “虽然我始终无法相信赢先生就是魔皇大人,但我也觉得先生他绝不是凶恶之人,他的眼睛里面有光,很柔和光。”

  月黎的身份,本来没有资格坐在楼内,可她现在身为教主的传话之人,也破例可以呆在这里,

  此时的她也出声附和道:

  “首座,月黎也觉得教主变了,这种感觉很奇怪,那天晚上,教主他老人家竟然对我笑了。”

  陆正光和晴婉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凌乱了……

  在陆正光心里,教主平日性格孤僻,除教中几位亲近之人外,很少与其他人交流,自己身为前锋营首座,也从来没见过教主给的好脸色,

  怎么来了一趟安平县,交了两个朋友不说,还收了个徒弟?

  陆正光现在很茫然,

  ……

  出了方川郡一路向东,是茫茫大山,一道道山脊相连,如同起伏的巨龙,

  正如卖面老者所说,这山腹之中确实有一条路,沿着山势蜿蜒盘旋,险峻无比,

  赢贞就走在这条山道上,对于他来说,不论去哪,当然是要走最近的那条道,

  若不是害怕脱离了道路会迷了路,他巴不得能走那两点之间的直线,

  看似闲庭信步像是游逛一般,其实赢贞每一步迈出,都已是十丈开外,

  空闲的时候,他总会在脑海内阅读三幅卷轴的内容,灵气也越来越充盈,感官也越来越敏锐。

  ……

  ‘嗯?有人?’

  对面远处的山腰上,一排火把像长龙般缓缓前行,

  “叮叮当当”的铃声传入赢贞脑中,

  在那里,正有几十匹牲口驮着货物,在马夫的牵引下沿着山路前行,

  他们人人手持火把,腰间都佩戴着兵器,神态轻松一路闲聊着,看样子他们似乎经常走这条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