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回 福禄宴的尾声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121 2019.06.06 14:32

  贾云腾和苏长老像两塑雕像伫立在棺材前

  贾云腾的拳头攥得很紧,他的双眼盯着空空如也的棺材看了许久,

  “来人!”

  大雨后的宁静被他的怒喝打破!

  “每个房间给我派人去搜!今天找不到孟帮主的尸体,你们以后也不用出现了!”

  嗖嗖嗖!

  房上翻下来了十多个黑衣人,看来作为首富的他,准备还是充足的。

  “锦王爷,打扰了,您可以先去我的房间少坐。”

  抬起头,贾云腾看到了扶着围栏的黄天霖

  “无妨,贾老板请便。”

  黄天霖表情很淡定,他也很想知道,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多谢王爷,日后贾某必有重谢,今日这贼子三番五次触我底线,我已忍无可忍!”

  杀破狼三人听到声音,也来到了天井旁边,这三人少有的问心无愧,各自环抱双手在胸前,昂首抬头的样子,让一旁的黄天霖不免得发笑。

  嗒嗒嗒,

  几名黑衣人飞快地上了楼。

  “殷姑娘!神丐前辈!我家贾先生有请!还请到天井少坐。万寿阁现有贼人,我们要做彻底的搜查!”

  黑衣人拱手在天字二,四号房的门前。

  寂静。

  里面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几人面面相觑,

  “小的们只好得罪了!”

  当!当!

  两扇木门被一脚踢开,几人冲将进去!里面哪还有人的影子!

  殷灵和神丐都已不见踪影。

  “贾老板,殷姑娘和神丐都已不在房间,神丐的袋子还在,殷姑娘没留下任何行李物件!”

  很明显,这两个人的不告而别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至于是不是和孟大山有关,谁也说不准。

  “去福德酒楼给我请李公公过来!悦来客栈也派人去邀请郎大侠!今夜之事恕贾某冒昧一回,弄不清楚我日后福禄宴还哪敢有人来!”

  两名黑衣人飞快走出门去,执行贾云腾的任务。

  “贾老板,我们孟帮主的事,就仰仗您调查了,我们开封盐帮无能,眼下是没有财力人力去调查此事。”

  苏长老老泪纵横,殷灵,神丐,不管是不是嫌疑人,给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去调查,唯一能仰仗的只有贾云腾!

  “苏长老放心,事出在我这里,我定会给盐帮一个交代,您先去一号房歇息下,舟车劳顿,剩余事交给贾某便好。”

  苏长老点了点头,令一个迟暮的老人悲伤至此,也能看得出孟大山的为人。

  天色已近破晓,万寿阁的人,都没有睡觉。

  ———————

  褴褛衣衫世间游,

  混元铁杖鬼见愁,

  开封福禄万寿楼,

  殒命碧霄刀断头。

  天下第一大帮的长老,在这片残破的院子里身首异处,一片血雨洒在杂草上,也洒在了司徒焕的脸上。

  阎啸轻飘飘地落在了院子里,一动不动。

  十六岁,第一次杀人。

  大内四名高手,刘公公座下第一心腹,和丐帮老帮主!

  这战绩,放在哪里也是因为骇人听闻了。

  他手里的刀还在微微颤动,那不是阎啸在发抖,是碧霄刀浸满了血的低吟,是碧霄刀二十年来终于沐浴鲜血的酣畅。

  司徒焕也静立着没有动,他心中的波澜丝毫不亚于阎啸,他亲眼见证了这堪称史诗的一战!见证了一个江湖少侠的崛起。

  “小子,你没有杀错人。这几人都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之辈!”

  司徒焕抬起头看向了阎啸。

  “李秦这等阉人自不必说,四大高手也都是刘公公的鹰犬,做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可这丐帮帮主,因为嘲讽我师父就被我斩杀,那我和那些江湖恶徒又有何区别。”

  阎啸一松手,刀掉在了地上,满脸鲜血的他,瞪圆了双眼看着自己同样满是鲜血的手。

  “孩子....”

  阎啸转过头去看着老态龙钟的司徒焕。眼里满是血丝。

  “孩子,我在江湖上也有耳目,前些日子,这刘公公想把丐帮收买,被少帮主义正严辞的拒绝。

  但是开出的条件实在太丰厚,我想这神丐嫌少帮主碍手碍脚,就踢碎了这块绊脚石,同门相杀,在江湖上是绝对的死罪!”

  阎啸边听着,眼神慢慢变得缓和,司徒焕的话让他心里罪恶感打消了许多!

  “前辈,我该如何是好...”

  “拿着他的头,去万寿阁,把真相说出来,一切都会弄明白的。不过这之前,你要去一趟福德酒楼,找一个人,你的话才有人信。”

  司徒焕转身就向屋内走去。

  “那您呢?”

  “我该走了,这里已经暴露了,留在这只会等到更多更厉害的杀手,孩子,我已经老了。”

  司徒焕没有回头,这次短暂相逢后的告别,亦是江湖时代更替的最好写照。

  阎啸点了点头,弯腰把碧霄刀拾起归鞘,走过去捡起了面目依旧狰狞的神丐人头。

  福德酒楼的马厩里,一个马夫被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吓得心惊胆战,交代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跟我走。”

  ———————

  开封的天泛起了鱼肚白,些许烟囱已在冒着早餐的热气。

  万寿阁天井中央,摆了个大桌子。

  桌上的人看着眼前一大片的珍馐美味,却没人动筷。昨夜的事太过复杂,熬坏了所有人的精力,再好的胃口,也不会咽得下去。

  “李公公呢?”

