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楚雄的奇妙冒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冰、火、药、毒

楚雄的奇妙冒险 面目全黑 2221 2019.08.17 00:02

  在外面逛了一个上午,重新回到大楼的楚雄迅速的投入了训练之中。

  繁花似锦的都市,超过他以前所想象的荣华富贵,周围人的尊敬,这些通通成了他的压力。

  他脑海中无时无刻不浮现出西风烈身上传来的药味,这股药味是如此浓郁,甚至弥漫了他的整个世界。

  西风烈这样强大的人都受了伤,那么其他人呢?

  7楼的训练室中,挥舞着一双沉重铁锁的楚雄汗如雨下。梦安来了几趟,送了些点心水果为他补充体力。

  双臂再次酸麻,他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放下铁锁,抓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用力的擦了擦脸,旁边传来清脆的掌声,扭过头,是梦露。

  “很好。”梦露板着脸道:“看来你很聪明,知道训练了。”

  “怎么说?”楚雄走到墙边板凳前坐下,抓起板凳上的水杯,拧开盖子,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

  “有很多人都以为加入了护卫队就万事大吉了,于是迷失在了其中,夜夜笙歌,结果……”梦露冷笑一声:“任务来了,他们出去后大半都没再回来。”

  “为何没人提醒。”

  “为何要提醒。”梦露在楚雄身边坐了下来,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她抓着楚雄的肩膀道:“转个身。”

  楚雄有些疑惑,侧过了身体,背对梦露,梦露用力的捏了起来,她的手法很熟练,力量也没有外表那样弱,楚雄没忍住,发出一声呻吟。

  梦露一边捏着一边道:“经历一次生死,有些道理他们自然会明白。”

  “可不是每个人经历生死后都会奋发向上的。”楚雄忍着舒爽,开口道。

  “那是自然,不过你认为这样的人在这里能活多久?”

  侥幸能逃得过第1次,那么还有第2次,第3次。如果他次次都能逃过一劫,也没问题,小队同样欢迎,毕竟运气也非常重要。

  “辞职呢?”楚雄回忆着合同,签合同的时候,他仔细看过,并没有说辞职会怎样。

  “辞职?”梦露终于笑了,楚雄忍不住回头看去,她的笑容……好冷!

  “你该不会认为董事会付出如此之多,只是为了让别人在这里享受一番后,拍拍屁股就走人吧?”

  楚雄沉默,梦露手指捏着楚雄的下巴把他的头重新扳了回去,这才继续说:“永远不要有辞职这个想法,要么干满20年退休,要么死在工作中,不然,你不仅会害了自己还会连累别人。”

  楚雄点头:“我知道。”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

  “嗯?”

  “上交100万,还回所有装备,放弃退休金,你同样可以走,而且没有半点副作用。”

  100万!

  楚雄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在心理计算,一个月工资1万,每年都有上涨,除此之外还有任务提成,全力存钱的话估计五六年就能存到。

  但……

  “有人成功辞职了吗?”

  “有,不过很少。因为当你能拿出100万的时候,距离退休的时间已经不远了,这个时候辞职,可以说是功亏一篑。”

  “有多少人成功退休的?”

  梦露沉默了一下:“保密。”

  楚雄心中一沉,20年,可真漫长啊!

  “转过来。”梦露松开了楚雄肩膀,楚雄老老实实的转了回来,她抓住楚雄的右臂揉捏起来,酸麻无力的感觉迅速消退。

  看着闭眼享受的楚雄,梦露又道:“退休和辞职都别想了,太过遥远。现在,楚雄,你的任务是老老实实的提升实力。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进来前三年都是提升实力的黄金时期。”

  “我知道。”虽然训练还没多久,楚雄却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

  丰富营养的食物正在被他的身体迅速吸收转化为力量,他的身体就像是干旱已久的田地,一场大雨的浇筑中,迅速恢复生机。

  “飞剑很重要,飞剑驾驶模拟器要常用。”

  “嗯。”

  “我不在的时候可以用按摩舱,如果不喜欢按摩舱也可以去找小北。”

  “好。”

  “实在不想训练了,可以去书房。大量珍贵的典籍书房中都有,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去放映室,那里有相关的影片资料。”

  “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另一只手给我。”梦露面无表情的说……

  等到梦露离开,楚雄浑身轻松,啪啪啪的对着木人发泄起浑身的力气。

  大厅里,彭越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电视里正放映着电视剧,他拿着手绢,一边抽搐着一边擦拭着眼角。

  而在他旁边,梦安同样呆呆的看着电视,动作和彭越一模一样。

  梦露额头青筋直跳,哼了一声,梦安兔子般跳了起来,不安的叫了一声:“姐。”

  梦露板着脸训斥:“事做完了吗。”

  梦安连忙点头,梦露又开口道:“楚雄还在训练室,他是个新人,难免有些对方不懂,所以你现在应该在什么地方?”

  梦安委屈巴巴的说:“训练室。”

  “去吧!”

  梦安念念不舍的看了一眼电视,低着头和梦露擦身而过,朝着训练室而去。

  “你对她太严苛了,她这样的小姑娘,爱玩很正常。”彭越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带着哭腔说。

  “正常。”梦露脸上愈发冰冷:“就像那些队员一样?”

  梦露和彭越,两个人的关系极差,甚至可以说是水火不容。不仅仅因为性格,更重要的是职位与理念。

  梦露希望外勤成员自律,用汗水浇筑实力,而不是用鲜血拼出一线生机。

  尽管,她每天处理最多的事是处理某个外勤成员私生子的问题,帮某个喝的伶仃大醉的外勤成员拖到他的住处,去警察局捞出某个外勤成员……

  这些家伙,几乎都一大半都是问题“儿童”,吃喝嫖赌,各种怪癖,只差没服食登仙散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彭越。

  彭越看起来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一个热情的人,所以他很容易和那些外勤成员打成一片。

  但这只是他的外表,而他的内心,却是万载冰山。

  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让外勤成员去享受奢侈,去某些特定的地方花光身上的钱,甚至欠债,让他们一辈子依赖着护卫队,一辈子离不开护卫队,直到战死。

  可以说彭越的富贵,就是来源于那些外勤成员的花天酒地。外勤成员花的越多,他就赚得越多。

  而作为天都大学的心理学硕士,他的任务完成的很好。他轻松的撬开了那些从底层爬起来的外勤成员的心理防线,在他们心中,种下了一颗恶毒的种子。

  生根……

  发芽……

  天都铁路护卫队总部大楼,付出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