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教主请饶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一章 开船喽~(求收藏求推荐票)

教主请饶命 圆盘大佬粗 2092 2019.11.10 17:45

  “这趟收获不小啊,这批货少说也值五千两银子吧?”

  “哈哈,就是值一万两,分到你头上的也没多少啊~”

  “额~说的也是,不过咱们帮主英明,赚的少点也无所谓,我反正是满足了,如今整个黄州地界全部都在打赵家的主意,他们的茶货也被劫了个七七八八,看样子赵家这次是完了~”

  “可不是嘛,这就叫自不量力,说到底,他赵家终归是以经商为主业,占着江湖巨宝,识相的话早点交出来,啥事没有,如今倒好,多少狠人都盯着那宝贝呢,听说天门派三长老都来了,”

  “三长老?难道是那位千里神行周大海?他老人家要那玩意儿干嘛?”

  “你不知道吧,周前辈有个儿子,天生的横练筋骨刀枪不入,就是脑子有点不太灵光,开不了灵枢,为人父,三长老也是操碎了心,什么灵药都给儿子用过了,可惜了,灵药并不能让人变得聪明,这不是,刚听说赵家的事,他老人家着急忙慌就跑去了潼阳府。”

  “有意思喽,潼阳府这次可是卧虎藏龙,这趟货交完,咱们也去瞧瞧热闹,”

  “就是,这趟的钱,足够我去那青青小楼装回大爷了。”

  ……

  山路上时不时会出现岔口,这让赢贞一下子不知道该走哪条。

  ‘呃……没有方向感真是一件让人很苦恼的事……’

  “诸位,跟你们打听个事,”

  马队前方,忽然出现一道人影挡住去路,这冷不丁的一下顿时将这帮人吓得不轻,

  当看清楚来者孤身一人,还是一位面带笑意的英俊青年后,马队的人这才放松下来。

  “小伙子胆子不小啊,一个人夜里敢走山路?说吧,打听什么事?”

  赢贞看了看骡子背上的茶货,笑道:

  “刚才听到诸位好汉说,这批货是打劫赵家的?”

  带头者闻言一愣,

  “嗯?弟兄们抄家伙,”

  其余人见来者不善,纷纷亮出兵器,

  “小子,你特么是来找事的?”

  赢贞微笑摇头:

  “误会误会,诸位不要惊慌,我只是随口一问,打劫嘛,三百六十行,诸位也算是‘盗’字行里的,本人不管这些闲事的。”

  带头的大汉见对方这么说,虽然心神并没有放松警惕,却也是依足江湖礼数抱拳笑道:

  “这位公子说的不错,我们这一行,那是干着掉脑袋的事,赚着顾温饱的钱,不容易啊,不过行有行规,我们虽是盗匪,却也不乱杀一人。”

  “诸位做的不错,”赢贞点了点头,“对了,问下诸位,迎风渡在哪个方向?”

  领头的又是一愣,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警惕的看着赢贞,

  “阁下大晚上的去迎风渡所为何事?”

  赢贞也搞不清楚他们为什么忽然变脸,

  “本人想去潼阳府,听说从迎风渡坐船可以快些。”

  领头之人听他这么说,终于释怀,哈哈一笑,

  “原来是这样,公子这个时候去潼阳府,莫不是也在打那赵家宝贝的主意?”

  赢贞不置可否,

  “差不多吧。”

  “哈哈,那就是同道中人,。”

  领头的一指前方山峦,“瞧见没,翻过前面三座山,就是迎风渡,在那里坐船,北上一日可到潼阳府。”

  “哦,多谢了,”

  说完这句话,赢贞已原地消失不见。

  车队一众顿时傻了眼,纷纷举着火把四下张望,

  “人呢?这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我的娘,这轻身功夫比帮主还厉害,看不出这年轻人还是个高手?”

  领头的叹息一声,“错了,帮主的轻身功夫远远不如此人,这哪是高手,分明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

  哗啦啦的水声传入赢贞耳内,翻过最后一道山头,一条广阔的大江出现在他的面前,

  江面平缓,月色下泛着粼粼青光,正以肉眼可察的速度缓缓向南。

  河岸边,坐落着十几栋低矮房屋,江面泊着十余艘大小不一的船只。

  赢贞清楚,一般渡口都设在深水区,因为大船吃水,浅水区域无法停靠,

  而且赢贞也打听过,松卯江一带所有的非官方渡口,都是由金沙帮掌控着,这迎风渡就是其中之一。

  金沙帮渡口的船只摆渡费用不低,却是绝对保障顾客的人身安全,长久以来积累下来的信用,也使得金沙帮成为整个黄州最大的船帮,许多富商巨贾也是雇佣他们的船只水路走货。

  赢贞步行来到渡口,只见江面泊着的船里,只有一艘上面还亮着灯光,

  走近一看,乌篷里正有七八个大汉在玩骰子,

  “问下各位,现在有船吗?”

  正玩的兴起的几人见有客人来到,却没有一个上来招呼,

  “大晚上的,不渡,”

  赢贞皱眉,“我可以加船费,”

  “加多少也不渡,”一人没好气的说道。

  “咚咚咚~”

  一粒碎银滚落在几人面前的赌桌上,

  “哎哟,银子,得嘞,我就辛苦跑一趟吧,”一个年轻汉子抓起赢贞扔去的碎银揣进怀里,

  “老三,你特么赢了钱就想走?”

  “这说的什么话呀,有客不渡,帮主他老人家若是知道了,会怪罪的。”

  “好吧好吧,快去吧,下次回来接着玩,”

  “得嘞,兄弟先走一步。”

  名叫老三的年轻汉子下了船,对着赢贞一拱手,

  “这位客人要去哪里?有几人同行?”

  “潼阳府,就我一人。”

  “好嘞,您上这条船,”

  赢贞在老三的引领下,上了一条近岸的乌篷船,

  老三站在船尾撑浆离岸,嘱咐赢贞道,“客官您坐里面去吧,咱们是一路逆流北上,小船不稳。”

  “无妨,”赢贞站在船头,眼神却看向河岸远处,

  老三撑船在江里还没走出几丈距离,忽然一道人影鬼魅般由河岸跃来,

  只是眨眼功夫,人已稳稳落在乌篷顶上,使的小船一阵摇晃。

  老三一惊,

  “这位姑娘,本船已经有客,你还是去找下一艘吧,”

  “这船是不是去潼阳府?”

  老三刚才差点被晃个踉跄,此刻也没什么好气,

  “我说了,本船已经被这位公子包了,您请去下一艘。”

  女子目光冰冷,看向船尾处的赢贞,

  “这位公子,可否搭个便船?”

  赢贞迎风立在船头,洒然一笑,“随便,”

  “得嘞,两位坐好,行船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