  贾云腾熬了一夜的双眼,现在看着通红的可怕!

  “回贾老板,李公公不在福德酒楼,他们掌柜的说,李公公并未从正门走出去。”

  这个阴阳人,背地里搞的什么鬼!

  “贾老板,神丐和殷灵什么时候出去的?”

  问话的人,正是刚刚才到的郎峰!

  “具体不知道,孟帮主出事的时候,二位都是在的,应该是在子时...”

  当当当!

  敲门声?

  谁敢大清早叩万寿阁的门?难道是哪个不开眼的小厮忘了通报?!

  贾云腾的眉毛扭在了一起,

  “去打开,我看看是谁。”

  刘喜亲自走了过去。

  门闩一拉,大门吱压一下地打开了。

  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掉了进来。

  在滚过来的路上,留下了一长趟的血迹。

  人头!

  郎峰和杀破狼三人都站了起来!手里各自摸向自己的武器!

  “神丐的人头?!”

  贾云腾身上华服无风自动!一掌拍碎了八仙桌!

  “来者何人!”

  黄天霖已经料到了贾云腾必是绝顶高手,不过其余人还是真的吓了一跳,没想到贾云腾的内劲如此雄厚!

  门口进来了一个白衫少年。

  脸上身上还有着血迹,腰间依旧挂着那把糊满了泥巴的刀!

  这回轮到黄天霖站起来了!

  阎啸!

  他怎么来了?

  “我叫阎啸。”

  “这老乞丐杀了丐帮少帮主,伙同李秦谋害于我!被我当场杀死!”

  阎啸一步迈了进来,直视着贾云腾的双眼!

  “先不说他是不是杀了少帮主,为何这等身份的两人会合伙谋害你这个毛头小子?”

  阎啸没有说话,擦试了下脸上的血,伸手蜕掉了刀鞘。

  绿芒摄魂的碧霄刀!

  这一刻已经不需要理由!

  他没有暴露司徒焕的事,反正看见的人也都杀死了,自己不能让前辈以身犯险。

  黄天霖和阎啸的眼神短暂交接了一下,两人都很淡定。

  但是旁边的几位可就不太能稳住了。

  “碧霄刀!楚万里是你什么人?”

  破军刀皇庞清一步抢上,手里鱼鳞紫金刀也已出鞘!

  “你想干什么?”

  阎啸面无表情地扭头看着他。

  庞清心里一惊,他看见宝刀昏了头脑,这才想起来阎啸可是斩了神丐和李秦,自己又算得了什么。

  庞清讪讪地收好了刀,罗启和白如风上前一步,站在了他的身边。

  “既然是天下至宝碧霄刀,他们的动机,倒也是可以理解。不过你说他杀了少帮主,可有证据?”

  贾云腾重新坐了下来,菜碟和桌子碎了一地,可是现在没有人会去在意这些。

  “进来。”

  门外一位马夫模样的人走了进来,这种卑微是装不出来的。

  “各位,各位爷好...”

  这是李秦的马夫,贾云腾和刘喜都是认识的。

  “你有什么要说?”

  “七日前,我家李公公确实和那个老乞丐在一起,就在洛阳!他们是不是杀人我一个下人没资格知道,不过这些日子,他们都有交涉,今晚也是老乞丐去福德酒楼找的我家李公公...”

  “告诉他们、老乞丐找你家公公的时候,可曾说了什么?”

  阎啸扯了把椅子过来,坐在了上面,刀就抵在地上,看着这一桌的“大人物”。

  “他说,他说...盐帮那个草包,解决了!”

  什么??!

  苏长老听了这句话眼睛快要滴出血来!

  啊!!!啊!!

  狂吼了一声来到了神丐人头的面前,手里板斧一斧子怒劈了下来!

  “你这个畜生!!”

  半柱香的时间,所有人看着苏长老把神丐的人头劈得粉碎,脑浆和鲜血混在一起流了一地。

  马夫摊在地上吓得肝胆俱裂!

  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苏长老蹲在一边喘着粗气,他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只能对一颗头颅出气!

  “也就是说,少帮主和孟大山皆为神丐所杀,而你,杀死了觊觎你宝刀的神丐和李秦。”

  贾云腾神色恢复了正常。

  阎啸就坐在那儿不置可否,

  一旁的黄天霖脸上挂着满意的笑,自己从来不会看走眼。

  “阎少侠,这件事,多亏有你,你同样也是盐帮和丐帮的恩人,今日我做东,邀请各位去贾府少坐,可好?”

  阎啸看了看贾云腾,又看了看黄天霖。

  “那就叨扰贾老板了!”

  ———————

  熙熙攘攘的行人出没在了长街上,太阳从东门楼缓缓升起,给这混乱不堪的长夜,画上了暂时的句号。

  开封城今夜死了几个大侠,路边的摊贩并不知晓;江湖上的勾心斗角,披着毛巾的小二也并不明白。

  他们只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朝阳的辉映下,福禄宴结束了,孟大山的尸体究竟去哪儿了想必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一个月后,消失的殷灵重返红叶山庄,未来十年里,名震江湖!

  贾府的客房里,灯火摇曳,三个人影抚掌而笑。

  七年后,开封的油伞店换了主人,阎啸也有了新的外号。

  “阎老板。”

  “判官店今日营业,赏银双倍!”

  阿福那时候,还没那么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